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圖書考究學問

以儒家思想解《詩》的一部書籍。解詩結構嚴密,為《詩序》的進一步研究提供了契機。對中國詩的研究起到重要的影響作用。

1特點

《詩論》的最大特點是以儒家思想解《詩》。對此我們可以藉《詩論》中的思想用語作一簡要說明。《詩論》中的思想用語可以分為三類,一、以性、情為中心,有性、情愛、愛、愛婦、悅、喜、美與惡、好與惡等;二、以禮為中心,有本、反其本、情與志、情與禮、情與獨、情與善、敬與禮、貴與賤等;三、以天命、知為中心,有命、天命、受命、命與德、時、逢時、成與信、信、知、知恆、知禮、知人、知行、知難、知言、憂與思、用心、始與終等。所有這些用語全都見於郭店楚簡,當然也是先秦儒家經典中的常用語。僅就情愛、愛婦而言,郭店楚簡《性自命出》云:「愛類七,唯性愛為近仁。」從而儒家「仁」的思想可以憑藉《揚之水》《采葛》等詩得到更為形象生動的理解。
《詩論》解詩構思嚴密。例如評《關雎》等七首詩,所包含的思想模式就與儒家思想的內在結構有關。《關雎》之「改」與「禮」,《漢廣》之「知」,《鵲巢》之「歸」與「離」,《甘棠》之「保」,《綠衣》之「思」,《燕燕》之「情」與「獨」,很明顯是始之於「性」與「禮」,而終之以「情」與「獨」,「時」、「知」、「歸」、「保」、「思」則在禮與獨的範疇之中。《詩論》解詩,深刻透徹而又奔放洒脫,充滿了聖知的光照,體現了形象與思辨的完美結合,前無古人,後繼者亦難以望其項背。正是基於這樣的認識,所以我們說,《詩論》是真正的詩的哲學。

2背景

由春秋末至戰國,是《易》、《書》、《詩》、《禮》、《樂》、《春秋》的最初闡釋階段。孔門先師與七十子闡釋《經典》,大都是為了依據經典完成各自思想的構建。孔子修《春秋》,微言大義在其中,已使《春秋》超越了史官記史的王官史學。《易傳》的產生,則使《易》從此具有卜筮與哲學的雙重意義。《禮記》乃諸子所述之「禮」,瓶子是先王留下的,裡面的酒則是縉紳先生新釀的。《樂記》述樂而又釋之以禮,樂與禮一內一外,從此音樂之「樂」與思想之「樂」血肉相依,不可分離。至於《書》,春秋以降,天子也好,諸侯也好,無新作之禮,亦無新創之例。若視諸子著述為《書》之變異,有如漢儒謂孔子學說為素王法,要當不誣。《詩論》十分鮮明地體現了儒家思想解詩的特徵,與當時儒家解經的風氣是完全吻合的。《詩論》的這一特點,既區別於王官之采詩用詩,亦區別於《詩序》。
再次,《詩論》為《詩序》的進一步研究提供了契機。《詩序》究竟產生於何時,是詩學研究的難題。在《詩論》之前是否有更早的《詩序》?其一、官學背景可以排除學人自作「詩序」的可能。其二、如果王官學作有《詩序》,那就只能理解為由國家頒布的有關《詩》的定評。但出現這種情況的可能性不大,春秋賦詩斷章,對詩的理解是可以帶有個人主觀性的,看來並不受某種定評的限制。王官學定樂歌是合情合理的,定《詩序》則很難給予合理的解釋。「詩序」的流傳與《詩序》的編定不是一回事,看來有必要把這二者區別開。竊以為「詩序」最初是口傳的,詩歌的流傳客觀上會將某些詩的作詩緣起與本事同時傳下來。《呂氏春秋·音初》:「禹行功,見塗山之女,禹未之遇,而巡省南土。塗山氏之女乃令其妾候禹於塗山之陽,女乃作歌,歌曰:『候人兮猗。』實始作為南音。」「歌曰」以前,是具有實際意義的《候人歌》之序。若《候人歌》被孔子編進《詩》三百,那麼這一段文字將成為《詩序》之所本。從目前所能見到的資料來看,這類口傳「詩序」在孔子的時代尚未成編,七十子至孟、荀,是否有人將其編之成冊,無從實證。至漢代則實實在在地將口傳「詩序」編定,並為毛、鄭解《詩》之所本。
《詩論》與《詩序》的傳承應該看作是並列的兩條線,而不宜理解為一條線的先後相繼關係。《詩序》尤其是《詩大序》縱橫捭闔,超凡脫俗,其立意必有受之於先師者。然而無論是從內容還是從體例看,《詩序》均與《詩論》有別。是作《詩序》者受之於子夏而有新創歟?擬或「儒分為八」而各得「性與天道」之精髓歟?是有待於賢者。

3摘要

《詩論》第1簡:「詩亡離志,樂亡離情,文亡離言」,是《詩論》開宗明義之論,也是《詩論》的綱要。「詩亡離志」與《禮記·孔子閑居》之「志之所至,詩亦至焉」相協,而「樂亡離情」則點明了孔子對「詩」與「情」關係的認識。
眾所周知,孔子時代,詩與樂不分,孔子論詩也每每兼二者而論。比如《論語》中,孔子兩評《關雎》,一見於《八佾》:「《關雎》樂而不淫,哀而不傷。」一見於《泰伯》:「師摯之始,《關雎》之亂,洋洋乎盈耳哉。」或以為於此論樂,而非論詩。其實不然,兩評都是就詩與樂為說。先說「樂而不淫,哀而不傷。」從樂的角度來說,即所謂「人之情聞歌則感,樂者聞歌則感而為淫,哀者聞歌則感而為傷,《關雎》之聲和而平,樂者聞之而樂其樂,不至於淫;哀者聞之則哀其哀,不至於傷。此《關雎》之所以為美。」④從詩的角度而言,即所謂發乎情而止乎禮,故謂之和。上博簡《孔子詩論》評《關雎》為「攺」,攺者,怡也、和也,因為其能以色喻於禮,能反納於禮也。故其聲則節,其文則禮,得中和之美,合中庸之道,是謂「哀而不淫,樂而不傷。」再說「《關睢》之亂,洋洋乎盈耳哉」。「亂」為音樂的卒章,如朱熹《四書集注》云:「亂,樂之卒章。」但「亂」也可以理解為詩的卒章,《楚辭》即以卒章為亂。《關雎》卒章文意寫君子以琴瑟鐘鼓悅好所求之人,正如《詩論》第14簡所云:「其四章則愉矣,以琴瑟之說,擬好色之愛,以鐘鼓之樂……」有琴瑟之樂,有鐘鼓之樂,故云「洋洋乎盈耳」。所以司馬遷在《史記·孔子世家》中記載:「三百五篇,孔子皆弦而歌之,以求合韶武雅頌之音。」
孔子這種論詩及樂,論樂及詩,詩樂相通的思想明顯地表現於《詩論》其他簡文中。在論述《頌》、雅夏》、《邦風》時也兼及其音樂特徵。比如第2簡論《頌》云:「頌旁德也,多言后。其樂安而遲,其歌紳而 ,其思深而遠,至矣。」第3論《邦風》云:「邦風其納物也,溥觀人俗焉,大斂材焉,其言文,其聲善。」其中「多言后」,「多言難而怨退者也」,「其納物也,溥觀人俗焉,大斂材焉」等都是詩歌內容為說;所謂「其樂安而遲,其歌紳而 ,」「其聲善」等均是就樂來說的。按竹簡文勢,其論《夏詩》也當言及其音樂特徵。凡此種種皆可證明孔子所謂「樂亡離情」也是就詩而論的,「樂亡離情」也就是「詩亡離情」。
這說明「情」在孔子《詩》學思想佔有重要地位,論《詩》重情是孔子《詩》學思想的新發現。在下文我們將看到,「情」在孔子的《詩論》闡釋中佔有重要的地位,孔子對許多詩篇的解釋,就是從「情」切入的,對詩旨有準確的把握。

4圖書信息

詩論
書 名:詩論
作 者:朱光潛
出版社: 武漢大學出版社
出版時間: 2009年10月
ISBN: 9787307065550
開本: 16開
定價: 52.00 元

5內容簡介

《詩論(精)》是朱光潛先生的代表作之一。《詩論(精)》用西方詩論來解釋中國古典詩歌,用中國詩論來印證西方詩論;從詩的起源、性質、特徵諸角度,具體分析中西詩歌的內在規律,探討中國詩歌的節奏、韻律、格律等特徵的歷史源流。全面闡述了新的詩歌美學理念,在中國現代詩學中具有開創性的意義。

6作者簡介

朱光潛(1897-1986),安徽桐城人,著名美學家、文藝理論家、翻譯家,中國現代美學的開拓者和奠基者之一。主要著作有《文藝心理學》、《悲劇心理學》、《西方美學史》、《給青年的十二封信》、《談修養》、《談美》、《談論》、《談文學》等。

7圖書目錄

第二章 詩與諧隱
一 詩與諧
二 詩與隱
三 詩與純粹的文字遊戲
第四章 論表現情感思想與語言文字的關係
一 「表現」一詞意義的曖昧
二 情感思想和語言的聯貫性
三 我們的表現說和克羅齊表現說的差別
四 普通的誤解起於文字
五 「詩意」、「尋思」與修改
六 古文與白話
第六章 詩與樂——節奏
一 節奏的性質
二 節奏的諧與拗
三 節奏與情緒的關係
四 語言的節奏與音樂的節奏
五 詩的歌誦問題
第八章 中國詩的節奏與聲韻的分析(上)
一 聲的分析
二 音的各種分別與詩的節奏
三 中國的四聲是什麼
四 四聲與中國詩的節奏
五 四聲與調質
第十章 中國詩的節奏與聲韻的分析(下)
一 韻的性質與起源
二 無韻詩及廢韻的運動
三 韻在中文詩里何以特別重要
四 韻與詩句構造
五 舊詩用韻法的毛病
第十二章 中國詩何以走上「律」的路(下)
一 律詩的音韻受到梵音反切的影響
二 齊梁時代詩求在文詞本身見出音樂
附錄 替詩的音律辯護——讀胡適的《白話文學史》后的意見

第十三章 陶淵明

一 他的身世、交遊、閱讀和思想
二 他的情感生活
三 他的人格與風格
附錄一 給一位寫新詩的青年朋友
附錄二 詩的實質與形式(對話)
附錄三 詩與散文(對話)
重版後記
……
上一篇[晦澀]    下一篇 [弗洛伊德精神分析]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