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歷史人物世界歷史

海軍上校詹姆斯·庫克,FRS,RN(Captain James Cook,1728年11月7日-1779年2月14日[1]),人稱庫克船長(Captain Cook),是英國皇家海軍軍官、航海家、探險家和製圖師,他曾經三度奉命出海前往太平洋,帶領船員成為首批登陸澳洲東岸和夏威夷群島的歐洲人,也創下首次有歐洲船隻環繞紐西蘭航行的紀錄。詹姆斯·庫克是一位因進行了三次探險航行而聞名於世的偉大探險家。他給人們關於大洋--特別是太平洋的地理學知識增添了新的內容。他還被認為在通過改善船員的飲食--包括增加水果和蔬菜等來預防長期航行中出現的壞血病方面也有所貢獻。

1簡介

詹姆斯·庫克,(James Cook,1728年10月27日-1779年2月14日),英國著名探險家、航海家和製圖學家。
詹姆斯·庫克

2青年時代

庫克於1728年在英國誕生。青年時期曾在運煤船上工作,後來在英國皇家海軍服役(1756—1763);在海軍服役期間,他曾奉命對北美的聖勞倫斯河,紐芬蘭的一部分等地進行過很多沿岸勘測工作,並在這些艱苦的工作中鑄造了他頑強的意志和堅韌的秉性。他繪製了很多地區的海岸線圖,並對北美大陸東海岸很多地區作了精細的考察,這些出色的成績使他獲得了卓越的海圖繪製家的聲譽。

庫克船長

庫克船長
庫克成長的年代,正是西方探險高潮迭起的時期。1767年發現了塔希提島的沃利斯探險隊宣稱,他們曾在太平洋上的落日餘輝中瞥見過南邊大陸的群山;接著英國極負盛名的空想探險家亞歷山大·達爾林普爾又很快計算出這個大陸的人口為五千萬。這一發現震動了整個歐洲。因為很早以來,甚至遠在古希臘,所謂南方大陸問題便一直是學者們長期討論的焦點。有一種理論認為:北半球大陸較多,由此從平衡地球重量的角度來看,南半球也應有一塊大的陸地。否則地球由於失去均衡,自轉便必然出現左右搖晃的現象,而事實上地球自轉一直很穩定,由此可以猜想:一定存在一塊南方大陸。另一種理論則更進一步地發揮了這個猜想,認為在以南極為中心的地區,還有一塊更大的土地。而當時一些人則認為:所謂的南方大陸就是當時已經發現的澳大利亞,塔斯馬尼亞與紐西蘭的綜合體。英國政府對沃利斯探險隊的這一發現表示了極大的興趣,為了趕在別國之前搶先發現和佔領這塊大陸,擴大英帝國之版圖,英國政府選派庫克出海遠航,尋找這個帶有神奇色彩的南方大陸。

3首行

發現大島
1770年10月7日,他們終於看到了被森林覆蓋的群山,這裡顯然是個很大的島。是否這裡便是所謂南方大陸的邊緣部分,庫克自己也弄不清,他決定先到島上去看看再說。
奮進號圍著海岸繞了很大一陣子,最後才在一個深水灣中下了錨。他們很快發現,這裡有幾處煙火,在寂靜的山林中顯得格外引人注目,這裡有人居住,並且很可能是土著。庫克命令探險隊員們不要開槍,以免驚動了這些土著。他們把自己的皮帶,白蘭地酒等作為禮物送給這些土著;僧侶嚮導圖派埃能聽懂一些土著的話,並向土著們解釋了探險隊的意圖。土著們也很高興地送給了他們一些新鮮水果和蔬菜。但第二天,糟糕事情發生了。一個隊員看見一隻野兔躑伏在草叢中,舉槍便打,卻誤傷了一個土著。這一下幾十個土著紛紛拿著石塊、棍棒向探險員們撲來。圖派埃見勢不好,連忙拖著幾個隊員上了小舟,回到了大船上。顯然,這個地方是無法登岸了,於是庫克帶著幾個隊員划著小船另尋登陸點,這時又有兩隻土著的獨木舟向他們划來。圖派埃向他們喊話,要他們靠過來,並保證不傷害他們,可是幾個土著還是害怕了,掉轉船頭便逃。庫克急了,命令開槍,最後打死了幾個土著,可他們也不敢貿然登岸。1770年10月11日,庫克和船員們幾經周折,終於設法上了岸。
但上岸之後,他們卻大失所望,這裡沒有供應任何一樣他們所需要的東西,更沒有什麼新鮮蔬菜。因此庫克把這次登陸的地方叫做「貧窮灣」。
島上有一種土著叫毛利人。他們都身材高大、體格結實、頭髮捲曲、膚色紅綜。跳舞時,毛利人揮舞著手中的武器,歪扭著嘴巴,伸出舌頭,翻著白眼,有規律地從左邊跳到右邊。有時用粗啞的聲音伴唱,意在相互打氣,並恐嚇敵人。毛利人這種堅韌、勇敢和率直的性格吸引了庫克,他注意到這種毛利人與塔希提人有很多文化和體型上的相似性。他們甚至許多觀念和風俗都相同,而且最令人吃驚的是:他們語言也有諸多類似之處。因此庫克確信:毛利人和塔希提人都屬於同一民族。
直至今天,毛利人的真正源地仍然是個謎。大多數考古學家認為毛利人真正源地在於塔希提北面的馬克薩斯群島。他們很早就在那裡生存繁衍,後來乘坐獨木舟來到了紐西蘭。而人種學家則認為這種土著來自於東南亞,或印度。還有些考古學家提出了一個更為大膽的設想:這種毛利人真正祖先在亞洲,他們在幾千年前由亞洲通過白令陸橋到達美洲,再從南美的西北海岸來到了紐西蘭。
庫克在岸上只作了短暫的停留,並作了幾天的考察。他發現這裡不大可能是南方大陸的延伸部分,於是決定繼續南行。這樣奮進號又一次駛過了南緯40°;然而仍未發現這裡有什麼南方大陸。於是庫克下令改為向北航行,最後駛到了紐西蘭的北角。在紐西蘭北角,探險隊稍作休整和補足淡水後繼續前進,並於12月下旬繞過了北角。
海上天氣開始變壞了,海上狂風大作,巨浪滔天,船行十分困難。奮進號在波浪中不斷地劇烈抖動著前進,終於抵達了紐西蘭的西海岸。為了繪製好這一地區的海岸線圖,庫克不管風浪如何險惡,仍然迎著風浪向南探索。他堅持按自己測量的結果來繪製每一英里的海岸線。隨著奮進號的前進,漸漸地,地圖上的紐西蘭外形越來越不像是一片大陸,而更像是一個彎刀狀的島嶼。而奮進號則按逆時針方向圍繞著這個島嶼航行。
返航途中
庫克感到極為失望的是:整個航行過程中,始終未找到南方大陸。他自己也開始漸漸懷疑起這個南方大陸的存在性了。庫克不像哥倫布那樣愛好想象,他更多地相信探險的起初結果。他想向東航行,從南太平洋回英國,以證實這個長期紛爭不休的南方大陸純屬烏有;而且他自己也這麼看。但當時南半球冬季即將降臨,手下的海員也希望返航回家,庫克權衡再三,還是決定返航。在返航中,庫克又有了個新的想法,他知道他們將很快遇到澳大利亞這個未經繪製的大陸。他很想先去澳大利亞看看這塊陸地的情況,因為當時還沒有一個歐洲人看到過澳大利亞的東海岸。
19天之後,海平線上隱約露出了陸地的陰影。船員們頓時激動起來,因為他們又來到了一塊新的大陸。為了找到一個好的海灣停泊奮進號船,庫克下令繼續沿澳大利亞海岸向北航行。他們欣喜地看到陸上翠色喜人,顯然這個新大陸是一塊富饒的土地,而並不像荷蘭人所說的那樣荒涼。1770年4月28日,探險隊終於找見了一個風平浪靜的海灣,奮進號便在這裡停泊下來。他們在這裡發現了許多鱺魚,庫克於是給它取名為鱺魚灣;後來又更名為植物灣,因為在這裡他們採集了大量的植物標本。
在植物灣,庫克每天在海岸上升起英國國旗,以此表明這個地區歸於英國所有,後來他又宣布整個澳大利亞東海岸為英國所有。為了紀念奮進號第一次抵達澳大利亞大陸,他把這天的日期刻在了一棵橡膠樹上。在沿澳大利亞東海岸的航行中,庫克認真地描繪了海岸線圖。在海岸線圖中,很明顯他已經注意到了悉尼這個優良港灣,可是由於時間太緊,他來不及仔細考察,便匆匆而過了。
到了5月下旬,奮進號進入了太平洋上最大的暗礁區——大堡礁。這裡的暗礁星羅棋布,隨處可見淺灘和刀山似的珊瑚群;這個暗礁區沿著澳大利亞東北部的昆士蘭熱帶海岸延伸了1000多英里。奮進號進入這片暗礁區后,其厄運就在所難免了。不久以後,奮進號終於在一個巨大的珊瑚礁上擱淺了。庫克想盡了一切辦法,避開這個暗礁,然而由於周圍暗礁分佈太多,根本無法迴旋,故只好眼睜睜地看著奮進號撞在了暗礁上。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庫克下令扔掉船上的一些不很必要的物件:大量的陳舊槍炮、壓艙的鐵塊、石頭和腐敗食物被拋進了海里,然而卻是無濟於事。接著更麻煩的事情接踵而至,海水開始退潮,船更重重地壓在危險的珊瑚礁上,如果再這樣下去,船很可能破裂。等到海水漲潮時,海潮一股股地衝擊著船的左舷,整個船身開始傾斜起來。忽然船艙裂開了一個口子,海水從口子里鑽了進來,情況十分危急,庫克下令開始兩部抽水機來抽水,可很快漏進船艙的水便開始漫過抽水機。就在這緊急關頭,庫克孤注一擲,命令船員合力起錨,擺脫困境。過了一個多小時,船體終於浮了起來,水也不再漏進船艙里了,這使庫克和其他船員既感興奮又感意外。原來起錨時因為用力過猛,錨索竟勾起了一塊珊瑚石,它像一個塞子堵住了船上的破洞。庫克長長地舒了口氣,他趕緊下令讓奮進號靠岸。在一個河口,船員們對奮進號進行了修理。庫克見這個河口條件很好,綠草成茵,野獸成群,河中游魚歷歷可觀,於是下令就地休整。他們在這裡過得很愉快,白天上岸打獵,下海捕魚;晚上便享受這山珍海味。這裡的植物種類繁多,他們採集了很多標本;而且也發現了許多珍奇的動物,如大海蠣、袋鼠等。
在這個河口,探險隊整整度過了7個星期。8月6日,奮進號整修完畢,又開始出海航行了。這次庫克吸取了教訓,小心謹慎地避開了道道暗礁;終於在1770年8月21日,他們抵達了澳大利亞的北端約克角。庫克高超的船海技術在這裡得到了出色的發揮。約克角已很接近東南亞了,庫克決定由這裡通過托里斯海峽到東印度群島去。很快他們便抵達了荷屬港口巴達維亞(即今之雅加達)。庫克下令再次整修奮進號,奮進號經過兩年多的遠航,損壞很多。然而船員們很不適應這裡潮熱的氣候,一場瘟疫在船員中流行起來,一下子便死去了73人。庫克悲痛不已,趕快返航回國。1771年7月13日,奮進號經過了3年的遠航終於回到了英國。這次航海,他們給世界地圖增加了5000餘英里的海岸線,這個成績是輝煌的。

4二次航行

庫克的第二次航行的目的,是再次確認南方大陸的存
第二次遠征

  第二次遠征

在。這次他帶了兩艘船——決心號和探險號,準備在塔希提島和紐西蘭建立兩個基地。
探險隊於1772年7月11日離開普利茅斯,沿一條途經馬德拉群島和開普敦的航線航行。在非洲南部洋麵的搜尋發現了一些冰山。「其中一些冰山方圓有2英里,高60英尺。」當船隊駛進南極海域75英里(約110公里),由於冰塊的阻礙不得不放棄對這一地區的搜索。
後來,決心號和探險號由於大霧而走散,分頭向紐西蘭行進。決心號於1773年3月23日到達了達斯基灣(Dusky Sound),並在次月與探險號會合。
庫克一行從紐西蘭繼續向東尋找南方大陸。然後向北駛向塔希提島。船隻抵達塔希提島時,他們的新鮮食品已吃盡,探險號船員們感染了壞血病。由於塔希提島的新鮮食品也極度匱乏,庫克不得不去社會群島為返回紐西蘭做充分準備。兩艘船再次失去了聯繫。庫克讓托比亞斯· 弗爾諾(Tobias Furneaux)指揮探險號返航回國,而決心號再次南行。
1774年1月,庫克到達了有史以來人類到過的地球最南端——南緯71°10′。然後,他又一次環遊南太平洋,留跡復活節島、塔希提島、新赫布里群島和新喀里多尼亞,然後再次返回紐西蘭。決心號於1775年7月30日返航,經開普敦抵達英國的普利茅斯。

5最後航行

庫克的最後一次航行是去搜尋傳說中的向西通往亞洲的西北航道。
第二次航行之後,庫克以海軍上校軍銜領取年金,退居格林尼治醫院。他就這樣一邊閑居,一邊著手寫他的回憶錄。但這種幽居生活並不符合他作為一個偉大探險家的秉性,很快地庫克就感到了這種生活的單調和鬱悶。庫克曾經凄然地說:「我的命運總是把我由一個極端推向另一
第三次遠征

  第三次遠征

個極端。幾個月來我覺得整個南半球都顯得太小了。」1776年2月,庫克被選為英國皇家學會會員,參加了一些科學討論會,但他始終為這種風平浪靜的生活感到厭倦。海軍部的一些官員了解到這一情況,又派給他一項任務,讓他領導一次尋覓西北航道的探險。所謂西北航道,就是指北大西洋和太平洋之間的神秘航道,它同所謂南方大陸一樣,長期以來一直也是個未解之謎。庫克欣然接受了這一任務,並很快作了周密細緻的準備工作。他準備了通常的航海儀器,還帶了一本愛基斯摩語詞典;他乘坐的船仍然是那艘為他屢建奇功的舊船決心號;此外另一艘重298噸的探險號船則由查爾斯·克拉克船長指揮。庫克第三次,也是最後一次航海1776年7月12日從英格蘭啟航。
1776年12月,決心號和探險號先後抵達了開普敦;在這裡作了短時間休整后,兩隻船折向東南方向橫越印度洋,駛向夏洛特皇后灣。中間,經過了塔斯馬尼亞島,庫克在那裡留下了一批豬供飼養繁殖;很快使這個地方的豬飼養業發展起來。在夏洛特皇后灣庫克對這次探險作了周密的計劃和大量的準備工作后,於1775年2月25日離開夏洛特皇后灣,穿過庫克海峽,向東北方向駛去,經過友誼群島抵達塔希提島。在這裡庫克作了短暫停留後,又繼續北上,尋找美國西北海岸的新阿爾比恩。
1778年1月18日,決心號和探險號抵達了美麗的夏威夷群島。這裡離北美大陸較遠,白人還未曾問津於此,庫克和他的探險隊成了到達這裡的第一批白人。在夏威夷停留幾天後,決心號與探險號繼續北上,並很快接近了阿拉斯加。當時正值北半球冬季,寒風凜冽刺骨,海上也時時出現風暴,有時也大霧漫天,這給航海造成了很多困難。儘管如此,庫克仍堅持北上,穿白令海峽,進入北極區,但天氣愈來愈惡劣,最後兩隻探險船為北冰洋上的巨大浮冰所阻,繼續北上根本就不太可能。這種情況下,庫克下令返航回夏威夷,以待明年夏天再去尋找這條西北航道。
這樣在1779年1月17日,決心號和探險號又回到了夏威夷的基拉凱卡灣。庫克再一次登上了夏威夷的土地,這時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恰巧在當地人慶祝馬卡希基節日(Makahiki),庫克被以為是神明拉農(Lono),他們受到了夏威夷人的狂熱歡迎,夏威夷人把紅布披在庫克胸上,把椰子汁塗滿了他的全身,並在他的周圍載歌載舞,他們受到了頂禮膜拜。同時,夏威夷還把大量的豬肉和蔬菜送給了探險隊,當地婦女給水手提供免費的性服務。
這之後,戲劇性的事情接二連三地發生了。當庫克他們在這裡修理船隻期間,島民的禮物源源不斷地送來,根本無法阻止。因語言不通,阻止很可能導致衝突。顯然這裡不能久呆,於是庫克匆忙下令離開此地,否則島民將變得異常貧困,他們把僅有的一點東西都送給了探險隊。
可是剛啟航不久,海上便起了大風,船帆讓風撕開了好幾個口子,一根桅杆也給吹折了,這樣庫克又只好下令重回基拉凱卡灣進行修理。可一回到島上,他們便發現情況有了很大變化。島上的土著再也不來歡迎他們,而且用敵意的眼光看著他們:原來是因為一位船員去世,土著們了解到庫克並非神明,之前虔誠狂熱的信仰遭到沉重的打擊,轉成為憤怒。為了安全起見,庫克沒有讓船員們馬上登陸。可土著們居然開始偷他們的東西,這令庫克很頭疼;13日夜間,探險號上唯一的一隻小艇也讓土著給偷走了。庫克大怒,第二天便帶領一批海員衝上岸去,想抓夏威夷王為人質,換回小艇。這一下激怒了土著,他們在河灘上集結起來,以石塊和棍棒作為武器向庫克他們撲來。情況十分危急,庫克開槍打死了一個土著,試圖壓住土著的攻擊。但雙方仍然是殺氣騰騰。船上的探險隊員也拿出槍來助戰,為了不擴大事態,庫克回頭向船員喊話,命令停止射擊。正在這時,一個土著忽然衝到他的背後,用長刀深深地戳進了他的背部,庫克頓時落到水裡,鮮血染紅了他身邊的海水。夏威夷人和探險隊員們都為這突如其來的變化驚呆了!
據說,共有4名水手和17個夏威夷人在這次混戰中喪生,庫克的屍體慘遭肢解。
幾天後,庫克船隊的人馬展開瘋狂的復仇行動,島上的原住民幾乎被趕盡殺絕。
庫克犧牲后,船員們繼續了他的未竟之業。再次北上白令海峽,進入北冰洋;後來取道好望角回到了英國。庫克的死訊傳到英國時,舉國上下沉浸在一片悲痛之中;英王喬治三世失聲慟哭,為失去這樣一位曾為大英帝國立下汗馬功勞的偉大探險家而悲痛不已。庫克,這位傑出的探險家以他輝煌的業績永垂青史。
(還有一種說法,在他的第三次航行到太平洋,他被包圍在夏威夷的沙灘由一群殭屍,他已經被誤認為是祝福晚會,除此,還有麥哲倫,他死於殭屍在菲律賓)

6去世詳情

後世留傳有關庫克遇害前的畫作,大多數均把庫克描繪成調停者,嘗試在混亂中平息兩派紛爭;但在2004年公開的一幅畫作,卻顯示庫克遇害前揮舞槍支,意圖攻擊迎面而來的島民。這幅把庫克描繪得富攻擊性的畫作由畫家約翰·克利弗雷(John Cleveley)繪畫,而正好克利弗雷的兄弟詹姆士·克利弗雷(James Cleveley)在庫克的決心號上任職木匠,曾經目擊事發經過,因此有學者認為這幅畫作或許更如實記錄庫剋死前的行徑,也比其他版本顯得更符合前文後理。
根據夏威夷人流傳下來的說法,庫克是被一名叫「卡拉尼瑪諾卡豪奧韋阿哈」(Kalanimanokahoowaha)的酋長殺害的,而他的遺體與其他遇害海軍陸戰隊員的遺體則當場被島民拖走。庫克雖為島民殺害,但死後屍首卻獲得當地部族首領和其他長老保留,他們還以部族首領和最高長老專享的規格,為庫克舉行喪禮。在喪禮中,庫克屍身的內臟被悉數移除,屍身然後再被烘烤,以便除去肉體;至於剩下的骨頭則被小心清潔,以便保存下來作宗教供奉。庫剋死后,決心號艦長一職改由發現號艦長查爾斯·克拉克出任,而克拉克的遺缺則由決心號一級上尉約翰·戈爾(John Gore)替補。
克拉克主持大局后很快便成功緩和與島民的緊張關係,在他的要求下,島民在1779年2月20日交還庫克的部份屍骸,當中包括已經損毀變形和難以辨認的頭部、以及被切斷的雙手。庫克的右手姆指和食指之間有一道獨特的疤痕,而島民交出的右手與這一特徵吻合,因此庫克的同僚均相信島民交出的屍骸正是庫克本人。同日,島民又交出疑似屬於庫克的頜骨和雙腳,還有屬於他的一對鞋子和已損毀的滑膛槍。庫克的屍骸隨後由船員安放於一道棺木內,復於2月21日下午時份舉行海葬,把棺木投進大海。
在1779年2月22日,決心號和發現號在克拉克的指揮下重新出發,再一次前往白令海峽,試圖繼續履行庫克尋找西北航道的任務。可是在8月22日,克拉克自己卻在距離堪察加半島不遠的海域因結核病病逝。數日後,戈爾於8月25日正式接任決心號艦長一職,而發現號艦長則由決心號二級上尉詹姆士·金恩(James King)出任。此後,決心號和發現號放棄探索西北航道的計劃,並決定啟程返國。兩艦由阿瓦查灣出發,一路沿日本、福爾摩沙、擔桿列島和澳門南下至南中國海,然後由巽他海峽穿過印度洋,再經好望角駛入大西洋,經過長時間的航行,最終在1780年10月7日返抵英國倫敦,正式為前後超過四年的航程劃上句號。[12]庫克與克拉克的死訊早在決心號和發現號返國前已傳至英國,因此兩艦返國的消息未有引起很大震撼,而庫克生前撰寫關於第三次航海的周記,則由金恩返國后加以整理和發表。
庫克家族的紋章(1785年頒授)

  庫克家族的紋章(1785年頒授)

英王喬治三世曾打算在庫克返國后,向他授予世襲從男爵爵位,但因為庫克之死而未能實現。雖然如此,英廷仍向庫克的遺孀伊麗莎白授予一筆可觀的長俸,以作慰問。在1785年,喬治三世復向伊麗莎白頒授一面紋章,供庫克的家族成員使用。伊麗莎白一直活到1835年,即庫剋死后56年,才以93歲之齡逝世。
庫剋死后,他身後留下的記載著每日行程的航海日誌,為人們提供了大量的精確真實的航海信息。從這些信息中,顯露出庫克船長具有的敏銳特性。庫克船長是一位給人類探險考察和製圖技藝帶來嚴格標準的傑出科學家。庫克的航海實踐,大大豐富了人們的海洋地理知識,同時也加深了人們對海洋和發生在海洋中多種自然現象的認識。他是繼哥倫布之後,在海洋地理方面擁有奠基性發現的航海家。同時,他向人們證實,在遠程航海中,水手們並非註定就是壞血病魔的犧牲品。庫克在長時期的遠航實踐中,總結出了通過改善船員的飲食--包括增加水果和蔬菜等方法,來預防由於長期航行船員缺乏維生素C等營養出現的壞血病。這是庫克在航海醫學上的重大貢獻。

7參考書籍

1.東尼·霍維茲,藍色緯度:勇探庫克船長二百年前航跡,馬可孛羅出版社,2003:ISBN 986-7890-41-8
2.馬歇爾·薩林斯,土著如何思考:以庫克船長為例,世紀出版集團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ISBN 7-208-04436-8
上一篇[歐克頓社區學院]    下一篇 [麻辣魚蛋]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