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諾曼底登陸戰役,是20世紀最大的登陸戰役,也是戰爭史上最有影響的登陸戰役之一。盟軍先後調集了36個師,總兵力達288萬人,其中陸軍有153萬人,相當於20世紀末美國的全部軍隊。從1944年6月6日至7月初,美國、英國、加拿大的百萬軍隊,17萬輛車輛,60萬噸各類補給品,成功地渡過了英吉利海峽。到7月24日,戰爭雙方約有24萬人被殲滅,其中盟軍傷亡12.2萬人,德軍傷亡和被俘11.4萬人。至8月底,盟軍一共消滅或重創德軍40個師,德軍的3名元帥和1名集團軍司令先後被撤職或離職,擊斃和俘虜德軍集團軍司令、軍長、師長等高級將領20人,繳獲和摧毀德軍的各種火炮3000多門,摧毀戰車1000多輛。德軍損失飛機3500架,坦克1.3萬輛,各種車輛2萬輛,人員40萬。諾曼底登陸成功,美英軍隊重返歐洲大陸,使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戰略態勢發生了根本性變化。人類戰爭史上規模最大的登陸戰役,對未來戰爭具有深刻啟迪。

1 諾曼底登陸 -簡介

諾曼底登陸諾曼底登陸

諾曼底登陸戰役發生在1944年6月6日6時30分,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盟軍在歐洲西線戰場發起的一場大規模攻勢。這次作戰行動的代號Operation Overlord。這場戰役盟軍計劃在1944年6月6日展開,8月19日渡過塞納-馬恩省河后結束。雖然這場戰役離現在六十五年,但諾曼底戰役仍然是目前為止世界上最大的一次海上登陸作戰,牽涉接近三百萬士兵渡過英吉利海峽前往法國諾曼底。

在諾曼底戰役中作戰的盟軍主要由加拿大、英國及美國組成,但在搶灘完成後,基本上只有法國及波蘭也有參與這場戰役,而當中的士兵有來自比利時、捷克斯洛伐克、希臘、荷蘭和挪威等。

進攻諾曼底在登陸的前一天晚上展開,空降兵空降作戰、大規模的空中轟炸。而兩棲登陸戰則在6月6日早上開始。在登陸前,「D-Day」的軍隊主要部署在英格蘭南部沿海地區,尤其在朴茨茅斯。諾曼底戰役持續了超過2個月,最終,盟軍成功建立灘頭堡,並在8月25日 ,解放巴黎,宣告結束諾曼底戰役。

2 諾曼底登陸 -背景

早在1941年9月,斯大林就向丘吉爾提出在歐洲開闢第二戰場對德國實施戰略夾擊的要求,但當時美國尚未參戰,英國根本無力組織這樣大規模的戰略登陸作戰。對於蘇聯的建議,英國的回應只是派出小部隊對歐洲大陸實施偷襲騷擾。

1942年6月,蘇美和蘇英發表聯合公報,達成在歐洲開闢第二戰場的充分諒解和共識,但英國在備忘錄中對承擔的義務作了一些保留。

1942年7月,英美倫敦會議,決定1942年秋在北非登陸,而把在歐洲開闢第二戰場推遲到1943年上半年。但此時蘇德戰場形勢非常嚴峻,德軍已進至斯大林格勒,蘇聯強烈要求英美在歐洲發動登陸作戰,以牽制德軍減輕蘇軍壓力。英國只好倉促派出由6018人組成的突擊部隊在法國第厄普登陸,結果遭到慘敗,傷亡5810人,傷亡率高達96.5%。

1943年1月,英美卡薩布蘭卡會議,通過上半年在西西里島登陸的決定。把在歐洲大陸的登陸推遲到1943年8月。在這次會議上,英國借第厄普的失敗,以大規模兩棲登陸的複雜與危險必須謹慎從事為理由,堅持要求推遲對歐洲大陸的登陸。實際上英國一則想乘蘇德相爭坐收魚翁之利,二則想借美國的力量恢復大英帝國戰前在北非和南歐的傳統勢力。當然遭到美國的反對,作為妥協,英國同意成立英美特別計劃參謀部,負責制訂在歐洲的登陸計劃。由英國陸軍中將F·摩根擔任參謀長。摩根上任后立即組建「考薩克」,「考薩克」就是同盟國歐洲遠征軍最高參謀部的英文縮寫,主要成員有副參謀長美國陸軍准將雷·巴克,陸、海、空軍及所有與登陸有關的各軍兵種代表,負責指揮對歐洲大陸偷襲騷擾作戰的英國聯合作戰司令部司令蒙巴頓海軍中將也是當然成員。

諾曼底登陸艾森豪威爾(中)就在諾福克旅館召開了遠征軍最高司令部首次會議

1943年5月,英美華盛頓會議,決定於1944年5月在歐洲大陸實施登陸,開闢第二戰場。「考薩克」立即開始制定登陸計劃,首先確定登陸地點,根據歷次登陸作戰的經驗教訓,登陸地點要具備以下三個條件:一要在從英國機場起飛的戰鬥機半徑內,二航渡距離要儘可能短,三附近要有大港口。那麼從荷蘭符利辛根到法國瑟堡長達480km的海岸線上,以此條件衡量,有三處地區較為合適:康坦丁半島、加萊和諾曼底。再進一步比較,康坦丁半島地形狹窄,不便於展開大部隊,最先被否決。加萊和諾曼底各有利弊,加萊的優點是距英國最近,僅33km,而且靠近德國本土;缺點是德軍在此防禦力量最強,守軍是精銳部隊,工事完備堅固,並且附近無大港口,也缺乏內陸交通線,不利於登陸後向縱深發展。諾曼底雖然距離英國較遠,但優點一是德軍防禦較弱,二是地形開闊,可同時展開30個師,三是距法國北部最大港口瑟堡僅80km。幾經權衡比較,「考薩克」選擇了諾曼底,於1943年6月26日起制定具體計劃,以「霸王」為作戰方案的代號,以「海王」為相關海軍行動的代號。初步計劃以3個師在卡朗坦至卡昂之間32km寬的三個灘頭登陸,即後來的「奧馬哈」、「金」和「朱諾」灘頭,同時空降2個旅。第二梯隊為8個師,將在兩周內佔領瑟堡。整個計劃中最大的難題是港口問題,也就是在佔領瑟堡前,如何解決部隊的後勤補給,要知道諾曼底在五六月間,多為大風大浪,光靠登陸灘頭無法保證後勤供應——這似乎成為無法克服的困難。束手無策中,「考薩克」的海軍代表英國海軍少將約翰·休斯·哈萊特想起蒙巴頓在一次會議上的玩笑:既然沒有天然港口,就造一個人工港。於是建議製造配件裝配成人工港來解決問題。別無良策,他的設想獲得批准。7月15日,摩根將「霸王」計劃大綱呈交英美聯合參謀長委員會。

1943年8月,英美魁北克會議批准「霸王」計劃。

1943年11月,英美蘇德黑蘭會議確定於1944年5月發動「霸王」行動。

1943年12月,美國陸軍上將艾森豪威爾被任命為歐洲同盟國遠征軍最高司令,於1944年1月2日抵達倫敦就任。艾森豪威爾閱讀了摩根計劃,認為突擊正面太窄,在最初攻擊中缺乏足夠的突擊力量,提出修改意見,把登陸正面擴大到80km,第一梯隊由3個師增加到5個師,登陸灘頭也從3個增加到5個(新增「猶他」,「劍」灘頭),空降兵從2個旅增加到3個師,這一意見得到最高司令部三軍司令的支持。

1944年2月,英美聯合參謀長委員會批准了「霸王」計劃大綱和修改後的作戰計劃,但是隨之對登陸艦艇的需求也增加了,為了確保擁有足夠的登陸艦艇,英美聯合參謀長委員會決定將登陸日期推遲到6月初,並且將原定同時在法國南部的登陸推遲到8月。

由於登陸日(代號D日)推遲到6月初,盟軍統帥部開始確定具體的日期和時刻,這是一個複雜的協同問題,各軍兵種根據自己的需要提出不同要求,陸軍要求在高潮上陸,以減少部隊暴露在海灘上的時間;海軍要求在低潮時上陸,以便盡量減少登陸艇遭到障礙物的破壞;空軍要求有月光,便於空降部隊識別地面目標,最後經認真考慮,科學擬定符合各軍種的方案,在高潮與低潮間登陸,由於五個灘頭的潮汐不盡相同,所以規定五個不同的登陸時刻(代號H時),D日則安排在滿月的日子,空降時間為凌晨一時,符合上述條件的登陸日期,在1944年6月中只有兩組連續三天的日子,6月5日至7日,6月18日至20日,最後選用第一組的第一天,即6月5日。

戰役目的是橫渡英吉利海峽,在法國北部奪取一個戰略性登陸場,為開闢歐洲第二戰場最終擊敗德國創造條件。戰役企圖是在諾曼底登陸,奪取登陸場,在登陸的第12天,把登陸場擴展到寬100km,縱深100km。計劃在登陸場右翼空降2個美國傘兵師,切斷德軍從瑟堡出發的增援,並協同登陸部隊奪取「猶他」灘頭,在左翼空降1個英國傘兵師,奪取康恩運河的渡河點,然後首批8個加強營在5個灘頭登陸,建立登陸場,在鞏固和擴大登陸場后,後續部隊上岸,右翼先攻佔瑟堡,左翼向康恩河至聖羅一線發展,掩護右翼部隊的攻擊;第二階段攻佔岡城、貝葉、伊濟尼、卡朗坦,第三階段攻佔布勒塔尼,向塞納河推進,直取巴黎。

諾曼底是法國西北部著名的歷史和文化大區,面積約3萬平方公里,在行政上劃分為上、下諾曼底兩區。它北臨英吉利海峽,與英國遙遙相望,海岸線全長600公里。諾曼底登陸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期一次歷史性戰役。1944年初夏,蘇聯軍隊在東線戰勝德軍已成定局,盟軍為履行美、英、蘇首腦在1943年11月德黑蘭會議上達成的關於在西線開闢歐洲第二戰場的協議,決定在法國諾曼底地區登陸,向納粹德國的軍隊發起反擊。6月6日凌晨,盟軍在最高司令艾森豪威爾的指揮下,以2萬多空降傘兵為先導,近16萬部隊在空軍的掩護下,從朴次茅斯起航,橫渡英吉利海峽,一舉突破了德軍防線——「大西洋壁壘」,置德軍於腹背受敵的境地。這次登陸作戰,盟軍出動1200艘戰艦、1萬架飛機、4126艘登陸艇、804艘運輸艦、數以百計的坦克和15.6萬名官兵(7.3萬名美軍,8.3萬名英國和加拿大軍隊)。因諾曼底海岸幾乎都是懸崖峭壁,盟軍的登陸地點選在比較平緩的5個灘頭,兵分五路向諾曼底海灘發起猛烈的攻擊並開始登陸。6月12日,盟軍的登陸點已連成一片。7月5日,盟軍在諾曼底的登陸人員已達100萬。7月24日戰役結束時,盟軍共投入288萬人,5300多艘戰艦和近1.4萬架戰機。德軍投入的兵力達51萬人。戰役中,盟軍共消滅德軍11.4萬人,擊毀坦克2117輛,飛機245架。盟軍方面約有12.2萬將士犧牲。此後,盟軍繼續向歐洲腹地推進,在3個月的時間裡相繼解放了法國和比利時等國,並攻入德國本土。盟軍的勝利開闢了歐洲第二戰場,加速了法西斯德國的滅亡。為讓人民永遠銘記這段歷史,1984年,下諾曼底首府卡昂市決定建立諾曼底戰役紀念館。1988年6月,紀念館正式開館。

3 諾曼底登陸 -盟軍的準備

諾曼底登陸諾曼底登陸

自1941年德國入侵蘇聯后(巴巴羅薩作戰),蘇聯紅軍便一直單獨地在廣大的歐洲大陸上與德軍作戰,斯大林就向丘吉爾提出在歐洲開闢第二戰場對納粹德國實施戰略夾擊的要求,但當時美國尚未參戰,英國根本無力組織這樣大規模的戰略登陸作戰。對於蘇聯的建議,英國的響應只是派出小部隊對歐洲大陸實施偷襲騷擾(迪耶普戰役)。

1943年5月,英美華盛頓會議,決定於1944年5月在歐洲大陸實施登陸,開闢第二戰場。盟軍立即開始制定登陸計劃,首先確定登陸地點,根據歷次登陸作戰的經驗教訓,登陸地點要具備以下三個條件:一要在從英國機場起飛的戰鬥機半徑內,二航渡距離要儘可能短,三附近要有大港口。那麼從荷蘭符利辛根到法國瑟堡長達480千米的海岸線上,以此條件衡量,有三處地區較為合適:康坦丁半島、加萊和諾曼底。再進一步比較,康坦丁半島地形狹窄,不便於展開大部隊,最先被否決。加萊和諾曼底各有利弊,加萊的優點是距英國最近,僅33千米,而且靠近德國本土;缺點是德軍在此防禦力量最強,守軍是精銳部隊,工事完備堅固,並且附近無大港口,也缺乏內陸交通線,不利於登陸後向縱深發展。諾曼底雖然距離英國較遠,但優點一是德軍防禦較弱,二是地形開闊,可同時展開30個師,三是距法國北部最大港口瑟堡僅80公里。幾經權衡比較,盟軍選擇了諾曼底,於1943年6月26日起制定具體計劃,以君主為作戰方案的代號,以海王為相關海軍行動的代號。

為實施這一大規模的戰役,盟軍共集結了多達288萬人的部隊。陸軍共36個師,其中23個步兵師,10個裝甲師,3個空降師,約153萬人。海軍投入作戰的軍艦約5300艘,其中戰鬥艦隻包括13艘戰列艦,47艘巡洋艦,134艘驅逐艦在內約1200艘,登陸艦艇4126艘,還有5000餘艘運輸船。空軍作戰飛機13700架,其中轟炸機5800架,戰鬥機4900架,運輸機滑翔機3000架。為此,盟軍的空襲由轟炸德國的工業區轉變成轟炸德國的交通線(後期根據德國的記載,由於盟軍對德的轟炸,是修建大西洋堡壘的進度一再變慢,甚至有些修建大西洋堡壘的工人被迫去修建鐵路)在D日前夕 這些轟炸機又轟炸了海灘的防禦設施,只是由於探路人的失誤使這些轟炸沒起到什麼作用。

諾曼底登陸美軍為在諾曼底登陸而準備的戰鬥機和轟炸機群

欺騙

戰略欺騙,使得德軍統帥部判斷錯誤,不僅保障了登陸作戰的突然性,還保證了戰役順利進行,對整個戰役具有重大影響。盟軍通過海空軍的卓有成效的佯動,成功運用了雙重特工、電子干擾,以及在英國東南部地區偽裝部隊及船隻的集結等一系列措施,再加上嚴格的保密措施,使德軍統帥部在很長時間裡對盟軍登陸地點、時間都作出了錯誤判斷,甚至在盟軍諾曼底登陸后仍認為是牽制性的佯攻,這就導致了德軍在西線的大部分兵力、兵器被浪費在加萊地區,而在諾曼底則因兵力單薄無法抵禦盟軍的登陸。同時,還找到一個和蒙哥馬利長得極像的叫詹姆斯的人在北非冒充蒙哥馬利,使得隆美爾以為蒙哥馬利一直在北非。

演習及防備

逼真的戰前訓練,由於登陸作戰是一種極為複雜的作戰樣式,盟軍在登陸前對參戰部隊的組織和行動進行了反覆多次近似實戰的模擬演練,以使部隊儘快掌握相關的作戰技能,提高了部隊戰鬥力。戰後參戰人員對戰前訓練及訓練基地給予了高度評價。

盟軍的進攻計劃

戰役目的是橫渡英吉利海峽,在法國北部奪取一個戰略性登陸場,為開闢歐洲第二戰場最終擊敗德國創造條件。戰役企圖是在諾曼底登陸,奪取登陸場,在登陸的第12天,把登陸場擴展到寬100公里,縱深100公里。計劃首先在登陸場右翼空降2個美國傘兵師,切斷德軍從瑟堡出發的增援,並協同登陸部隊奪取猶他灘頭;在左翼空降1個英國傘兵師,奪取康恩運河的渡河點。然後首批登陸部隊8個加強營在5個灘頭登陸,建立登陸場,在鞏固和擴大登陸場后,後續部隊上岸,右翼先攻佔瑟堡,左翼向康恩河至聖羅一線發展,掩護右翼部隊的攻擊;第二階段攻佔岡城、貝葉、伊濟尼、卡朗坦,第三階段攻佔布勒塔尼,向塞納-馬恩省河推進,直取巴黎。

英軍戰區(第二軍團)

•第6空降師空投到登陸地區的左翼地區,奪取附近的橋樑,以防止德軍的裝甲部隊前往海岸支持。

•第3步兵師及第27裝甲旅進攻寶劍海灘。

•第50步兵師第8裝甲旅登陸黃金灘頭。

•加拿大第3步兵師及加拿大第2裝甲旅登陸朱諾海灘。

美軍戰區(第一軍團)

•第1步兵師及第29步兵師在奧馬哈灘頭登陸。

•遊騎兵部隊負責進攻奧克角。

•第4步兵師及第90步兵師在猶他海灘登陸。

•第101空降師在猶他海灘後方空降,支持登陸部隊。

•第82空降師負責攻擊小鎮聖-梅爾-艾格里斯。

諾曼底登陸諾曼底登陸

海軍的參與

海軍編為兩個特種混合艦隊:

1、西部艦隊,主要由美國軍艦組成,共3艘戰列艦,10艘巡洋艦,30艘驅逐艦,280艘其它軍艦,1700多艘登陸艦艇,司令為美國海軍少將柯克,在貝爾法斯特集結,由美國戰術空軍第9航空隊提供空中掩護。下轄3個編隊:U編隊負責運送美軍第4步兵師在猶他灘頭登陸,O編隊負責運送美軍第1步兵師在奧馬哈灘頭登陸,B編隊負責運送美軍第29步兵師在奧馬哈灘頭登陸。

2、東部艦隊,主要由英國軍艦組成,共3艘戰列艦,13艘巡洋艦,30艘驅逐艦,302艘其它軍艦,2426艘登陸艦艇,司令為英國海軍少將維安,在格里諾克集結,由英國戰術空軍第2航空隊提供空中掩護。下轄4個編隊:G編隊負責運送英國第50步兵師在黃金灘頭登陸,J編隊負責運送加拿大第3步兵師在朱諾灘頭登陸,S編隊負責運送英國第3步兵師在寶劍灘頭登陸,L編隊負責運送第二梯隊英國第7裝甲師在黃金灘頭登陸。海軍還以7艘戰列艦,2艘淺水炮艦,24艘巡洋艦,74艘驅逐艦組成五個艦炮火力支持大隊,為五個灘頭提供艦炮火力支持。

4 諾曼底登陸 -德軍的準備工作

諾曼底登陸諾曼底登陸

德國為抗擊盟軍的登陸,早在1941年12月起就開始構築沿海永久性防禦工事,即所謂的「大西洋壁壘」。但由於種種原因,直到1944年5月,在塞納河以東地區完成了68%,塞納河以西地區僅完成了18%,只有在加萊地區基本完成。

1944年5月,德軍在東線蘇聯戰場有179個師又5個旅,約佔德軍總兵力的65%。在西線的法國、比利時、荷蘭,只有歸西線總司令陸軍元帥龍德施泰特指揮的58個師,其中33個海防師,15個步兵師,8個裝甲師,2個傘兵師。即使再加上由希特勒親自指揮的戰略預備隊2個裝甲師,總共才60個師,約76萬人。西線司令部所屬的58個師,編為兩個集團軍群,共四個集團軍。B集團軍群由陸軍元帥隆美爾指揮,駐守法國北部,共39個師是西線德軍的主力。下轄第15集團軍,司令是薩爾穆特上將,駐加萊,擁有包括14個海防師,4個步兵師,5個裝甲師在內共23個師;第7集團軍,司令是多爾曼上將,駐布列塔尼半島,擁有包括8個海防師,5個步兵師,1個裝甲師在內共14個師。G集團軍群,由布拉斯科維茲上將指揮,駐守法國盧瓦河以西地區,共有19個師。下轄第1集團軍,司令為謝瓦萊里中將,駐比利時,共10個師;第19集團軍,司令為松德施泰因中將,駐法國南部,共9個師。

西線德軍裝甲部隊總共有10個裝甲師和3個重型坦克營,其中6個裝甲師是由希特勒親自指揮的,而且德軍統帥部認為坦克不適宜於在海灘使用,所以部署在海灘附近地區的裝甲部隊僅有駐卡昂的第21裝甲師,只有127輛四號坦克和40輛III型自行坦克突擊炮。

海軍兵力為驅逐艦5艘,潛艇49艘,遠洋掃雷艦6艘,巡邏艦116艘,掃雷艇309艘,魚雷艇34艘,炮艇42艘,總共才561艘中小軍艦,實力非常弱小。

諾曼底登陸德軍沿海岸線設置了重重反坦克障礙

空軍為第3航空隊,作戰飛機約450架,其中戰鬥機160架。與盟軍作戰飛機數目相比,處於1∶30的絕對劣勢。在諾曼底地區守軍為第7集團軍所屬的6個師又3個團,其中3個海防師,戰鬥力較弱;2個步兵師,1個裝甲師,戰鬥力稍強;3個團是2個獨立步兵團和1個傘兵團,總兵力約9萬人。防禦工事也比較薄弱,只構築了若干鋼筋混凝土的獨立支撐點,大部分工事都是野戰工事,縱深也只設置了少量防空降障礙物。1944年3月德軍部署在法國的裝甲部隊只有一個滿員的裝甲師,即第21裝甲師。希特勒1944年4月判斷諾曼底將是盟軍的登陸地點,要求加派兵力,隆美爾根據這一指示,將原駐聖洛的第352步兵師調到諾曼底,正是這個新調來的精銳師給在"奧馬哈"灘頭的美軍帶來滅頂之災。

德國為抗擊盟軍的登陸,早在1941年12月起就開始構築沿海永久性防禦工事。

1942年7月20日,希特勒下令從挪威北部至西班牙海岸構築由1.5萬個堅固支撐點組成的防線,也就是所謂的大西洋壁壘,希特勒要求在1943年5月1日之前完成,實際上直到1944年5月,除加萊地區外,在960公里廣闊海岸線上,只修築了少數相距遙遠的零星支撐點,在塞納-馬恩省河以東地區完成了68%,塞納-馬恩省河以西地區僅完成了18%。海岸 炮兵方面,德軍部署在法國西部沿海地區的大口徑火炮主要有:格里角地區有4門280毫米和3門381毫米岸炮、維梅納地區有3門305毫米岸炮、桑卡特西部地區有3門406毫米岸炮。而由於盟軍情報機關的卓越努力,使德軍最高統帥部認為挪威將是盟軍優先奪取的地區,反而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在挪威沿海修建了350座可部署88毫米到381毫米火炮的炮台。此外,德國還有一項優先建設的工程是海峽群島設防工程,至1944年共建成11座配備38門210毫米至305毫米火炮的炮台,這一工程在戰略上毫無意義,只是浪費了大量寶貴的人力物力。

因此被德國宣傳部門大肆渲染的大西洋壁壘,實際只是徒有虛名而已。倒是隆美爾元帥就任B集團軍群司令后,非常重視對沿海地區的防禦建設,親自率領特派代表團實地視察了從丹麥、荷蘭、法國的沿海防禦情況,並特別要求前沿防禦要前推至海中,從高潮線開始,在深海中布設水雷,在淺海中設置障礙物,這些斜插入海的木樁被盟軍稱為「隆美爾蘆筍」,海灘上則是鋸齒狀的混凝土角錐、坦克陷阱,其間還布設大量地雷,在能俯視海灘的制高點構築隱蔽火力點,海灘後面的開闊地區,則布設了大量防機降的木樁,布置這些爆炸物和障礙物,工程浩大,直到盟軍發起登陸時,僅僅完成了一部分,即使這樣也給盟軍登陸造成了不小損失。

5 諾曼底登陸 -登陸前奏

諾曼底登陸諾曼底登陸

盟軍的航空兵是登陸作戰準備中舉足輕重的力量,早在1943年6月英美就開始對德國的空軍基地和航空工業實施戰略轟炸,投彈約七萬噸,給德國軍事工業和空軍很大打擊。為確保登陸地區的制空權,在D日前三星期就對登陸點為圓心200公里為半徑範圍里的德軍40個主要機場進行猛烈突擊,共出動轟炸機3915架次,投彈6700噸,基本壓制了戰區內的德國空軍。D日後盟國空軍又擴大攻擊範圍,對登陸點為圓心470公里半徑里的德軍59個機場進行集中轟炸,使盟軍完全掌握制空權,德國空軍喪失了組織有效抗擊的能力,只能進行一些小規模的騷擾。

為阻止德軍向諾曼底的增援,盟國空軍又實施代號為「運輸作戰」的空中封鎖,這一行動分為兩階段:第一階段是從D日前三個月到D日,對德國西北部的39個鐵路目標和法國的33個鐵路目標進行轟炸,以徹底封鎖這一地區的交通線,盟軍在三個月里出動2萬架次,投彈7.6萬噸,其中用於攻擊鐵路樞紐7.1萬餘噸,用於攻擊橋樑4400噸。共摧毀50處樞紐,重創25處樞紐,炸毀橋樑74座,塞納河上的24座橋樑中被炸毀18座。另外法國境內2000個火車頭被炸毀1500個,火車車廂被炸毀16000節,導致鐵路運輸量下降62%,有1600列火車其中600列滿載德軍補給品,因此被迫滯留在德法邊境,無法進入法國。5月26日從巴黎到沿海地區的所有鐵路交通全部中斷,德軍只好用汽車運輸來替代,但白天在盟國空軍猛烈攻擊下,根本無法組織有效的運輸。正是這場空中封鎖,使得德軍修築海防工事因缺乏鋼筋、水泥等原料大受影響,並迫使德軍將原用於修築海防工事的2.6萬名勞工轉用於搶修鐵路,從而使海防工事的進展十分緩慢一直達不到預定要求。正是這場空中封鎖,使德軍的增援部隊無法及時抵達諾曼底,最典型的是2個從蘇聯戰場抽調下來的裝甲師,從蘇聯橫跨歐洲到達法國,行程數千公里,才花了三天;而從法國東部邊境到西部沿海地區,數百公里的路程卻足足花了七天,而且是不成建制的零散進入戰場,戰鬥力大打折扣。盟軍在癱瘓了法國北部的鐵路、公路交通后又建立了兩道空中封鎖線,重點阻滯德軍第十五集團軍的增援。第二階段是從D日到D日後的55天,主要封鎖塞納河和盧瓦河,不讓德軍增援渡過這兩條河,在這一階段,盟軍出動3萬架次,投彈6萬噸,不僅給德軍補給造成嚴重困難,而且使德軍的調動受到極大限制,白天無法機動整天進行隱蔽防空,夜間由於鐵路中斷,公路多處被毀,加上缺乏卡車等運輸工具,許多部隊只能徒步或利用自行車、獸力車行軍,速度極為緩慢,嚴重影響德軍戰鬥力的發揮。

此外在偵察與反偵察戰鬥中,正是由於盟軍戰鬥機部隊的出色表現,完全阻止了德軍飛機對盟軍登陸部隊集結地區的偵察和襲擾,德軍在六周里出動525架次偵察機,絕大多數遭到有力攔截,只有極少數飛臨英倫三島,但在盟軍戰鬥機的前堵后追下,也無法進行偵察,使德軍喪失了空中偵察這個最重要的情報來源。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盟國空軍在登陸前的對德戰略轟炸中,還重點對德國V—1導彈和Me—262噴氣飛機的研製基地、生產工廠實施集中而猛烈轟炸,迫使德軍將這兩項新式武器的生產研製單位進行疏散轉移,從而大大延緩投入實戰的時間。V—1導彈和Me—262噴氣飛機分別於1944年6月12日和1944年7月才用於實戰,使德軍利用這兩項先進技術裝備抗擊盟軍登陸的企圖落空,艾森豪威爾在戰後的回憶錄中說如果德軍能提早五十天將這兩項武器用於實戰,將對盟軍的登陸準備和作戰帶來巨大阻礙和困難,甚至無法組織登陸。盟軍的海空軍還從1944年4月17日起對法國沿海聯合實施攻勢佈雷,到D日前共出動2艘佈雷艦和6個魚雷艇支隊在空軍掩護下,布設多達6859枚水雷,封鎖荷蘭艾莫伊登至法國布勒斯特之間的港口,以阻止德國海軍可能的出擊。

6 諾曼底登陸 -空降作戰

諾曼底登陸飛機上的英國傘兵準備在諾曼底縱深空降

在諾曼底登陸中盟軍空降兵的任務是在登陸灘頭兩側距海岸10—15公里的淺近縱深空降,阻止敵預備隊的增援,並從側後攻擊德軍海岸防禦陣地,配合海上登陸。由於在最初的一二天里,盟軍只登陸6—8個步兵師,只有在建立起可供裝甲師展開的大登陸場后,才將裝甲師投入作戰。如果在裝甲部隊上陸前德軍突破了登陸部隊的防線,將會給登陸帶來滅頂之災。所以空降兵的行動在登陸初期對於登陸勝利是至關重要的。

參戰的空降部隊是美軍第82空降師,第101空降師,英軍第6空降師。這是盟軍在歐洲全部空降兵力。由美軍第9運輸機聯隊和英軍的2個運輸機大隊擔負空中運輸,共有運輸機1800架,滑翔機1200架。以英國南部的15個機場為出發機場,空降距離200—250公里。各空降師均分為突擊、後續、海運三個梯隊,由傘兵團組成突擊梯隊於登陸前五小時傘降著陸,滑翔機機降步兵團為後續梯隊於突擊梯隊傘降后十五小時機降著陸,空降師建制里的坦克、裝甲車等重裝備及其餘部隊組成後續梯隊在登陸場鞏固后海運上陸。計劃空降時間為6月6日凌晨一時,登陸時間為6月6日六時三十分。

6月5日二十時,盟軍出動2775架轟炸機,在諾曼底海岸96公里登陸正面投彈9267噸,進行長達兩小時直接航空火力準備。由於夜色沉沉加上天氣惡劣,未取得預期效果,只對德軍防禦陣地起到暫時的壓製作用。

6月5日二十二時,盟軍起飛兩批飛機,第一批24架於6日一時零十分在勒阿弗爾至萊塞廣大地區空投2000具假傘兵和一支8人的特別小分隊,假傘兵一落地就自動點燃鞭炮模擬射擊的槍聲,特別小分隊落地後設置音響模擬器,發出事先錄製好的槍聲、炮聲、軍官的下令聲、士兵的講話聲、汽車行駛聲等各種聲音,造成到處都有空降的聲勢。各地的德軍紛紛向指揮部報告,一時間德軍指揮部收到大量報告,有的報告盟軍空降兵著陸,有的報告盟軍空投假傘兵,真假難辨前後矛盾,嚴重干擾影響德軍指揮部的判斷。第二批26架飛機,每架載13人的空降引導組,於6日零時十六分在各預定地區空降,除了兩個組被德軍消滅,一個組未及時到達,其餘二十三個組都按時設置引導信號,標示出空降場,為接下來的大規模空降做好準備。

6月5日二十三時,3個空降師的突擊梯隊共24個傘兵營,17210人,分乘1038架運輸機起飛。艾森豪威爾親自到第82空降師的出發機場為出征將士壯行。所有飛機的垂直尾翼上都塗有三道白杠作為識別標記,採取九機品字形密集隊形,以36—45架組成梯隊,飛行高度1500—1800米,由於航行途中天氣惡劣,編隊偏離預定航線,而且隊形混亂。到達諾曼底上空又遭到德軍高射武器射擊,使得跳傘高度由預定的150米增加到500米,飛行時速由180公里增加到330公里,地面風速高達每秒10—15米,所以傘兵著陸非常分散,還有很多人在著陸時受傷。加上德軍事先打開科湯坦水壩的閘門,河水淹沒了大片草地,空中偵察沒有發現被青草遮蓋了已不是草地而是沼澤,不少預計在草地上降落的傘兵陷入沼澤。儘管在著陸時傘兵遇到不小麻煩,但仍按計劃立即投入戰鬥。

各空降師戰鬥詳情如下:

美軍第82空降師的突擊梯隊由傘兵第505、507、508團和加強分隊組成,共6800人,由師長李奇微少將指揮,搭乘369架運輸機,計劃在聖曼伊格里斯以西的梅特勒河西岸空降,任務是攻佔聖曼伊格里斯,控制梅特勒河上從拉菲埃爾至薛夫杜邦之間橋樑和渡口,保障美第7軍通過梅特勒河。

第505團由威廉·埃克曼上校指揮,計劃在梅特勒河東岸著陸,以3個傘兵營分別攻佔拉菲埃爾、諾維爾奧普蘭、聖曼伊格里斯。第1營由於飛機偏離了航線,空降時又極為分散,著陸后營長凱拉姆少校只集合起極少數人,在向拉菲埃爾前進途中遭德軍阻擊,營長、代理營長先後陣亡,沒能完成佔領拉菲埃爾的預定任務。第2營在預定地點著陸,營長范迪沃特中校在著陸時踝骨骨折,他讓士兵用手推車推著他堅持指揮,集合起一半人,完成向諾維爾奧普蘭的進攻準備,正要發起攻擊,接到團長的緊急命令,由於沒有第3營的消息,為確保團的主要任務攻佔重要交通樞紐聖曼伊格里斯的完成,第2營改變原定任務代替3營去奪取這一重要目標。范迪沃特留下特納中尉率42人監視諾維爾奧普蘭之敵,自己率其餘人立即向南進攻聖曼伊格里斯,特納的小分隊後來頑強戰鬥八小時,擊退德軍向聖曼伊格里斯北翼的反擊,保障了主力堅守住了關鍵的聖曼伊格里斯。第3營在預定地點著陸,營長克勞斯中校集合了180人,在當地法國嚮導的帶領下,藉助夜色掩護,以偷襲手段一舉攻佔聖曼伊格里斯,只是由於通訊中斷無法及時向團報告,隨後和趕來的第2營一起組織防禦,擊退德軍多次反擊,牢牢控制住這一重要的交通樞紐。

第507團由喬治·米利斯上校指揮,計劃在梅特勒河西岸著陸,奪取勃凡斯,控制從西北通向梅特勒河的道路。因為引導組被德軍消滅,沒有標識出空降場,空降兵大多錯降在沼澤里,第1營僅集合了100人,向拉菲埃爾進攻。第2營營長蒂姆斯中校集合50人,向恩第雷維爾進攻,但因兵力太少,進攻失利被迫就地轉入防禦。第3營著陸極為分散,根本無法發動有組織的進攻。儘管該團團長在著陸后第二天被俘,由2營營長蒂姆斯率領全團殘餘人員集中在拉菲埃爾附近,全力奪取梅特勒河上的橋樑,經數小時激戰,未能完成預定任務,但該團仍奪取了幾個重要高地,牽制了德軍的兵力,破壞了德軍防禦的穩固。

第508團由林奎斯特上校指揮,計劃在杜佛河以北著陸,佔領邦拉佩,控制杜佛河上的渡口,第3營作為師的預備隊。由於運輸機在空降時遭到德軍防空火力的射擊,只好在高空高速投下傘兵,致使空降兵著陸很分散,師長李奇微也就是後來朝鮮戰爭中的美軍總司令,他回憶當時空降落地后既沒有遇到部下,幸運的是也沒有遇到敵人,還好很快就集合起師部的部分人員,只是軍官人數大大多於士兵。他只好自嘲地說:「從沒見過這麼多軍官帶領這麼少的士兵作戰。」508團團長和少數部隊錯降在拉菲埃爾附近,隨即被師長調往就近的渡口參加戰鬥。第1營和第2營大部分降落在德軍一個堅固設防區,傷亡慘重,第1營營長巴切勒中校陣亡,第2營營長香利中校率領兩個營的殘部浴血奮戰,終於佔領了薛夫杜邦渡口。第3營在預定空降區東南1600米處著陸,全營非常分散,最初的一天都忙於集合部隊,作為師的預備隊,未能投入作戰。

6月6日凌晨二時,第82師後續梯隊220人及部分重裝備分乘52架滑翔機飛來增援,由於雲層太厚以及德軍高射炮火的射擊,只有一半人在預定地區著陸。下午又有1174人和部分重裝備分乘176架滑翔機增援,但著陸場被德軍火力所控制,被迫改在其他地區著陸,未能與師突擊梯隊會合。至6月6日黃昏,82師共空降8100人,傷亡約500人,失蹤約750人,集合起約2000人,佔領聖曼伊格里斯和薛夫杜邦渡口,未完成師的全部任務。6月7日十七時與從海上登陸的部隊會合。

美軍第101空降師的突擊梯隊由傘兵第501、502、506團及加強分隊組成,共6500人,由師長泰勒少將指揮,搭乘432架運輸機,計劃在卡朗坦以北著陸,奪取猶他海灘後方的四條通路,控制杜佛河河上的橋樑和渡口。

第501團計劃以第1、2營奪取杜佛河上橋樑,第3營則作為師的預備隊。不幸的是第1營正好降落在德軍的反空降地區,遭到很大傷亡,營長、連長非死即俘,團長霍華德·約翰遜親自指揮該營的殘部約150人,先佔領卡朗坦水壩的水閘,再收攏一些零散人員后,企圖奪取杜佛河上的橋樑,在途中遭德軍阻截,無法繼續前進,約翰遜利用團部的海軍聯絡員同海面上的美軍「昆西」號巡洋艦建立了無線電聯繫,這是當天為數極少的有效海陸聯繫,他藉助巡洋艦的炮火擊退德軍的反擊后,見兵力太少無法按計劃奪取橋樑,便指示巡洋艦炮轟橋樑,企圖摧毀橋樑,可惜射程太遠未能如願。第2營營長巴拉德中校集合起大部分人,卻因德軍頑強抗擊,也無法奪取橋樑,只得憑藉有利地形組織防禦,就這樣沒能完成團的任務。第3營作為師的預備隊,原是警戒師的後續梯隊機降地區。師長發現全師著陸情況非常混亂,為確保完成師的主要任務,命令第3營立即奪取海灘后的一號通路。3營在營長尤厄爾中校的指揮下於6月6日早八時佔領了一號通路,並擊退德軍的反擊,不久與海上登陸部隊會合。

第506團由羅伯特·辛克上校指揮,計劃奪取第一、二號通路,炸毀勒波特附近的兩座橋樑。由於該團著陸情況非常糟糕,在81架運輸機中只有10架將人員空投在預定地區,其餘都偏離目標很遠,最遠的距離達32公里。第1營營長只集合了50人,趕到一號通路時發現已被501團3營佔領,便返回團部待命。第2營錯降在第502團地區,營長斯特雷耶中校集合了200人,因電台丟失,無法與團部聯絡,仍按照預定計劃於下午趕到霍登維爾,奪取了二號通路。第3營的任務是奪取或炸毀勒波特附近的兩座橋樑,由於預定空降地區地形平坦,德軍料到盟軍必定會在此空降,進行了反空降部署,落在空降場的傘兵一著陸就遭到德軍猛烈射擊,包括正、副營長在內幾乎全部陣亡。萬幸的是大部分飛機因迷航而偏離航線,所空投的傘兵都落在空降場外,僥倖逃過這一劫,但失去指揮沒能集合起來,只有營的作戰參謀謝特爾上尉集合了54人,越過沼澤,一舉攻佔了兩座橋樑,並按規定做好了炸橋準備,一旦發現德軍增援就立即炸橋。

6月6日一時二十分,101師的後續梯隊152人及反坦克炮等重裝備分乘52架滑翔機起飛,於四時許在預定地區著陸。當天下午第二批後續梯隊157人及補給分乘32架滑翔機前來增援,由於降落地區有德軍設置的反機降木樁,使滑翔機受到很大損失。至6月6日黃昏,第101師共空降6800人,陣亡182人,傷557人,失蹤501人,集合起2500人,奪取了海灘後面的四條通路和勒波特附近的兩座橋樑,完成了師的任務,並在6日下午與美第7軍的先頭部隊會合。

英軍第6空降師突擊梯隊由第3、5旅組成,共4300人,由師長蓋爾少將指揮,搭乘237架運輸機,計劃在岡城東北著陸,奪取奧恩河、卡昂運河上的橋樑、渡口,摧毀德軍在莫維爾的炮兵陣地。

第3旅由希爾准將指揮,轄英軍傘兵第8、9營和加拿大傘兵第1營,任務是摧毀莫維爾的炮兵陣地,佔領杜佛河上的5座橋樑。英軍第9營的任務是摧毀德軍的炮兵陣地,因為這個炮兵陣地設在有堅固防護的工事里,飛機轟炸和軍艦炮轟都難以將其消滅,而這個炮兵陣地的4門150mm火炮對「劍」灘頭的登陸部隊威脅很大,所以必須要空降兵在登陸前予以解決。第9營營長考慮到光用空降兵攻擊,困難較大,要求同時派滑翔機機降突擊隊配合作戰獲得批准。該營在空降時遭到德軍高炮猛烈射擊,飛行員為躲避炮火,偏離了預定航線,都降落在遠離目標的地方,營長集合了150人從三公裡外跑步趕來,因為9營在空降時丟失了信號裝置,無法標識機降場,隨後飛來的滑翔機沒有發現地面信號,只好改在別處降落。這樣營長只好率領150名空降兵單獨投入戰鬥,他們炸開鐵絲網,沖入炮兵陣地,與德軍展開白刃格鬥,經激烈搏鬥,以傷亡過半的代價佔領了炮兵陣地。英軍第8營和加軍第1營由於運輸機飛行員在夜暗中分不清奧恩河和杜佛河,把傘兵都空投到奧恩河附近,但傘兵們著陸后迅速集合,趕到杜佛河,而德軍因未發現附近有盟軍空降,戒備鬆懈,被傘兵乘虛而入一舉奪取了杜佛河上的5座橋樑,完成旅的任務。

第5旅由波埃特准將指揮,計劃奪取奧恩河大橋,並開闢機降場,保障師的後續梯隊第6機降旅的機降。蓋爾師長對戰爭初期德軍成功奪取比利時埃本·埃馬爾要塞所採取的機降突擊,印象非常深刻,決定如法炮製對奧恩河大橋實施滑翔機機降突擊,他從全師抽調出180人的精兵強將,組成突擊隊,由約翰·霍華德少校任隊長,在大橋附近機降進行主攻,第7傘兵營則空降著陸進行支援。由於戰前反覆演練,加上精心挑選出的滑翔機駕駛員技術高超,載著突擊隊的滑翔機在僅距大橋數十米處著陸,突擊隊從下飛機到發起攻擊僅用三十秒,德軍措手不及,突擊隊只以亡2人,傷14人的輕微代價奪取了大橋。第7營在奧恩河以東900米處著陸,立即集合趕到橋邊,與突擊隊會合,一起構築防禦工事,守住了大橋。

第6師的第一批後續梯隊493人及裝備乘98架滑翔機在6月6日拂曉機降,由於機降時地面正刮大風,有20架滑翔機的拖索被風刮斷,無法著陸。第二批256架滑翔機中有246架在預定地區著陸為第6師運來了援軍和補給。第三批50架滑翔機於午夜時分進行空投補給,空投時遭到德軍高炮射擊,使得飛機一邊躲避炮火一邊空投,地面上的傘兵只得到20%的補給,大部分都丟失了。後來又進行過四次小規模的空投補給,倒很成功。第6師共空降4800人,傷亡約550人,失蹤約350人,集合約1800人,完成了師的預定任務,並於6日黃昏與英軍第2集團軍先頭部隊會合。

盟軍在諾曼底登陸的空降作戰中,共空降35000餘人,其中傘降17600人,還空降了504門火炮,110輛輕型坦克,1000餘噸補給。使用運輸機2400餘架次,滑翔機1130架次。在戰鬥中空降兵傷亡約8200人,占空降總人數的23%,大大低於戰前預計。運輸機被擊落42架,擊傷510架。美第82師佔領聖曼伊格里斯和梅特勒河上的渡口,美第101師控制了海灘后的四條通路和杜佛河上的渡口,英第6師奪取了奧恩河上的大橋,而且都很快與海上登陸部隊會合,並作為步兵師繼續作戰。

盟軍空降作戰成功的原因是:一是有效的偽裝和欺騙,隱蔽了戰役企圖,造成德軍指揮判斷上的錯誤。二是重視戰前訓練,參戰官兵熟悉戰區情況和本單位的作戰使命,預計師空降面積為36平方公里,而實際上82師和101師的空降面積高達100平方公里,各級指揮員邊集合部隊邊組織戰鬥,師、團長只集合起營或連規模的兵力,仍主動靈活地完成了主要任務。

但也反應出不少問題:一戰前偵察不夠周密,給作戰帶來不小困難,如未掌握德軍防空火力的配置,使運輸機在空降時遭到猛烈的高炮射擊,被迫增加飛行的速度和高度,甚至在躲避炮火時偏離了航線,導致傘兵著陸極為分散;再如未查清奧普蘭是德軍的反空降區,致使在該地區空降的傘兵蒙受了巨大傷亡。二引導小組出發太遲,加上氣候惡劣和德軍抵抗,沒有充足時間設置器材開展工作,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後續部隊的空降。三空降兵的隨伴火力太弱,難以抗擊敵裝甲部隊,再加上傘兵著陸分散,有些地方甚至敵我混雜,無法得到海空火力的有力支援,使得有些部隊陷入孤立無援的困境。四通信聯絡太差,指揮員無法了解部隊具體情況及作戰進展,只能憑個人的經驗去指揮,使得師級戰鬥實際上成為營級的戰鬥,降低了空降突擊的威力。

儘管盟軍的空降存在不少問題,但仍取得了很大成功,說明艾森豪威爾的觀點是正確的。盟軍的空降,在登陸的最初時間裡奪取了至關重要的交通樞紐、橋樑、海灘通路,摧毀了德軍的炮兵陣地,破壞了德軍防禦的穩定性,牽制了德軍的預備隊,使德軍處於被動局面。為登陸的勝利創造了條件。

7 諾曼底登陸 -激戰灘頭

諾曼底登陸諾曼底登陸

6月6日凌晨二時三十分,龐大的登陸艦隊到達距法國海岸11海里的換乘區,士兵們從運輸船上沿繩網下到登陸艇,然後登陸艇編成艇波,劈波斬浪向登陸灘頭衝擊。上陸時間因各灘頭潮汐不同而各不相同,最早的是猶他灘頭六時三十分,最晚的是朱諾灘頭八時。

火力準備從6月5日午夜就開始了,第一批約1000架重轟炸機向德軍通訊樞紐、指揮中心、海岸炮兵陣地等目標投彈約5000噸。第二批約1600架中型轟炸機於6月6日五時向德軍防禦陣地投彈約4200噸。這兩次航空火力準備共出動飛機2775架次,投彈9276噸,在登陸正面平均每公里投彈約96噸。第三批為戰鬥機主要以低空掃射直接掩護登陸艇搶灘。

五時三十分,由7艘戰列艦、24艘巡洋艦、74艘驅逐艦、2艘淺水炮艦組成艦炮火力支援艦隊,對80公里登陸正面實施了長達四十分鐘猛烈艦炮火力準備。而當登陸艇接近海岸時,艦炮火力開始延伸轉為火力支援,直接火力準備接著由登陸艇中的火炮登陸艇和火箭炮登陸艇承擔,繼續向登陸灘頭射擊,掩護登陸艇搶灘上陸。整個火力準備過程,密集,猛烈,持久,基本上壓制住德軍火力,為登陸部隊順利上陸創造了條件。

各灘頭戰鬥情況如下:

寶劍海灘

寶劍海灘(Sword Beach)緊鄰奧恩河口(Orne)的兀斯特罕港(Ouistreham),是「大君主作戰」(Operation Overlord) 五個搶灘地中,最東邊的一個海灘,而法國北部的航運中心康城(Caen),便位於海灘南邊9英里處。從寶劍灘東邊登陸的英軍部隊在搶灘后,很快地便擊潰德軍輕裝步兵的火力,並於午後與先前空降內陸的傘兵部隊會合。但從寶劍灘西邊登陸的英軍,則遭到德軍第21師坦克部隊的頑強抵抗,無法順利與從朱諾海灘(Juno Beach)登陸的加拿大部隊會師。雙方一直激戰至黃昏后,盟軍才成功擊退德軍的裝甲部隊。當天登陸的29,000名英軍中,傷亡人數僅有630人。

朱諾海灘

以庫賽葉栩美(Courseulles-sur-Mer)港為中心向兩側伸展的朱諾海灘(Juno Beach)登陸區,寬約6英里,德軍的輕裝步兵便部署於海灘沙丘後方的村落中,這樣的地形優勢對必須穿越沙丘進攻的盟軍部隊而言,是極大的威脅。登陸作戰一開始便極為慘烈,有三分之一的盟軍登陸艇慘遭德軍的水雷和障礙物摧毀。加拿大的攻擊部隊雖然很輕易地越過沙灘,卻在沙丘前遭到德軍火力無情的攻擊,使得首波進攻部隊的傷亡率高達50%。接近中午時分,加拿大部隊才佔領了沿岸的城鎮,向內陸挺進,並與來自黃金海灘的英軍會師。參與裘諾登陸戰的官兵共21,400名,傷亡人數則為1,200人。

黃金海灘

黃金海灘(Gold Beach)是整個登陸行動的中心點,登陸的時間則比猶他和奧馬哈海灘的登陸行動晚了一個小時。由於漲潮和海相不佳的緣故,盟軍無法徹底清除海域中布雷和障礙物,這也使得想迅速搶上灘頭的英軍陷入苦戰。德軍在濱海小城利維拉(La Riviere)和阿梅爾(Le Hamel)部署重兵防守,還在離海岸500公尺的內陸設置了四門155公釐的重炮,直接瞄準海岸。英軍在皇家海軍艾傑克斯號(HMS Ajax)的強力炮火轟擊下,終於摧毀這四門重炮,壓制了德軍的防衛火力。在入夜之前,已有25,000名盟軍順利登陸,並迫使防守的納粹部隊往內陸撤退6英里。英軍僅有400名官兵傷亡。

奧馬哈海灘

奧馬哈海灘是諾曼底登陸戰役中戰鬥最為激烈的海灘。盟軍在奧馬哈灘頭遭受了巨大的損失,僅陣亡者就達2500人,因此又稱「血腥奧馬哈」。電影《拯救大兵瑞恩》中開始那一段經典的戰爭場面就取材自奧馬哈海灘。

奧馬哈海灘全長6.4公里,海岸多為30幾米高的峭壁,地形易守難攻。這裡的登陸作戰任務由美軍第九軍承擔。盟軍由於情報有誤,認為這裡的德軍守備部隊只有一個團的兵力,還多是後備役人員,沒有裝甲車輛,戰鬥力很差。而實際上隆美爾在3月將德軍精銳的352步兵師全部調往諾曼底,而352師的一個主力團就駐守在奧馬哈灘頭。可惜直到登陸部隊出發后盟軍情報機關才找到352師的下落。

登陸當天天氣狀況極端惡劣,盟軍在登陸前就因風浪過大損失了10艘登陸艇和300餘名官兵。在登陸艇上的官兵多為暈船和濕冷所苦,還沒到達作戰地點就基本精疲力盡了。登陸作戰開始后也非常不順,海灘西段預備的32輛水陸坦克中有27輛剛一下海就因風浪過大而沉沒,倖存的5輛坦克中還有2輛很快被德軍炮火炸毀。由於潮汐影響和秩序混亂,登陸的美軍士兵很多都搞不清方向和集合點,大批士兵擠在灘頭任憑德軍炮火攻擊。整整兩個小時的時間裡美軍沒有一名士兵在西段衝上海灘,在東段也僅僅佔領了9米寬的一段海灘,登陸行動幾乎完全失敗。

然而美國海軍為奧馬哈海灘帶來了轉機。由於海灘登陸部隊長時間沒有任何聯絡傳來,海軍指揮官意識到奧馬哈海灘上的形勢可以已經極為嚴峻,於是17艘驅逐艦不顧觸雷、擱淺和被155mm海岸炮炸翻的危險前進至距海灘僅730米處,在近距離為登陸美軍進行火力支援。而美軍的敢死隊此時也爬上了霍克海角,結果發現所謂155mm海岸炮居然是電線杆偽裝的。沒了後顧之憂的海軍肆無忌憚地向德軍據點傾瀉炮彈,先前被堵在海灘上的美軍也在精銳部隊第一師的帶領下開始衝鋒。中午時分登陸部隊第二梯隊提前登陸。而在空軍的指引下,美國海軍的戰列艦和巡洋艦也開始對岸射擊,德軍的防禦至此基本崩潰。天黑時美軍正式登陸成功,第五軍軍部上岸並開設了指揮所。軍長羅傑少將上陸后立刻發電報給布萊德利:「感謝上帝締造了美國海軍。」

猶他海灘

猶他海灘(Utah Beach)位於卡倫坦(Carentan)灣的西側,是一處寬約3英里、被覆著低矮沙丘的沙灘。盟軍實際登陸的地點,雖然比預定地往東偏了一英里,不過還好德軍在登陸點部署的兵力並不多。攻擊行動展開后,僅僅三小時內,盟軍部隊就跨越了灘頭,掌控了沿海的公路;當天中午之前,登陸部隊便與五小時前空降於敵後的空降部隊碰頭;而到了當天午夜,盟軍不但已成功達成此次登陸預訂的作戰目標,更向內陸推進了四英里。在所有登陸作戰中,猶他灘登陸是傷亡人數最少的一場戰役,23,000名官兵中,僅有197名傷亡人員。

8 諾曼底登陸 -德軍反應

諾曼底登陸德國裝甲部隊

在D-DAY組織反擊只有第21裝甲師,可是師長不在指揮崗位,參謀長無權調動集結部隊,他只好將手上僅有的24輛四號坦克派去攻擊卡昂以東的英軍。因為倉促出動,準備不足,加上沒有步兵伴隨支持,被英軍輕而易舉擊退。當天下午,師長費希丁格趕回師部,集結所屬部隊向朱諾海灘和劍海灘之間的盧克鎮發動攻擊,當時盟軍在這兩海灘之間尚有數千米的空隙,德軍的這一反擊正打在盟軍的要害,將會給盟軍帶來不小困難。正當第21裝甲師在行進間,盟軍的500架運輸機正從頭頂飛過,為英軍第6空降師運送後續部隊和補給,而費希丁格誤認為盟軍空降傘兵正是要前後夾擊己部,驚慌失措不戰自亂,放棄反擊匆忙後撤。除此之外德軍在D日就再沒什麼反擊了。

6月6日,也就是被隆美爾預言為決定性的二十四小時,被艾森豪威爾稱作歷史上最長的一天,就這樣平靜地渡過了。

6月7日,希特勒將西線裝甲集群的5個裝甲師的指揮權交給隆美爾,隆美爾決心憑藉這支精銳部隊大舉反擊,但面對嚴峻局勢,他不得不把反擊的第一個目標定為先阻止盟軍將五個登陸灘頭連成完整的大登陸場,其次再確保卡昂和瑟堡。可惜這支裝甲部隊從100~200公裡外趕來,一路上在盟軍猛烈空襲下,根本無法成建制投入作戰,即使零星部隊到達海灘,也在盟軍軍艦炮火的轟擊下傷亡慘重,再沒了往日的威風。就這樣6月7日整個白天在盟軍海空軍絕對優勢火力下,德軍無力發動決定性的大規模反擊。

9 諾曼底登陸 -最後勝利

諾曼底登陸諾曼底登陸

當盟軍登陸灘頭成為鞏固統一的登陸場后,就按預定計劃向內陸發展,美軍第1集團軍奪取瑟堡,擔負主攻;英軍第2集團軍猛攻卡昂,造成直取巴黎的假象作為佯攻。

德軍雖然最初的反擊已告失利,但並不甘心就這樣任由盟軍發展,隆美爾調整部署,使用步兵防守卡昂至科蒙一線,抽出裝甲部隊以反擊手段來阻止美軍的進攻 。但還沒等新的部署調整好,英軍就先發制人發動了攻勢,打亂了德軍的計劃,有力保障美軍對瑟堡的攻擊。

6月13日,英第7裝甲師在向卡昂西南的維萊博日推進途中,與正從亞眠趕來的德軍黨衛軍第2裝甲師遭遇,雙方隨即爆發激戰,英軍人員、坦克損失很大,被迫後撤。雖然英軍的進攻沒有進展,但卻將德軍精銳的第2裝甲師吸引在卡昂地區,為美軍進攻創造了條件。當美軍佔領卡朗坦后,德軍從卡昂地區無法抽出部隊,只好從布列塔尼半島緊急調來黨衛軍第17裝甲師,攻擊美軍側面以消除美軍對瑟堡的威脅,美軍經激烈戰鬥,擊退了德軍,並乘勝於6月14日突破德軍在聖索沃地區的防線,最終於6月16日攻佔了聖索沃。根據希特勒的指示,在該地區的4個師必須全力阻滯美軍的前進,然後向瑟堡且戰且退,死守瑟堡。隆美爾清楚地知道,這4個師幾天來在戰鬥中兵力裝備消耗很大,已無力勝任堅守瑟堡的重任,即使退入瑟堡,充其量不過使瑟堡多堅持幾天而已。所以他向希特勒請求將這些部隊直接撤往塞納河,加強塞納河的防禦。但希特勒拒絕了他意見。當聖索沃地區出現被突破的徵兆時,隆美爾不顧希特勒的指示,果斷命令所有能聯絡上的部隊迅速向南撤退,這才挽救了不少部隊。

6月18日 ,美軍攻佔了科湯坦半島中部的巴內維爾。

6月19日,美軍出色發揮機動性強的優勢,掉頭直取蒙特堡,將科湯坦半島攔腰切斷。

同一天英吉利海峽風暴突起,風力達8級,浪高1.8米,給盟軍帶來很大損失。在美軍地段的桑樹A人工港,浮動碼頭解體,沉箱斷裂,十字形鋼製件相互碰撞而嚴重受損。在英軍地段的桑樹B人工港,由於受到海底礁石的保護作用,損失較小,只有4個沉箱被毀。在登陸灘頭,盟軍共有7艘坦克登陸艦,1艘大型人員登陸艦,1艘油船,3艘駁船,7艘拖網漁船,67艘登陸艇被大風刮沉,1艘巡洋艦和1艘渡船因相互碰撞而損壞,還有一些艦船因洶湧的風浪引爆了德軍布設的水壓水雷而被炸傷。狂風暴雨還將近800艘艦艇拋上陸地,迫使盟軍的卸載中止了整整五天,使2萬輛車輛,10萬噸物資無法按計劃上陸。風暴造成的物質損失大大超過了十三天作戰中的損失,並迫使盟軍的後勤補給出現嚴重困難。如果德軍能抓住這一千載難逢的戰機,進行反擊,戰局極有可能改寫。可惜當時德軍兵力僅僅能勉強進行防禦。德軍雖從匈牙利調來剛從蘇聯戰場撤下來整編的黨衛軍第9、第10裝甲師,該兩師由於法國境內的鐵路遭到嚴重破壞,部隊集結機動都很困難,無法及時到達,錯失了這一絕好時機。

6月20日,美軍有3個師推進到距瑟堡僅8公里處。瑟堡位於科湯坦半島北部,是法國北部最大港口。德軍築有混凝土野戰工事,還利用河流和水渠設置反坦克障礙,在城郊部署有20個設在暗堡里的炮連,其中15個是口徑150mm重炮,這些火炮既可向海上目標射擊,又可控制內陸道路。只是兵力不足,因為前一時期的戰鬥已消耗了大量有生力量,城防司令施利本將軍把勤雜人員編入戰鬥部隊,才勉強湊起4個團的兵力。

6月21日,美軍為保全港口設施,以廣播敦促守軍投降,遭到德軍拒絕。於是美軍決定對瑟堡實施強攻。

6月22日,盟國空軍進行攻擊前的航空火力準備,出動500架次飛機對瑟堡實施密集轟炸,投彈1100噸。隨後美軍3個師從南面發起猛攻,德軍殊死抵抗。激戰到6月24日,施利本已耗盡了所有預備隊,他致電柏林要求空投鐵十字勳章,授予有功人員以激勵士氣,仍準備死守到底。為儘快攻下瑟堡,美軍迫切需要海軍提供艦炮火力支援,可惡劣天氣使得艦炮火力支援直到6月25日才開始。海軍派出3艘戰列艦,4艘巡洋艦,11艘驅逐艦組成艦炮支援編隊支援地面部隊,美第7軍軍長柯林斯中將為避免艦炮誤傷己方部隊,要求軍艦除提供召喚射擊外,只能對射擊軍艦的德軍炮火還擊,取消了其他一切遠距離艦炮射擊。海軍軍艦進行了長達七小時的艦炮射擊,極其有效壓制了德軍炮兵火力。在強大的海空軍火力支援下,美軍第7軍於6月25日黃昏沖入了瑟堡市區。次日,施利本和港口海軍司令亨尼克少將一起宣布投降,但個別同主力失去聯絡的據點仍負隅頑抗,美軍使用坦克和轟炸機協同攻擊,將德軍殘部逐步壓縮到瑟堡最西北端。7月1日最後據點裡德軍被迫投降。至此,美軍佔領整個科湯坦半島,在奪取瑟堡和科湯坦半島的戰鬥中,美軍傷亡達2.5萬人,德軍傷亡被俘約3.6萬人。

瑟堡雖被佔領,卻已是一片廢墟。早在6月7日,也就是盟軍登陸的第二天,德軍就預料到盟軍必將奪取瑟堡,立即開始有計劃毀掉瑟堡,碼頭、防波堤、起重機等港口設備都被一一炸毀,港口水域里遍布水雷,還用沉船堵塞航道。美軍的一位工兵專家看了瑟堡的毀壞情況,認為是「歷史上最周密、最徹底的破壞。」盟軍一佔領瑟堡就派出大批工兵、打撈分隊、掃雷艦艇進行清除工作,足足花了三個星期,掃除133枚水雷,打撈起20艘沉船,這才恢復了瑟堡港口的吞吐能力。7月16日,盟軍從瑟堡卸下第一艘運輸船物資。7月底,瑟堡日卸貨量已達8500噸。到9月日卸貨量又上升到1.7萬噸。再經三個月的努力,使瑟堡的卸載能力僅次於馬賽,成為盟軍在歐洲的第二大港。截至1944年底,共有2137艘運輸船進入瑟堡,總卸貨量達282.6萬噸。為反法西斯戰爭的勝利作出巨大貢獻。

就在美軍攻佔瑟堡的同時,蒙哥馬利指揮英軍第2集團軍,於6月26日以4個師的兵力發起代號為「埃普索姆賽馬場」的作戰,猛攻卡昂。於當天中午攻佔舍克斯,並繼續向前推進,但在左右兩翼都受到德軍黨衛軍第12裝甲師的堅決反擊,前進非常艱難。6月27日,英軍經一番苦戰,擊退德軍的反擊,佔領勞良,先頭部隊第11裝甲師控制了奧登河上的橋樑。6月28日,英軍主力渡過奧登河,建立起正面寬3650米,縱深900米的橋頭陣地。6月29日,德軍集中5個裝甲師發起反擊,盟軍的空軍乘著天氣晴朗的有利條件大舉出動,對德軍裝甲部隊實施了極其猛烈的轟炸,瓦解了德軍的攻勢。英軍第11裝甲師乘機佔領卡昂西南的戰略要地112高地。德軍深知112高地的重要價值,隨即組織多次反撲,但均未得手。6月30日,德軍集中所有炮火,全力炮擊112高地,在猛烈炮擊下,英軍難以堅守,只好放棄112高地撤到奧登河岸邊。德軍雖奪回了112高地。但一直在盟國空軍的猛烈打擊下,無法集中使用裝甲部隊,也就發揮不出裝甲部隊巨大的突擊威力,一般只能使用200名步兵和15—20輛坦克組成小型戰鬥群進行短促出擊,難以取得勝利,加上幾天來坦克損失約100輛,又得不到補充,隆美爾為確保卡昂,只好放棄外圍一些陣地,將全部900輛坦克中的700輛部署於卡昂近郊。盟軍在佔領卡盧克機場后,再無力推進,雙方陷入對峙。

6月29日,隆美爾和龍德施泰特晉見希特勒,彙報了當前的戰局。希特勒對此大為不滿,調整了德軍西線高層指揮人事,以克盧格元帥取代龍德施泰特任西線總司令,埃伯巴赫取代馮·施韋彭格指揮西線裝甲部隊,並將所部改稱第5坦克集團軍,以黨衛軍上將豪瑟接替剛剛病故的多爾曼上將任第7集團軍司令。

7月1日,盟軍宣布「霸王」登陸作戰中的海軍作戰即「海王」作戰勝利結束。隨即撤銷東、西特混艦隊的番號,所屬艦艇一部分被調往地中海和太平洋。盟軍又在諾曼地新設立兩個海軍基地司令部,一個在瑟堡,一個在朱諾海灘的人工港,具體負責指揮調度人員、物資的運輸和卸載。

到七月初,盟軍已上陸25個師,其中13個美國師,11個英國師,1個加拿大師,共100萬人,56.7萬噸物資,17.2萬部車輛。盟軍仍覺得登陸灘頭太狹窄,便繼續擴大登陸場。美軍為保障日後能展開大規模的裝甲部隊,取得有利的進攻出發陣地,美軍第1集團軍在攻佔瑟堡后馬不停蹄立即揮師南下。

7月3日,盟軍集中14個師的兵力,向登陸場正面德軍約7個師發動猛攻。因前進的道路上是大片沼澤和諾曼底地區特有的樹籬地形,易守難攻,加上天氣不佳空軍也無法出動,所以進展緩慢,在五天里才前進6.4公里,而傷亡高達5000人。接下來足足經七天的浴血奮戰,又付出5000人的傷亡才推進4.8公里。傷亡如此之大,主要是前進的道路兩側都是沼澤,只能展開1個師的兵力,在遍布地雷、障礙物的道路上粉碎德軍的頑抗步步推進。

7月6日,直屬盟軍最高司令部指揮的具有極強機動力和突擊力的美軍第3集團軍,在驍勇善戰的巴頓率領下,踏上歐洲大陸。

7月9日,德軍黨衛軍裝甲教導師被調到維爾河地區,抗擊美軍的攻勢,儘管該師全力奮戰,仍阻止不了美軍的推進。

7月11日,西線美軍向諾曼底地區重要的交通樞紐聖洛發動鉗形攻擊,但德軍依託預先構築的工事拚死抵抗,美軍的攻擊未能如願。於是美軍停止攻擊,整頓部隊,補充彈藥,準備第二輪進攻。而德軍人員、裝備、彈藥所剩無幾,又得不到補充,已是山窮水盡。在美軍隨後發起的第二輪進攻中終於不支,聖洛於7月18日被美軍攻佔。在聖洛戰鬥中德軍在諾曼底地區重要的前線指揮第84軍軍長馬克斯中將陣亡。美軍為奪取聖洛也付出了近4萬人傷亡的高昂代價。隨著聖洛的失守,德軍在諾曼底地區防線被盟軍分割為兩段,局面更為被動不利。

與此同時,東線的英軍對卡昂發動第二輪攻勢。7月7日,盟軍出動460架次重轟炸機,對德軍陣地進行密集轟炸,在四十分鐘里投彈達2500噸。7月8日,英軍2個師和加軍1個師在海軍艦炮火力支援下,向卡昂實施向心突擊。不料空軍的猛烈轟炸雖給德軍造成了慘重傷亡,卻也造成了遍地瓦礫廢墟,其損壞程度甚至嚴重影響了己方地面部隊的推進,因此英軍於7月10日才佔領卡昂。

在隨後的一周里,盟軍一邊補充兵力物資,一邊不斷向正面德軍施加壓力,使其無法重新調整部署。 7月18日,為進一步將登陸場擴大到奧恩河至迪沃河之間,英軍繼續由卡昂向東南推進,為配合英軍的進攻,盟國空軍實施了更猛烈的航空火力準備,共出動1700架次重轟炸機和400架次中轟炸機,投彈達1.2萬噸,並吸取對卡昂轟炸的教訓,炸彈都改用瞬發引信,以減少對道路的破壞。德軍也改變戰術,採取縱深梯次防禦,大量使用88mm高射炮平射坦克,並在有利地形不斷組織反衝擊,使英軍傷亡很大,坦克損失達150輛,進攻被迫停止。儘管英軍的進攻沒有取得進展,但在整個戰場上,盟軍已到達岡城——考蒙——聖洛——萊索一線,形成正面寬150公里,縱深15—35公里的登陸場,建立並鞏固了戰略性質的橋頭堡,完成了大規模地面總攻的準備,奪得了供大規模裝甲部隊展開的進攻出發陣地,為收復西歐奠定了堅實的基礎。至此,諾曼底登陸戰役勝利結束。

此役,盟軍共傷亡12.2萬人,其中美軍7.3萬人。海軍損失1艘戰列艦,3艘巡洋艦,8艘驅逐艦,3艘護衛艦和48艘其他艦船。德軍傷亡7.3萬人,被俘4.1萬人,共損失11.4萬人。

10 諾曼底登陸 -時間表

•6月5日/6日 - 美國第82空降師(底特律行動)和第101空降師(芝加哥行動)以及英國第6空降師(湯加行動)空降

•6月6日 - D日搶灘登陸(霸王行動或大君主行動)

•6月25日至29日 - 埃普索姆行動,進攻卡昂西部,被德軍擊退

•7月7日 - 佔領卡昂

•7月17日 - 加拿大皇家空軍噴火式戰鬥機掃射擊中隆美爾的汽車,令他受重傷

•7月18日至20日 - 古德伍德行動開始

•8月3日至9日 - 總計行動,一個俘獲德軍裝甲部隊的陷阱,開始

•8月16日 - 龍騎兵行動,一個登陸法國里維埃拉的美法聯軍行動,開始

•8月25日 - 盟軍攻佔巴黎

11 諾曼底登陸 -作戰簡評

諾曼底登陸諾曼底的墓地

諾曼底登陸戰役是世界歷史上規模最大的兩棲登陸戰役,是戰略性的戰役,為開闢歐洲的第二戰場奠定了基礎,對加速法西斯德國的崩潰以及戰後歐洲局勢,都起了重要作用。盟軍登陸成功的主要原因有以下幾點:

一.成功組織了戰略欺騙,使得德軍統帥部判斷錯誤,不僅保障了登陸作戰的突然性,還保證了戰役順利進行,對整個戰役具有重大影響。盟軍通過海空軍的卓有成效的佯動,成功運用了雙重特工、電子干擾,以及在英國東南部地區偽裝部隊及船隻的集結等一系列措施,再加上嚴格的保密措施,使德軍統帥部在很長時間裡對盟軍登陸地點、時間都作出了錯誤判斷,甚至在盟軍諾曼底登陸后仍認為是牽制性的佯攻,這就導致了德軍在西線的大部分兵力、兵器被浪費在加萊地區,而在諾曼底則因兵力單薄無法抵禦盟軍的登陸。

二.掌握絕對制空、海權。這是登陸成功的重要原因,盟軍投入作戰的飛機達13700架,軍艦9000艘,是德國飛機、軍艦的數十倍。在登陸前空軍對德國空軍基地、航空工業及新武器研製基地等目標進行了大規模轟炸,嚴重削弱了德國的戰爭潛力。盟軍並憑藉絕對優勢海空軍,保障了登陸部隊在航渡中的安全。在登陸前後,盟國空軍對戰區範圍內的交通線進行了嚴密的空中封鎖,使德軍為數不多的增援部隊也無法及時成建制投入反擊。在登陸部隊突擊上陸的關鍵時刻,海空軍更是給予了極為有力的火力支援,尤其在奧馬哈海灘,完全依靠海空軍火力支援才取得了成功。

三.充足的物資準備和周密的偵察保障,盟軍為確保登陸成功,進行了長達近一年的準備,而且參戰部隊多,裝備全,登陸前盟軍作戰物資和裝備器材的準備十分充足。在登陸后,也保障了不間斷的後期補給。尤其是創造性的人工港和海底輸油管線,更是在保障部隊和物資的順利上陸中發揮了巨大作用。而在偵察保障中,一面作為戰略欺騙對加萊地區組織了偵察,一面對諾曼底地區進行了大量水文、氣象、地質偵察,為選擇具體登陸時間和登陸地點提供了大量有價值的數據。還通過空中偵察基本獲得了諾曼底地區的德軍兵力部署、防禦設施等情況,為戰役的實施起了重要作用。

四.逼真的戰前訓練,由於登陸作戰是一種極為複雜的作戰樣式,盟軍在登陸前對參戰部隊的組織和行動進行了反覆多次近似實戰的模擬演練,以使部隊儘快掌握相關的作戰技能,提高了部隊戰鬥力。戰後參戰人員對戰前訓練特別是湯普森的訓練基地給予了高度評價。

五.惡劣天氣的影響,天氣是登陸作戰中關鍵因素之一。由於惡劣天氣的影響,盟軍不僅將登陸時間由6月5日推遲到6月6日,而且在空降作戰、海上航渡、火力準備等過程中都受到不小困難。但也正是惡劣天氣使德軍喪失了必要的警惕,增加了登陸的突然性。

儘管盟軍登陸取得了巨大成功,但在戰鬥中也暴露不少問題。如雖掌握絕對海空優勢,又在敵兵力薄弱的次要防禦方向登陸,卻因組織指揮不得力,部隊攻擊力不夠銳利,使得建立登陸場的速度太慢,平均每日僅1.8——2.7公里,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戰役進程。又如偵察工作還不夠及時周密,特別是未能迅速查明德軍精銳的第352步兵師的去向,使得在奧馬哈海灘登陸的美軍遭到頑強抵抗,蒙受巨大的人員傷亡。再如空軍兵力使用不當,造成了兵力兵器的嚴重浪費。在6月6日登陸前的航空火力準備中,出動2500架次重轟炸機,投彈1萬噸,這種從高空轟炸小型、點狀的海岸防禦工事,效果很不理想。在7月7日對卡昂的轟炸中,對面積約3.5平方公里地區集中投彈達2500噸,如此猛烈的轟炸所造成的大片廢墟瓦礫甚至嚴重阻礙己方地面部隊的推進。

12 諾曼底登陸 -德軍失敗原因

在戰略上,兵力因受到多方牽制而不得不分散。德國在1944年6月的兵力部署是在蘇聯為179個師又5個旅,在北歐的挪威瑞典為13個師,在義大利為21個師,南斯拉夫為25個師,希臘為12個師,匈牙利為4個師。而在大西洋沿岸的法國比利時荷蘭共60個師,約佔其總兵力的18%,在這60個師中,部署在加萊有23個師,在盟軍登陸的諾曼底僅為6個師又3個團,約佔其總兵力的2%。雖然德軍在盟軍登陸后陸續由各地調集了21個師進行增援,但由於盟國空軍的空中封鎖,這些援兵大都不成建制的零星投入作戰,無法組織起有力的反擊。而在同一時期里,盟軍在43天中從諾曼底上陸共9個軍39個師約165萬人,(在39個師中從國別上是美國20個師,英國14個師,加拿大3個師,自由法國和波蘭各1個師;從種類上是24個步兵師,11個裝甲師,4個空降師),物資約66萬噸,坦克約4000輛,各種機動車輛約20萬輛。

在戰術上,指揮不統一,德軍戰役司令無權指揮海軍和空軍,也就無法組織起有效的三軍協同抗登陸。即便在陸軍中,也沒有統一的抗登陸方針,西線德軍總司令龍德施泰特與B集團軍群司令隆美爾存在嚴重分歧,前著主張將主力配置在戰役縱深,以堅決的反擊來抗擊登陸;后著主張憑藉堅固的海灘防禦工事,殲敵於灘頭。這一分歧,導致了德軍在法國的4個裝甲師既未配置在戰役縱深,也未部署在沿海地區,嚴重削弱了德軍本已不強的防禦力量,再加上德軍戰略預備隊裝甲師的指揮權又在德軍統帥部,而且命令由於盟軍的電子干擾和空襲,上傳下達也不暢通,錯過了最佳的反擊時機。

海空力量過於薄弱,實力太過相差懸殊。作為抗登陸的重要力量,德軍海空軍實在太弱,其空軍既要在廣闊的蘇德戰場上作戰,又要對付盟軍對德國本土的戰略轟炸,能用於諾曼底的航空兵力少得可憐,德軍竭盡全力從各地抽調飛機,也不過區區400架,要迎戰盟軍的13000架,相差三十倍之多!怎有取勝的可能?德國空軍在6月6日後的一周里出動1683架次,可以說是傾其所有,卻僅及盟軍一次直接航空火力準備所出動的2500架次的67%,只相當於盟軍一周總出動架次的6%,根本起不了多大作用,只能進行一些騷擾性的空襲,只不過顯示一下德國空軍還在戰鬥罷了。海軍方面,德國海軍的發展本來就不平衡,只注重發展潛艇,忽視大型水面艦艇,再經過幾年戰爭的消耗,到1944年6月,德國海軍大型水面艦艇所剩無幾,只能以潛艇和小型艦艇進行抗登陸。6月6日後,德軍先後出動41艘潛艇,但在盟國強大反潛兵力阻截下,損失了6艘潛艇,只有13艘潛艇進入英吉利海峽,取得擊沉坦克登陸艦、護衛艦、驅逐艦各一艘的戰績。德軍小型艦艇也多次出動,以損失2艘驅逐艦、1艘掃雷艦、9艘魚雷艇、1艘巡邏艇;被擊傷5艘魚雷艇、2艘掃雷艇的代價,擊沉盟軍1艘驅逐艦、5艘坦克登陸艦、3艘人員登陸艇、5艘運輸船。儘管德國海空軍竭盡全力,但實在是實力相差太懸殊,所起的作用微乎其微。

13 諾曼底登陸 -影響

諾曼底登陸的勝利,宣告了盟軍在歐洲大陸第二戰場的開闢,意味著納粹德國陷入兩面作戰 ,減輕了蘇軍的壓力,協同蘇軍有利的攻克柏林,迫使法西斯德國提前無條件投降后。以便美軍把主力投入太平洋對日全力作戰,加快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結束。

艾森豪威爾在諾曼底登陸后說:「毫無疑問,諾曼底戰場是戰爭領域所曾出現過的最大屠宰場之一,那兒一帶的通道、公路和田野上,到處塞滿了毀棄的武器裝備以及人和牲畜的屍體,甚至要通過這個地區也極為困難。我所見到的那幅景象,只有但丁能夠加以描述。一口氣走上幾百碼,而腳步全是踩在死人和腐爛的屍體上……」

上一篇[美洲蜥蜴]    下一篇 [習見蓼]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