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覺明妙行菩薩

標籤: 暫無標籤

  概述:覺明妙行菩薩,是以覺妙妙覺,覺明妙心,起無量妙行,度諸眾生的西方極樂世界大菩薩。 此菩薩初次顯化於明末時蘇州的一次扶乩中。後來,菩薩教扶乩者以念佛求生西方凈土法門,並長期指導其修持。弟子將其言論記載成書,即《西方確指》。

1 覺明妙行菩薩 -名號法義

來源

  《西方確指》中,覺明妙行菩薩說:「善男子,我昔因中,以妙湛覺心,照明一切諸所有剎土,眾生所同具足。即以覺妙妙覺,覺明妙心,起無量妙行,度諸眾生。是故阿彌陀佛,印我名號,號曰『覺明妙行』。」

法義

  「妙」就是不可思議的意思,超越凡夫境界的那種奇妙的、不二的叫「妙」;「湛」,就是清凈。妙湛總持,首楞嚴三昧講妙湛總持——這個本覺之心。這個菩薩說證到了妙湛覺心,就是證到了本覺的理性。用凈土法門的話來說,就是證到了無量壽。就是「生滅滅已,寂滅現前」的那個寂滅,又指稱為妙湛覺心。當涅槃的這種常、這種壽的體性證得之後,自然就會顯發它的光明。從體啟用的光明就「照明」,就是無量光,能夠照明十方一切所有的剎土。所以覺明妙行菩薩講這個話,實際也就證到了無量壽、無量光的這個德能。可以說他是等覺菩薩!同時他說,這些妙湛覺心照明剎土的功能作用——這種體用,是一切眾生所同具足的。就是我們這些眾生、與會的八個人,都具足這樣覺心和照明的功能。也就是覺明妙行菩薩證到了心、佛、眾生等無差別的體性。

  「覺妙妙覺」——本覺成為奇妙,就用這樣的一個表述方法。這個本覺的體性,是透明的。他就能夠由這個顯發妙用,生起無量的妙行,這個妙行也就是無作妙用。他就到他方世界行菩薩道。不要作意,不要「我想做什麼」,而是由於眾生有根機一感,他馬上就應。這種「應」的過程是無心的,是不作意的。他以無著的妙行,來廣度一切苦難的眾生,他證到了這樣的一個境界。「阿彌陀佛就印我的名號叫覺明妙行。」「覺明」是他自利的一方面——自證的境界,本覺之明顯發出來了。利他,又有大慈悲心,化度眾生的菩薩行就叫「妙行」。由自覺覺他的功能作用建立他的名號。

2 覺明妙行菩薩 -因地修行

  《西方卻指》記載,覺明妙行菩薩說:「我昔於晉明帝時,受貧子身。為貧苦故,乃發大願云:

  我以宿業,受此苦報,若我今日,不得見阿彌陀佛,生極樂國,成就一切功德者,縱令喪身,終不退息。

  誓已,七日七夜,專精憶念,便得心開,見阿彌陀佛,相好光明,滿十方界。我於佛前,親蒙授記。后,年七十五而坐脫,竟生極樂。后以度生願重,再來此土,隨方顯化。」

  覺明妙行菩薩,在東晉明帝的時候,出身在貧苦人家。因為貧窮困苦的原因,於是發出大願說:我由於往昔的業債,受到了這樣痛苦的果報。如果我今天,不能夠見到阿彌陀佛,往生到西方極樂國土,成就一切功德的話,縱然捨棄我的生命,也終究不會退縮停息。發完這一誓願,菩薩在七日七夜中,一心一意憶念阿彌陀佛,於是心得開解,見到了阿彌陀佛,佛的相好光明,遍滿十方世界。在阿彌陀佛的面前,親身得到了授記。後來,活到了七十五歲坐化,往生到了西方極樂世界。而後,因為度化眾生的悲願很重,就秉承願力再次來到娑婆世界,在各地顯化。

3 覺明妙行菩薩 -顯化因緣

  覺明妙行菩薩與扶乩者八人有宿世因緣。

  在梁武帝天監六年時,菩薩的顯化身在北魏之東都凈因寺出家,成為一個大比丘僧。由於躲避戰亂的緣由,住在雞鳴山麓。那時候有八個人,跟著他修學,不久后因為戰亂失散。過了兩年,菩薩在武林天竺圓寂。

  後來又有一世,菩薩顯化在唐僖宗的時候,作為清河獻王長子,也放棄地位出家了。跟隨他修學念佛法門的八個弟子正是前世失散的弟子。

  此後又過去八百多年,這八名弟子仍然漂泊沉淪在生死苦海中,沒有得到解脫。那八名弟子正是此時的八名扶乩者。菩薩為了使此八人快速成就往生大事,得到解脫,就在他們扶乩的時候顯化,為他們重新闡發顯明所修的念佛法門。

4 覺明妙行菩薩 -開示正法

  明末清初,這八個人扶乩請仙過來,這些人要求煉丹術——長生不老之術,身體要健康,想了解禍福吉凶,乩仙答的都很准。慢慢產生信心之後,忽然這個乩壇上的仙就勸他們念佛。這些人就問:「念佛是好的修行嗎?」回答:「是好的修行——最好的修行。」「那怎麼念呢?」讓他們念「南無阿彌陀佛」。這八個人就聽從了,乩壇上的這位菩薩就為他們詳細地開示念佛法門,讓他們捨去原來修行的道法、道術,求生極樂世界。

5 覺明妙行菩薩 -菩薩法語

月偈

  一月光含千世界,分身無量照群迷。

  當知本體原無二,不動莊嚴變化機。

光闡凈土偈

  諸佛之法要,微密不思議,

  以非思議故,無能盡宣說。

  牟尼大慈父,悲憫眾生者,

  說所不能說,導彼今後世。

  更以異方便,顯示安樂剎,

  令發願往生,橫截諸惡趣。

  由佛阿彌陀,大願攝群品,

  聞名能受持,決定生無惑。

  若有大力人,專念心常一,

  成就深三昧,現前亦見佛。

  今我如佛教,將開化導門,

  念爾等迷倒,確指正修路。

  是非弱小緣,應具難遭想,

  西方萬億程,一念信即是。」

修行方法

  心本無念,念逐想生。此想虛妄,流轉生死。當知此一句阿彌陀佛,不從想生,不從念有,不著內外,無有相貌,即是盡諸妄想。與佛法身,非一非異,不可分別。

  如是念者,無煩惱塵勞,無斷無縛,止是一心。必得一心,方得名為「執持名號」。方得名為「一心不亂」。

  念佛不能一心者,但息想定慮,徐徐念去,要使聲合乎心,心合乎聲。念久自得諸念澄清,心境絕照,證入念佛三昧。

  偈曰:

  少說一句話,多念一句佛,

  打得念頭死,許汝法身活。

  念佛預先當發大願,願生極樂。然後至誠懇切,稱於阿彌陀佛。必使聲緣於心,心緣於聲,聲心相依,久久不失,則入憶念三昧。

  大抵修凈業人,行住坐卧,起居飲食,俱宜西向,則機感易投,根境易熟。室中只供一佛一經一爐,一桌一床一椅,不得放一多餘物件,庭中亦掃除潔凈,使經行無礙。要使此心一絲不掛,萬慮俱忘,空洞洞地,不知有身,不知有世,更不知我今日所作是修行之事,如是則與道日親,與世日隔,可以趨向凈業矣。

  修凈業之法,不出專勤二字,專則不別為一,勤則不虛棄一時,又持名之法,必須字字句句,聲心相依,不雜分毫世念,久久成熟,決定得生極樂世界。坐寶蓮花,登不退地。

6 覺明妙行菩薩 -祖師大德印可

  覺明妙行菩薩讓無朽去三昧和尚處出家。這個無朽剛剛到三昧和尚處的時候,就說:「我要拜你為師,要出家。」那三昧和尚就問:「你怎麼想到到我這兒出家?是誰叫你過來的?」他就把這個因緣說出來:「我在乩壇上,有位覺明妙行菩薩叫我過來。」這一說,三昧和尚是不相信的,說:「你這搞什麼名堂嘛!」這位無朽再把乩壇上所得到的覺明妙行菩薩的一個偈頌表達出來了。這個偈頌就是剛開始的時候,這八個人以為降壇的是一個仙人,就指月亮作為一個題目,來請這個仙人做個偈子。

  「一月光含千世界,分身無量照群迷。當知本體原無二,不動莊嚴變化機。」「一月」——一個月亮的光明,可以遍照無量的世界——「千世界」。這就代表菩薩的「本月」不動,月光遍照就是比喻他的分身。「分身無量」幹什麼?去照射那些迷惑顛倒的眾生,救度他們。雖然月光普照,但是要知道月光的本體跟月光無二無別,這是體、用無二。所以「不動莊嚴變化機」,在極樂世界他的報身不動,然而應眾生的根機來變化種種的形態,來度化眾生。大家要注意,這個偈子一說出來,三昧和尚相信了,因為這個偈子太符合佛菩薩救化眾生的那種悲智、那種善巧。

  體現在什麼地方呢?大家讀天親菩薩的《往生論》,《往生論》裡面談到西方極樂世界依、正莊嚴的二十九種:依報莊嚴的十七種,正報莊嚴分阿彌陀佛莊嚴的八種,還有極樂世界菩薩的四種功德莊嚴。其中四種功德莊嚴,第一個是不動應化。「安樂國清凈,常轉無垢輪,化佛菩薩日,如須彌住持。」就是西方極樂世界菩薩報身在本土不動,應眾生的根機來應化。這些菩薩在極樂世界轉無垢的法門——就是轉大乘的法門。這些佛菩薩們在極樂世界就像太陽。剛才講覺明妙行菩薩是用月亮作為比喻,《往生論》裡面是用日——太陽作為比喻。太陽的本體不動,然而它的日光能夠普照,表明他的變化機——化身。雖然化身到他方世界去,但是他的報身像須彌山一樣在極樂世界安立。「無垢莊嚴光,一念及一時,普照諸佛會,利益諸群生。」這是同時應化。極樂世界菩薩能夠不前不後在「一時」——同時分身無量無邊,來上求佛道,下化眾生。那三昧和尚是一個什麼樣的祖師?他是一個明白人,一看這個偈子符合佛菩薩教化眾生的本懷,馬上就向西方頂禮。三昧和尚就給這個無朽剃度,讓他出家。

  清代一位很有名的居士大德——彭紹升居士,對這本書(《西方確指》)也是推崇備至。這本書我們從它的時間段來看在明末,這裡講的「崇禎癸未五月二十八日」開始,到清代的「順治丁亥十月初二」,一共二十四回。崇禎癸未年是1643年,順治丁亥年是1647年,有四年零四個多月。就是他降壇做這種開示有四年四個月的時間,前後有二十四次,然後由弟子記錄下來。記錄下來開始還沒有成書,直到康熙己酉年就是1669年——相差了22年,這本書就開始刻板流通。到了彭紹升時,那是乾隆三十八年,彭紹升居士又再一次刻板流通。這本書在印光大師這裡也是得到了印證的,印祖也是認為覺明妙行菩薩就像王德煒乩壇上出現的哆哆菩薩一樣,是真實不虛的,是菩薩來應化、教化我們眾生的,是「菩薩行於非道,通達佛道」的一種教化方式。

上一篇[度緣三昧]    下一篇 [高峰原妙禪師]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