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基本信息

《詮賦》是劉彥和《文心雕龍》「論文敘筆」(「文類論」)的第三篇。《因賦是古詩的流變,「不可歌 」,「不宜聲樂」,故居《樂府》之後,列第三。該篇闡明賦的含義和特點,追述賦的來源,考察其發展和演變,銓評重要作家作品,最後確定「立賦之大體」,是一篇完整、成熟的文類論(體裁論)。
劉勰在論文敘筆部分,只以《明詩》、《樂府》、《詮賦》三篇專論一體,《頌讚》以下,則是每篇合論二體或數體。這說明他對賦詩是較為重視的。在漢魏六朝時期,賦是一種主要的文學樣式。王國維在《宋元戲曲考序》中稱「漢之賦」乃「一代之文學,而後世莫能繼焉者也。」班固《漢書·藝文志·詩賦略》載賦家78人,賦作1 004篇。劉勰也在《詮賦》篇中提到「賦」:「繁積於宣時,校閱於成世。進御之賦,千有餘首,討其源流,信興楚而盛漢矣。」由此可見,賦體文學的繁榮自不待言。賦介於詩文之間,只有博學而文辭兼善的人才能寫好賦。
另外,從文論的角度看,現代有人認為《詮賦》中的疑點主要有三個:一是「體」「用」之辨,二是「物以情觀」的理論意義,三是「風歸麗則」的理論內涵。本文認為,彥和的「賦」觀是「賦體」兼「賦用」。所謂「物以情觀」,是指「以情觀物」。「物以情觀」把「感物」和「吟志」聯接起來。「麗」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一是物象的選擇上追求「唯美」。二是寫法上「極聲貌以窮文」。三是語言上講究「綺麗」。「則」是賦體的創作規範。它包括兩個方面內容:一是「體物寫志」。二是關乎「風軌」。

2作者或出處

《文心雕龍》
《詮賦》選自《劉勰·文心雕龍》
《文心雕龍》是中國南朝文學理論家劉勰創作的一部文學理論著作,成書於公元501~502年(南朝齊和帝中興元、二年)間。它是中國文學理論批評史上第一部有嚴密體系的、「體大而慮周」(章學誠《文史通義·詩話篇》)的文學理論專著。
《文心雕龍》共10卷,50篇。原分上、下部,各25篇。全書包括四個重要方面,由劉勰(xié)在江蘇省鎮江市南山寫下。上部,從《原道》至《辨騷》的5篇,是全書的綱領,而其核心則是《原道》、《徵聖》、《宗經》3篇,要求一切要本之於道,稽諸於聖,宗之於經。從《明詩》到《書記》的20篇,以「論文序筆」為中心,對各種文體源流及作家、作品逐一進行研究和評價。以有韻文為對象的「論文」部分中,以《明詩》、《樂府》、《詮賦》等篇較重要;以無韻文為對象的「序筆」部分中,則以《史傳》、《諸子》、《論說》等篇意義較大。下部,從《神思》到《物色》的20篇(《時序》不計在內),以「剖情析彩」為中心,重點研究有關創作過程中各個方面的問題,是創作論。《時序》、《才略》、《知音》、《程器》等4篇,則主要是文學史論和批評鑒賞論。下部的這兩個部分,是全書最主要的精華所在。以上四個方面共49篇,加上最後敘述作者寫作此書的動機﹑態度﹑原則,共50篇。

3原文

《詩》有六義,其二曰"賦"。"賦"者,鋪也,鋪采摛文,體物寫志也。昔邵公稱:"公卿獻詩,師箴賦。"《傳》云:"登高能賦,可為大夫。"《詩序》則同義,"傳"說則異體;總其歸塗,實相枝於。
劉向云:"明不歌而頌。"班固稱:"古詩之流也。"至如鄭庄之賦"大隧",士之賦"狐裘";結言扌豆韻,詞自己作,雖合賦體,明而未融。及靈均唱《騷》,始廣聲貌。
然"賦"也者,受命於詩人,拓宇於《楚辭》也。於是荀況《禮》、《智》,宋玉《風》、《釣》、愛錫名號,與"詩"畫境;六義附庸,蔚成大國。遂客主以首引,極聲貌以窮文。斯蓋別"詩"之原始,命"賦"之厥初也。
秦世不文,頗有《雜賦》。漢初詞人,順流而作。陸賈扣其端,賈誼振其緒,枚、馬同其風,王、揚騁其勢。皋、朔已下,品物畢圖。繁積於宣時,校閱於成世,進御之賦千有餘首。
討其源流,信興楚而盛漢矣。夫京殿苑獵,述行序志,並體國經野,義尚光大。既履端於倡序,亦歸餘於總亂。序以建言,首引情本;亂以理篇,迭致文契。
按《那》之卒章,閔馬稱"亂";故知殷人輯《頌》,楚人理賦。斯並鴻裁之寰域,雅文之樞轄也。至於草區禽族,庶品雜類,則觸興緻情,因變取會。擬諸形容,則言務纖密;象其物宜,則理貴側附。斯又小制之區畛",奇巧之機要也。
觀夫荀結隱語,事數自環;宋發巧談,實始淫麗;枚乘《兔園》,舉要以會新;相如《上林》,繁類以成艷;賈誼《鵩鳥》,致辨於情理;子淵《洞簫》,窮變於聲貌;孟堅《兩都》,明絢以雅贍;張衡《二京》,迅發以宏富;子云《甘泉》,構深瑋之風;延壽《靈光》,含飛動之勢:凡此十家,並辭賦之英傑也。
及仲宣靡密,發端必道;偉長博通,時逢壯采;太沖、安仁,策勛於鴻規;士衡、子安,底績於流制;景純綺巧,縟理有餘;彥伯梗概,情韻不匱:亦魏晉之賦首也。
原夫登高之旨,蓋睹物興情。情以物興,故義必明雅;物以情觀,故詞必巧麗。麗詞雅義,符采相勝。如組織之品朱紫,畫繪之著玄黃。文雖新而有質,色雖糅而有本:此立賦之大體也。
然逐末之儔,蔑棄其本;雖讀千賦,愈惑體要。遂使繁華損枝,膏腴害骨;無貴風軌,莫益勸戒。此揚子所以追悔於雕蟲,貽誚於霧縠者也。
贊曰:賦自《詩》出,分歧異派。寫物圖貌,蔚似雕畫。抑滯必揚,言庸無隘。風歸麗則,辭剪美稗。

4譯文或註釋

在《詩經》的"六義"中,第二項就是"賦"。所謂"賦",是鋪陳的意思;鋪陳文采,為的是描繪事物,抒寫情志。從前周代召公說過:"各級官吏們獻詩,主管教化的人進箴,眼睛有毛病的人誦詩。"《毛傳》說:"登到高處能賦詩的人可以做大夫。"由此可見,《詩序》把賦和比、興同列為《詩經》的表現手法,而其他書籍則把它和詩分開成為不同的類型。不過總起來看,相互間的關係是很密切的。
劉向說:"賦不能歌唱,只能朗誦。"班固說:"賦是《詩經》的一個支派。"像鄭莊公賦"大隧之中",晉國士賦"狐裘尨茸",篇幅很短,卻都是自己作的;這種作品雖然接近後代所說的"賦",可是還沒有成熟。後來屈原創作《離騷》,才開始發展了賦的形式。
所以,賦是起源於《詩經》,而發展於《楚辭》。接著就有荀況的《禮》、《智》等篇,以及宋玉的《風》、《釣》等賦,才正式給這種作品以"賦"的名稱,它就和詩分家了。"賦"本來是"六義"的一部分,現在卻居然壯大而獨立起來。於是,作者常常從兩人對話引起,極力描寫事物的聲音狀貌而迫求文采。這是賦和詩分家而獨自命名的開始。
秦代文學不發達,但也有一些《雜賦》。漢代初年,不少作家繼前代而起。陸賈開了端,賈誼予以發展,枚乘和司馬相如繼承這個風氣,王褒和揚雄擴大這個趨勢。枚皋、東方朔以後,作者便把一切事物都寫在賦里。漢宣帝時作品便已很多,成帝時曾加以整理,獻到宮廷里來的賦有一千多首。
探討賦的起源和演變,可以看出它的確是興起於楚國而繁盛於漢代。有些賦描繪京城和宮殿,敘述苑囿和狩獵,或者記載遠行,抒寫自己的抱負和家世。這些都是關係到國家的大事,意義是比較廣大的。這種賦,篇首常常有序言,末尾還有"亂辭"做結束。設置序言,用以首先說出全篇的主要意義;"亂辭"總結全篇,可以進一步發揮文章的氣勢。
從前《詩經》中《那》詩的末章,閔馬父稱之為"亂",可見殷人編集《商頌》和楚人寫作辭賦,都有這個名稱。這些都屬於大賦的領域,是寫得典雅的主要特點。此外,還有些賦描寫草木禽獸以及各種事物,它們觸動作者的興緻而引起創作的情感,在事物的變化中情和物相結合。要形容各種事物,語言便應細緻周密;要刻劃它們,從旁說明較為合適。這些都屬於小賦的範圍,是寫得奇巧的主要特點。
試看荀卿的《賦篇》,大都用語的方式,敘述事物常常自問自答:宋玉的賦發出巧妙的言談,確是過分華麗的開始;枚乘的《梁王菟園賦》,描寫扼要而又結合新意;司馬相如的《上林賦》,內容繁多,文辭艷麗;賈誼的《鵩鳥賦》,善於闡明情理;王褒的《洞簫賦》,能把簫的狀貌和聲音都形容盡致;班固的《兩都賦》,寫得辭句明暢絢爛而內容雅正充實;張衡的《二京賦》,筆力剛健而含義豐富;揚雄的《甘泉賦》,包含深刻而美好的教訓;王延壽的《魯靈光殿賦》,具有飛揚生動的氣勢。以上十家都是辭賦中的傑出作品。
此外,如王粲很細密,他的賦發端有力;徐幹很博學,他的賦,富麗的文采處處可見;左思和潘岳在大賦上都有成就;陸機和成公綏的賦另有其不同的成就;郭璞寫的賦,華麗巧妙,道理豐富;袁宏寫的賦,慷慨激昂,韻味無窮。這幾家是魏晉時期辭賦家的代表。
原來所謂"登高能賦"的意思,就是因為看到外界事物就引起內心的情感。情感既由外界事物引起,那麼作品內容必然明顯雅正;事物既然通過作者情感來體現,那麼文辭必然巧妙華麗。華麗的文辭和雅正的內容相結合,就像美玉的花紋一樣配合得恰當。好比絲、麻織品要講究紅色或赤色,繪畫要加上黑色或黃色似的。文采固然要求新穎,但必須有充實的內容;色調雖應豐富多彩,但必須有一定的底色。這就是寫賦的基本要點。
不過,有些只注意微未小節的人,不重視根本,他們即使學習了一千篇賦,反更迷惑而抓不住主要的東西。結果就像太多的花朵妨礙了枝幹,過於肥胖損害了骨骼一樣,寫出賦來,既沒有教育作用,對於勸戒也毫無益處,所以揚雄後悔寫這種雕蟲小技的作品,因為這和織薄紗一樣,不免要惹人責怪的。
總之,賦是由《詩經》演變出來的,後來又分成大賦和小賦。它描繪事物的形貌,美得好比雕刻繪畫似的;它能夠把不明白的描寫清楚,寫平凡的事物也不使人感到太鄙陋。有教化作用的賦,必須寫得華麗而有法度,並剪裁去那些華而不實的文辭。
【註釋】
[1]六義:風、雅、頌和賦、比、興。
[2]其二:《毛詩序》中六義的排列次序是風、賦、比、興、雅、頌,賦是第二。
[3]摛(chí):舒展、散布。
[4]邵公:即召公,姓姬名奭(shì),周初封於召(今陝西岐山縣西南),故稱召公。他的話見於《國語·周語上》。
[5]公卿獻詩:《周語》原文是"公卿至於列士獻詩"。公卿:指王朝高級官吏。列士:指一般官吏。
[6]師箴(zhēn)賦:一作"師箴瞍(sǒu)賦"。據《國語·周語上》原文,是"師箴瞍賦"。譯文據"瞍賦"。師:少師,是主管教他的官。箴:對人進行教訓的話或作品。瞍:眼睛沒有眼珠的人,不能做別的事,專管朗誦。
[7]《傳》:指《毛詩故訓傳》,簡稱《毛傳》。"傳"是對經義的闡明。
[8]"登高能賦"二句:這話見於《詩經·鄘(yōng)風·定之方中》的《毛傳》。原文除講到"升高能賦"外,還講到要能作銘、誓、誄(lěi)等作品,才"可以為大夫"。
[9]同義:同為六義之一的意思。
[10]傳:這裡指《國語》和《毛傳》。
[11]異體:指不同於《詩經》而為另一文體。
[12]歸塗:指總的道路。
[13]枝千:這裡是以樹枝和樹榦的關係來比喻賦和別的文體的關係。
[14]劉向:字子政,西漢末年的學者。
[15]頌:即誦。這話出於劉向《七略》(今佚),《漢書·藝文志》中曾引用這話。
[16]班固:字孟堅,漢代史學家、文學家。
[17]古詩之流也:這話見於班固《兩都賦序》。古詩:即《詩經》。流:支流。
[18]鄭庄:春秋時鄭國庄公。
[19]大隧(suì):《左傳·隱公元年》載,庄公與其母不和時,曾說不到黃泉,再不見面,後來後悔此話,便掘地道和他母親見面。庄公見到他母親時,曾賦這樣兩句:"大隧之中,其樂也融融。"隧:地道。
[20]士(wěi):春秋時晉國大夫。
[21]狐裘:《左傳·僖公五年》載,晉國政令不統一,士感嘆而作:"狐裘尨(máng)茸(róng),一國三公,吾誰適(dí)從!"尨茸:雜亂的樣子。
[22]扌豆(duǎn):即短。
[23]詞自己作:當時賦詩,常常是朗誦別人的作品,借別人的話來表達自己的意思,所以這裡要強調自己作。
[24]1合:符合。實際上只是接近,主要指這些作品都是自己作的可朗誦的作品,和後來的賦還有一定距離。
[25]明而未融:是說日初有光,尚未普照,藉以比喻賦的發展尚未成熟。融:朗,大明。
[26]靈均:屈原的字。
[27]聲貌:聲音形貌。引申指事物的外表,這裡指賦的樣式。
[28]詩人:指《詩經》的作者。
[29]拓:擴充。
[30]荀況:戰國時趙國思想家,又稱荀卿,著有《荀子》,其中《賦篇》分《禮》、《智》、《雲》、《蠶》、《箴》五個部分。
[31]《風》、《釣》:《文選》卷十三、十九載宋玉的《風賦》等四篇,《古文苑》卷二載宋玉的《釣賦》等六篇。近代學者認為其中大部分是後人偽托的。
[32]爰(yuán):於是。
[33]錫:賜予。
[34]六藝:這裡用以代指《詩經》。
[35]附庸:封建諸侯的附屬國,這裡比喻"賦"原來的地位。
[36]蔚(wèi):繁盛,這裡指賦體的興盛。
[37]客主:指漢賦中常用主客兩人對話的格式。
[38]極:極力描寫。
[39]聲貌:指一切事物的聲色狀貌。
[40]窮:追究到底。
[41]命:命名。
[42]厥(jué)初:其初,這裡是起源的意思。
[43]《雜賦》:據《漢書·藝文志》,秦代有《雜賦》九篇。
[44]作:興起。
[45]陸賈:秦漢之間的作家。據《漢書·藝文志》,他有賦三篇,今不存。
[46]扣:打開。
[47]賈誼:西漢初年的作家。《漢書·藝文志》說他有賦七篇,今存《鵩(fú)鳥賦》等四篇,見《全漢文》卷十五、十六。
[48]振:發揚。
[49]緒:端緒。
[50]枚:枚乘。
[51]馬:司馬相如。都是西漢中年的作家,《漢書·藝文志》說枚乘有賦九篇,今存《梁王菟(tù)園賦》和《柳賦》(有人疑為偽作),見《全漢文》卷二十。司馬相如有賦二十九篇,今存《子虛賦》等六篇,見《全漢文》卷二十一、二十二。
[52]王:王褒。揚:揚雄。都是西漢未年的作家。《漢書·藝文志》說王褒有賦十六篇,今存《洞簫賦》,載《文選》卷十七。揚雄有賦十二篇,今存《甘泉賦》等八篇,見《全漢文》卷五十一、五十二。
[53]皋(gāo):枚皋。
[54]朔:東方朔。都是西漢中年的作家。《漢書·藝文志》說枚皋有賦一百二十篇,今不存;東方朔的賦今不存。
[55]畢:完全。
[56]圖:描繪。
[57]宣:漢宣帝。
[58]成:漢成帝
[59]進御:獻於皇帝。
[60]千有餘首:班固《兩都賦序》:"故孝成之世,論而錄之,蓋奏御者千有餘篇。"
[61]信:的確。
[62]京殿:描寫京城和宮殿的賦,如班固的《兩都賦》、王延壽的《魯靈光殿賦》等。苑獵:描寫宛囿和狩獵的賦,如司馬相如的《上林賦》、揚雄的《羽獵賦》等。
[63]述行:寫遠行的賦,如班彪的《北征賦》、班昭的《東征賦》等。序志:抒寫自己志向的賦,如班固的《幽通賦》、張衡的《思玄賦》等,這類作品常常帶有自傳的性質。
[64]體國經野:這是《周禮·天官冢宰》中的話,意思是說進行全國範圍的重要規劃。體:劃分。國:城中。經:丈量。野:郊外。
[65]履端:開始寫作。履:踐,實行。
[66]總亂:全篇的結語。亂:樂曲的最後一章。
[67]情本:指內容的主要部分。
[68]迭致文契:唐寫本作"寫送文勢",譯文據這四字。寫送:使之充足的意思。
[69]《那》:《詩經·商頌》中的一篇。
[70]閔(mǐn)馬:即閡馬父,又稱閔子馬,春秋時魯國大夫。他的話見於《國語·魯語下》。
[71]鴻裁:指大賦。大賦是篇幅比較氏,內容比較廣泛的賦。裁:體制。
[72]寰(huán)域:領域,範圍。
[73]樞轄(xiá):關鍵,也就是要點。
[74]區、族:都是類的意思。
[75]庶品:指各種各樣的東西。庶:眾。
[76]興:興緻。致:引起。
[77]會:合,指情與物的會合。
[78]纖(xiān):細小。
[79]象:和上文"形容"的意義相近。
[80]物宜:物理的意思。
[81]側附:指不直接描寫,而從側面說明。
[82]小制:指小賦。小賦是篇幅比較短,內容比較狹窄的賦。
[83]區畛(zhěn):即上面所說"寰域"的意思。畛:分界。
[84]機要:和上文"樞轄"意義相近,也指主要之處。
[85]荀:即荀況。
[86]結:聯繫的意思。
[87]隱語:謎語,古稱(yǐn)語。《荀子·賦篇》五部分都類似謎語。
[88]自環:自相問答。《賦篇》各部分都是先作問語,後作答語。
[89]宋:宋玉。他的賦今存《風賦》等篇,裡邊常常記他和楚王的談話。
[90]會:合。
[91]子淵:王褒的字。
[92]聲貌:指簫的聲與貌。
[93]孟堅:班固的字。
[94]《兩都》:《東都賦》和《西都賦》的合稱,載《文選》卷一。
[95]絢(xuàn):燦爛,是就辭句說。
[96]贍:富足,是就內容說。
[97]張衡:東漢中年的作家和自然科學家。
[98]《二京》:《西京賦》和《東京賦》的合稱,載《文選》卷二、三。
[99]迅發:唐寫本作"迅拔",譯文據"拔"字。"迅攏"是剛健有力。
[100]子云:揚雄的字。
[101]《甘泉》:《甘泉賦》,載《文選》卷七。
[102]瑋(wěi):美好。風:指作品的教育作用。
[103]延壽:王延壽,東漢中年作家。
[104]《靈光》:《魯靈光殿賦》,載《文選》卷十一。
[105]仲宣:王粲的字。王粲是漢末"建安七子"之一,他的賦今存《登樓賦》等十多篇,見《全後漢文》卷九十。
[106]遒(qiú):強勁有力。
[107]偉長:徐斡的字。他也是"建安七子"之一,所作賦今存《齊都賦》等數篇,大都殘缺不全,見《全後漢文》卷九十三,
[108]太沖:左思的字。安仁:潘岳的字。都是西晉作家。
[109]策勛:立功,指在賦的創作上做出成績。
[110]鴻規:與上文"鴻栽"意義相近,都指大賦。左思的《三都賦》,潘岳的《西征賦》、《藉田賦》等都是大賦。
[111]士衡:陸機的字。
[112]子安:成公綏(suí隋)的字。都是西晉作家。
[113]底績:和上文"策勛"的意義相近。
[114]流制:文學藝術的不同部門,指陸機的《文賦》和成公綏的《嘯賦》之類。
[115]景純:郭璞的字,他是東西晉之間的作家,今存《江賦》等篇,見《全晉文》卷一二○。
[116]綺(qǐ):有花紋的絲織品,引申為華麗的意思。
[117]縟(rù):繁盛,指"理"的繁盛。"縟理"和上句"綺巧"對舉,所以"縟理"是講內容方面。
[118]彥伯:袁宏的字,他是東晉中年作家,所作賦有《東征賦》等,今不全,見《全晉文》卷五十七。
[119]梗概:即慷慨。本書《時序》篇說"故梗概而多氣也",與此意同。
[120]情韻:情調韻味。
[121]匱(kuì):缺乏。
[122]首:指最優秀的。
[123]興:引起。
[124]義:作品裡邊所表達的意義,也就是作品的內容。
[125]符采:玉的橫紋。
[126]相勝:相稱。
[127]組織:指用絲或麻織成的東西。
[128]品:品味,評量。
[129]著:附加。
[130]玄:黑赤色。
[131]質:指紡織所用的絲麻或繪畫所用的紙帛,藉以喻指賦的內容。
[132]糅(r6u):錯綜複雜。
[133]本:和上句"質"字義同。
[134]體:主體。
[135]逐:追求。
[136]儔(ch6u):伴侶,同輩。
[137]蔑棄:輕視,丟掉。
[138]讀千賦:《西京雜記》卷二載揚雄的話:"讀千首賦,乃能為之。"
[139]體:體現。
[140]膏腴(yú):肥肉。這裡比喻過分臃腫的文辭采飾。
[141]風:指教育意義。
[142]軌:法則。
[143]揚子:即揚雄。
[144]雕蟲:雕刻鳥蟲書,比喻小技。鳥蟲書是古代篆字的一種,有鳥蟲形的筆畫,故稱鳥蟲書。揚雄在《法言·吾子》中說:"或問:吾子少而好賦?曰:然,童子雕蟲篆刻。俄而曰:壯夫不為也。"
[145]貽(yí):遺留。
[146]誚(qiào):譏諷,責怪。
[147]霧縠(hú):薄紗。揚雄在《法言·吾子》里還說,寫沒有意義的賦,就像女工織簿紗一樣,只浪費工夫,而沒有實際用處。
[148]異派:指本篇第二段所論大賦、小賦。
[149]蔚:豐盛,這裡指文採的豐盛。
[150]抑(xī):即析。這裡指細緻的描寫。
[151]滯:凝滯不通暢。
[152]揚:使之通暢明白。
[153]庸:平凡。
[154]隘(ài):仄陋。
[155]風:教化。即本篇第四段所講賦的"風軌"、"勸戒"作用。麗則:揚雄在《法言·吾子》中提出,賦有兩種:一是"詩人"(《詩經》的作者,也包括能繼承《詩經》優良傳統的作者)寫的賦,它們是"麗以則"的,就是文辭畢麗,但合於法則的;一種是"辭人"(辭賦的作者,泛指那些違背了《詩經》的傳統而走上不正確的創作道路的作者)寫的賦,它們是"麗以淫"的,就是過分華麗而不合於法則的。
[156]美稗(bài):指那種浮華而不必要的甚或有害的辭句。稗:似黍而味稍苦的植物,俗稱稗子。
《詮(quán)賦》是《文心雕龍》的第八篇。在漢魏六朝時期,"賦"是文學創作的主要形式之一,所以,劉勰把《詮賦》列為文體論的第四篇來論述。
"詮"是解釋,"詮賦"是對賦這種文體有關創作情況的闡釋論述。全篇分四個部分。第一部分講"賦"的含義及其起源。這是過去評論家爭論頗多的一個問題。劉勰著重說明賦和《詩經》、《楚辭》之間的密切關係。第二部分主要講漢賦的創作情況,說明大賦和小賦的不同特點。第三部分評論先秦、兩漢和魏晉時期十八家有代表性的作家作品。第四部分總結賦的創作原則。
劉勰在本篇提出了"睹物興情","情以物觀"的基本創作原理,主張雅正的內容和華麗的文辭相配合,而反對沒有教育意義的作品。這些意見有一定的普遍意義。漢賦的形式主義傾向是明顯的。劉勰雖然批判了"無貴風軌,莫益勸戒"的不良傾向,但在他所論及的代表作品中,許多肯定是不當的。劉勰把賦分為大賦、小賦兩類,並初步總結了它們的不同特點;這種劃分一直沿用到現在。但劉勰對大賦的缺點和小賦的優點,都還認識不夠。
下一篇[貽誚]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