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訴衷情·青梅煮酒斗時新

標籤: 暫無標籤

1 訴衷情·青梅煮酒斗時新 -概況


  【作品名稱】訴衷情·青梅煮酒斗時新
  【創作年代】北宋
  【作者姓名】晏殊
  【作品體裁】詞

2 訴衷情·青梅煮酒斗時新 -原文


  訴衷情
  青梅煮酒斗時新,天氣欲殘春。東城南陌花下,逢著意中人。
  回綉袂,展香茵,敘情親。此時拚作,千尺遊絲,惹住朝雲。

3 訴衷情·青梅煮酒斗時新 -作者


  晏殊(991-1055)北宋詞人。字同叔。撫州臨川(今南昌進賢)人。十四歲以神童入試,賜進士出身,命為秘書省正字,官至右諫議大夫、集賢殿學士、同平章事兼樞密使、禮部刑部尚書、觀文殿大學士知永興軍、兵部尚書,封臨淄公,謚號元獻,世稱晏元獻。晏殊歷任要職,更兼提拔後進,如范仲淹、韓琦、歐陽修等,皆出其門。他以詞著於文壇,尤擅小令,風格含蓄宛麗,有《珠玉詞》。亦工詩善文,現存不多,大都以典雅華麗見長。

4 訴衷情·青梅煮酒斗時新 -賞析


  這首詞雖寫麗情,但不纖佻,是一首頗有品格的小令。
  「青梅」二句寫又是殘春天氣,青梅煮酒,好趁時新,以閑筆入題。古人春末夏初時,好用青梅、青杏煮酒,取其新酸醒胃。「斗時新」,猶言「趁時新」。時新,指應時的新異物品。接下來,「東城」二句寫抒情主人公春遊時,與意中人不期而遇,欣喜之情,溢於言表。「東城南陌」,古詩文中常用來指游賞之地。如耿湋《寄司空曙李端聯句》:「南陌東城路,春風幾度過。」其後陸遊亦有「看花南陌復東遷」之句(《花時遍游諸家園》)。北宋汴京城東,因有禹王台、興慈塔等勝跡,是春秋佳日遊人最盛之地。
  過片三句,描述兩人相遇后的情景:「回綉袂」使動用法,意思是:他招呼她轉過身來:「展香茵,敘情親」寫詞人鋪開了芳美的茵席,一起坐下暢敘情懷。其親密無間,殷勤款洽,說明詞人跟他的意中人纏綿深長的情愛。正由於詞人能夠跟這位意中人「敘情親」,所以才動了他的非份之想:「此時拚作,千尺遊絲,惹住朝雲。」「遊絲」,是春天蜘蛛、青蟲等吐的絲,飄揚空中,故稱。「遊絲」悠揚不定,若有還無,彷彿自己心中縹緲的春思,欲來還去。
  「朝雲」,喻意中人,亦用典暗示她那「旦為朝雲,暮為行雨」的「巫山神女」的身傷。這三句是說詞人這時甘願化身為千尺遊絲,好把那朝雲牽住。可是,這柔弱裊娜的遊絲,未必真能把那易散的朝雲留住……這十二字中,有著「象外之象」,蘊含了豐富的潛信息:偶然的相會,短暫的歡娛,最終還是不可避免的離散;多少悵惘,多少懷思,盡不言之中了。
  這首詞感情深摯,而文筆純凈,有一種幽細、含蓄之美。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