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文史知識

中國古代帝王、諸侯、卿大夫、大臣等人死後,朝廷根據他們生前事迹和品德,評定一個稱號以示表彰,即稱為「謚法」。始於西周中葉稍後。從周文王、武王至懿王,王號均自稱。考王之後,方有謚法。后仍有自立王號者,如春秋時,楚君熊通自立為武王。天子及諸侯死後,由卿大夫議定謚號。秦始皇廢不用。漢初恢復。以後帝王謚號由禮官議上。貴族大臣死後定謚,由朝廷賜予。明清定謚屬禮部。此外,又有私謚,始於東漢,大多是士大夫死後由親族門生故吏為之立謚,故稱私謚。

1起源

中國的謚法(本作諡法),產生的年代有許多的看法:有三皇五帝說,周公制謚說,西周中期說和戰國說。前兩種是老的說法,后兩種是近代的說法。王國維主張西周中期產生了謚法,依據是出土材料和文物。郭沫若主張戰國說舉銘文否定王國維的說法。
三皇五帝說從一開始就被人駁倒了,周公制謚說佔據了上風。辛亥以後,學術之風大盛,又起了對謚法的新的探討。汪受寬教授在《謚法研究》裡面,主張謚法在周孝王時正式形成了制度。在周孝王以前的周代諸王,王號都是生稱,猶如水滸里的綽號,是做王的為了表明自己的功績所加的美名。只因為上流社會的提倡,這種做法才形成了制度。併流傳了下來。因為人是喜歡虛名的,即使是死了也需要。

2使用

謚法在剛興起的時候,沒太嚴密的規定,一般只是後人對先人功績的懷念,沒有惡謚。謚號的善惡,是在周召共和時產生的,如當時的厲王。春秋時代,謚法逐漸制度化,出現了所謂的「子議父,臣議君」。這時的謚法,由於國家的眾多,各國的標準也不同,有寬有嚴,不過有一個共同點,就是謚號的善惡,根據諸侯的形跡來定。在時間上說,各國一般都是前期給謚號時候嚴,後期逐漸放寬了標準,也許是因為權力下移的原因吧。
從孔子時候起,儒家有意識地把謚法作為以禮教褒貶人物,挽救社會風氣,調整人際關係的手段。在《論語》上面可以清楚的看到這一點。孟子又對這一點加以發揚光大。和孟子同時產生了偽托周公做的被編入《逸周書》的《謚法解》,這本書是謚法在後來的重要依據。
秦時,秦始皇不打算讓後人議論自己,廢除了謚法。漢朝的時候又重新興起,並且十分的嚴格。魏晉南北朝時期,由於社會的動蕩,謚法逐漸向平民化發展。到了唐宋時期,謚法發展到了極致。到了明清時期,謚法成了皇帝一個人的工具。
士大夫好名,不論是生前死後,都需要。作為統治者,為了籠絡人才,採取了兩種手段,一是在生前給士大夫以高官厚祿,再就是給士大夫死後一個謚號。漢時的謚號,一般只有一個字,在後面加侯字。也有兩個字的,不過比較少。例如諸葛亮,謚為忠武侯。因為諸葛亮的人格魅力,忠武成了士大夫追求的目標。一般來說,漢時的謚號給得比較晚,一般在士大夫死後幾年,蜀國只有諸葛亮、蔣琬、費禕、法正是例外,死時就給了。
謚號的授予,也要根據士大夫的地位,不是什麼人都可以給的。晉時的最好謚號是文獻,因為王導得到了。唐時是文貞,唐時的幾個名臣基本上都是這個謚號。宋時因為避諱,改為文正。范仲淹死後,謚為文正,因為范仲淹的人格魅力和影響,文正成為此後士大夫的追求。清代時候,有「唯『文正』則不敢擬,出自特恩」的說法(《清史稿·禮志十二·凶禮二·賜謚條》),例如曾國藩。

3相關

謚法

  謚法

謚法解
惟周公旦、太公望開嗣王業,建功於牧野,終將葬,乃制謚,遂敘謚法。謚者,行之跡;號者,功之表; 古者有大功,則賜之善號以為稱也。車服者,位之章也。是以大行受大名,細行受細名。行出於己,名生於人。名謂號謚。
民無能名曰神。不名一善。
靖民則法曰皇。靖安。
德象天地曰帝。同於天地。
仁義所往曰王。民往歸之。
立志及眾曰公。志無私也。
執應八方曰侯。所執行八方應之。
賞慶刑威曰君。能行四者。
從之成群曰君。民從之。
揚善賦簡曰聖。所稱得人,所善得實,所賦得簡。
敬賓厚禮曰聖。厚於禮。
照臨四方曰明。以明照之。
譖訴不行曰明。逆知之,故不行。
經緯天地曰文。成其道。
道德博聞曰文。無不知。
學勤好問曰文。不恥下問。
慈惠愛民曰文。惠以成政。
愍民惠禮曰文。惠而有禮。
賜民爵位曰文。與同升。
綏柔士民曰德。安民以居,安士以事。
諫爭不威曰德。不以威拒諫。
剛彊直理曰武。剛無欲,強不屈。懷忠恕,正曲直。
威彊敵德曰武。與有德者敵。
克定禍亂曰武。以兵征,故能定。
刑民克服曰武。法以正民,能使服。
誇志多窮曰武。大志行兵,多所窮極。
安民立政曰成。政以安定。
淵源流通曰康。性無忌。
溫柔好樂曰康。好豐年,勤民事。
安樂撫民曰康。無四方之虞。
合民安樂曰康。富而教之。
布德執義曰穆。故穆穆。
中情見貌曰穆。性公露。
容儀恭美曰昭。有儀可象,行恭可美。
昭德有勞曰昭。能勞謙。
聖聞周達曰昭。聖聖通合。
治而無眚曰平。無災罪也。
執事有制曰平。不任意。
布綱治紀曰平。施之政事。
由義而濟曰景。用義而成。
耆意大慮曰景。耆,強也。
布義行剛曰景。以剛行義。
清白守節曰貞。行清白執志固。
大慮克就曰貞。能大慮非正而何。
不隱無屈曰貞。坦然無私。
闢土服遠曰桓。以武正定。
克敬動民曰桓。敬以使之。
闢土兼國曰桓。兼人故啟土。
能思辯眾曰元。別之,使各有次。
行義說民曰元。民說其義。
始建國都曰元。非善之長,何以始之。
主義行德曰元。以義為主,行德政。
聖善周聞曰宣。聞,謂所聞善事也。
兵甲亟作曰庄。以數征為嚴。
叡圉克服曰庄。通邊圉,使能服。
勝敵志強曰庄。不撓,故勝。
死於原野曰庄。非嚴何以死難。
屢征殺伐曰庄。以嚴厘之。
武而不遂曰庄。武功不成。
柔質慈民曰惠。知其性。
愛民好與曰惠。與謂施。
夙夜警戒曰敬。敬身思戒。
合善典法曰敬。非敬何以善之。
剛德克就曰肅。成其敬使為終。
執心決斷曰肅。言嚴果。
不生其國曰聲。生於外家。
愛民好治曰戴。好民治。
典禮不愆曰戴。無過。
未家短折曰傷。未家,未娶。
短折不成曰殤。有知而夭殤。
隱拂不成曰隱。不以隱括改其性。
不顯屍國曰隱。以閑主國。
見美堅長曰隱。美過其令。
官人應實曰知。能官人。
肆行勞祀曰悼。放心勞於淫祀,言不修德。
年中早夭曰悼。年不稱志。
恐懼從處曰悼。從處,言險圮。
凶年無谷曰荒。不務耕稼。
外內從亂曰荒。家不治,官不治。
好樂怠政曰荒。淫於聲樂,怠於政事。
在國遭憂曰愍。仍多大喪。
在國逢□曰愍。兵寇之事。
禍亂方作曰愍。國無政,動長亂。
使民悲傷曰愍。苛政賊害。
貞心大度曰匡。心正而用察少。
德正應和曰莫。正其德,應其和。
施勤無私曰類。無私,唯義所在。
果慮果遠曰明。自任多,近於專。
嗇於賜與曰愛。言貪□。
危身奉上曰忠。險不辭難。
克威捷行曰魏。有威而敏行。
克威惠禮曰魏。雖威不逆禮。
教誨不倦曰長。以道教之。
肇敏行成曰直。始疾行成,言不深。
疏遠繼位曰紹。非其弟過得之。
好廉自克曰節。自勝其情慾。
好更改舊曰易。變故改常。
愛民在刑曰克。道之以政,齊之以法。
除殘去虐曰湯。
一德不懈曰簡。一不委曲。
平易不訾曰簡。不信訾毀。
尊賢貴義曰恭。尊事賢人,寵貴義士。
敬事供上曰恭。供奉也。
尊賢敬讓曰恭。敬有德,讓有功。
既過能改曰恭。言自知。
執事堅固曰恭。守正不移。
愛民長弟曰恭。順長接弟。
執禮御賓曰恭。迎待賓也。
芘親之闕曰恭。修德以蓋之。
尊賢讓善曰恭。不專己善,推於人。
威儀悉備曰欽。威則可畏,儀則可象。
大慮靜民曰定。思樹惠。
純行不爽曰定。行一不傷。
安民大慮曰定。以慮安民。
安民法古曰定。不失舊意。
闢地有德曰襄。取之以義。
甲胄有勞曰襄。亟征伐。
小心畏忌曰僖。思所當忌。
質淵受諫曰厘。深故能受。
有罰而還曰厘。知難而退。
溫柔賢善曰懿。性純淑。
心能制義曰度。制事得宜。
聰明叡哲曰獻。有通知之聰。
知質有聖曰獻。有所通而無蔽。
五宗安之曰孝。五世之宗。
慈惠愛親曰孝。周愛族親。
秉德不回曰孝。順於德而不違。
協時肇享曰孝。協合肇始。
執心克庄曰齊。能自嚴。
資輔共就曰齊。資輔佐而共成。
甄心動懼曰頃。甄精。
敏以敬慎曰頃。疾於所慎敬。
柔德安眾曰靖。成眾使安。
恭己鮮言曰靖。恭己正身,少言而中。
寬樂令終曰靖。性寬樂義,以善自終。
威德剛武曰圉。御亂患。
彌年壽考曰胡。久也。
保民耆艾曰胡。六十曰耆,七十曰艾。
追補前過曰剛。勤善以補過。
猛以剛果曰威。猛則少寬。果,敢行。
猛以彊果曰威。強甚於剛。
彊義執正曰威。問正言無邪。
治典不殺曰祁。秉常不衰。
大慮行節曰考。言成其節。
治民克盡曰使。克盡無恩惠。
好和不爭曰安。生而少斷。
道德純一曰思。道大而德一。
大省兆民曰思。大親民而不殺。
外內思索曰思。言求善。
追悔前過曰思。思而能改。
行見中外曰愨。表裡如一。
狀古述今曰譽。立言之稱。
昭功寧民曰商。明有功者。
克殺秉政曰夷。秉政不任賢。
安心好靜曰夷。不爽政。
執義揚善曰懷。稱人之善。
慈仁短折曰懷。短未六十,折未三十。
述義不克曰丁。不能成義。
有功安民曰烈。以武立功。
秉德尊業曰烈。
剛克為伐曰翼。伐功也。
思慮深遠曰翼。小心翼翼。
外內貞復曰白。正而復,終始一。
不勤成名曰靈。任本性,不見賢思齊。
死而志成曰靈。志事不□命。
死見神能曰靈。有鬼不為厲。
亂而不損曰靈。不能以治損亂。
好祭鬼怪曰靈。瀆鬼神不致遠。
極知鬼神曰靈。其智能聰徹。
殺戮無辜曰厲。
愎很遂過曰刺。去諫曰愎,反是曰很。
不思忘愛曰刺。忘其愛己者。
蚤孤短折曰哀。早未知人事。
恭仁短折曰哀。體恭質仁,功未施。
好變動民曰躁。數移徙。
不悔前過曰戾。知而不改。
怙威肆行曰丑。肆意行威。
壅遏不通曰幽。弱損不凌。
蚤孤鋪位曰幽。鋪位即位而卒。
動祭亂常曰幽。易神之班。
柔質受諫曰慧。以虛受人。
名實不爽曰質。不爽言相應。
溫良好樂曰良。言其人可好可樂。
慈和遍服曰順。能使人皆服其慈和。
博聞多能曰憲。雖多能,不至於大道。
滿志多窮曰惑。自足者必不惑。
思慮不爽曰厚。不差所思而得。
好內遠禮曰煬。朋淫於家,不奉禮。
去禮遠眾曰煬。不率禮,不親長。
內外賓服曰正。言以正服之。
彰義掩過曰堅。明義以蓋前過。
華言無實曰誇。恢誕。
逆天虐民曰抗。背尊大而逆之。
名與實爽曰繆。言名美而實傷。
擇善而從曰比。比方善而從之。
隱,哀也。景,武也。施德為文。除惡為武。闢地為襄。服遠為桓。剛克為僖。施而不成為宣。惠無內德為平。亂而不損為靈。由義而濟為景。余皆象也。以其所為謚象其事行。和,會也。勤,勞也。遵,循也。爽,傷也。肇,始也。怙,恃也。享,祀也。胡,大也。秉,順也。就,會也。錫,與也。典,常也。肆,放也。康,虛也。叡,聖也。惠,愛也。綏,安也。堅,長也。耆,彊也。考,成也。周,至也。懷,思也。式,法也。布,施也。敏,疾也,速也。載,事也。彌,久也。

4謚法全集

汲冡周書周公謚法解(晉孔晃注)
一人無名曰神(不名壹善)
稱善別簡曰聖(所稱得人 所善得實 所別得簡)
敬賓厚禮曰聖(聖於禮也)
德像天地曰帝 (同於天地)
靜民則法曰皇 ( 靜安)
仁義所往曰王 ( 民從之也)
立志及眾曰公 (志無私也)
執應八方曰侯 (所執行八方應之)
壹德不解曰簡(壹不委曲)
平易不疵曰簡(疵多病)
經緯天地曰文(成其道也)
道德博厚曰文 (無不知病)
學勤好問曰文 (不恥下問)
慈惠愛民曰文 (惠以成文)
愍民惠禮曰文 (以禮安人。按左傳杜注引。有忠信接禮曰文)
錫民爵位曰文 (與可舉也)
剛彊直理曰武 (剛無欲彊不擾直正無曲理必忠恕)
威彊叡德曰武(思有德者叡也)
克定禍亂曰武 (以兵征故解也)
刑民克服曰武 (法正民能使服)
大志多窮曰武 (大志行兵多所窮也)
敬事供上曰恭 (供奉也)
尊賢貴義曰恭 (尊賢人貴義士)
尊賢敬讓曰恭 (敬有德讓有功)
既過能乂曰恭 (言有智也)
執事堅固曰恭 (守正不移)
安民長悌曰恭 (順長接弟)
執禮敬賓曰恭 (迎待賓也)
芘親之闕曰恭 (修德以益之)
尊長讓善曰恭 (不尊己善推及他人)
淵源流通曰恭(性無所忌)
照臨四方曰明 (以明照之)
譖訴不行曰明 (逆知之故不行)
威儀悉備曰欽(威則可畏。儀則可象)
大慮靜民曰定(思樹惠也)
安民大慮曰定(以慮安民)
安民法古曰定(不失舊意)
純行不二曰定(行壹不傷)
謀慮不威曰定(不以威相拒)
闢地有德曰襄(取之以義。按左傳杜注引作闢土有德。又引因事有功曰襄)
甲胄有勞曰襄(言能征伐)
質淵受諫曰釐 (深故能受)
有伐而還曰釐 (知難而退)
博聞多能曰獻(雖多能不至大道)
聰明叡哲曰獻 (有通知之聰)
溫柔聖善曰懿(性純淑)
五宗安之曰孝 (五世之宗)
協時肇享曰孝 (協和肇始也常如始)
秉德不回曰孝(順於德而不逆)
大慮行節曰孝(言成其節)
執心克庄曰齊 (能自齊也)
輔輕供就曰齊 (輕有所輔而供成也)
溫年好樂曰康 (好豐年侵民事)
安樂撫民曰康 (無四方之虞)
令民安樂曰康 (富而教之)
安民立政曰成(政以安之)
布德執義曰穆 (穆純也)
中情見貌曰穆 (任*路也)
敏以敬順曰頃(無所不敬。順也)
昭德有勞曰昭 (能勞謙也)
聖文周達曰昭(聖文通治也。按左傳杜注引有威儀恭明曰昭)
保民耆艾曰胡 (六十曰耄。七十曰艾)
彌年壽考曰胡 (人期年也)
彊毅果敢曰剛(抱經堂盧氏校本注有彊於仁義致果曰毅。今正義本脫此)
追補前過曰剛 (勸善以補過)
柔德考眾曰靜(考眾使民也)
治而清省曰平(無失闕之病)
執事有制曰平 (在位平意(音+匕)。三國蜀傳注引作執事有班。又引克定禍亂曰平)
布綱治紀曰平 (施之政事)
由義而濟曰景 (用義而成)
布義行剛曰景(以剛行義)
清白守節曰貞 (名清白。志故也)
大慮克就曰貞 (能大慮非正則不可)
不隱無克曰貞 (坦然無私)
彊以剛果曰威 (彊甚於剛)
猛以彊果曰威 (亦彊甚於剛)
彊義信正曰威 (信正言無邪)
闢土服遠曰桓 (兼人故啟土也)
道德純一曰思 (道大而德一)
不(生+月:生上月下)兆民曰思 (大親民而不殺)
外內思索曰思 (言求善也)
追悔前過曰思 (思而能改)
柔質受諫曰惠 (以惠愛)
能思辯眾曰元 (別之使各有次)
行義說民曰元 (民說其義)
始建國都曰元 (非善之長何可始也)
主義行德曰元 (以義為主作德政)
兵甲亟作曰庄 (以數征為嚴)
叡圉克服曰庄 (通達使能服也。杜注引有勝敵克亂曰庄)
死於原野曰庄 (非嚴何以死難)
屢征殺伐曰庄 (以嚴釐之)
武而不遂曰庄 (武功不成)
克殺秉正曰夷 (秉正任賢也)
安心好靜曰夷 (不爽,正也)
執義揚善曰懷 (私人之善)
慈義短折曰懷 (短,未六十,折,未三十)
夙夜警戒曰敬 (敬身思戒)
合善典法曰敬 (非敬何以合善)
述善不克曰丁 (不能成義)
述義不悌曰丁(不悌不遜順也)
有功安民曰烈 (以武立功)
秉德遵業曰烈 (遵世業不隳改)
剛克為伐曰翼 (成功也)
思慮深遠曰翼 (好遠思自能也)
剛德克就曰肅 (成其不欲使為就)
執心決斷曰肅 (言嚴果也)
愛民好洽曰戴 (好民洽也)
典禮不塞曰戴
死而志成曰靈 (立志不*命也)
亂而不損曰靈 (不能以治損亂)
極知鬼事曰靈(知其能聯徹)
不勤成名曰靈 (本任性不見賢思齊)
死見鬼能曰靈 (有鬼為厲)
好祭鬼神曰靈 (敬鬼神不能遠也)
短折不成曰殤 (有知而天殤也)
未家短折曰殤(未家未室家也)
不顯屍國曰隱 (以闇主國。按左傳杜注引作不屍其位曰隱)
隱拂不成曰隱 (言其隱佛改其性)
年中早夭曰悼 (年不稱志)
肆行勞祀曰悼 (縱於心勞於淫祀。言不修德)
恐懼從處曰悼 (從處言易地也)
不思忘愛曰剌 (忘其愛巳者)
愎佷遂過曰剌 (去諫曰愎。反是曰佷)
外內從亂曰荒 (官不治家不理)
好樂怠政曰荒 (淫於聲色故怠政事)
在國逢難曰愍 (逢兵寇之事。逢一本作遭)
使民折傷曰愍 (苛政賊害)
在國連憂曰愍 (仍多大喪)
禍亂方作曰愍 (國無政動多亂)
蚤孤短折曰哀(卑者未知人事)
恭仁短折曰哀(體恭質仁。功未施也。)
蚤孤有位曰幽(有喪即位而卒)
壅遏不通曰幽 (弱損不*也)
動祭亂常曰幽 (易神之班)
克威健行曰魏(有威而敏行)
克威惠禮曰魏(有威而敏行)
甄心動懼曰魏(甄。積也)
去禮遠眾曰焬(內好多淫。外則荒政)
容儀恭美曰勝(有儀可象。有恭可美)
威德剛武曰圉(圉御也。能御亂患)
聖善周圍曰宣(聞謂所聞善事。按左傳杜注引作善聞周達曰宣)
治民克盡曰使(克盡無恩惠也)
行見中外曰愨(言表裡如一)
勝敵壯志曰勇(不*勝)
昭功寗民曰商(明有功也)
好和不爭曰安(失在少斷)
外內真復曰白(正而始一也)
不生其國曰聲
致戮無辜曰厲(賊良善人)
官人應實曰知(能官人)
凶年無谷曰糠(不務稼穡。按漢書師古注引有好樂怠政曰糠)
名實不爽曰質(不爽應也)
不悔前過曰戾(知而不改)
溫良好樂曰良(言人行可好可惡)
怙威肆行曰丑(肆意得威)
勤政無私曰類(無私惟義聽任)
好變動民曰躁(數移徙也)
慈和徧服曰順(能使人皆服其慈和。按三國蜀傳注引有柔賢慈惠曰順)
滿志多窮曰感(自足者必不足)
危身奉上曰忠(險不辭勞)
思慮深遠曰捍(自任多近於專)
息政外交曰攜(不自明而恃外也)
疏遠繼位曰紹(非其次第偶得之也)
彰義掩過曰堅(明義以掩前過)
肇敏形成曰直(始疾行成。言不深也)
內外賓服曰正(言以正*也)
華言無實曰誇
教誨不倦曰長(以道教之)
愛民在刑曰克(道之以政。齊之以刑)
嗇於賜與曰愛(言貪恡)
逆天虐民曰焬(所尊天而逆天)
好廉自克曰節(自節以情慾)
擇善而從曰比(比方善而從之)
好更改舊曰易(變改故常。漢書注引作故舊)
名與實爽曰繆(言名美而實傷)
思厚不爽曰願(不差所思而得)
貞心大都曰匡(心正明察)
隱哀之也
施為文
除為惡 (除惡)
闢地為襄
視遠為恆
剛克為發
柔克為懿
履凶(?)為庄
有過為僖
惠無內德曰獻 (無內德惠不成也)
治而生靑曰平
失無。則以起明除其象 (以其明所及為謚象謂象其事行)
和會也 勤勞也 遵循也 爽傷也 肇始也 乂治也
康安也 怙恃也 享祀也 胡大也 服敗也 康順也
就會也 ( 忄寒)過也 錫與也 典常也 肆施也
糠虛也 叡聖也 惠愛也 綏安也 堅長也 耆彊也
考成也 周至也 式法也 敏疾也 捷克也 載事也 彌久也
以上共計二百二十二條從新安汪氏校本錄入
蔡邕獨斷帝謚
違拂不成曰隱
靖民則法曰黃
翼善傳聖曰堯
仁聖聖明曰舜
殘人多壘曰桀
殘義損害曰紂
慈惠愛親曰孝
愛民好與曰惠
聖善周聞曰宣
聲聞宣遠曰昭
克定禍亂曰武
聰明睿智曰獻
溫柔聖善曰懿
布德執義曰穆
仁義說民曰元
安仁立政曰神
布綱治紀曰平
亂而不損曰靈
保民耆艾曰明
闢土有德曰襄
貞心大度曰匡
大慮慈民曰定
一德不懈曰簡
夙興夜寐曰敬
安樂治民曰康
小心畏忌曰僖
中年早折曰悼
慈仁和民曰順
好勇致力曰庄
恭仁短折曰哀
在國逢難曰愍
名實過爽曰繆
壅遏不通曰幽
暴虐無親曰厲
致志大圖曰景
闢土兼國曰桓
經緯天地曰文
執義揚善曰懷
短折不成曰殤
去禮遠眾曰煬
怠政外交曰攜
治典不敷曰祈
以上共三十六條
隋謚
闇 此謚古不載。隋文帝以謚斛斯征宜補入下謚
張環謚議
貪而敗官曰墨 此謚古無釋義。唐臣環引以請謚錢惟演。宜存參。
明代通用謚法釋義
經天緯地 修德來遠 勤學好問 道德博聞 慈惠愛民 敏而好學 愍民惠禮 剛柔相濟 忠信接禮 修治班制 施而中禮
克定禍亂 保大定功 威強敵德 剛強直禮 剛強以順 辟德斥境 折衝禦侮 刑民克服
禮樂明具 持盈守滿 遂物之美 通遠強立 安民立政
安樂撫民 溫柔好樂 令民安樂 淵源流通
聰明睿智 向惠好德 智質有理
溫柔賢善 柔克有光
體仁長民 行義說民 道德純一 立建國都 思能辨眾 立義行德
法度大明 敬慎高明 出言有文
耆意大圖 由義而濟 布義行剛
施而不私 善聞周達 誠意見外 聖善周聞
照臨四方 任賢致遠 獨見先識 譖愬不行 察色見情 招集殊異
明德有功 聖聞昭達 容儀恭美 昭德有勞
內外賓服
卑以自牧 尊賢貴義 不懈為德 敬事供上 愛民悌長 執禮御賓 尊賢讓善 執事堅固 敬順事上 正德美容 既過能改
嚴敬臨民 威而不猛 履正志和
剛德克就 純心決斷 正己攝下
布德執義 中情見貌
避遠不義
安民大慮 純行不爽 大慮慈仁 安民法古
治典不殺 平易不訾 正直無邪 一德不懈
賞善罰奸 博聞多能 行善可紀
應事有功
守禮執義
夙夜儆戒 夙興恭事 合美典法
執一不遷
強學好問
物至能應 事起而辨
外內貞復
寬樂令終 恭巳鮮言 柔德安眾
行義合道 明德有成
慈惠愛敬 五宗安之 大慮行節 能養能恭 繼志成事 協時肇享 秉德不回 幹蠱用譽
盛衰純固 危身奉上 推能盡忠 廉方公正 臨患不忘國
愛民好與 柔質慈民 施勤無私
柔遠能邇 不剛不柔 號令民悅 推賢讓能
和好不爭 兆民寗賴
名實不爽 忠正無邪
柔德教眾
安民有功 秉德尊業
奉義順則 恭儉莊敬
賞勸刑懲 以刑服遠 猛以強果 強毅就正
率義共用
制事合宜 見義能終 先君后己 取而不貪 除去天地之害
強毅果敢 追補前過 致果殺敵 強而能斷
勝敵志強 叡 圍見服 死於原野 兵甲亟作 屢征殺伐 武而不遂
不污不義
好廉自克 謹行制度
闢土有德 甲胄有勞 因事有功
在國逢難
能修其官
追補前過
德性寬和
寵祿光大
慈和徧服 和比於理 慈仁和民
小心畏忌 無過為僖 質淵受諫 小心恭慎
中正純粹
好力致果 好學近習
中心敬事 溫良好樂
勤其世業
行見中外
敬共官次 威容端嚴 溫恭朝夕
善行不怠 溫仁忠厚 能紀國善
追悔前過 念終如始 謀慮不僭 外內思索
寬裕溫柔
慈仁短折 失位而死
闢土服遠 克敵動民 闢土兼國
質柔受諫
賞慶刑威曰君
從之成髃曰君
揚善賦簡曰聖
敬賓厚禮曰聖
照臨四方曰明
譖訴不行曰明
果慮果遠曰明
綏柔士民曰德
諫爭不威曰德
安民立政曰成
淵源流通曰康
溫柔好樂曰康
安樂撫民曰康
合民安樂曰康
布德執義曰穆
中情見貌曰穆
容儀恭美曰昭
昭德有勞曰昭
聖聞周達曰昭
治而無眚曰平
執事有制曰平
布綱治紀曰平
克定禍亂曰平
由義而濟曰景
耆意大慮曰景
布義行剛曰景
清白守節曰貞
大慮克就曰貞
不隱無屈曰貞
闢土服遠曰桓
克敬動民曰桓
闢土兼國曰桓
能思辯觽曰元
行義說民曰元
始建國都曰元
主義行德曰元
聖善周聞曰宣
兵甲亟作曰庄
叡圉克服曰庄
勝敵志強曰庄
死於原野曰庄
屢征殺伐曰庄
武而不遂曰庄
柔質慈民曰惠
愛民好與曰惠
夙夜警戒曰敬
合善典法曰敬
剛德克就曰肅
執心決斷曰肅
不生其國曰聲
愛民好治曰戴
典禮不愆曰戴
未家短折曰傷
短折不成曰殤
隱拂不成曰隱
不顯屍國曰隱
見美堅長曰隱
隱拂不成曰隱
不顯屍國曰隱
見美堅長曰隱
官人應實曰知
肆行勞祀曰悼
年中早夭曰悼
恐懼從處曰悼
凶年無谷曰荒
外內從亂曰荒
好樂怠政曰荒
在國遭憂曰愍
在國逢傦曰愍
禍亂方作曰愍
使民悲傷曰愍
貞心大度曰匡
德正應和曰莫
施勤無私曰類
嗇於賜與曰愛
危身奉上曰忠
克威捷行曰魏
克威惠禮曰魏
教誨不倦曰長
肇敏行成曰直
疏遠繼位曰紹
好廉自克曰節
好更改舊曰易
愛民在刑曰克
一德不懈曰簡
威儀悉備曰欽
大慮靜民曰定
純行不爽曰定
安民大慮曰定
安民法古曰定
闢地有德曰襄
甲胄有勞曰襄
小心畏忌曰僖
質淵受諫曰釐
有罰而還曰釐
溫柔賢善曰懿
心能制義曰度
聰明叡哲曰獻
知質有聖曰獻
五宗安之曰孝
慈惠愛親曰孝
秉德不回曰孝
協時肇享曰孝
執心克庄曰齊
資輔共就曰齊
甄心動懼曰頃
敏以敬慎曰頃
柔德安觽曰靖
恭己鮮言曰靖
寬樂令終曰靖
威德剛武曰圉
彌年壽考曰胡
保民耆艾曰胡
追補前過曰剛
猛以剛果曰威
猛以強果曰威
強義執正曰威
治典不殺曰祁
大慮行節曰考
治民克盡曰使
好和不爭曰安
道德純一曰思
大省兆民曰思
外內思索曰思
追悔前過曰思
行見中外曰愨
狀古述今曰譽
昭功寧民曰商
克殺秉政曰夷
安心好靜曰夷
克殺秉政曰夷
安心好靜曰夷
執義揚善曰懷
懷熱識折曰懷
述義不克曰丁
有功安民曰烈
秉德尊業曰烈
剛克為伐曰翼
思慮深遠曰翼
外內貞復曰白
不勤成名曰靈
死而志成曰靈
死見神能曰靈
亂而不損曰靈
好祭鬼怪曰靈
極知鬼神曰靈
殺戮無辜曰厲
愎很遂過曰刺
不思忘愛曰刺
蚤孤短折曰哀
恭仁短折曰哀
好變動民曰躁
不悔前過曰戾
怙威肆行曰丑
壅遏不通曰幽
蚤孤鋪位曰幽
動祭亂常曰幽
柔質受諫曰慧
名實不爽曰質
溫良好樂曰良
慈和遍服曰順
博聞多能曰憲
滿志多窮曰惑
思慮不爽曰厚
好內遠禮曰煬
去禮遠觽曰煬
內外賓服曰正
內外賓服曰正
彰義揜過曰堅
華言無實曰誇
逆天虐民曰抗
名與實爽曰繆
擇善而從曰比
武而不遂曰壯
好巧自是曰專

5古今文字

傳世文獻用字
出土文獻用字
共、恭
卲心
上一篇[拓跋始生]    下一篇 [氯酸鎂]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