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詠白海棠》是《紅樓夢》中大觀園詩社開社時眾姐妹們所作的詩。以蘅蕪君、瀟湘妃子、怡紅公子、枕霞舊友為主要做詩人所做。其詩昭示著書中人物的命運,進一步將紅樓夢中的幾個主要人物形象刻畫的淋漓盡致。為後文蓄勢,做下鋪墊。

1 詠白海棠 -庚辰雙行夾批

詠白海棠·薛寶釵

  珍重芳姿晝掩門【庚辰雙行夾批:寶釵詩全是自寫身份,諷刺時事。只以品行為先,才技為末。纖巧流蕩之詞、綺靡穠艷之語一洗皆盡,非不能也,屑而不為也。最恨近日小說中一百美人詩詞語氣只得一個艷稿。】,自攜手瓮灌台盆。
詠白海棠
胭脂洗出秋階影,冰雪招來露砌魂。【庚辰雙行夾批:看他清潔自厲,終不肯作一輕浮語。】
  淡極始知花更艷,【庚辰雙行夾批:好極!高情巨眼能幾人哉!正"鳥鳴山更幽"也。】愁多焉得玉無痕?【庚辰雙行夾批:看他諷刺林寶二人著手。】
  欲償白帝宜(一作「憑」)清潔,【庚辰雙行夾批:看他收到自己身上來,是何等身份。】不語婷婷日又昏。詠白海棠·賈探春

  斜陽寒草帶重門,苔翠盈鋪雨後盆。
  玉是精神難比潔,雪為肌骨易銷魂。
  芳心一點嬌無力,倩影三更月有痕。
  莫謂縞仙能羽化,多情伴我詠黃昏。詠白海棠·賈寶玉

  秋容淺淡映重門,七節攢成雪滿盆。
  出浴太真冰作影,捧心西子玉為魂。
  曉風不散愁千點,【庚辰雙行夾批:這句直是自己一生心事。】宿雨還添淚一痕。【庚辰雙行夾批:妙在終不忘黛玉。】
  獨倚畫欄如有意,【庚辰雙行夾批:寶玉再細心作,只怕還有好的。只是一心掛著黛玉,故手妥不警也。】
  清砧怨笛送黃昏。詠白海棠·林黛玉

  半卷湘簾半掩門,【庚辰雙行夾批:且不說花,且說看花的人,起得突然別緻。】碾冰為土玉為盆。【庚辰雙行夾批:妙極!料定他自與別人不同。】
  偷來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縷魂。【原作「借得梅花一線魂,從諸本改。】
  月窟仙人縫縞袂,秋閨怨女拭啼痕。
  嬌羞默默同誰訴,倦倚西風夜已昏。【庚辰雙行夾批:虛敲旁比,真逸才也。且不脫落自己。】詠白海棠·史湘雲

  (其一) 
  神仙昨日降都門,【庚辰雙行夾批:落想便新奇,不落彼四套。】種得藍田玉一盆。【庚辰雙行夾批:好!"盆"字押得更穩,不落彼四套。】
  自是霜娥偏愛冷,【庚辰雙行夾批:又不脫自己將來形景。】非關倩女亦離魂。
  秋陰捧出何方雪,【庚辰雙行夾批:拍案叫絕!壓倒群芳在此一句。】雨漬添來隔宿痕。
  卻喜詩人吟不倦,豈令寂寞度朝昏。【庚辰雙行夾批:真好!】
  (其二) 
  蘅芷階通蘿薜門,也宜牆角也宜盆。【庚辰雙行夾批:更好!】
  花因喜潔難尋偶,人為悲秋易斷魂。
  玉燭滴干風裡淚,晶簾隔破月中痕。
  幽情慾向嫦娥訴,無奈虛廊夜色昏。【庚辰雙行夾批:二首真可壓卷。詩是好詩,文是奇奇怪怪之文,總令人想不到忽有二首來壓卷。】

2 詠白海棠 -說明和註釋

  這是大觀園眾姊妺結成「海棠詩社」后首次吟詠。李紈被大家推為社長,負責評詩,迎春限韻,惜春監場。詩成后,大家認為黛玉的最好,李紈卻評寶釵為第一,探春表示贊同,寶玉則為黛玉不平。第二天史湘雲到來,又和了兩首,眾人看了稱讚不已。其一(賈探春)

  斜陽寒草帶重門,苔翠盈鋪雨後盆。
  玉是精神難比潔,雪為肌骨易銷魂。
  芳心一點嬌無力,倩影三更月有痕。
  莫道縞仙能羽化,多情伴我詠黃昏。
  註釋:1.寒草——秋草。2.苔翠——青翠的苔色。3.「玉是」二句——以玉和冰雪喻白色的花。蘇軾《松風亭下梅花盛開,又韻》詩:「羅浮山下梅花村,玉雪為骨冰為魂。」同時,這又是以花擬人,把它比作仙女,因為《莊子.逍遙遊》曾說美麗的神人「肌膚若冰雪」。銷魂,使人迷戀陶醉。4.倩影——美好的身姿。月有痕——月有影。這裡的「痕」不是淚痕。李商隱《杏花》詩:「援少風多力,牆高月有痕。」全句說:深夜的月亮照出了白海棠美麗的身影。5.「莫道」二句——不要說白衣仙女會升天飛去,她正多情地伴我在黃昏中吟詠呢。縞(音搞),古時一種白色的絲織品。這裡指白衣。以「縞仙」說花,承前「雪為肌鼻」來。道家稱成仙或飛升叫「羽化」,意思是如化為飛鳥,可以上天。末句用唐代劉兼《海棠花》詩意:「良宵更有多情處,月下芬芳伴醉吟。」其二(薛寶釵)

  珍重芳姿晝掩門,自攜手瓮灌苔盆。
  胭脂洗出秋階影,冰雪招來露砌魂。
  淡極始知花更艷,愁多焉得玉無痕?
  欲償白帝宜清潔,不語婷婷日又昏。 
  [註釋]1.手瓮——可提攜的盛水的陶器。2.「胭脂」二句——詩的一種修辭句法,意即白海棠詠洗盡了胭脂的浮華,招來了冰雪的純凈,所以能在秋階、露砌之上盡顯自己高潔的身影和靈魂。」。3.「愁多」句——花兒愁多怎能沒有痕迹。就玉說「痕」是瘢痕,以人擬「痕」是淚痕,其實就是指花的怯弱姿態或含露的樣子。4.「欲償」句——白帝,西方之神,管轄秋事。秋天叫素秋、清秋,因為它天高氣清,明凈無垢,所以說花兒報答白帝雨露化育之恩,也應使自身保持清潔,亦就海棠色白而言。5.婷婷——美好的樣子。其三(賈寶玉)

  秋容淺淡映重門,七節攢成雪滿盆。
  出浴太真冰作影,捧心西子玉為魂。
  曉風不散愁千點,宿雨還添淚一痕。
  獨倚畫欄如有意,清砧怨笛送黃昏。 
  [註釋]1.秋容——指花的容貌。2.攢——簇聚。「七節攢成」是說花在枝上層層而生,開得很繁。雪,喻花。3.出浴太真——楊貴妃,字玉環,號太真,為唐玄宗所寵,曾賜浴華清池。白居易《長恨歌》中寫到她膚如「凝脂」、「嬌無力」,所以藉以說海棠花,又兼以玄宗在沉香亭召貴妃事為出典。玄宗曾笑其「鬢亂釵橫,不能再拜」的醉態說:「豈妃子醉,直海棠睡未足耳。」見宋人釋惠洪《冷齋夜話》。4.捧心西子——參見《贊林黛玉》注。宋人賦海棠詞中時有以楊妃、西施並舉的,如辛棄疾《賀新郎》、馬庄父《水龍吟》等皆是。5.愁千點——指花如含愁,因花繁而用「千點」。6.宿雨——經夜之雨。7.獨倚畫欄——指花。參見寶玉《怡紅快綠》詩注。8.清砧怨笛——砧,搗衣石。古時常秋夜搗衣,詩詞中多藉以寫婦女思念丈夫的愁怨。怨笛也與悲感有關。其四(林黛玉)

  半卷湘簾半掩門,碾冰為土玉為盆。
  偷來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縷魂。
  月窟仙人縫縞袂,秋閨怨女拭啼痕。
  嬌羞默默同誰訴?倦倚西風夜已昏。
  [註釋]1.湘簾——湘竹製成的門帘。這句說看花人,「半卷」、「半掩」與末聯的嬌羞倦態相呼應。2.「碾冰」句——因花的高潔白凈而想象到栽培它的也不該是一般的泥土和瓦盆,所以用冰清玉潔來側面烘染。3.「偷來」二句——意即白凈如同梨花,風韻可比梅花。但說得巧妙別緻。宋代盧梅坡《雪梅》詩:「梅須遜雪三分白,雪卻輸梅一段香。」又雪芹之祖曹寅有「輕含豆蔻三分露,微漏蓮花一線香」的詩句,可能都為這一聯所借鑒。4.月窟——月中仙境。因仙人多居洞窟之中,故名。袂,衣袖,亦指代衣服。蘇軾曾用「縞袂」喻花,有《梅花》詩說:「月黑林間逢縞袂」。這裡借喻白海棠,並改「逢」為「縫」,另藏深意。白海棠和韻二首(史湘雲)

  其一 神仙昨日降都門,種得藍田玉一盆。
  自是霜娥偏愛冷,非關倩女欲離魂。
  秋陰捧出何方雪?雨漬添來隔宿痕。
  卻喜詩人吟不倦,肯令寂寞度朝昏?
  其二 蘅芷階通蘿薜門,也宜牆角也宜盆。
  花因喜潔難尋偶,人為悲秋易斷魂。
  玉燭滴干風裡淚,晶簾隔破月中痕。
  幽情慾向嫦娥訴,無奈虛廊月色昏。
  [註釋]1.都門——本指都城中的里門,后通稱京都為都門。這裡即是通稱,因小說中大觀園在「帝城西」。2.藍田——縣名,古時以產美玉著名,在今陝西省渭河平原南緣,秦嶺北麓,渭河支流灞河上游。3.自是——本是。霜娥——青霄玉女,主管霜雪的女神,亦稱青女。這一句出唐代李商隱《霜月》詩:「青女素娥俱耐冷,月中霜里斗嬋娟。」 4.「非關」句——事出唐代陳玄祐《離魂記》傳奇。故事說:張鎰的幼女倩娘與王宙相愛,張鎰將她另許他家,王宙憤恨而訣別遠行,途中倩娘忽然追至,兩人就一起遁去。他們在外地共居五年,回家看父母,家人都驚訝不已。這時,從房中跑出倩娘,與回家的倩娘相抱,合成一體。原來當時倩娘怨忿成病,卧床數年不起,跟王宙外逃的只不過是她的魂魄。這是一個不滿包辦婚姻的幻想故事。5.秋陰——秋天的陰雲。南朝顏延之《陶徵士誄》:「晨煙暮靄,春煦秋陰。」雲陰與雨雪相連,但秋天無雪,所以要用「何方」二字。「捧出」,將秋陰擬人化,也寫出了花的形狀。6.肯——豈肯。7.蘅芷——蘅蕪、清芷,都是香花芳草。蘿薜,藤蘿、薜荔,都是蔓生植物(皆見之於第十七回)。為下句寫海棠種植隨處適宜而先寫環境。8.斷魂——形容極度悲愁。9.「玉燭」句——白玉色的蠟燭,燭芯燒完、蠟淚滴干時剩下的是一堆凝脂,以喻花。10.「晶簾」句——晶簾即水精簾,從簾內可見簾外景物,唯白色的東西不明顯。所以唐代韋莊《白櫻桃》詩說:「王母階前種幾株,水精簾外看如無。」這裡說月中花的姿影被「晶簾隔破」,即韋莊詩意,亦從顏色來寫。11.幽情——隱藏在心中的怨恨。嫦娥,神話人物,本是羿之妻,羿從西王母處帶回不死之葯,嫦娥偷服后飛向月宮。后在詩詞中多以嫦娥寫女子的寂寞孤單。這裡花向嫦娥所訴的「幽情」亦與「難尋偶」等語有關。12.無那——無奈。

3 詠白海棠 -鑒賞

  結社、賞花、吟詠唱和是清代都門特別盛行的社會風氣,是古時貴族人家的閒情逸緻的表現,大觀園的公子小姐們當然不會例外。這些詩和有關情節給我們提供了認識這種生活的畫面。如果從這一角度看,詩本身的價值是不大的,但作為塑造人物思想性格的一種手段,它仍有藝術上的效用。李紈評黛玉的詩「風流別緻」,寶釵的詩「含蓄渾厚」,可見風格上絕不相混。李紈、探春推崇寶釵,獨寶玉偏愛黛玉,評詩的分歧也都表現各自立場、愛好和思想性格的不同。湘雲的詩寫得跌宕瀟洒,也與她的個性一致。這是作者高明之處。特別值得注意的是這些詩多半都「寄興寓情」,各言志趣。作者甚至把人物的未來歸宿也借他們的詩隱約地透露給讀者了。探春的詩中「芳心一點嬌無力」句,使人聯想到她風箏謎中「遊絲一斷渾無力」,她後來應是江邊離別、孤帆遠去的(參見其「冊子題詠」)。「縞仙」、「羽化」之喻很像與蘇軾《前、后赤壁賦》中寫自己扁舟江上所見所感有糾葛。寶釵的詩深意尤為明顯,「珍重芳姿晝掩門」,不僅描述了對白海棠的珍愛,閉門護理,新手灌水蒔弄,十分精心,還可以看出她寶釵的不肯與世俗同流合污的孤高!「胭脂洗出秋階影,冰雪招來露砌魂」,帶有一種高人隱者諷時罵世,又潔身自好的意味。「淡極始知花更艷」,是指寶釵的人格魅力,脂硯齋即批云: 好極!高情巨眼能幾人哉!正「鳥鳴山更幽」也。(庚辰本第37回雙行夾批) 「愁多焉得玉無痕」,脂硯齋即批云:看他諷刺林、寶二人,省手。(庚辰本第37回雙行夾批) 這裡的「高情巨眼」、「諷刺林、寶」八字,可謂是正好道出了作者企圖以一種大徹悟的精神來沖銷、匡正自己胸中悒悒不平之氣的意願!《老子》云:「大方無隅,大器晚成,大音希聲,大象無形」。而寶釵「淡極始知花更艷」的信念,亦出於同樣的哲學原理。那麼,從「宗庄」、「宗禪」,通過放棄肉體慾念,以獲得精神永恆的角度上看,寶釵「您與俺眼向雲霞」、「赤條條來去無牽挂」的忠告,又無疑是作者自身「出世」理念的夫子自道。——畢竟,曹雪芹除了作為世俗人的一面之外,他還有作為解悟者的一面!
  湘雲詩「自是霜娥偏愛冷」一句,脂評也已告訴我們「不脫自己將來形景」。所謂「將來形景」,就是說她後來與丈夫衛若蘭婚後不久就分離了(續書所寫不同)。在第二首中,如「難尋偶」、「燭淚」、「嫦娥」等,皆暗示她和她丈夫後來成了牛郎織女那樣的「白首雙星」。作者還寫湘雲「英豪闊大寬宏量」,則「也宜牆角也宜盆」的隱義是說她無論是在史家綺羅叢中受到嬌養,還是投靠賈府寄人籬下,都能處處順合環境,隨地而宜。其實,這正說明她缺乏黛王那種叛逆性格。稱之為「闊大寬宏」,是作者的偏愛。凡此種種,要使每一首詩都多方關合、左右逢源,若非作者慘澹經營、匠心獨運,是很難臻於完美境地的。
上一篇[ASX]    下一篇 [《題帕三絕句》]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