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位於遼寧省西豐縣,在1938年出版的《西豐縣誌·卷六·古迹名勝》中記載著《西豐八景》即:神樹清碑、城山玉壘、寇河秋月、猴石春蔭、岩松晚秀、青甸石人、荒汀漁火、駝峰飲澗。

1 西豐八景 -西豐八景  

位於遼寧省西豐縣   在1938年出版的《西豐縣誌•卷六•古迹名勝》中記載著《西豐八景》即:神樹清碑、城山玉壘、寇河秋月、猴石春蔭、岩松晚秀、青甸石人、荒汀漁火、駝峰飲澗。   1、神樹清碑   此景是說當年在現在的郜家店鎮立新村那個地方,清朝初年時就有一棵老樹,到民國年間還鬱鬱蔥蔥的,樹下有一石碑。民間傳說,清帝乾隆到過這棵樹下,侍臣奏稱過去有個采參的叫班大媽法,因凍餓之極,死於此樹下,此人死後有神靈,凡是入山迷路的,只要向這棵樹求助,馬上就可以找到路。乾隆聽后,命奉天將軍兼府尹札特布為此建座廟。於是,此地建座廟,立石碑及石桌石供器等物。碑文是用滿文寫的。班大媽法是圍頭的意思,就是說行獵從此開始。凡進圍行獵的,必先在樹下致祭,然後才可以打圍。圍場開禁后,村遂以「神樹」為村名。在此居住的人漸漸多起來,這個現在樹已不在,廟也早被拆了,石碑的殘存部分存在西豐縣文物管理所。所幸當年贊此景的詩尚在:   當年神武伯圖強,表樹勒碑羽獵場。   燕石鐫成詞絕妙,社榆封就壽無疆。   風威菷麓山靈拜,文字經霜野蘚荒。   一代興亡留盛跡,永垂餘蔭作甘棠。   2、城山玉壘   此景是指現在的涼泉鎮內有座城子山,山上有高句麗的山城遺址而言。   當年也有詩描繪此景:   山上城頹蔓草荒,陣雲終古莽蒼蒼。   風號古木余兵氣,雨洗塵沙吐劍芒。   雉蝶丘墟無片瓦,池魚清淺只垂楊。   雞林尚有清時站,葉赫南來一戰場。   3、寇河秋月      這一景是指縣城城南的寇河。   當年是這樣描寫的:   河邊看月不尋常,鏡里鱗游地上霜。   渡口雁飛秋有影,波心珠落水生光。   四山亂葉風濤涌,三派朝宗夜色涼。   近岸樓台先得易,漁歌依舊起蘋鄉。   4、猴石春蔭      這一景是寫猴石山春天景色的,今猴石尚在,讀舊詩對照也很有趣:   嶺半層雲接地陰,山公石上養禪心。   非關雕琢天生偶,為護曇花日遠沈。   羊未叱成仍怪相,龍疑噓氣釀甘霖。   鞭施莫逐秦皇島,留與人間陰道林。   5、岩松晚秀      此景現在松樹鄉松樹村,舊稱松樹咀子的東山上。「松樹咀,西流水地方,周數百里全無松樹,惟六區松樹咀山於峰連帕斷處有老松數株,直立於亂山怪石中,枝屈根盤,交柯聳翠,春夏之際已著奇觀,一至嚴寒漫山白雪,而數株老樹立於其間,其景象更足多焉。」因民國年間,西豐縣境惟此有松樹而一奇景,又有詩繪:   無復陰陰夏木濃,岩頭遠更見孤松。   風濤百尺驚棲鶴,斤斧千家赦老龍。   材不棟樑方永壽,心輕冰雪占高峰。   劫灰獵火頻經慣,只有蒼髯最耐冬。   6、青甸石人   此景早以無存了。據1938年出版的《西豐縣誌•古迹名勝》中記載:「石人,二區(今西豐鎮晨光村紅旗屯)石人溝口有一石人,身高六尺許,旁有石豬、石羊各一,衣冠均系古制,疑為古墓,今無可考。但傳其溝曰石人溝,名其村曰石人村而已。民國二十年春,將石人移於城內公園,先是頭已墜地,今補綴之,以壯觀瞻兼供考古家之研究焉。」后不知何故,也不知何時石人又被弄回河東頭,又不知何時石人失蹤。1990年10月20日在縣城東橋外一居民的院牆的牆基中發現了石人,只是又沒有了頭,今存西豐縣文物管理所。   當年的詩是這樣寫青甸石人的:   何年翁仲至今存,無復荊摹立墓門。   幾變滄桑心不轉,頻經灰劫口無言。   衣冠未改余殘骨,風月誰來訪舊魂。   雨灑東郊春到早,徑徑埋首卧邱園。   7、荒汀漁火      此景早以無存了。清末開墾之初至民國年間,自縣城西的公合村至郜家店二十餘公裡間,泉水有數十處,成了連綿不斷的琅鐺泡子。泡子里多產鯉魚、卿魚,那時的老百姓用多種方法捕魚。每到夜晚,漁火閃爍,景色十分好看。隨著琅鐺泡子的乾涸,此景就消失了。重讀當年的描,也許能引起聯想:   雲落前溪月落亭,漁舟多傍小橋停。   光搖獲蒲驚鷗夢,影射石征見鶴汀。   柳陌模糊千萬樹,蘿灘明滅兩三星。   臨流更向苔磯坐,長笛菱歌洗耳聽。   8、駝峰飲澗      此景在縣城西北78里的柏榆鄉福善屯,有一座山,小河繞山而過,山峰遠望像一頭駱駝伸脖子到小河裡喝水,當地人稱這座山為駱駝脖子。可惜的是由於後人多在駱駝南峰採石,使此景有殘缺之感。當年也有詩寫此景:   駝峰高聳入雲霄,首枕寒流漲未消。   馬為投錢嘶渡口,牛嫌污鼻走林腰。   頸伸晚雨虹霓見,毛脫秋風草木凋。   棲谷空存千里志,只應種樹伴漁樵。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