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百科名片

電視劇《創世紀》中的角色。
《創世紀》海報

  《創世紀》海報

2人物概況

許文彪
許文彪,這是一個徹徹底底的悲劇人物,也是我在我所看過的所有的電視劇中最喜愛的角色。許文彪在一開始應該是一個正面的形象,正直、上進、有原則、有理想,但如果仔細看了,就能發現他心底的陰影。小的時候,父親因為貪污致使家庭破裂,給許文彪的心理上造成了極大的創傷。於是,他告訴自己,要走一條正道,要有自己的原則。可是,正是他堅持自己的原則,給自己帶來了太大的壓力。

3性格特徵

在整部戲里,我認為許文彪的智商是最高的,最有才華的,同時他也是一個孤傲的人,他身邊根本就沒有一個真正能理解他、為他分擔壓力的人,無論是TIANA、穎欣還是榮添。他用自己的原則構築了一道道防線,艱辛地走著自己的路,孤獨地對抗著這個世界。有一個鏡頭,許文彪站在斑馬線邊,旁邊的人都闖紅燈直接過了馬路,只有他一定要堅持到綠燈亮才過。鏡頭由下往上,他臉上是傲然的,但眉宇間依然透出一絲焦灼,一絲因對抗著太大壓力而又孤立無援的焦灼。

劇照

劇照
因為從小經歷了家庭破裂所帶來的痛苦,他把擁有一個溫暖的家作為他最大的理想。許文彪的父親、大哥、姐姐都是一些市儈的小市民,並且除了他姐姐外,親情都很淡漠,老爸關心的是自己的面子,大哥關心的是能佔多少便宜。作為一個有理想、有原則、渴望有家庭溫暖的人,生活在這樣的家裡,許文彪是孤獨的。不過不要緊,他努力著,希望重新構築一個家,一個溫暖的、全新的、由自己親手建設的夢想之家。我想許文彪選擇讀建築,除了這個職業有好的前途以外,更大的原因,可能是他內心深處是想用自己所學來親手建設自己的家。許文彪一輩子痛苦的時候多,幸福的時候少,就連結婚的時候也在擔心工作上的事(擔心那位規劃局的同事會不會向霍景良揭發他們)。我記得他有兩個很幸福的時刻,都是在與自己心愛的人在一起構建他心目中的理想之家的時候,一次是和TINA在那棟舊房子里一起塗畫、憧憬他們未來的夢想之家,一次是在台灣的一個海港邊給穎欣描繪他們未來在無煙城裡的幸福之家。可惜,都僅僅停留在憧憬中。
TINA喜歡上文彪,我覺得可能是被他的才華所吸引,她並不真正了解許文彪在想什麼。那晚他們對夢想之家的描繪、憧憬,對TINA來說,不過是熱戀中的一次浪漫而已,她不知道這對許文彪有多重要。於是,她理所當然地決定另外找房子來構築他們的家,這使許文彪開始察覺了他們之間的距離,對他們的感情開始緊張起來。而TINA是一個把公私分得很清楚的女孩子,並且,工作排在感情之前。應該說,對於一個女孩子來說,這是很難得的,但是,他們倆可能真的不合適。那段時間又正好是文彪在事業上的低潮,TINA的事業卻是越來越順利,因為工作,TINA有些忽視了文彪,但她覺得一個男人應該完全能夠理解她、支持她,而文彪也覺得一個女人應該完全能夠明白感情、家庭的重要。距離產生了,並且越來越大,出現誤會也就成了必然的了,更何況TINA有那麼一個非常現實甚至可以稱作勢利的媽媽,加上旁邊還有一個虎視眈眈的亨少。他們兩人也努力過,試圖彌補這段距離,但由於認識的角度不同,這段努力也以失敗告終了。這件事給了許文彪一個沉重的打擊,不過不要緊,他舔舔傷口,照著自己的原則又蹣跚上路了。
許文彪
真正對文彪致命的打擊起因於他母親和弟弟在台灣遇到的危險。許文彪需要在短時間內籌到一大筆超出了他能力範圍的錢,然而文彪的家裡人沒有人支持他,他父親還幾乎和他反目。正在文彪焦頭爛額的時候,葉榮添這個好朋友在他身後狠狠地踹了他幾腳。榮添不但不借錢給文彪,反而趁人之危,要文彪改變自己做人的原則,去收黑錢。在文彪拒絕了之後,他就布置了一個又一個的陷阱,逼文彪走一條不願意走的路。文彪視堅叔為偶像,榮添就揭發堅叔貪污,偶像倒塌了,文彪很失望,可是他還能堅持走下去;文彪找他大哥「借」了二十萬,榮添就慫恿他大哥把錢拿去投資;文彪把房子拿去賣,他又做手腳令文彪賣不出去。在停車場里,文彪已經山窮水盡,他哀求榮添,希望將那筆錢當作是榮添借的。絕望的聲音,令人不忍卒聽。然而,葉榮添殘忍地告訴他,那筆錢只能靠他自己掙。
看到這裡的時候,我都以為文彪只能屈服了。可是文彪還是硬挺住了,撕掉了榮添開的發票。後來TINA主動借錢給他,文彪有些感動,也很難堪。儘管弄得傷痕纍纍,但不管怎麼說,救母親和弟弟的錢終於湊齊了,我看到這兒的時候,也為文彪鬆了一口氣,以為他終於把這個難關熬過去了,不料,這只是噩夢的開始。
在去台灣的途中,文彪遇到了一個搶劫者,要搶他的錢,搶他千辛萬苦才籌來的錢。在激烈的搏鬥中,許文彪以前所積累下的壓力終於爆發了,他瘋狂地亂刀捅死了那個搶劫者,犯下了令他萬劫不復的錯誤。
在許文彪的世界里,是黑白分明的,他堅守著自己的原則,從不越雷池一步。這是他引以為驕傲的,也是他對抗一切困難的資本。以前不管有再多的困難,文彪都可以面對,跌得再重,也能夠爬起來繼續前行,就是因為他對自己要走的路有著很清晰的認識,因為他以前沒有犯過錯誤,因為他問心無愧。然而,這一次文彪殺了人,他陷入了從未有過的心理危機中,他不知道自己以後的路該如何走,因為他不再是那個沒有犯過錯誤的許文彪,他不再理直氣壯。
到了台灣,文彪挨了一刀,他弟弟的帳也沒能夠完全解決。回到香港,TIAN的媽媽馬上就來催他還錢,言辭中的輕蔑,深深傷害了文彪的自尊。在壓力下,暴躁的文彪因為一次口角打傷了一個小混混,惹上了官司。
文彪也嘗試著努力振作,他還是像以往一樣去堅持跑步,因為他生命中第一個大困難——母親遺傳給他的哮喘病,他就是通過跑步去克服的,這是文彪第一次成功的體驗,所以每次當文彪遇到困難,他都會去跑步,通過跑步來給自己找回信心。然而,文彪在下意識的驅使下,跑到了他殺人的現場。情緒激動之下,他的哮喘病又複發了。
我們剛剛出世的時候,對這個世界都是一無所知的。隨著自己慢慢長大,這個世界反饋給自己的信息越來越多。比如說火是燒人的,不能用手去摸;糖是甜的,可以吃。漸漸的,我們形成了自己的觀念,知道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什麼是好的,什麼是壞的,什麼可以做,什麼不可以做。
對許文彪來說,在他很小的時候,就看見了他爸爸的失敗人生。他爸爸因為收了黑錢,弄得家庭破裂,自己也抬不起頭來做人,看見黑社會怕,廉政公署成立了更怕。爸爸的教訓告訴文彪:這個世界有些錯誤是不能犯的,一旦犯了就會走上一條絕路。文彪母親給他遺傳了哮喘病,讓他小時候過得非常辛苦,文彪沒有抱怨老天,沒有抱怨任何人,因為他覺得抱怨沒有任何用,是在浪費時間。文彪很努力很努力地去克服這個疾病,經歷了很辛苦的四年,他終於使哮喘病的癥狀在他身上消失了。這次成功的體驗告訴文彪:這個世界會讓你遇到很多困難,有些是你無法避免的,但是,只要堅持一條正確的道路,腳踏實地去努力,任何困難都是可以克服的。
可是現在,哮喘病再次發作,以前的努力都化作了泡影。這個事實殘酷地向文彪宣布:你這些努力是沒用的!
殺了人後,文彪心裡不僅恐慌,也充滿了對被殺者的愧疚。幾經努力,他終於找到了死者的家,並上門去看望其家屬。然而極具諷刺意味的是,這個被殺者是個無惡不作的賭棍、吸毒者,他死了,連他的母親也鬆了一口氣——不用擔心被這個惡棍打死了。這個世界給文彪開了個很大玩笑:原來你以為是犯下了很大的錯誤,結果這不是錯誤,反而幫助了一些人。
許文彪
在去警察局錄口供之前,文彪去參加了馬拉松比賽。在奔跑中,往事一幕幕在文彪心中閃過:自己很努力地讀書、工作,可是在明大卻只能被小人排擠;自己的辛苦不被女朋友TINA所理解,並導致了兩人分手,愛情上慘遭失敗;自己崇拜為人生目標的堅叔,原來卻是個貪污犯;母親、弟弟遇到危險,需要自己要幫助他們,但自己幫得卻是那麼的艱難;在自己最困難的時候,卻得不到家人的一點支持,父親還和自己翻了臉,好朋友榮添卻在這時挖了一個又一個的陷阱,把自己往裡推…….
這個馬拉松比賽具有很深的寓意。在謝廷鋒〈愛上了你〉的歌聲中,文彪超越了一個又一個的對手,終點已經就在前方不遠處了。這時,文彪停了下來,回首往事,他笑了,他悟了——至少文彪自己認為悟了。他取下參賽的號碼牌,脫掉運動鞋,朝著與終點——已經快到達了的終點——相反的方向離開了這個賽場。他在自己的人生路上,也從此開始向著與以前相反的方向走下去了。
許文彪的改變,是單個個體企圖對抗整個世界的失敗,是必然的。這個世界,沒有人能夠拿著顯規則去長期對抗實際實行的潛規則,無論你多出色,也只會有「失敗」這一個結果。當然,文彪的失敗,除了這些客觀原因之外,他自己也要負很大的責任。事實上,葉榮添在一生中也遇到了很多次的心理危機,但都被榮添化解、克服了。我認為這主要是因為是榮添自己,他是個越挫越強、永不言敗的人,他是在每次的困難和失敗中把自己變得越來越強大。榮添輸得起,這是最重要的。並且他能挺得過去也有外在的原因,如榮添每次在他困難的時候都有人理解他,支持他,如他的家人,如HELEN,而之所以有這麼多人理解支持他,是因為他是個外向積極的人。但反觀文彪,因為對犯錯的恐懼,他堅守原則不逾越雷池一步,他處處保守謹慎,無論他能力再怎麼強也好,也只能象他所說的那樣:付出十分,只能收穫五分。文彪這套做人的方式矯枉過正了,他給自己太大的壓力,而這個世界是沒有不犯錯的人的,不管你怎麼謹慎保守也好。再換個角度看,他從不犯錯,那他也就沒有任何面對犯錯的經驗。在文彪出現危機的時候,其實他的身邊也不乏關心他的人,但是沒有一個真正理解他的人,更不知道怎樣去支持他,這和他的性格有直接的關係。文彪是個內斂孤傲的人,他拿著顯規則做人,沒有人能指責他什麼,這更使他高處不勝寒。這種強壓下的做人方式,一旦出現缺口,很容易就全盤崩潰。
文彪和榮添兩個人的人生軌跡,就像處在兩極的火車,然後向著相反的方向駛去,雖然最終他們兩人仍然處在兩極,但中間總會有個交錯的過程。在這個交錯的過程中,文彪什麼都在學榮添,他也在榮添身上學到了很多東西,我認為他學到的最重要的東西就是勇於嘗試、勇於冒險。在他們還在給霍景良當狗使喚的時候,霍景良要求文彪越區拿內部消息,文彪認為這是不可能辦到的,而榮添卻毫不猶豫地答應了下來。接下來有人又出了個難題,要在不對季節的時候吃到菠蘿。在兩人買菠蘿的過程中有一段很精彩的對白,大意是,文彪認為:對將來如果抱不理智的期望值,只會讓自己失望值增大;而榮添認為:如果連嘗試都不敢,怎麼能做得出成績?這個世界沒有不可能的事,有人就有變數,有變數就有機會,事在人為。
可惜,文彪在榮添身上學到怎樣勇於冒險,卻沒有學到冒險失敗怎麼去承擔後果。在放火事件中,在緊張的環境里,文彪心裡潛伏的魔鬼釋放了出來。事後,榮添對志強的愧疚和對殺人兇手這一罪名的恐懼完全壓過了對事情被揭穿的恐懼,而文彪不一樣,他有對事情真相被揭穿的恐懼,有對志強的愧疚,但他沒有對殺人這件事本身的恐懼——他的這個底線早已經被突破了。在他心裡,甚至對榮添的恐懼有些輕蔑——正如榮添對他的恐懼有些輕蔑一樣。至此,兩人分道揚鑣了。
許文彪
許文彪不是一個胸襟寬廣的人,他其實一直都記恨於榮添當初對他的趁人之危和霍景良整他時的見死不救。分歧出來了之後,他並沒有想辦法去彌補裂痕,而是開始算計榮添。他算計得很成功,幾乎淘空了力天,讓榮添嘗到了有生以來最慘痛的失敗(不僅僅是事業上的)。成功讓文彪的自我加倍的膨脹,他幾乎要以為自己就是神了,其實他這時更象魔鬼一些——在他企圖殺害志強的時候已經成為了魔鬼的化身了。
在與榮添的打鬥中,文彪失去了一條腿,但這沒有使他反省,反而使他更加激進。葉榮晉說他腿瘸了,走路反而比以前快了,其實這是文彪企圖證明自己不會被任何困難擊敗。但一個人越急就越容易犯錯誤,吸納明大失敗后,他更沒有想到自己的妻子穎欣會被葉榮添的所謂拯救計劃說動,為對手當內應,對妻子全心信任,導致最後在台灣的無煙城計劃也輸了(在無煙城計劃公布前的一晚,文彪和榮添之間的對話實在經典,不管是在大廳還是在屋內的)。

4愛情家庭

許文彪
不僅僅是事業,說到愛情,文彪未必就贏了榮添了,儘管他和穎欣組成了一個很溫馨的家,而榮添的愛情卻是一路坎坷。就穎欣而言,我覺得文彪最愛的並不是她——肯定有人會用文彪寧肯放棄整個世界也不肯放棄穎欣來反駁我。我是這樣看的:文彪真正愛的不是穎欣這個個體,而是愛的穎欣所代表的、他心目中一直憧憬的——「家」。這點從他結婚後一直希望——有時甚至是在逼迫——穎欣要和他一起進步就可以看得出來,文彪是把「家」放在第一位的,而穎欣,就是文彪的理想之家的最最理想的女主人了。我並不是說文彪和穎欣之間的不是愛情,而是說他們之間是一種很理智的、接近於親情的愛情(我甚至認為,這種愛情才能夠真正的長久),文彪和穎欣的結合,是兩個渴望「家」的溫暖的人的理智的結合,一般意義上的愛情中的「激情」成分是很少的。
在文彪的心裡,穎欣是他唯一的女人,穎欣從嫁給他后,也將以前喜歡過的葉榮添忘卻,雖然他們的感情中激情成分很少,但這樣溫暖而踏實的愛更令人感動。
在穎欣的幫助下,榮添得以實施了他的所謂「拯救計劃」,讓文彪在魔鬼和穎欣所代表的「家」之間作選擇,當然,編劇讓文彪選了穎欣,讓文彪的人生劃上了一個光明的句號。但從另一個角度看,也是讓文彪再次否定了轉變后的自己。一個才華橫溢、有著遠大追求的青年,他經歷了無數的坎坷,做了無數努力,最後得到的只有一個「錯」字而已?!
以上是自己看《創世紀》后對許文彪這個角色的一點感想,希望喜歡《創世紀》的網友能來討論、交流。

5同名人物

景德鎮傳統粉彩研究所副所長
特長
許文彪技藝全面,工藝結合,擅長陶瓷圖案裝飾設計,兼及陶瓷繪畫,尤以古彩、粉彩見長。他繪製的龍紋、鳳紋瓷瓶、瓷畫技藝精湛、紋樣精美、工藝難度大、裝飾效果好。他憑藉紮實的工藝技巧、精細的設計手法、全面的造型能力,從事高檔藝術瓷、禮品瓷、仿古瓷設計繪製,其經典作品由江西省博物館和國內外多家博物館收藏陳列。
由他擔綱繪製的反映孔子生平的一對<聖跡之圖><萬件花瓶>,被山東曲阜孔廟珍藏。他創作的八件套<翠藍礬紅><李叔同寫意觀音畫意><四方瓶>,將弘一法師所繪線描觀音像、書法題詞、精湛畫技融為一體,清雅而莊重,淡雅而華美,獨創出一種清新雅逸、洒脫簡練的瓷繪畫風。
許文彪2009年在香港參加「巧故知新——景德鎮現代傳統瓷藝展」,作為景德鎮傳統瓷繪工藝的代表性人物,得到中外陶瓷藝術收藏家和香港媒體的高度關注,作品被高價收藏。代表作品: 仿乾隆琺琅彩纏枝番蓮花玉壺春瓶,採用西洋技法,由上而下將十種圖案繪製在米黃色釉上,成為景德鎮仿古陶瓷經典名作。粉彩黃地龍紋盤,所繪團龍裝飾遠看有色,近觀有味,工藝精細、色彩絢麗,以精到而獨特的質地感、裝飾味、工藝性,把葉冬青大師的畫龍技巧推向一個新的高度。
上一篇[岩佐守]    下一篇 [神真夜]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