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柏樺並非著名詩人成都市作協副主席,他僅是一位普通網友。過去一個多月的時間裡,他幾乎每天都要對某網站上的新聞進行評論,且格式均是整整齊齊全的七言四句的「詩」體,吸引不少網友注意,被戲稱為「評論帝」。其評論也成為其他網友的熱門回復對象。(註:在百度輸入「評論帝」就會看到大量關於柏樺事迹新聞)。

1 評論帝 -簡介

評論帝柏樺近照(來源《天府早報》)

柏樺僅是一位普通網友。「柏樺」原名張建軍,在張家口市某銀行上班,閑暇時間就會瀏覽新聞,打發時間。「看到新聞事件,會有感想、感慨、感動,於是就會留言評論。」

過去一個多月的時間裡,他幾乎每天都要對某網站上的新聞進行評論,且格式均是整整齊齊全的七言四句的「詩」體,吸引不少網友注意,被戲稱為「評論帝」。其評論也成為其他網友的熱門回復對象。

2 評論帝 -人物評論

評論帝評論帝

2010年6月11日,騰訊新聞頻道報道,高考結束后,湖北仙桃高中考生集體撕書從高空拋灑,碎片鋪滿地面,場面驚人。當天清晨,「柏樺」發表評論:「高考完畢好輕鬆,校園樓下『雪』紛紛,萬千紙片飛舞中,撕書發泄很流行。」隨後,這條評論先後收到了來自105位網友的回復,言語毫不客氣。

「每次看到你所謂的詩,真的有點噁心。還給雪加個引號,怕誰不知道雪是形容的紙張么?」「真不知道你寫的什麼東西,除了字數工整還有什麼亮點可言?」來自武漢的網友「劍鋒出鞘」更是用相同的格式直接給予諷刺:「柏樺天天都發瘋,少說幾句行不行,人家清靜你輕鬆,留點時間去念經。」

更有網友貼出藏頭詩,「爛吐一庭糟不堪,柏樹都當比你艷,樺出廢話一大篇,就此引得網友厭……」把七句話的第一個字連在一起,便是「爛柏樺就是傻子」。類似聲音隨處可見。

在「柏樺」的騰訊評論個人中心發現共有評論1506條,很多評論後面都跟有網友的回復,少則一兩條,多則上百條,幾乎都是諷刺聲和笑罵聲。在網友看來,「柏樺」的「詩」「讓人起雞皮疙瘩」,這種「動不動就弄幾句打油詩」的做法也被看作是在「顯擺」,但關鍵是「沒有才的顯擺,頂多就一酸秀才,酸不死人都噁心死人,看了直想跳樓」。有網友這樣說。

3 評論帝 -網友回復

上千條評論中,其實也不是條條「詩」體。

「柏樺」的第一條評論發於2009年5月15日,跟普通的常見評論無異。而後,沉寂了一段時間后,今年3月15日,他開始頻繁地對各種新聞發表評論。

2010年的5月13日起,「柏樺」開始偶爾寫一些七言四句的「詩」體評論,並沒有多少網友關注。但伴隨著之後的上千條的整整齊齊的「詩」體評論的頻繁出現,網友不得不注意起這位獨特的「詩人」來。各種罵聲也隨之而來。

有部分網友每天上網看新聞,就專程為看「柏樺」的評論,再給予回復。「你是不是一天不寫點《詩》,你就活不下去了?」記者看到,「柏樺」每天的新聞評論量都很大,僅6月10日一天,從早上6時45分開始到晚上7時,他就一共發表了35條評論。

一段時間后,張建軍忽然發現,用普通體裁評論很啰嗦,於是就用起了七言四句的「詩」體評論,感覺更加「明朗、快捷、概括,也很有趣,久而久之,彷彿玩遊戲般上癮」。此後,他在工作間隙,也會粗閱一篇新聞,再發表一篇評論。「平均一分鐘就可以寫一個。」

對於網友的「酸秀才」、「文盲」等諷刺聲和笑罵聲,張建軍表示不太在意,「重在參與,暢所欲言嘛。」不過有時,他也認為,自己的文學水平不足,應該挨罵。

在他看來,自己的評論屬於「四不像」,不是詩,也不是順口溜,只是脫口而出的四行文字而已。

張建軍說,對於網友回復他發表的評論,他將其當作一個遊戲來玩,取名為「評論接龍」。他表示,自己會堅持每天玩這個遊戲。

4 評論帝 -例舉

對 「男子牽著駱駝乞討 若不給錢就堵門」的評論:
這人不屬於乞丐,
分明強盜加無賴,
路人紛紛來責怪,
這種行為應制裁。

對「假警察雇路人演法官騙走220萬被刑拘」的評論:
果然警法連續劇,
天衣無縫像奇迹,
佩服騙子高智慧,
供認不諱被刑拘。

對「保安隊長入室搶劫殺死女上司拋屍」的評論:
賭博輸錢起歹心,
事後案犯超冷靜,
協同警方調查中,
三大疑點引警盯。


上一篇[大猩猩]    下一篇 [凱達格蘭族]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