標籤: 暫無標籤

西蒙一世(864—927年),保加利亞國王(893年—927年在位)

保加爾人原為中亞突厥部落的一支,在4—5世紀的世界民族大遷徙中來到了東歐,最後在美麗的巴爾幹半島找到了他們的樂土。從公元7世紀開始,保加爾人開始了建立獨立國家的奮鬥過程,他們的主要對手是拜占庭帝國。在這一過程中,保加爾人同周邊的斯拉夫人建立了同盟,並逐漸融合成一體。保加爾人過上了定居生活,接受了斯拉夫生活習慣、文化習俗,並採用了斯拉夫語,實際上已經是一個斯拉夫化的民族。

公元681年,經過奮戰,保加爾人終於迫使拜占庭帝國承認他們是獨立的國家,這就是第一保加利亞王國。這個國家延續了300多年,到西蒙大帝時代達到了它的全盛階段。作為東歐最早建國的民族,這個國家的長期延續對東歐地區的民族、語言、宗教、文化各方面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同時,通過與拜占庭帝國的長期交流和對抗,保加利亞成為了影響世界的制衡力量之一。

說道西蒙大帝,還必須從他的父親鮑里斯大公(852——888年在位)說起。鮑里斯時代,保加利亞已經成為巴爾幹半島上一大強權,拜占庭帝國的勁敵,向塞爾維亞、克羅埃西亞等地擴展自己的領土。但它在思想上信仰上仍是一片混亂。鮑里斯決心用代表當時最先進文化的基督教分支希臘正教來統一自己國民的思想。他邀請了著名的西里耳、美多德兄弟的幾大門徒到保加利亞避難並傳教,但因此引起了國內部分頑固貴族的不滿。鮑里斯推行希臘正教的決心從未動搖,他在位時期就鎮壓了幾次打著恢復舊有信仰旗號的大貴族叛亂,甚至在他退位之後,他還從修道院中復出再次鎮壓了貴族的叛亂。

說起西里耳、美多德兄弟,還有另一大貢獻。他們經過多年努力,為斯拉夫語言創立了一套字母,即「西里耳字母」,使斯拉夫民族第一次擁有了自己的文字,並將許多重要典籍都翻譯成斯拉夫文。但他們及其門徒在摩拉維亞遭到當局的迫 害,其門徒在鮑里斯的邀請下到保加利亞避難,在為保加利亞傳播希臘正教的同時,也使保加利亞成為斯拉夫文字和文化的傳播中心。

鮑里斯時代是宗教文化新舊勢力激烈鬥爭的時代。到西蒙大帝繼位之後,繼續執行其父厚待西里耳兄弟的門徒,推廣希臘正教,推廣斯拉夫文字文化的政策,並以自己空前的威望為此做後盾。這對保加利亞乃至整個斯拉夫地區的文化發展影響至為深遠。

西蒙一世,是鮑里斯的兒子,從小被送到拜占庭首都作人質。這個特殊的經歷使他從小接受了當時最先進文化的熏陶,對拜占庭文化充滿了認同感,而對拜占庭政治上的地位則充滿了野心,這從他日後的作為可以看出。

893年,西蒙繼承了保加利亞大公之位。第二年便挑起了與拜占庭的戰爭,並打贏了他王座上的第一仗。好大喜功的拜占庭皇帝利奧六世不依不饒,同保加利亞北面的馬扎爾人結盟,企圖從南北夾攻保加利亞,但被西蒙擊破,利奧六世不得不於897年求和,俯首向西蒙納貢。

這是西蒙的「拜占庭攻勢」的第一階段,主要目的在於爭奪貿易權和勢力範圍。912年,隨著利奧六世駕崩,拜占庭內部因皇位繼承問題發生紛爭,西蒙的「拜占庭攻勢」有了更明確的目標——奪取這個世界上最耀眼的寶座。

912年,利奧六世去世。他的弟弟亞歷山大奪了侄兒君士坦丁的繼承權,但不到一年也隨兄到上帝那裡報告去了。年僅7歲的君士坦丁七世繼位,由大主教尼古拉斯攝政。西蒙趁拜占庭主少國疑的良機,自稱為羅馬人皇帝(當時拜占庭的正式國號仍是東羅馬帝國),並進軍君士坦丁堡。拜占庭內部慌亂之下,分成兩派,以攝政王尼古拉斯為首的一派主張妥協,許諾由君士坦丁七世娶西蒙之女為皇后,兩國聯姻結盟以換取西蒙退兵。但拜占庭內部的強硬派十分不滿,他們發動宮廷政變,推出太后佐婭攝政,收回了對西蒙的許諾。西蒙大怒,再次對拜占庭宣戰,處在顛峰時期的西蒙充分發揮了他的軍事天才,進攻連連得手,奪取了馬其頓、帖撒利和阿爾巴尼亞等地,並在917年著名的阿黑洛河戰役中重創了拜占庭軍隊,深入到拜占庭腹地,使君士坦丁堡一夕數驚。拜占庭又祭出了他們慣用的「以夷制夷」的絕招,策動佩徹涅格人從後方攻擊保加利亞,使西蒙腹背受敵。這場戰爭演變成了持久戰。

919年,拜占庭內部發生政變,海軍司令羅曼將太后佐婭送進修道院,並進而將女兒嫁給小皇帝,自封為共治皇帝。羅曼是更堅決的抵抗者。西蒙在919—924年先後4次進逼君士坦丁堡,但君士坦丁堡這座中世紀最牢固的堡壘曾使得無數英雄功虧一簣,在西蒙的雄師之前繼續保持了不破的金身。924年,西蒙和羅曼簽訂了和約。第二年,西蒙在自己的領土上自封為「羅馬人和保加利亞人的皇帝」,羅曼表面上提出抗議,實際上默許了這位皇帝的存在。924年,保加利亞還滅亡了與拜占庭結盟的塞爾維亞。

除了戰爭之外,西蒙耗費了畢生精力的另一件事是營建新都普雷斯拉夫,從西蒙即位的那一年始,耗費了28年的時間。這是一座集希臘風格和斯拉夫風格與一體的都會,時人形容說「當你抵達外城時,必膛目而不知所至,若入城門……必懷疑進入夢境。」

西蒙大帝文化上的成就,是使保加利亞成為當時斯拉夫文字和文化的中心。他扶植了一個「普雷斯拉夫學派」,在他授意下,學者們編輯了三大卷讀物,第一卷為拜占庭作家作品的翻譯,第二卷為教義,第三卷為法典。西蒙在書中被描述為「上皇嗜書如命,為遍求天下新著勤勞如蜂,更廣招天下才俊著書立說」的學者型帝王。

西蒙在與拜占庭30年戰爭的塵與土中,儘管沒有完成到君士坦丁堡登極的夢想,但在軍事上明顯壓倒了這個老大帝國,並稱雄整個巴爾幹半島,已成為當時的世界強國。而普雷斯拉夫城市的繁榮和學術的繁盛,也向世界宣告他已不再是一個蠻族的君主。保加利亞第一王國在雖然在他死後不久就走向衰亡,但他留下的歷史遺產卻永不會消失。無論保加利亞曾經亡國多少個世紀,復興西蒙大帝的帝國永遠是保加利亞人的夢想。
上一篇[馬薩利]    下一篇 [奧博林]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