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許平君(前89年-前71年),昌邑(今山東金鄉)人,平恩戴侯許廣漢之女,漢宣帝劉詢的第一位皇后。

1 許平君 -簡介

許平君許平君

許平君(約前90年—前71年),昌邑(今山東金鄉)人,漢宣帝劉詢的第一位皇后。

2 許平君 -人物故事

許平君的父親許廣漢,年輕時在昌邑王府做事。後來武帝出遊,從長安至甘泉宮,許廣漢是隨駕人員之一,或者出於緊張,拿了別人的馬鞍放到自己的馬背上。這是「從駕而盜」的大罪,本該判死刑,劉徹則讓他受了腐刑。於是許廣漢便做了宦者丞。公元前80年,上官桀發動政變未遂,需要繩子時,許廣漢偏又找不到。於是又被判處做鬼薪,即苦工一類職務。後來逐漸升遷,直到暴室嗇夫。而這時,劉詢已由祖母史良娣的娘家搬到掖廷讀書。

許平君本來許配給內謁者令的兒子,就在結婚前夕,對方病故。

許平君與劉詢於前75年成婚,前74年生下後來成為漢元帝的劉奭,同年劉詢被擁戴為皇帝,許平君進宮為婕妤。當時幾乎所有人都要求讓霍成君當皇后,連上官太皇太后(霍光的外孫女),也如此主張。劉詢卻下了一道「尋故劍」的詔書,要尋寒微時的一把劍。朝臣們見風轉舵,便都聯合奏請立許平君為後。依例,皇后的父親一定要封侯,但霍光卻始終不允。後來才封了個「昌成君」。

而霍光的妻子霍顯一心想讓女兒成君作皇后。本始三年,許平君再度懷孕,生下一個女兒,霍顯命御用女醫淳于衍(掖廷護衛淳于賞的妻子)在滋補湯藥中加入附子,讓許平君在坐月子時服用。許平君服用后不久毒發逝世。漢宣帝非常悲痛,追封她為「恭哀皇后」,葬於杜陵南園(也稱少陵)。

3 許平君 -相關詩詞

行路難

隋唐 - 王昌齡

(圖)許平君
許平君

雙絲作綆系銀瓶,百尺寒泉轆轤上。

懸絲一絕不可望,似妾傾心在君掌。

人生意氣好棄捐,只重狂花不重賢。

宴罷調箏奏離鶴,回嬌轉盼泣君前。

君不見,眼前事,豈保須臾心勿異。

西山日下雨足稀,側有浮雲無所寄。

但願莫忘前者言,挫骨黃塵亦無愧。

行路難,勸君酒,莫辭煩。

美酒千鍾猶可盡,心中片愧何可論。

一聞漢主思故劍,使妾長嗟萬古魂。

相和歌辭·宮怨

隋唐 - 長孫佐輔

窗前好樹名玫瑰,去年花落今年開。

無情春色尚識返,君心忽斷何時來。

憶昔妝成候仙仗,宮瑣玲瓏日新上。

拊心卻笑西子顰,掩鼻誰憂鄭姬謗。

草染文章衣下履,花粘甲乙床前帳。

三千玉貌休自誇,十二金釵獨相向。

盛衰傾奪欲何如,嬌愛翻悲逐佞諛。

重遠豈能慚沼鵠,棄前方見泣船魚。

看籠不記熏龍腦,詠扇空曾禿鼠須。

始意類蘿新托柏,終傷如薺卻甘荼。

深院獨開還獨閉,鸚鵡驚飛苔覆地。

滿箱舊賜前日衣,漬枕新垂夜來淚。

痕多開鏡照還悲,綠髻青蛾尚未衰。

莫道新縑長絕比,猶逢故劍會相追。 

4 許平君 -相關歷史

《漢書·孝元帝紀》 :「母曰許皇后,宣帝微時生民間。」

《漢書·霍光傳》 :「初,宣帝始立微時許妃為皇后。光夫人顯愛小女成君,欲貴之,私使乳毉淳于衍行毒藥殺許后,因勸光內成君,代立為後。」

《漢書·孝宣帝五男傳》 :「常欲立憲王,然用太子起於微細,上少依倚許氏,及即位而許后以殺死,太子蚤失母,故弗忍。」

《漢書·外戚傳》贊曰:「至如史良娣、王悼后、許恭哀後身皆夭折不辜,而家依託舊恩,不敢縱恣,是以能全。」

敘傳:「恭哀產元,夭而不遂。」

《漢書·外戚傳·上》「孝宣許皇后」條:

孝宣許皇后,元帝母也。父廣漢,昌邑人,少時為昌邑王郎。從武帝上甘泉,誤取它郎鞍以被其馬,發覺,吏劾從行而盜,當死,有詔募下蠶室。後為宦者丞。上官桀謀反時,廣漢部索,其殿中廬有索長數尺可以縛入者數千枚,滿一篋緘封,廣漢索不得,它吏往得之。廣漢坐論為鬼薪,輸掖庭,後為暴室嗇夫。時宣帝養於掖庭,號皇曾孫,與廣漢同寺居。時掖庭令張賀,本衛太子家吏,及太子敗,賀坐下刑,以舊恩養視皇曾孫甚厚。及曾孫壯大,賀欲以女孫妻之。是時,昭帝始冠,長八尺二寸。賀弟安世為右將軍,與霍將軍同心輔政,聞賀稱譽皇曾孫,欲妻以女,安世怒曰:「曾孫乃衛太子后也,幸得以庶人衣食縣官,足矣,勿復言予女事。」於是賀止。時許廣漢有女平君,年十四五,當為內者令歐侯氏子婦。臨當入,歐侯氏子死。其母將行卜相,言當大貴,母獨喜。賀聞許嗇夫有女,乃置酒請之,酒酣,為言:「曾孫體近,下人,乃關內侯,可妻也。」廣漢許諾。明日,嫗聞之,怒。廣漢重令為介,遂與曾孫,一歲生元帝。數月,曾孫立為帝,平君為婕妤。是時,霍將軍有小女,與皇太後有親。公卿議更立皇后,皆心儀霍將軍女,亦未有言。上乃詔求微時故劍,大臣知指,白立許婕妤為皇后。既立,霍光以後父廣漢刑人不宜君國,歲余乃封為昌成君。

霍光夫人顯欲貴其小女,道無從。明年,許皇后當娠,病。女醫淳于衍者,霍氏所愛,嘗入宮侍皇后疾。衍夫賞為掖庭戶衛,謂衍:「可過辭霍夫人行,為我求安池監。」衍如言報顯。顯因生心,辟左右,字謂衍:「少夫幸報我以事,我亦欲報少夫,可乎?」衍曰:「夫人所言,何等不可者!」顯曰:「將軍素愛小女成君,欲奇貴之,願以累少夫。」衍曰:「何謂邪?」顯曰:「婦人免乳大故,十死一生。今皇后當免身,可因投毒藥去也,成君即得為皇后矣。如蒙力事成,富貴與少夫共之。」衍曰:「葯雜治,當先嘗,安寧?」顯曰:「在少夫為之耳,將軍領天下,誰敢言者?緩急相護,但恐少夫無意耳!」衍良久曰:「願儘力。」即搗附子,齎入長定宮。皇后免身後,衍取附子併合大醫大丸以飲皇后。有頃曰:「我頭岑岑也,葯中得無有毒?」對曰:「無有。」遂加煩懣,崩。衍出,過見顯,相勞問,亦未敢重謝衍。後人有上書告諸醫待疾無狀者,皆收系詔獄,劾不道。顯恐急,即以狀具語光,因曰:「既失計為之,無令吏急衍!」光驚鄂,默然不應。其後奏上,署衍勿論。

許后立三年而崩,謚曰恭哀皇后,葬杜南,是為杜陵南園。后五年,立皇太子,乃封太子外祖父昌成君廣漢為平恩侯,位特進。后四年,復封廣漢兩弟,舜為博望侯,延壽為樂成侯。許氏侯者凡三人。廣漢薨,謚曰戴侯,無子,絕。葬南園旁,置邑三百家,長丞奉守如法。宣帝以延壽為大司馬車騎將軍,輔政。元帝即位,復封延壽中子嘉為平恩侯,奉戴侯后,亦為大司馬、車騎將軍。

閱讀資料

1.班固《漢書》 
2.司馬光《資治通鑒》 
3.柏楊《皇后之死》 

上一篇[濱外壩]    下一篇 [小數]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