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避諱也稱「諱飾」,就是指人在說話或寫文章時,不直接說或寫那些別人不喜歡的觸犯忌諱的事物,將這些犯忌諱的事物改用其他話語來迴避、掩蓋或裝飾、美化的一種修辭格。

1 諱飾 -諱飾

                                                 
說話時遇到有犯忌的事物,不直說這種事物,而用別的話來迴避掩蓋或裝飾美化,這種手法叫做諱飾,又叫避諱。
運用諱飾的修辭手法,可以幫助說明具體情景,增強表達各種思想情感的作用。

2 諱飾 -諱飾舉例


例如:
①鳳姐兒低了半日頭,說道:"這個就沒有法兒了。你也該將一應的後事給他料理料理;沖一衝也好。"尤氏道:"我也暗暗地叫人預備了。就是〈那件東西〉,不得好木頭,且慢慢地辦著罷。"(曹雪芹《紅樓夢》)
②"他,他在哪?"石牯結結巴巴地問。"在後頭房裡嘛。怎麼,你們以為他〈去了貨〉
呀!"小老頭笑著說:"他是有名的'打不死'呀!天沒亮他就闖進店來了;當然羅,一身都掛得稀爛……"(葉蔚林《在沒有航標的河流上》)
③有人勸這位老倌不立繼,開導他說:"你有七畝好田,飽子飽葯,〈百年之後〉還怕沒的人〈送你還山〉?(周立波《山鄉巨變》)
④他還不是為你們。他已經〈半截入土〉了,還不是為你們打算?(李准《不能走那條路》)
⑤成崗愉快地看著這個聰明伶俐的孩子:這孩子,太可愛了。"你在這裡……〈呆〉了好久了?"成崗不願對孩子說出那個可怕"關"字,改口說成"呆了好久"。"我從小就在這裡……"
(羅廣斌、楊益言《紅岩》)
⑥今天早晨,楊德又拉王占彪去喝酒,楊德裝著悲觀的樣子說:"老弟,這是咱兄弟們說知心話哩,眼看日本人不行了,將來有個〈山高水低〉,咱們可該怎呀?"王占彪也早有心思把他拉上,一塊反正。於是接上說:"是呀!咱們都是中國人,作這些喪良心事,弟兄們也都不願意,趁早反正抗日立功吧!"(馬峰、西戎《呂梁英雄傳》)
⑦老婦人見阿弟瞪著細眼凝想,同時又搔頭皮,知道有下文,愕然問:"他談些什麼?他看見他們〈那個〉的嗎?(葉紹鈞《夜》)
⑧春栓媽道:"唉,我還告訴你哪,這兩天街上風言風語,說小白鞋'〈雙身〉'啦……"(姜樹茂《漁島怒潮》)
上面例①"那件東西"是指"棺材";例②中"去了貨"是指"死去了";例③"百年之後"是說"死後","送你還山"是指"給你送葬";例④"半截入土"就是"快要死了";例⑤"呆"是說"關";例⑥"山高水長"是指"不幸或意外的事情";例⑦"那個"是指"槍斃";例⑧"雙身"是指"懷孕"。
運用諱飾應該注意的是:該迴避的就避開本意不直說,該迴避的就照直說;同樣一個本意,必須迴避掩蓋時,用什麼話來代替,要力求恰當。是否恰當,與上下文有關。要與上下文所換代的實地情況相符,與上下文所流露的感情一致,才算用得恰當

3 諱飾 -分類

避諱可以分為公諱和私諱兩種。
1.公諱

公諱就是用別的語言來迴避凡社會習俗一般要求避諱的事物,比如涉及死、性愛等的字眼。如:

①民間俗諱,各處有之,而吳中為甚。如舟行諱住諱翻,以箸為「快兒」,幡布為「抹布」。諱離散,以梨為「圓果」,傘為「豎笠」。諱狼藉,以郎槌為「興哥」。諱惱躁,以謝灶為「謝歡喜」。此皆俚俗可笑處。今士大夫亦有犯俗稱「快兒」者。

(明·馮夢龍《古今談概·迂腐部》)



這段文字是關於古時候吳中地方公用的避諱語的。因為舟行所諱「住」和「翻」,便稱箸為「快兒」,幡布為「抹布」。因為人們忌諱離散,「梨」和「離」同音,便稱梨為「圓果」;「傘」和「散」同音,便稱「傘」為「豎笠」,等等。這樣說,就避免了在人們的生活習俗中因惹人討厭的、忌諱的事情而影響人們的心情。

②我原來在農場的時候,有一個青年指導員給我寫信,表示了「那個意思」。



(張抗抗《夏》)

「那個意思」在這裡是指「愛情」。「愛情」是不好意思直言的事情,特別是在以前,所以便以另一個詞來替換。「那個意思」眾人皆知,所以是公諱。

2.私諱

私諱就是用別的語言來迴避凡因為個人特殊情況而需要避諱的事物。如:

①柳冕秀才性多忌諱,應舉時,同輩與之語,有犯落字者,則忿然見於詞色。僕夫誤犯,輒加杖楚。常語「安樂」為「安康」。忽聞榜出,亟遣仆視之。須臾,仆還,冕即迎問曰:「我得否乎?」仆應曰:「秀才康了也。」



(宋·范正敏《諧噱》)

這段古文的意思是:柳冕秀才有很多忌諱的事,在參加科舉考試時,考生們同他說話,凡是有說到「落」字的,他立即不高興地加以指責,臉上有怒色。如果是他的僕人不小心誤說了,便用棍子責打。他自己常說「安樂」為「安康」。有一天,聽說出榜了,他便叫僕人去看。一會兒,僕人回來了,他連忙問道:「我中了嗎?」僕人回答說:「秀才康了。」

柳秀才認為「落」即是「落第」,便不準別人在他面前提起這個字。僕人為了避他的諱,說「秀才康了」,意思是「你落第了」。在這裡,「落」是柳秀才的個人忌諱,所以是私諱。

②尼古拉二世「龍御上賓」之後,羅馬諾夫氏竟已「覆宗絕祀」了。



(魯迅《墳·春末閑談》)

「龍御上賓」是「死亡」的意思,是帝王死的專用詞語,一般是用在中國古代帝王身上的。在這裡,作者將它用在俄國大帝尼古拉二世的身上,具有諷刺的意義。

③阿Q「先前闊」,見識高,而且「真能做」,本來幾乎是一個「完人」了,但可惜他體質上還有一些缺點,最惱人的是在他頭皮上,頗有幾處不知起於何時的癩瘡疤。這雖然也在他身上,而看阿Q的意思,倒也似乎以為不足貴的,因為他諱說「癩」以及一切近於「賴」的音,後來推而廣之,「光」也諱,「亮」也諱,再後來,連「燈」「燭」都諱了。一犯諱,不問有心與無心,阿Q便全疤通紅的發起怒來,估量了對手,口訥的他便罵,氣力小的他便打。



(魯迅《吶喊·阿Q正傳》)

小說中人物阿Q因為頭上長「癩」,便忌說「賴」,後來推而廣之,連「光」、「亮」、「燈」、「燭」都忌,這些都是他個人獨有的諱忌,所以屬於私諱。

4 諱飾 -避諱與婉言

這兩種修辭格都含有委婉地迴避的意思,有時兩者很難區別,但細加分析,也可辨出二者的不同之處。

避諱如果是屬於社會或個人忌諱的,在某些特殊場合,一定不能說那些犯忌的言語;婉言對那些該迴避的事物,能避免言語的刺激性,使語句講得好聽一些,委婉一些。有些在當時的情況下是可以說的,不會犯人們的忌諱,但可能會引起別人的不好意思或者傷心難過,恐怕會將事情引向反面而選用了婉言。如:

①鳳姐兒答應著就出來了。到了尤氏上房坐下。尤氏道:「你冷眼瞧媳婦是怎麼樣?」鳳姐兒低了半日頭,說道:「這個就沒法兒了。你也該將一應的後事給他料理料理,——沖一衝也好。」尤氏道:「我也暗暗的叫人預備了。就是那件東西不得好木,且慢慢的辦著呢。」



(清·曹雪芹《紅樓夢》)

小說中賈府是封建大家庭,肯定有避忌的事情,這裡的「那件東西」是指「裝死人的棺材」。尤氏為了避諱,所以不明說,而是以含義模糊的話來敷衍,但雙方又都能明白所指是什麼,這種迴避手法屬避諱。

②秦王不肯擊缶。相如曰:「五步之內,相如請得以頸血濺大王矣。」

(漢·司馬遷《史記·廉頗藺相如列傳》)



文中一開始,秦王便叫趙王為他鼓瑟,趙王不好推辭,只好為他鼓瑟。等瑟鼓完,相如便也叫秦王為趙王擊缶,以挽回趙國的面子,維護趙國的尊嚴。秦王不肯,相如就說:「五步之內,相如請得以頸血濺大王矣。」「以頸血濺大王」表面意思是說自殺的血濺到秦王身上,使秦王一身污糟,實際上是說要跟他拚命、同歸於盡。這是委婉的說法。藺相如是為了避免言語的刺激性,緩和氣氛,而給秦王一個下台的機會。所以這種含蓄曲折的說法是婉言手法。


5 諱飾 -避忌

1.運用避諱手法,要注意避諱和婉言的區別,避免兩者混淆。
2.運用避諱手法,不可濫用,避免鬧成笑話。如:

①田登作郡,怒人觸其名,犯者必笞,舉州皆謂燈為「火」。值上元放燈,吏揭榜於市曰:「本州依例,放火三日。」

(明·馮夢龍《古今笑·迂腐部》)

這段話的意思是說:有一個叫田登的郡官,最忌諱別人說到他的名字或者同他名字同音的字。如果有人犯了忌,便會受到懲罰。於是全州人都將「燈」說成「火」。上元節放燈,州吏出告示寫道:「本州依例,放火三日。」「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這句俗語,就是從這裡來的。田登為了避自己的名諱,鬧了這麼個笑話。

②錢大參良臣,自諱其名,其幼子頗慧,凡經史中有「良臣」字輒改之。一日,讀《孟子》「今之所謂良臣,古之所謂民賊也。」遂改云:「今之所謂爹爹,古之所謂民賊也。」可笑,可笑。



(元·仇遠《稗史》)

這個例子也是說關於名字避諱而鬧出的笑話,大概意思是「有個叫錢良臣的人自諱其名,他的兒子有一次在經書上看到一句話:『今之所謂良臣,古之所謂民賊。』為了避諱,於是就將它改為:『今天所說的爹爹,古時候叫做民賊。』」將自己的爹爹說成「民賊」,確實可笑至極。所以運用避諱時不能濫用。 


 

6 諱飾 -作用

 

運用避諱修辭格,可以避免話語粗俗和太過直露,從而可以表現出個人更有修養、教養,而且在表達上也顯得更文雅和含蓄委婉。如:

①王鬍子私向鮑廷璽道:「你的話,也該發動了。我在這裡算著,那話已有個完的意思;若再遇個人來求些去,你就沒賬了。你今晚開口。」



(清·吳敬梓《儒林外史》)

「那話」在這裡是指「錢」,意思是你要錢的話就早點開口,我算了一下,那些錢已快沒了,如果再有個人來拿一些,就沒你的份了。通過避諱,避免了說話太過直露、粗俗。

②不然,令五人者保其首領以老於戶牖之下,則盡其天年,人皆得以隸使之,安能屈豪傑之流,扼腕墓道,發其志士之悲哉?

(明·張溥《五人墓碑記》)



這段古文的意思為:不這樣的話,假如這五個人保全他們的頭顱而老死在家中,那麼雖享盡他們的天然的壽年,(但)人人都能像使喚奴隸一樣使喚他們。怎麼能使豪傑們折服在他們的墓前,緊扼手腕,抒發他們那有志之士的悲嘆呢?

文中主要是讚歎了五位平民「激於義而死」的精神,批判了當時魏忠賢閹黨專政的卑劣行徑,表明作者自己的生死價值觀。此段文字以「老於戶牖之下」表示五人的死亡,以「老」來作「死」的避諱,既使文辭表達得文雅而委婉,達到沖淡五位豪傑之死的悲痛之感,也能表達作者對五人的尊敬和崇拜之情

 

上一篇[梭梭]    下一篇 [神將玄武]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