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詹姆斯·奧爾沃德·范佛里特

標籤:時代周刊封面人物

美國駐韓「聯合國軍」地面部隊司令,陸軍上將。 生於新澤西州科伊特斯維爾。1915年畢業於美國軍事學院,晉陞中尉。次年參加墨西哥邊界之戰。1918年海外服役。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任第四師第八步兵團團長、第二十三軍第九十師師長、第三軍軍長。1947年任第一集團軍副司令。同年任美駐歐洲司令部副總司令。1948年在希臘任聯合軍事先頭增援集團軍司令。1951年在朝鮮戰爭中任美第八集團軍司令。1953年以上將軍銜退休。

1早年

范佛里特在希臘

  范佛里特在希臘

詹姆斯·奧爾沃德·范佛里特(General James Alward Van Fleet1892.03.19—1992.09.23),美國駐朝「聯合國軍」司令,陸軍上將。
生於新澤西州科伊特斯維爾(靠近紐約市)。1915年畢業於美國西點軍校,晉陞中尉。他所在的這屆學員壯年之時正逢二戰,全班164人有59人成為將軍,其中包括艾森豪威爾和布雷德利兩位五星上將,被譽為「將軍班」,次年參加墨西哥邊界之戰。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在第六師服役,1918年年7月任第17機槍營營長。9月參加默字-阿爾貢攻勢,11月在戰鬥中負傷。1919年回國,在幾所大學里任預備役軍官訓練團教官。其中包括佛羅里達大學足球教練。
1925年在駐巴拿馬的第42師任營長,1927年在本寧堡步兵學校任教官,1929年在步兵學校完成高等教育,1929年回佛羅里達大學訓練大學生,1933年在駐緬因州的第5步兵師服役,1936年晉陞中校。1941年任團長。

2二戰

體魄健壯的范佛里特在西點當學員時,是陸軍橄欖球隊的主力後衛,腳法精湛,技術全面。他具有火一般的熱情,敢打敢沖,是一名優秀的戰士和指揮員。 諾曼底登陸時,范佛里特在雷蒙德·巴頓的第4師當團長,首先攻上猶他灘頭。他曾一天榮獲
范弗里特在韓國

  范弗里特在韓國

3枚銅十字英勇勳章,後來又得到一枚英國勳章。他的老同學奧馬爾·納爾遜·布雷德雷非常疑惑,馬歇爾參謀長為什麼不讓如此傑出的人指揮一個師。他懷疑范佛里特有污點記錄在案,或者在什麼地方得罪了大權在握的喬治·卡特利特·馬歇爾。不久,布雷德利便找到了答案。馬歇爾對人名如此健忘,竟把一個與范佛里特的名字十分相近而酗酒鬧事的人搞混了,並且將這種混亂傳給了陸軍地面部隊司令萊斯利·詹姆斯·麥克奈爾。麥克奈爾到法國視察戰況時問布雷德利:「誰幹得最出色?」 「最出色的要數范佛里特。」「可惜他有酗酒的怪僻,對嗎?」麥克奈爾說。 「天哪!你弄錯人了。范佛里特絕對不喝酒。」布雷德利急忙辯白。 「什麼!」麥克奈爾大聲嚷道,表示不相信。 「你說的那個人不是范佛里特。我認識他。」布雷德利補充道。 不公正的事情很快結束了,馬歇爾承認了錯誤,100天不到,范佛里特火箭般的提升當上了第3軍軍長。在考特尼·希克斯·霍奇斯的第一集團軍編成內,和約瑟夫·柯林斯的第7軍並肩突破雷馬根大橋,殺入德國本土。1947年任第一集團軍副司令。同年任美駐歐洲司令部副總司令。1948年在希臘任聯合軍事先頭增援集團軍司令。和亞歷山大·帕帕戈斯合作, 在很短的時間裡擊敗了希臘人民解放軍司令馬科斯·瓦菲阿迪斯,肅清了人數多達十萬的共產黨武裝,從而聲名鵲起。他被認為是山地戰專家。

3朝鮮

墓碑

  墓碑

1951年接替馬修·邦克·李奇微 任第八集團軍司令一職,上任伊始,就碰上志願軍發動第五次戰役,他以堅決有力的反擊,給志願軍來了個下馬威。防守時,強調拉開距離,不斷用火力打擊志願軍的進攻矛頭,轉入進攻時,強調大膽穿插,一日內分兵13路突入中朝方面縱深達80-100公里,搶佔渡口和制高點,造成中方整個戰線的動搖,他也在追擊階段收容了1.7萬名俘虜。李奇微調任歐洲盟軍司令后,他出任駐韓聯合國軍地面部隊司令,他是典型的唯火力制勝論者,極力主張以猛烈火力消滅敵方有生力量,減少己方的損失,在他的這種指導思想影響下,1951年8月夏季攻勢中,對983高地的攻擊時,九天中僅消耗的炮彈就高達36萬發,平均每門炮每天350發,也就使得以後如此高的彈藥消耗量被稱為「范佛里特彈藥量」。但在對朝鮮人民軍方虎山部固守的773高地和851高地的進攻中,損失慘重而毫無收穫,使這兩個高地被形象地稱為「血染嶺」和「傷心嶺」。對上甘嶺的進攻也沒有成功。他對有限戰爭的束縛感到灰心,希望進行更大規模的戰爭,因而與上司不時發生衝突。 1953年以上將軍銜退休。1961年任國防部長羅伯特·麥克納馬拉的游擊戰顧問。1992年9月23日死在佛羅里達州波爾卡市自己的農場內,壽終正寢正好100歲,很罕見。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