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親政篇是《古文觀止》中的一篇文章。

  《易》之《泰》曰:「上下交而其志同。」其《否》曰:「上下不交而天下無邦。」蓋上之情達於下,下之情達於上,上下一體,所以為「泰」。下之情壅閼(è)而不得上聞,上下間隔,雖有國而無國矣,所以為「否」也。交則泰,不交則否,自古皆然,而不交之弊,未有如近世之甚者。君臣相見,止於視朝數刻;上下之間,章奏批答相關接,刑名法度相維持而已。非獨沿襲故事,亦其地勢使然。何也?國家常朝於奉天門,未嘗一日廢,可謂勤矣。然堂陛懸絕,威儀赫奕,御史糾儀,鴻臚舉不如法,通政司引奏,上特視之,謝恩見辭,湍湍而退,上何嘗治一事,下何嘗進一言哉?此無他,地勢懸絕,所謂堂上遠於萬里,雖欲言無由言也。

  愚以為欲上下之交,莫若復古內朝之法。蓋周之時有三朝:庫門之外為正朝,詢謀大臣在焉;路門之外為治朝,日視朝在焉;路門之內為內朝,亦曰燕朝。《玉藻》云:「君日出而視朝,退視路寢聽政。」 蓋視朝而見群臣,所以正上下之分;聽政而視路寢,所以通遠近之情。漢制:大司馬、左右前後將軍、侍中、散騎諸吏為中朝,丞相以下至六百石為外朝。唐皇城之北南三門曰承天,元正、冬至受萬國之朝貢,則御焉,蓋古之外朝也。其北曰太極門,其西曰太極殿,朔、望則坐而視朝,蓋古之正朝也。又北曰兩儀殿,常日聽朝而視事,蓋古之內朝也。宋時常朝則文德殿,五日一起居則垂拱殿,正旦、冬至、聖節稱賀則大慶殿,賜宴則紫宸殿或集英殿,試進士則崇政殿。侍從以下,五日一員上殿,謂之輪對,則必入陳時政利害。內殿引見,亦或賜坐,或免穿靴,蓋亦有三朝之遺意焉。蓋天有三垣,天子象之。正朝,象太極也;外朝,象天市也;內朝,象紫微也。自古然矣。

  國朝聖節、冬至、正旦大朝則會奉天殿,即古之正朝也。常日則奉天門,即古之外朝也。而內朝獨缺。然非缺也,華蓋、謹身、武英等殿,豈非內朝之遺制乎?洪武中如宋濂、劉基,永樂以來如楊士奇、楊榮等,日侍左右,大臣蹇義、夏元吉等,常奏對便殿。於斯時也,豈有壅隔之患哉?今內朝未復,臨御常朝之後,人臣無復進見,三殿高閟(bì),鮮或窺焉。故上下之情,壅而不通;天下之弊,由是而積。孝宗晚年,深感有慨於斯,屢召大臣於便殿,講論天下事。方將有為,而民之無祿,不及睹至治之美,天下至今以為恨矣。

  惟陛下遠法聖祖,近法孝宗,盡鏟近世壅隔之弊。常朝之外,即文華、武英二殿,仿古內朝之意,大臣三日或五日一次起居,侍從、台諫各一員上殿輪對;諸司有事咨決,上據所見決之,有難決者,與大臣面議之;不時引見群臣,凡謝恩辭見之類,皆得上殿陳奏。虛心而問之,和顏色而道之,如此,人人得以自盡。陛下雖身居九重,而天下之事燦然畢陳於前。外朝所以正上下之分,內朝所以通遠近之情。如此,豈有近時壅隔之弊哉?唐、虞之時,明目達聰,嘉言罔伏,野無遺賢,亦不過是而已。

  譯文

  《周易》的《泰卦》稱:「上下溝通,志向就一致。」它的《否卦》稱:「上下不溝通,天下就如同沒有邦國一樣。」上面的旨意傳達到下面,下面的情況彙報給上面,上下就形成為一體,這就是所謂的泰;下面的情況因為被堵塞而不能夠彙報到上面,上下之間被隔絕,雖然有邦國卻如同沒有邦國,這就是所謂的否。上下溝通就太平,上下不溝通就不太平,自古以來都是如此。然而,上下不溝通的弊病,沒有像近代這樣嚴重的。君臣相見,只是在君主上朝的片刻時間;上下關係,僅靠批答奏章相互聯繫,只憑法令和制度相互維持罷了。這不只是沿襲舊的辦法,也是由於各自的地位形成的。為什麼呢?國家總是在奉天門舉行朝會,未嘗中斷過一天,可以說很勤勉了。然而,殿堂與台階使君臣相隔懸殊,威嚴的儀式顯耀隆盛,御史監督朝會儀式的執行,鴻臚檢舉不遵禮儀的官員,通政司官員導引大臣奏事,皇上只是看上一眼,大臣謝恩告辭,惶恐不安地退下來。皇上何曾處理一件事,臣下何曾當面講一句話?這沒有別的原因,地位懸殊造成的,就是人們所說的宮殿之上遠隔萬里,臣下即使想說話也無從講起啊。

  愚臣認為,想要使上下溝通,不如恢復古代的內朝制度。周朝的時候設有三朝:庫門之外為正朝,君主在這裡向臣下諮詢,以規劃大計;路門之外為治朝,每天君主在這裡接見百官;路門之內稱為內朝,也稱燕朝。《玉藻》中說:「君主在日出之時接見百官,退朝後到路寢處理政事。」上朝時要接見群臣,以此表明上下的名分;到路寢處理政事,以此通曉遠近各處的情況。漢朝的制度,大司馬、左右前後將軍、侍中、散騎等官員組成中朝,丞相往下到俸祿為六百石的官員組成外朝。唐朝皇城北闕往南第三座門名叫承天門,元正和冬至節接受各國使臣朝貢時皇帝駕臨此處,相當於古代的外朝。承天門北為太極門,太極門西為太極殿,皇帝逢每月初一日和十五日就在那裡坐朝接見百官,相當於古代的正朝。太極殿北為兩儀殿,皇帝平日在這裡

  聽大臣議事和處理政務,相當於古代的內朝。宋朝的時候,平日上朝在文德殿。臣下五日問安一次就在垂拱殿。元正、冬至和聖節接受臣下的恭賀就在大慶殿。皇帝賜宴招待群臣在紫宸殿或集英殿。皇帝面試進士在崇政殿。侍從以下官員,每隔五日就有一位上殿朝見皇帝,稱為輪對,此時一定要向皇帝陳述當前政局的得失。皇帝在內殿引見臣下時,有時候賜臣下坐著講述,或者可以免穿朝靴。上述大概也有保留古代三朝制度遺風的意思吧。因為上天有三垣,天子的舉動就以它們為象徵:正朝象徵太極,外朝象徵天市,內朝象徵紫微。從古以來就是這樣啊。

  本朝的聖節、正旦、冬至的盛大朝會在奉天殿舉行,這就是古代的正朝。平日上朝在奉天門,這就是古代的外朝。惟獨缺少內朝。然而,並不是真缺,華蓋、謹身、武英等殿的朝會,難道不是內朝的遺制嗎?洪武年間的宋濂、劉基,永樂以來如揚士奇、楊榮等人,每天都侍奉在皇上左右;大臣蹇義、夏元吉等人,常常在便殿奏事或回答皇帝諮詢。在那個時期,難道會有堵塞隔絕的憂患嗎?如今內朝沒有恢復,皇上駕臨日常朝會之後,臣下就不能再進見了。三座大殿的高門關閉,很難看到裡面情況。所以上下情況堵塞不通,天下弊病因此堆積。孝宗在晚年對此狀況深為感慨,屢次在便殿召集大臣,談論天下大事。孝宗正要有所作為之時,沒想到百姓沒有福氣,他卻逝世了,來不及看到天下大治的美好光景,天下之人至今對此感到遺憾。

  但願陛下遠效聖明祖先,近效孝宗皇帝,徹底剷除近世上下堵塞隔絕的弊病。除了日常的朝會之外,再在文華、武英二殿召見臣下,仿照古代內朝的意思,大臣三天或五天進宮問安一次,侍從官和台誅官各選一人輪流上殿應答。各主管衙門有事請示,皇上根據了解的情況決斷。如有難以決斷的情況,就與大臣當面商議。要不時地引見群臣,凡屬謝恩、辭別一類的事情,也都可以上殿奏述情況。皇上應當虛心地詢問他們,和顏悅色地開導他們。這樣,人人都可以暢所欲言。陛下雖然深居在九重大門把守的宮廷中,天下的事卻全都明明白白地擺在面前。在外朝時可以據此端正上下的名分,在內朝時可以據此溝通遠近的情況。這樣,難道還有近世上下堵塞隔絕的弊病嗎?唐免和虞舜的時代,眼睛看得見,耳朵聽得清,好的意見不被埋沒,鄉間沒有被遺棄的賢才,也不過如同上述罷了
上一篇[尊經閣記]    下一篇 [豪爾赫·烏維科]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