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電視劇人物角色

許百順---《士兵突擊》中許三多的父親,一位老實巴交的民兵、農民。由羅京民飾演。性格:善良、厚道、有時急躁。對待自己的孩子們,尤其是三兒子許三多,有著對未來前程的執著和希望。許百順是一位老實巴交的農民,三兒子許三多的成功主要在於他的啟蒙。

1角色介紹

百順

  百順

2相關內容

和三兒子許三多

  和三兒子許三多

如果沒有許百順,全劇從開始到結束就不會存在有一個不知道是遺傳還是變異的死棺材板記性的許木木同志。這是士兵突擊的基本點。
如果沒有許百順,許三多就沒機會在打出娘胎的19年裡先別人一步的進行作為一個偵查兵所必備的偷襲與防備偷襲的特訓,該特訓不分時間、地點以及節假日的限制,主要由許百順配合進行訓練。現代農民阿,不光是農民也能搞科技了,還能搞訓練且成果顯著,不僅培養王軍霞還有人猿泰山。
許百順在這部劇中雖然出場不算太多,但基本貫穿了全劇,主要有三個大段。一是在村裡,把許三多折騰進了部隊。在這段里,許百順使出渾身解數,找老師,斗村長,纏史今,逼三多,把他能想到的招數全使出來了。班長不吃飯,那就大家一起餓著,村長沒能實現的願望倒是被他用這種農民式的狡猾給得逞了。這是一個強悍、固執、有算計的家長。二是到部隊,準備把許三多揪回去卻空手而歸。在這段,許百順仍然強悍、固執,他躊躇滿志地來,意氣風發地玩,最終卻鎩羽而歸:他的兒子已經長大,寧可頭破血流也不要跟他走。這個失意的家長選擇了孤獨地離去,不要兒子的送別。三是在看守所,人生重擊之下,曾經的強悍已經變成衰老,曾經的固執在兒子的雙手之間融化,幾乎不曾落淚的男人老淚縱橫,看守所里上演的是濃濃的父子真情。中間還有一段小插曲:在田間與村長一起抓泥鰍順便想念他的兒,最後那一聲長長的呼喚震撼了遙遠叢林中兒子的心靈,也震撼了觀眾的心。
許百順這位演員,功底相當老辣,將一個農民家長的潑辣勁兒演繹得淋漓盡致。無論是表情、動作、語言,哪一方面都可稱到是爐火純青。尤其是那眼神,不但可以演繹出他自己所扮演的角色,還可以傳達其他角色的信息。比如在第一集里,史今醉了的時候,許百順很緊張地盯著史今的一舉一動。此時鏡頭裡只有許百順,但是從他的目光聚焦點可以明顯地感受到史今就在他面前,雖然觀眾看到的只有他,但是他的眼神的流動和變化卻可以提示出不在鏡頭內的其他人的舉動。此等功力,非同一般,超贊啊!  百順老爹手腳可真夠利索的,打起人來毫不含糊,拳打腳踢,說來就來。那動作,那叫一個順暢!跟村長爭執,眨眼間鞋子就上了手,要不是村長反應不慢,估計也已經招呼過去了。此等功力,也是非同一般啊,哈哈!不知是否專門練過,至於語言,那也是功力深厚,跟村長爭搶時的潑辣,訓斥許三多時的強悍,捉弄許三多時的調皮,訴說內心時的柔情……
最後在看守所那兩場更顯示出演員的功底。前兩段的許百順變化不大,還是精悍的漢子,而看守所里的許百順已經是個道地的老人了:佝僂的身軀,蒼老而顫抖的手,滄桑而老邁的臉,還有那雙流淚而略顯渾濁的眼,真是味道十足啊。尤其是第一場看守所的戲,這段戲算是很長了,而且密集在百順身上,很考驗演技啊。剛開始的強裝若無其事、躲閃三多的雙手、故作輕鬆的調侃、捧住三多臉后的哽咽無言、忍不住的淚流、輕捏三多耳朵的柔情、回憶往日的感慨、幡然反省的沉痛、深深叮嚀的殷切、在淚水中給出一個分別的笑……這一段有哭有笑,有疾有緩,笑中帶著哭,哭裡帶著笑,娓娓道來又起伏有致,相當精彩。其表現實在是令人不得不佩服啊!

3百順的經典語錄

「反了天了,小王八羔子。」
許百順
「有膽你給我站住,小王八羔子,你爹是村長咋啦,啊?我是村長他爹。」
「哎呀,我的爺!吃吃吃,龜兒子,啊?」
「丟人不丟人,你看看你那熊樣。」
「你爹把誰沒打過呀,你一點也不像我,氣死我啦。」
「當了兵才能有出息,當了兵才能拿上城鎮戶口,這一輩子公家飯算吃上了。」
「撅起來。」
「知道為啥非得跟你喝酒?」
「怎麼不是?就是嘛!就是想把龜兒子交給你嘛!他沒出息,不會種地不會發財,膽小,連殺豬也不敢看,可他聽話!聽話就好使喚對不對?」
「你帶他個三兩年,他就出息了。你就把這龜兒子給成全了--這話實在不?」
「當兵講個實在,這麼實在的人你們當然得要。你看看他,看看他……」
「孝順啊,見面就閃你爹一下,是不是?」
「等會等會,當兩年兵學會說普通話了啊!叫爹!叫!」
「嗯。傻樣,我看看,行啊,中。這躲人躲的挺利索的啊,是不是在這經常挨踢啊?躲人那麼熟練 是不是?是不是那個人?哎,挺想你爹這一腳的吧!」
「那個啥?啥許三多的父親啊?我不能沾你們小輩的光嘛。」
「不是來探親,是來接人的。你,你,你們哪個是領導啊?」
「首,首長好,首長好聽啊!他們都是你管的兵?」
「啊?六,六十一個,六十一個不少啦!」
下一篇[傻根]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