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聖經 宗教

詩篇,多義詞。泛指詩的篇章。專指詩的書名——《詩篇》。《詩篇》的英文卷名來自希臘文七十子譯本中的Psalmoi。其單數形式,指用弦樂伴唱的歌。該詞的希伯來原文指「詩歌集」。其詞根既可指「用樂器伴唱」,也可單指「歌唱」或「讚美」,與「哈利路亞」同義。

1基本信息

詩篇是古代耶和華真正敬拜者所記錄的一輯受感示的詩歌集,包括150首可用音樂伴唱的神聖詩歌,供人在耶路撒冷的聖殿中對耶和華作公開崇拜時唱詠之用。它是整本聖經中第19本書。這些詩歌除了對耶和華的頌讚之外更含有許多禱告,也透露對耶和華充滿信賴的心聲。天主教會稱為聖詠,是舊約聖經詩歌智慧書的第二卷。 在希伯來文聖經中,這本書的名字是西佛·透希爾林(Se′pherTehil·lim′),意即「讚美之書」,或簡稱透希爾林(Tehil·lim′),即「讚美詩」。它是透爾拉(Tehil·lah′)一字的複數詞,意思是「讚美」或「讚美歌」。這個詞見於詩篇第145篇的題署。「詩篇」一詞采自希臘文《七十士譯本》所用的桑末(Psal-moi′),所指的是用樂器伴奏的歌。這個名字也曾屢次在基督教希臘文聖經中出現,例如在路20:42[和合本]及徒1:20[和合本]。詩篇乃是用來讚頌、敬拜上帝的神聖詩歌。

2詩篇

釋義 詞目:詩篇
拼音:shī pīan
基本解釋
1. [poem]∶詩的總稱
這些詩篇充滿了革命激情。陳志歲《載敬堂集·江南靖士詩稿·歷代詩讀後》詩句:「舊式詩篇代代增,清朝峰起與雲平。」
2. [epic]∶比喻類似史詩的事物
我們時代的壯麗詩篇
3. 也比喻富有意義的故事、文章等
光輝的詩篇
詳細解釋
1. 詩的總稱。
唐 杜甫《江上值水如海勢聊短述》詩:「老去詩篇渾漫與,春來花鳥莫深愁。」 清 黃遵憲《雜感》詩:「俗儒好尊古,日日故紙研;六經字所無,不敢入詩篇。」 巴金《隨想錄》二四:「詩人可能把他火熱的感情寫成動人的詩篇。」
2. 比喻生動而有詩意的事物。
魏巍《壯行集·祝福走向生活的人們》:「因為我們的國家,我們的生活,在我們的歷史上確實是一首壯麗動人的、青春的詩篇。」

3卷名

希伯來人把聖經分為三個部分,律法書,先知書和聖文集。聖文集共11卷書,包括三卷詩作:《詩篇》,《箴言》,《約伯記》;五卷文集(Megilloth):《雅歌》,《路得記》,《耶利米哀歌》,《傳道書》和《以斯帖記》,以及歷史書──《但以理書》,《以斯拉記》/《尼希米記》(希伯來聖經中這兩卷是合在一起的)和《歷代志上下》。由於《詩篇》被認為是聖文集中最重要的作品,故常用來代表整個聖文集(這在修辭上叫作提喻),所以希伯來人常常稱他們的三部分聖經為「律法,先知的書和詩篇」(見路24:44)。

4作者

題記的可靠性
而較為保守的《詩篇》學者則相信這些題記的可靠性。其理由是:1.這些題記的來歷可以追溯到公元前二世紀初,因為它們在七十士譯本中就有(事實上它們的來歷大大早於七十士譯本,因為七十士譯本的譯者不明白其中的許多詞語);2.它們一直作為希伯來文本的一部分流傳至今;3.古代的希伯來詩歌均附有題記;4.題記為更充分地理解詩歌的意義和信息提供了有用的背景知識。本註釋贊成這種看法。
有八個人的姓名出現在題記中作為《詩篇》的寫作人,供稿人,編輯者,音樂家和其他有關編輯,寫作和頌唱人員。他們的名字是:大衛、亞薩、可拉、摩西、希幔、以探、所羅門和耶杜頓。
這些人中最主要的是大衛。雖然現代有些學者否認大衛是《詩篇》的主要作者和供稿人,仍有許多理由可以證實傳統的看法。大衛本身就是詩人和音樂家(撒上16:15-23;撒下23:1;摩6:5)。他具有豐富的感情和廣闊的胸懷(撒下1:19-27;撒下3:33,34),大有信心,充滿激情,所以他熱心事奉耶和華。在他英明而仁慈的領導下,音樂在以色列繁榮起來。攻佔了敵人的堡壘耶布斯,把約櫃運上錫安山後,公共禮拜的重要性增加了,從而促進了聖典所用讚美詩和音樂的創作。
大衛對大自然的熟悉,對律法的了解,在逆境,悲傷和試探中所獲取的教訓,多年與上帝的親近,作以色列國王豐富多彩的生活,上帝向他保證將在他的寶座上興起一位永遠的王──這一切的經歷使這位耶西的兒子,牧羊人出身的國王能唱出人類心靈在渴求上帝時最甜美和最憂傷的詩歌。此外,《詩篇》中到處提到或引用大衛的生活,表現大衛的人格和技藝。《詩篇》中有許多與大衛的名字聯繫在一起,有些內容在撒下22章和代上16:1-36中引用。這一切都有力地證明大衛的作者身份。《新約》在太22:43-45;可12:36,37;路20:42-44;徒2:25;徒4:25;羅4:6-8;羅11:9-10;來4:7中提到了大衛的名字,更證明上述主張的正確性。懷愛倫的著作也提供了充分的證詞(見《先祖與先知》642-754頁;《教育論》164,165頁)。
《詩篇》中有73篇附有題記「大衛的詩」。第一卷中有37篇,第二卷中有18篇,第三卷中1篇,第四卷中2篇,第五卷中15篇。這73篇一般稱為大衛詩集。不過,單憑「大衛的詩」還不足以證明大衛是作者。根據希伯來原文,這可以指大衛所寫的詩,也可以指大衛所收集的詩。但是同其他的證據結合起來看,至少可以證明其中有許多是大衛所寫的。關於原文中介詞「le」(的)與專有名詞連用的問題,巴恩斯說:「這樣的說法雖然不能表明乃至於證實所有這些詩都是大衛所寫,但可以說明作者之中最傑出的就是以色列最偉大的大衛王。」
有12篇詩寫著題記「亞薩的詩」(詩50:73-83)。象「大衛的詩」一樣,「亞薩的詩」也不能證明是亞薩所寫。其中有幾首很明顯是大衛所寫(見詩73,77,80篇序言)。亞薩是利未人,大衛聖詩班的負責人之一。象大衛一樣,亞薩是一位先知和音樂家(見代上6:39;代下29:30;尼12:46)。在返回耶路撒冷的被擄者名單中,亞薩的後裔是唯一提到的歌手(拉2:41)。
有11篇詩的題記寫著「可拉後裔的詩」(詩42,44-49,84,85,87,88篇)。可拉因為反對摩西的權威而受到處罰,他的後裔卻沒有受到株連。他們在聖殿的崇拜中擔任領袖(見代上6:22;代上9:19)。有一首「可拉後裔的詩」又註明是「以斯拉人希幔的訓誨詩」。希幔是約珥的兒子,撒母耳的孫子,利未支派的哥轄族人,是聖殿音樂的負責人之一(代上6:33;代上15:17;代上16:41,42)。
有3篇詩的題記上有耶杜頓的名字(詩39,62和77篇)。他是聖殿唱詩班的負責人。不過題記中還有其他人的名字。這三首詩可能不是耶杜頓所寫,而是由他作曲配詞的。
有一首詩註明是「以斯拉人以探的訓誨詩」(見王上4:31;詩89篇)。
有兩首詩註明是「所羅門的詩」(詩72,127篇)。
有一首詩註明是「摩西的祈禱」(詩90篇)。
詩篇中有三分之一沒有題記,不知為何人所寫。據推測,寫這些詩的可能是舊約聖經中其他有名的人物,如以斯拉,以賽亞,耶利米,以西結,哈該等。

5歷史背景

對烏加列的研究
在近年來值得注意的考古發現中,為更好地理解《詩篇》作出極大貢獻的文物來自敘利亞北部的拉斯·薩姆拉,古稱烏加列。從1929年以來,從這個地方發掘出數百塊泥板文書。這些文書是用楔形文字寫的,發掘時並不知道是什麼文字,但是主要經過漢斯鮑爾教授和德霍姆教授的努力,這種文字已經譯解出來。這些泥板文書記載了與古代迦南宗教有關的神話故事。研究這些文書成了一門專門的學科──烏加里特學。泥板上的文字稱為烏加列文字。
烏加列語是迦南的一種方言,是住在敘利亞西北部的人在公元前1500年前後所使用的。由於希伯來語同古迦南語相差甚微,烏加列宗教文獻大大有助於舊約聖經中許多含義不明的詞語,特別是詩篇中。烏加列宗教文獻的用語與聖經用語只有細微差別。
對烏加列文獻的研究,除了有助於解釋詩篇中許多難懂的段落以外,還證明聖經的詩篇大大早於許多現代學者所認為的年代。在聖經考證學推定為馬加比時代的許多詩篇中,若干用語是公元前1000年—2000年所常用的,而在希臘化時期則很少用。這就證實了許多詩篇的題記所提示的較早創作年代。
但是烏加列文獻對《詩篇》最大的幫助是其用語和辭彙。許多段落,過去由於詞義不明而只能猜測的,現在通過烏加列相應同義詞語的研究而變得明朗易懂的了。此外,烏加里特文書還證實了許多聖經傳統的理解和律法。
凡是烏加列文獻對理解《詩篇》某一段落或詞語有重大幫助的地方,本註釋均在有關部位注出。凡烏加列文獻證實傳統理解的地方,本註釋只在少數例外處注出。有關烏加列文獻的註釋在很大程度上歸功於下述專家,他們做了開拓性的工作,證明烏加列文獻有助於《詩篇》的研究。他們是W.F.奧爾布賴特,H.L.金斯伯格,C.H.戈登,U.卡薩特,和J.H.巴頓。在此我們表示對這些人士的感謝。

6主題

平行體有三種主要類型
1.同義平行:第二句以不同的詞語和形象重複第一句的思想,兩句形成一對統一的意群,例如:「陰間的繩索纏繞我,死亡的羅網臨到我。」(詩18:5)
「我年老的時候,求禰不要丟棄我,我力氣衰弱的時候,求禰不要離棄我。」(詩71:9)
2.反義平行:第二句與第一句形成對比,或者不同;兩個思想互相對照,例如:
「許多人以我為怪,但禰是我堅固的避難所。」(詩71:7)
「有人靠車,有人靠馬,但我們要提到耶和華我們上帝的名。」(詩20:7)
3.綜合平行:第二句增加了一個類似於第一句的意思,從而完成了第一句的思路;例如:
「我要求告當讚美的耶和華,這樣我必從仇敵手中被救出來。」(詩18:3)
「天離地何等的高,他的慈愛向敬畏他的人也是何等的大。」(詩103:11)
雖然這種平行體的意群格律,在一定的程度上反映在欽定本中,但該版本以散文體印行似有損於詩體結構。故本註釋採用英語詩體的排列方式,目的是想多少能反映出詩篇的格律基礎。

7綱要

編排
《詩篇》很早就分成五卷,可能是模仿摩西五經。米德拉什在評註《詩篇》第一篇時說:「摩西賜給以色列人五卷律法,與此相應,大衛賜給他們五卷詩篇。」五分法可能比七十子譯本還早,其識別標誌每一卷末尾插進一個榮耀頌和「阿們」,除第五卷以外。第五卷的末尾有一個更長的層升式榮耀頌,作為整個詩篇的結束。
五分法具體是這樣劃分的:
卷一,1-41篇,末尾有一個榮耀頌和兩個「阿們」(詩41:13)。
卷二,42-72篇,末尾有兩個榮耀頌和兩個「阿們」,加上題記「耶西的兒子大衛的祈禱完畢。」(詩72:18-20)。
卷三,73-89篇,末尾如卷一一樣,有一個榮耀頌和兩個「阿們」(詩89:52)。
卷四,90-106篇,末尾有一個榮耀頌,一個「阿們」,和一個「哈利路亞」(「你們要讚美耶和華」,詩106:48)。
卷五,107-150篇,以第150篇為結尾。該篇前後各有一個「哈利路亞」(「你們要讚美耶和華」),這一篇本身就是一個擴大了的哈利路亞。
在詩篇中,除了上面所提到的作者大衛詩選集,亞薩詩選集和可拉後裔詩選集以外,還有一些小型的詩選集。
詩篇51-72篇稱為耶西的兒子大衛的祈禱詩(見詩72:20)。詩52-55是訓誨詩集,詩56-60篇是金詩;57-59篇是「休要毀壞」詩;詩113-118組成埃及頌詩,這個名稱來自詩114篇第一句「以色列人出了埃及」。猶太傳統說埃及頌詩是逾越節聖殿儀式的一部分。據說這批「埃及頌詩」是在執勤的祭司,端著盛逾越節羔羊之血的器皿,在一排排祭司面前經過,要倒在壇腳時所吟唱。百姓用自己的口加入這個儀式,他們每隔一段時間就高呼哈利路亞,重複詩篇的一些詩句。詩篇119篇可以看作是22首短詩的合集,構成一篇獨特的思考律法的離合體詩。詩篇120-134篇稱為上行之詩;是關於旅行的民歌集(見本書625頁);詩145-150篇構成了最後宏偉的哈利路亞合唱。詩篇為虔誠的人提供一大批詩集。
根據習慣的經文引證法,在引用詩篇章節時,必須注意到他所採用的版本和文本,因為不同文本的章節編號是不一樣的。要特別注意希伯來文本,欽定本,修訂標準本的章節與希臘七十子譯本,拉丁武加大譯本以及英語杜威譯本進行對照。
英文聖經(欽定本,修訂標準本等)依照希伯來文把詩篇編為150篇。希臘七十子譯本是151篇,武加大本是150篇,但這些文本編法不一樣,他們把第9和第10篇合為一篇,把詩114和詩115合為一篇,把116分為兩篇:詩116:1-9為一篇,詩116:10-19為一篇;把147分為兩篇:147:1-11為一篇,147:12-20為一篇。因此,只有1-9,148-150篇在希伯來文本,希臘文本,拉丁文本中是一樣的。除了9,10,114-116和147篇,餘下的詩篇希伯來文本的編號比七十子譯本和武加大譯本多1編號。在引用七十子譯本和武加大譯本時,必須注意到這種差異。
現將一些詩篇的這種差異列於下表:
希伯來文本,欽定本
希伯來文本,欽定本
修訂標準本
杜威英譯本
1 — 8
1 — 8
9,10
9
11—113
10 —112
114,115
113
116:1-9
114
116:10-19
115
117—146
116—145
147:1-11
146
147:12-20
147
148—150
148—150
151
此外,在希伯來文本中,一篇詩的標題或題記全部或部分地編為第一節。故在引用希伯來文本時需要注意。例如:詩4:1(欽定本)在希伯來文本中是4:2,該篇題記即為第一節。希伯來文本的詩篇第4篇為第九節,欽定本中則為8節。
細拉
(希伯來語selah)該詞在詩篇中出現71次:卷一17次,卷二30次,卷三20次,卷五4次,卷四沒有出現。在150首詩中僅有詩39篇用「細拉」,其中28首有題記「交與伶長」。該詞含義不明,有多種解釋,有認為是文辭中的停頓,有認為是表示要插入弦樂,或為轉調,或為強調(象「阿們」)等。在七十子譯本中細拉譯為 diapsalma,意為「間歇」,係為聖禮對詩篇進行編訂時一個音樂上的記號。儘管有多種猜測,該詞意義仍然難明。「細拉」在詩篇之中是具有聖詩性質的詞,通常出現在一段意群的末尾。

8詩篇女裝品牌

PSALTER是影兒時尚國際集團旗下一個英倫風格的商務運動時尚休閑女裝品牌,以遊艇運動為設計靈感、以海軍條紋為設計元素並予以延展,運用在產品和賣場終端,以自由清新的風格,呈現強烈陽光時尚的感覺。
PSALTER在細節、質地和賣場整體上強調商務運動休閑而區別於大眾的運動休閑品牌,視覺上強調經典與現代相結合,表達強烈的商務運動與國際時尚休閑的英倫風格,以陽光、自信、健康、獨立、積極、國際化和都市化體現女性的自信之美,突出時尚、健康、陽光的活力氣息。
詩篇高端女裝

  詩篇高端女裝

品牌定位
她們生活在大都市,年輕時尚,青春活力;她們獨立自信,對美學與情感有獨特的理解;她們對未來,有無限嚮往,充滿好奇,喜歡嘗試。

影兒集團旗下強勢產品-詩篇

影兒集團旗下強勢產品-詩篇
上一篇[當愛已成往事]    下一篇 [百合薏米粥]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