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言峰綺禮(ことみね きれい, Kirei Kotomine),《Fate/stay night》和《Fate zero》中的重要人物,聖堂教會第八秘跡會的司祭及監督者言峰璃正之子,Fate本篇的最大敵人。擅長八極拳並擁有極強的對靈體的攻擊能力。曾是聖堂教會的一流代行者,后從教會以『被派遣』的形式轉業到了魔術協會。參加過第四次聖杯戰爭,之後作為在第四次聖杯戰爭倖存者的一人繼承了監督者一職,同時也是第五次聖杯戰爭的最大作弊者。

言峰綺禮 

言峰綺禮言峰綺禮

 

言峰綺禮:
  雖然是個神父但卻又是個魔術師,被派遣來冬木市擔任聖杯戰爭的監督者。有著神父所沒有的壓迫感,與其說他是導引迷途之人的聖職者,不如說他是審判罪惡的閻魔王。
  身高:193 cm
  體重:82 kg
  血型:B
  生日:12/28
  TV版聲優:中田讓治
  言峰教會的神父。跟遠坂凜認識了十年,也是她的監護人。
  一九六七年,在父親言峰璃正進行巡禮時出生。璃正取的「綺禮」這個名字即有祈禱之意。一九八一年自曼雷沙的聖伊那裘神學院跳級兩年,以首席生的資格畢業。
  由教會指派擔任聖杯戰爭監督,具代行者身份,亦屬於魔術協會。身為代行者的實力一流,不過跟埋葬機關相比仍不是對手。同時也是能夠治療傷患的靈媒醫師,使用能將患者體內的病因消除的咒術。
  魔術能力與知識學自凜的父親遠坂時臣,現在則是凜的師父;凜的體術也是他傳授的。魔術刻印繼承自父親,越使用就消失越快。
  可以說是個早熟而見識深遠的人。是個一般人認為美麗的東西他卻討厭、一般人討厭的東西他卻認為很美的特異者。雖然不能理解周遭的人們,但還是有著和一般人相同的常識,而從青年時代開始就徬徨於這種矛盾中。
  每年12月31日教會都會整晚開放舉行彌撒,因為「過去的一年到接下來的一年只需半日就會結束」,所以這是他一年中最快樂的時候。但是對出席的人來說這反而正是「懺悔」的時刻。
  持有十把黑鍵,也是中國拳法的高手。從其對靈體的攻擊有特殊加成傷害來看,其信仰並沒有動搖。綺禮跟衛宮士郎一樣是偏重於「製作」這方面的魔術師,其處理靈體、精神的技術有司祭的水平。能使用最高位對靈魔術「洗禮詠唱」;依從聖經里神的教誨,以詠唱聖言(Holly word)的方式使靈魂離開肉體,順應天意召喚回歸虛無。
  綺禮的妻子跟他過了兩年婚姻生活,育有一女。但在自知患有不治之症後,其妻在綺禮面前自盡。她的死成為綺禮學習治療魔術的契機。
  跟間桐臟硯是舊識,知道其正體存在。喜好吃辣的東西,是「紅洲宴歳館、泰山」這間餐廳的常客。言峰和士郎於紅洲宴歲館、泰山見面時言峰手口不停地猛吃麻婆豆腐,連士郎也被那種氣勢震懾。因此言峰又有麻婆神父之稱。凜的洋裝跟AZOTH劍前回的第四次聖杯戰爭時大約20多歲,以アサシン的Master身份參戰,其父言峰璃正為第三、第四次戰爭監督者。聖杯戰爭期間將自己的師父——遠阪時臣殺害,並奪取其英靈金皮卡。對衛宮切嗣感到興趣。在Heaven's Feel路線‧四日目綺禮提及他和切嗣從未互相交談,最後也只交手過一次。 在第四次聖杯戰爭與衛宮切嗣的最後一戰中,被切嗣緊逼的綺禮接觸到從聖杯溢出的黑泥,引發當時破壞冬木市的大火,而綺禮自己則藉機逃走。在那時綺禮的心臟就被聖杯的詛咒所污染,因此詛咒對言峰無效。同樣陷入黑泥的ギルガメッシュ其靈魂沒有受到污染,但因為跟言峰的關係而使「人世間一切之惡」的力量流到他身上,使他獲得魔力供給而得以復生,得到第二次的生命。第四次聖杯戰爭結束後,綺禮繼承父親成為冬木教會的主司祭,完美地行使職責而得到周遭人們的高度評價,並成為失去雙親的凜的監護人;之後並被教會派遣繼任監督一職。第五次聖杯戰爭開始前,他用計搶走巴澤特的令咒,成為Lancer的Master,隱藏自己參戰的事實而在暗中活躍。由Lancer負責偵察、金皮卡負責最後的戰鬥是他的基本方針。控制金皮卡的令咒在右腕上,而奪取自巴澤特的令咒在左腕上。在FATE/Stay Night路線‧第十五日目綺禮提及他和SABER見面是第二次。另外根據FATE/Stay Night路線‧第十三日目saber所言,在第四次聖杯戰爭的最後她依然不曉得綺禮已經是金皮卡的Master,而聖杯被交到綺禮的手上。
  言峰教會相當於接受回收聖遺物命令的基層特務。教會名義上負責經營孤兒院,但實際上收留的孤兒都成為維持金皮卡魔力來源的祭品。地下室內那些十年前火災的遺孤之所以變成半死不活的樣子,就是被金皮卡吸食生命力的緣故。
  都是他所贈。凜每年生日的時候都會送她同款式的衣服作為禮物,會送那套衣服完全是基於個人興趣。

ps:其妻衛宮切嗣

上一篇[強權]    下一篇 [堅持不懈]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