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背景介紹

人類城邦諾克薩斯坐落在瓦羅蘭大陸遠東中心,它在道德準則上和德瑪西亞對比大相徑庭。這個城市無論在物質上還是精神上都不擇手段的追求強大權力,絲毫不顧對別人帶來的影響。就諾克薩斯居民的素質而言,基本都是這條準則的支持者。雖然看起來很殘酷,不過並非就是混亂的標誌。由於人之本性,諾克薩斯是一個有序的城邦,保護局面不受侵害…至少不受同類侵害。不過在諾克薩斯,有權者受到法律的明顯偏袒保護。
諾克薩斯
此地政治上的最高統治機構是諾克薩斯最高統帥部,這也是該國最高軍事權力機構。在諾克薩斯,軍隊控制著政治版圖的方方面面;戰爭和政治沒有明顯的分界線。青春永駐的最高統帥伯納姆·達克威爾將軍已經統治了諾克薩斯無數年,已經遠超過正常人類的平均壽命;謠傳他通過死靈法術才活了這麼多年。而考慮到達克威爾將軍在德瑪西亞的國王嘉文一世之前就統治著諾克薩斯的最高統帥部,這個謠言還真有幾分可信。
對於這個不歡迎非人類生物國度的外來者而言,諾克薩斯令人感到陌生恐懼。非人類生物最好的結局是在城邦邊境就被告之不受歡迎。雖然也有例外,不過只有證明該生物的價值或是敬畏(或者兩者兼有)。人類訪客和移民的待遇也只好受一點,你的價值和敬畏之心才是被諾克薩斯社會接受的關鍵。
諾克薩斯居民必須義務服兵役6年,所有適齡居民都積極成為後備役。即便如此,諾克薩斯最高指揮部依舊有權徵募任何居民,無論年齡。主動參加軍隊者在諾克薩斯社會會高人一等。諾克薩斯軍隊很少缺人,即使有被迫同宿敵德瑪西亞簽訂的交換和平協議
諾克薩斯
諾克薩斯最高指揮部在戰略上選擇不與英雄聯盟為敵,甚至對聯盟的活動還會給予一些幫助,雖然不太情願。瓦洛蘭的權力掮客們都清楚,諾克薩斯看得清形勢,與聯盟為敵,尤其是與其身後龐大的瓦羅蘭聯軍為敵,對諾克薩斯來說無異是自尋死路。而給予聯盟幫助,至少能達到兩個目的。其一,諾克薩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同德瑪西亞和平相處。這樣諾克薩斯可以集中精力征服其他地區。其二,諾克薩斯可以將自己重要的魔法天才集中到聯盟,為與德瑪西亞人的爭鬥儲備勝利。迄今為止,諾克薩斯同德瑪西亞之間無止境的戰爭仍看不到盡頭。他們之間的征戰更多的是通過在正義之地的代理人進行,而不必像以前一樣付出大量的人力物力資源。當敵人放鬆之時,諾克薩斯軍隊也得到修整。
諾克薩斯如同它的風格一樣黑暗兇險。城市建於花崗岩山脈之上,部分城區卻又深入地底。建築物聳立山巔或是深入山腹。城外令人望而生畏的人工護城河,注滿了女巫邪惡腐臭的藥劑。護城河成了隔絕外界訪問的最佳屏障,僅留下少數幾個重兵把守的關卡。居住在山頂的是諾克薩斯最高委員會總部,從遠處看,這建築就如同一個骷髏頭。在城牆外躺著的是無法入住城內的窮人(或許他們才是幸運兒)
城市的地下部分同地上部分幾乎一樣龐大,無數的商店、酒館和居民區填滿了這個聲名狼藉的城邦破敗的下半部。諾克薩斯擁有全符文之地最龐大的地下通道網路,無數諾克薩斯貴族宣稱對眾多迷宮般的過道和地下房間擁有所有權。
大將軍達克威爾死亡,策士統領斯維因正式加冕為大將軍。

2常駐著名英雄

諾克薩斯之手-德萊厄斯
諾克薩斯之手——德萊厄斯

  諾克薩斯之手——德萊厄斯

提到諾克薩斯力量的象徵,沒有人能比德萊厄斯這名城邦中最讓人畏懼和久經沙場的戰士更加適合了。自幼失去雙親的德萊厄斯,為了讓他自己和弟弟活下去,不得不進行戰鬥。到他加入軍隊的時候,他已經練就出了如同身經百戰的老練士兵一般的力氣和紀律性。德萊厄斯決心的首次真正考驗,出現在一次對抗德瑪西亞的決定性戰鬥中。那裡的諾克薩斯軍隊疲憊不堪,且數量處於劣勢。德萊厄斯的長官下令,讓他的部隊撤退,但德萊厄斯拒絕接受如此怯懦的行為。德萊厄斯脫離編隊,大步邁向長官,並用手中的巨斧削掉了這個膽小鬼的腦袋。既惶恐不已又備受鼓舞的士兵們跟著德萊厄斯衝進了戰鬥,並用難以置信的力氣與熱情進行戰鬥。在一場艱苦漫長的戰鬥之後,他們終於迎來了勝利的曙光。
德萊厄斯從這次勝利中獲取了動力,並帶領著現有的勇猛且忠誠的部隊參加了一個對抗德瑪西亞的毀滅性戰役。在戰場上證明了他的實力之後,德萊厄斯將他的目光轉向了故鄉。他看到了一個千瘡百孔的諾克薩斯,貪得無厭、洋洋自得的貴族們耗盡了城邦的國力。為了讓他的祖國重振雄風,德萊厄斯毅然決定親自重塑諾克薩斯的領導階層。他一旦發現尸位素餐、虛有其表的傀儡權貴,就會用暴力手段將他們從權位上移除。大部分人將德萊厄斯的清洗行動看成是篡權的一種嘗試,但他對王位有著一個截然不同的計劃。他曾經懷著強烈的興趣目睹了傑里柯丶斯維因的崛起。在斯維因身上,德萊厄斯看到了一個有著帶領諾克薩斯通向榮耀的頭腦與決心的領袖。與策士統領結盟的德萊厄斯,正在為了將整個城邦團結在一起,從而讓諾克薩斯展現真正實力的願景而奮鬥不已。
「團結一致的諾克薩斯能夠掌控整個世界——而且理應如此。」——德萊厄斯
首領之傲-厄加特
首領之傲——厄加特

  首領之傲——厄加特

聯盟里有很多的勇士,有些人是因為自己的天生神力而著名,有些充滿了狡猾與詭計,或者是對於武器的專精,而其餘的則只是簡單的拒絕死亡。厄加特,這個諾克薩斯曾經的偉大的武士,可能就屬於後者。他無數次的在戰場上衝鋒陷陣,在敵營中製造混亂,因此他也經常在戰鬥中負傷。當他的身體再也無法承受這樣的創傷的時候,殘疾的厄加特給分配到了諾克薩斯擔任高階劊子手。這個時候,他的雙手已經徹底殘疾,並且幾乎無法行走,因此鐮刀狀的兇器被移植到了他殘破的身上來讓他執行血腥的工作。
最終厄加特迎來了自己生命中最輝煌的一刻。由於他的軍事背景,他經常隨同先遣隊進入外國領土執行裁決。在伏擊了一支敵方部隊后,德瑪西亞的皇子,嘉文四世落入了厄加特的手中。由於這裡距離諾克薩斯過於遙遠,因此將自己的戰利品運輸回去要冒極大的風險,厄加特已經開始準備處置自己的俘虜。然而,最終由蓋倫率領的德瑪西亞護衛隊出現了,厄加特被狂熱的拯救王子的勇士劈成了兩半。最後這個劊子手的遺體被運送回了陰暗學院去試圖復活,這個濫用了一生的屍體已經看起來破敗不堪,證明了當時的死靈法師的技藝存在問題。這時候,祖安最知名的教授斯坦維克·彼利提出了一個方案,在他的實驗室里,一個噩夢般恐怖的新軀殼被製造出來,厄加特已經成為一個半人半機器的恐怖怪獸,來到了英雄聯盟來尋找那個終結自己生命的人,他的金屬血管里奔涌著巫術的能量。
"我可以重造他,我掌握了這種巫術。" --斯坦維克·彼利教授
不祥之刃-卡特琳娜
不祥之刃——卡特琳娜

  不祥之刃——卡特琳娜

在軍國主義的諾克薩斯,女人的首要責任就是養育強壯的小孩,為參軍的丈夫傳宗接代,這是意料之中的事。但是有些女人卻不把養育當作自己的天性,卡特琳娜便是其中之一。身為受人敬畏的諾克薩斯將軍杜-克卡奧的女兒,卡特琳娜對他父親的刀比對裙子、珠寶和她姐妹們過分關心的瑣事更感興趣。童年時代的一次爭吵很快揭開了卡特琳娜可怕的殺戮本領,她那機會主義的父親很高興地培養她的殺人本能。
在城邦最棒的刺客的訓練下,卡特琳娜在艾歐尼亞戰爭中首次展示了她的刺殺本領。在那裡,她對刀劍的精通和她殘酷的性格為她贏得了 「不祥之刃」的稱號,這個稱號將伴隨她一生。然而,她因其在對抗德瑪西亞的活動中的功績而出名,尤其是那些關於她和「國家保衛者」蓋倫戰鬥的事。當她從先鋒軍中發現賽恩的屍骨開始,蓋倫就成為了她的競爭對手。
當瓦洛蘭大陸稀有的和平代替了戰爭,卡特琳娜在僅剩的天堂——英雄聯盟里尋找暴力的誘惑。有些人可能會認為,卡特琳娜所選擇的道路將不可避免地讓她成為一名聯盟英雄,繼續執行諾克薩斯的旨意,為她高貴的家族帶來聲望。但是在那裡,她繼續她的殘忍——既受人尊敬又被人辱罵。既令人害怕又受人崇拜。
德瑪西亞之力蓋倫在一場小規模戰鬥后說:「諾克薩斯的不詳之刃就像黑寡婦——美麗卻致命。」
詭術妖姬-樂芙蘭
詭術妖姬——樂芙蘭

  詭術妖姬——樂芙蘭

每個城市都有其不為人知的黑暗一面,每個人的名譽下都隱藏著可疑的色彩。諾克薩斯-有人崇拜有人厭惡-毫無疑問是這句話的真實寫照。在黑暗的大地深處,蜿蜒的地下世界如同蜂巢一般。這個地底世界的中心鋪著曲折的街道,是世間所有邪惡的避難所。無數狂熱教徒、女巫和秘密社團將這個迷宮視為家園。詭術妖姬樂芙蘭,黑色玫瑰的領導人,這是諾克薩斯歷史上某段無恥時期的遺留產物。看上去永遠年輕的樂芙蘭實則殘忍無情,她和她的家族之前一直是諾克薩斯政治的中堅,直到新生的軍政府出現才轉入地下。這段時期,黑色玫瑰為達成目的,秘密組織強大的法師集會和技巧練習,他們比當前掌權者擁有更精妙的法術。
他們的追求一直保持著隱秘,外界普遍認為在貴族時代,黑色玫瑰才是王座背後的真正統治者。而當稚嫩的軍部力量走向成熟,開始影響帝國的實際權力后,黑色玫瑰似乎在一夜之間就消失了。很多人簡單的認為黑色玫瑰的時代已經過去了,而他們的成員則在社會和政治資源上隱忍蓄力。當樂芙蘭再度出現於戰爭學院的門前,卻表明這位操控暗影與火焰的大師已經明碼標價,等待一個新的全球霸主的出現。
「對於足不出戶的人,這個世界完全不同」——詭術妖姬·樂芙蘭
刀鋒之影-泰隆
刀鋒之影——泰隆

  刀鋒之影——泰隆

諾克薩斯地底通道的黑暗,尖刀上令人安然的光芒,這就是泰隆最早的記憶。他不知何為家庭,何為溫暖,何為善良。聽著他所偷金幣的叮噹聲,靠著一堵可以讓他倚靠的牆,這就是他所期望的歸屬。憑藉他的機智與嫻熟的偷竊技巧,泰隆在弱肉強食的諾克薩斯地下世界艱難地維繫著生活。他真正的名聲則來自他用刀的高超技巧。許多組織都派刺客脅迫他:要麼加入他們,要麼死。泰隆則用他的行動作出回應,人們要麼在街邊的陰暗角落發現這些殺手的屍體,要麼在諾克薩斯的壕溝中。多年混跡底層的生活使泰隆明白,做事最好不要浪費——他收繳掉那些試圖刺殺他的失敗者的武器,並漸漸收集起來,武器存量數不勝數。
針對泰隆的刺殺行動變得越發的危險,直到一名同樣持刀的刺客與他進行了一場真正的較量。讓泰隆震驚的是,他的武器居然被繳去。眼看著刺客的最後一刀就要落下,他卻表明了自己的真實身份,此人竟是Du Couteau將軍(卡特琳娜與卡西奧佩婭的父親)。將軍可以給他諾克薩斯高階軍官特使所具有的生活,而他所要的,則是泰隆的效忠。泰隆接受了這個條件,但他只為Du Couteau服務,因為他只接受比自己強大的人所傳達的命令。泰隆依舊行走在黑暗之中,執行Du Couteau的刺殺命令,直到有一天將軍失蹤。泰隆的懷疑帶領他走向了戰爭學院的大門,加入了戰爭學院,尋找對將軍失蹤事件負責的組織,也正是因為如此,泰隆結識了各路英豪,與其展開了一場精彩的戰鬥。
「你只能在DuCouteau家族看到瓦羅然大陸上最致命的三名用刀高手:我的父親,我,泰隆。」——卡特琳娜,不詳之刃
祖安狂人-蒙多醫生
祖安狂人——蒙多醫生

  祖安狂人——蒙多醫生

蒙多醫生天生便是無情無義之人。不僅如此,他還有一種無法剋制的衝動,渴望通過實驗來製造痛苦。五歲的時候,他的大多數鄰居家的寵物都會神秘失蹤。十多歲的時候,他的父母也離奇地人間蒸發了。在他拿到合法的行醫執照的時候,由於證據不足他已經逃過了38起謀殺訴訟。
蒙多醫生既是連環殺手,又是頂級的科學狂人,雖然人們都有點懷疑他的屠殺如何能被稱為科學。然而在醫學方面,他確實取得了卓越的成就,他畫出了人腦與軀體的痛苦反應圖,甚至能夠在劇痛的情況下抑制疼痛。他還通過化學深入研究大腦的主要部分,了解如何提高侵略性和腎上腺素,以及麻痹人的良知與生存本能。簡而言之,蒙多醫生的一生的目的便是研究如何運用科學完美地殺人。
不幸的是,諾克薩斯城邦認為蒙多醫生的這種行為是雄心壯志的表現,而非人性的泯滅。蒙多醫生原本是為祖安而戰,後來加入了英雄聯盟替諾克薩斯效力。他的雙重身份是祖安與諾克薩斯雙方結盟的產物。時至今日,蒙多醫生仍然繼續著他的實驗,甚至將自己作為實驗對象,這點從他那扭曲的面容以及怪異的腔調便可以看出來。傳聞諾克薩斯的高層允許他在閑暇之時隨心所欲地進行他的實驗研究。
「小心這個祖安狂人!在他的眼裡,你已經死了」

3離開的英雄

諾克薩斯對艾歐尼亞的不義戰爭導致了許多諾克薩斯的著名英雄離開了自己的祖國,其中便包括了兩名非常強大的英雄。
放逐之刃-銳雯
放逐之刃——銳雯

  放逐之刃——銳雯

在諾克薩斯,只要你有實力,人人都有機會上位。這與種族、性別和社會地位無關。銳雯對此深信不疑,努力奮鬥期望出人頭地。作為士兵時她就表現出不俗的潛力,雖然身材矮小卻鍛煉自己精通長劍的運用。她是殘忍高效的戰士,而力量源自內心堅定的信念。沖入戰場時,銳雯的內心從未動搖:不屑道德束縛,無懼死亡恐懼。因此銳雯從同輩中脫穎而出,成為諾克薩斯精神的代表。她超乎尋常的狂熱得到了最高指揮部的讚賞,銳雯獲得了一把用諾克薩斯魔法熔鑄強化過的黑色符文之刃。這把神兵比鳶盾還重,並和鳶盾差不多寬.完美契合銳雯的喜好。很快,銳雯被指派前往艾歐尼亞,成為諾克薩斯侵略戰的一部分。
這場戰爭很快變成了滅絕屠殺。諾克薩斯士兵緊跟著來自賽恩的戰爭機器跨越死亡之地。戰爭並不是銳雯受訓的光榮戰鬥,她奉命消滅戰敗重傷的敵人殘軍。隨著侵略的進行,戰爭明顯不再是取代艾歐尼亞政權,更像是毀滅與屠殺。在一場遭遇戰中,銳雯部隊被艾歐尼亞軍隊包圍。他們呼叫附近的援軍,回應的則是鍊金術士辛吉德的生化炮彈。銳雯環顧四周,雙方的士兵都成為這場恐怖轟炸的犧牲。銳雯竭盡全力逃離了戰場,而這份記憶卻無法拭去。諾克薩斯官方已經將銳雯計入死者名單,銳雯看到了開始新生活的機會。她粉碎符文之刃,切斷與過去的聯繫,隨心所欲徘徊流亡。銳雯正尋求機會贖罪,以自己的方式為心目中真正的諾克薩斯精神奮戰。
在脫離了諾克薩斯后,儘管她不止一次表明她依然熱愛諾克薩斯,但她將只為自己而戰,所以她儘管也是重中立英雄,但她卻是不代表任何陣營的。

諾克薩斯的英雄們

諾克薩斯的英雄們
上一篇[人祇]    下一篇 [德瑪西亞]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