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簡介

清高兆撰。乾隆間侯官鄭氏注韓居藏鈔本。作者歸里還鄉,將他在11位友人處觀賞到的壽山石140餘枚,分定神品、妙品、逸品,按其形色進行描繪,輯錄成冊。並對當時著名石雕藝人的藝術技巧,給予很高評價。總結「相石」、「解石」以及磨光經驗。書末錄卞二濟《壽山石記》一篇。另有清毛奇齡撰《后觀石錄》,與《觀石錄》一篇,有「雙壁」之譽。

2內容

出北山門六十里,芙蓉峰下有山焉。連亘秀拔,溪環其足。志云:「山產石如珉」又云:「五花石坑去壽山十里。」長老云:「宋時故有坑,官取造器,居民苦之,輦致巨石塞其坑,乃罷貢。」至今春雨時,溪澗中數有流出,或得之于田父手中,磨作印石,溫純深潤。謝在杭布政嘗稱之,品艾綠第一,卒嘆其未見也。謝沒50年,吾友陳越山齎糧採石山中,得其神品,始大著。去秋予江左歸,好事家伐石于山者凡三月矣。日數十夫,穴山穿澗,摧崖為谷,逵路之間,列肆置儈,耕夫牧兒,咸有貿貿之色。於是名流學士,懷瑾握瑜,窮日達旦,講論辯識,錦囊玉案,橫陳齋館,接文彩則增榮,共欣賞則無倦。予也負痾,慕悅莫致,往往命駕周覽故人之家。心目既盪,嗜好為移,詎比煙雲過眼之喻?乃憶所見,錄為一卷,聊以自娛,且概茲山焉。
陳越山:二十餘枚;美玉莫競,貴則荊山之璞,藍田之種;潔則梁園之雪,雁盪之雲,溫柔則飛燕之膚,玉環之體,入手使人心蕩。
林道儀:甘黃為瑕者數枚;或研如萱草,或倩比春柑,白者濯濯冰雪,澄澈人心俯。
彭十厓:凡五十有一枚;清秋雪日俱凈,空山天色者一;一橫二寸、高半寸,望之如郊原春色,桃李蔥蘢,一如出青之藍,蔚蔚有光;一黃如蒸栗,伏頂有丹砂,茜然沁骨;徑半寸方者一,如硯池點積黑癇,明潤欲吐,一枚長寸有五,廣八分,兩峰積雪,樹色冥濛,飛鷺明滅-------神品;一如凍雨欲垂者方寸,夏日蒸雲,夕陽拖水各一,如墨雲鱗鱗起者一;一半薄方,有北苑小山,皴染蒼然,冰華見青蓮者------逸品;一長方如美人肌肉,方寸中含落花、落霞者二,一二寸方者,通體如黃雲中瞳瞳日影,葡萄、太玄、犀花、艾葉綠、鹿文、蒼點各一,俱妙品,白如玉者二,甘黃玉者三。
陳嵩山:一枚,膚里瑩然,暎燭側影,若玻璃無有障礙,方二寸,高三寸,重九兩。
林陟廬:如棕文者一,一徑方寸者,精華爛漫,如數百年前琥珀瑩透;栗裹色者一,玄玉者一,瓜瓤紅白者一,小方柱一枚,如蔚藍天,對之有酒旗歌板之思;一渾脫高貴若象牙,不辯為石,二寸而方者一,紅絲縈胸,麗同嫣膚;一半寸方柱,溫純深潤,太液之藕,大谷之梨,未足方擬。
王君寵:十八枚;漢玉色,楊璿作狐鈕,項上微紫------神品;如赭黃羅方柱二,一枚 微紅,散若晚霞,霜姿玉色,徑寸者二,血浸甘黃者二。
潘子和、謝弈,硯工高手,攻石能得其理。好事家獲石既夥,二人益自矜,以禮延致,不可卒至,或造廬焉,暎門一諾,童子負器先驅矣。
每解一石,摩肩圍繞,心目共注,幸得妙品,博觀閨閣,交手喜妬。
楊去聲:霞紅雲青相雜者二,一黃如枇杷,血浸半面,重可五兩------妙品。
唐湛一:一方。潤勝漢玉,正面遠山如黛,數株春樹,雲氣蒼蒼------神品。
李某:徑寸一方,如秋空無雲,天色獨垂,鵝兒黃者一,一修寸半,徑二分,置掌上,盈盈瑤光為水,光含春臘,色湛冰綃者各數枚,一枚皎然如梨花薄初日。楊鞟作鈕者八九,韓馬、戴牛、包虎,出匣森森向人,槃礴盡致,出色繪事。
二勝道人:一枚,色如雲,握之,其中水汩汩然動。
長慶定公:方寸一枚,碧若春草,通體艾葉小花------神品。
友人齋館肆中,雜見黃甘噀手,秀色通理者一,白如肌膚者一,何郎傅粉,遜其本色;一新黃如秋葵,亭亭日下,一如雲海浴日,微吐其暈;龍鱗過雨者一,一晶瑩玉色,如莫愁湖中新藕;沉香色一,海天晚照------神品。水墨、玄精各一,玉無瑕者一,一寸半引首,殷紅若棠梨花片;一如文犀,中有粉蝶半翅,藍纏絲瑪瑙,一黃羅纈紋,一雨過雲月,一風雨射空,寒氣迥薄,孤峰沉冥一,一枚方寸,白玉膚里,微有栗起,大似趙妃雪夜待人時,一如春雨初足,水田明滅,小米積墨點蒼,一共十九枚。
石有絡,有水痕,有沙隔,解石先相其理,次測其絡,於是避水痕,鑿沙隔以解之。石質厥潤,鋸行其間則熱,行久熱迫而燥則裂。解法:水解為上,鋸行時,一人提小壺徐傾灌之。
石有水坑、山坑;水坑懸綆下鑿,質潤姿溫;山坑發之山蹊,姿暗然,質微堅,往往有沙隱膚里,手磨挲則見。水坑上品,明澤如脂,衣纓拂之有痕。
石初剖,須琉球礪石磋之。既磋,磨之金閶官磚,磨竟以水浸檞葉,縱橫楷拭,無有遺痕。然後取麑鞹平置几案,運石鞟上,徐發其光。
湛一詣陟廬竹堂看石,方開篋,趨令收卻。予訝之,笑曰:「不敢久視,恐相思耳。」
卞二濟《壽山石記》云:「壽山在重巒復澗中,距福州府治六十餘里,有坑,名五花。」志曰:「所產石類珉。」志語未詳,嘗竊訪之。歸聞:宋時採取病民,有司言上,請得以巨石塞坑路,由是取之者少,即得之,亦不甚示寶於人。邇來三四年,射利之徒盡手足之能,鑿山博取,而石之精者出焉。間有類玉者、琥珀者、玻璃、玳瑁、硃砂、瑪瑙、犀若象焉者。其為色不同,五色之中,深淺殊姿。別有緗者、(糹原)者、綺者、縹者、蔥者、艾者、黝者、黛者、;如蜜,如醬,如鞠塵焉者;如鷹褐、如蝶粉、如魚鱗、如鷓鴣焉者。舊傳艾綠為上,今種種皆珍矣。其峰巒波浪,縠紋膩理,隆隆隱隱,千態萬狀,可彷彿者;或雪中疊嶂,或雨後遙罔,或月淡無聲,湘江一色,或風強助勢,揚子層濤,或葡萄初熟,顆顆霜前,或蕉葉方肥,幡幡日下,或吳羅颺彩,或蜀錦曫文;又或如米芾之淡描,雲煙一抹,又或如徐熙之墨筆,丹粉兼施。言夫奇幻,有不勝形,噫亦異矣!夫出土之寶,無勝於玉,按王逸曰:「赤如雞冠,黃如蒸栗,白如截指,墨如純漆。」而茲石之。何必不然?又《滇志》:點蒼之石,白質青草,具山水草木之狀。今施諸屏風几榻,只一色耳,其精瑩滑潤不如也。由是觀之,玄真備其彩色,而不能得其波巒點蒼,有其波巒而能如其彩色。疑若帝遺鬼工,挾南海蚌淚之屬,深入礨砢,雖鏤點染而後然者。甚玄!造物化工,其不可思議至於如此也!或曰:「量其大小、輕重,而數倍其值,豈價欲比玉耶?」予曰::「玉所以貴者堅而不脆,叩之輒鳴。使茲石亦堅而有聲,何必曰珷玦,何必曰珉珉也?且玉之美者不貲,茲為價僅數倍。近世士大夫取青田為圖章,甚且計兩而二三其綹,顧孰與茲石尤陸離滿目也?」或曰:「丹砂、雲母、空青之屬,利用於人,茲用果奚利?」予曰:「充玩好也。獨不曰玉巵無當有萬鎰時乎?昔者靈璧之石,米元璋尚乃袖而愛之。使其當此,殉之性命且何如矣。」夫天下四洲,華藏莊嚴,海微塵所不能盡,但求之今皇帝版圖,度玉石鮮如此者。予友陳越山、林道儀、彭林厓、石鍾、林陟廬兄弟,率購藏之。每為予陳於几案,儼游山陰道,千岩競秀,萬壑爭流,使人應接不暇。予貧不能購,聊紀一則,以當藏石,庶天下知閩之奇如此。
予戊申作此錄。中吾友六人,客三人,方外二人,共十一人,今亡其四,雜見之友人,亦亡其五。嵩山、陟廬、越山之石,以貧散。湛一一石歸予,為十叟奪去,十叟亦亡,今不知處。木厓石最多,亡后不能守。李某晚為石賈,頗得錢。君寵,越人去聲與雜見者,皆不可問矣。予最後有七枚,今秋毀於火,火後者,玄堅如玉,白者多崩碎。可證物虛實之理。丁巳后,大開山,日役民一二百人,環山二十里,丘隴畝畝,皆變易處。石舁至,大者鑿鞍轡,小者為鞞珌。較之宋坑造器,民勞百之。按伐石之始,自陳公某,某之石,人不得見。既沒,家無一枚。自戊申迄今一紀,代鑿之禍未息,近五行石妖雲;或曰:「山以壽名,十年中郡人恆夭折不壽,理或然歟?」已未臘夜跋。
上一篇[盟軍圍牆]    下一篇 [高兆]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