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歷史人物劉宋陳郡謝氏

謝惠連(397或407~433年),南朝宋文學家。祖籍陳郡陽夏(今河南太康)人。謝方明之子,謝靈運族弟。他10歲能作文,深得謝靈運的賞識,見其新文,常感慨「張華重生,不能易也。」《詩品》引《謝氏家錄》稱:「康樂每對惠連,輒得佳語。」據說謝靈運《登池上樓》中的名句「池塘生春草」,就是在夢中見到謝惠連而寫出來的。本州辟主簿,不就。謝惠連行止輕薄不檢,原先愛幸會稽郡吏杜德靈,居父喪期間還向杜德靈贈詩,大為時論所非,因此不得仕進。仕宦失意,為謝靈運「四友」之一。

人物生平
謝方明之子。謝惠連十歲能作文,深得謝靈運的賞識。本州辟主簿,不就。謝惠連行止輕薄不檢,原先愛幸會稽郡吏杜德靈,居父喪期間還向杜德靈贈詩,大為時論所非,因此不得仕進。元嘉七年(430年),方為司徒彭城王劉義康法曹行參軍,故世稱「謝法曹」。早卒,無子。有一弟惠宣。仕宦失意,為謝靈運「四友」之一。

1文學成就

東漢以後,大賦開始衰微,抒情詠物的小賦逐漸興起。謝惠連的《雪賦》和謝庄的《月賦》並稱為六朝這一類小賦的代表作。這篇賦沿用了漢賦中假設主客的形式,從醞釀降雪寫到雪霽天晴,展現了素凈而奇麗的畫面。他的《祭古冢文》,寫得也很有感情,前半關於古冢形制的描寫,可看作是中國最早的考古發掘簡報。他的詩作,雖不如謝靈運精警,但遣詞構句頗似靈運不過。他也有一些詩筆調輕靈,用詞清艷,如《秋懷》的「皎皎天月明,奕奕河宿爛。蕭瑟含風蟬,寥唳度雲雁,寒商動清閨,孤燈暖幽幔」;《搗衣》的「欄高砧響發,楹長杵聲哀。微芳起兩袖,輕汗染雙題」等句,都是著意構想的好句。《詩品》評他這兩首詩說:「《搗衣》、《秋懷》之作,雖復靈運銳思,亦何以加焉。」他的一些樂府詩,則頗有牢騷不平之氣。《詩品》將其詩定為中品。後人把他和謝靈運、謝脁合稱「三謝」。
《隋書·經籍志》載有《謝惠連集》6卷,佚。明代張溥輯有《謝法曹集》,收入《漢魏六朝百三家集》中。
鍾嶸《詩品》評語
宋法曹參軍謝惠連
小謝才思富捷,恨其蘭玉夙凋,故長轡未騁。《秋懷》、《搗衣》之作,雖復靈運銳思,亦何以加焉。又工為綺麗歌謠,風人第一。《謝氏家錄》云:「康樂每對惠連,輒得佳語。后在永嘉西堂,思詩竟日不就。寤寐間忽見惠連,即成『池塘生春草』。故嘗云:『此語有神助,非我語也。』」

2作品一覽

秋懷
平生無志意,少小嬰憂患。
如何乘苦心,矧復值秋晏。
皎皎天月明,弈弈河宿爛。
蕭瑟含風蟬,寥唳度雲鴈。
寒商動清閨,孤燈曖幽幔。
耿介繁慮積,展轉長宵半。
夷險難豫謀,倚伏昧前筭。
雖好相如達,不同長卿慢。
頗悅鄭生偃,無取白衣宦。
未知古人心,且從性所翫。
賓至可命觴,朋來當染翰。
高台驟登踐,清淺時陵亂。
頹魄不再圓,傾羲無兩旦。
金石終消毀,丹青暫雕煥。
各勉玄發歡,無貽白首嘆。
因歌遂成賦,聊用布親串。
搗衣
?衡紀無淹度,晷運倏如催。
白露滋園菊,秋風落庭槐。
肅肅莎雞羽,烈烈寒螿啼。
夕陰結空幕,宵月皓中閨。
美人戒裳服,端飾相招攜。
簪玉出北房,鳴金步南階。
櫩高砧響發,楹長杵聲哀。
微芳起兩袖,輕汗染雙題。
紈素既已成,君子行未歸。
裁用笥中刀,縫為萬裡衣。
盈篋自余手,幽緘俟君開。
腰帶准疇昔,不知今是非。

3歷史評價

《宋書》本傳
(方明)子惠連,幼而聰敏,年十歲,能屬文,族兄靈運深相知賞,事在《靈運傳》。本州辟主簿,不就。惠連先愛會稽郡吏杜德靈,及居父憂,贈以五言詩十餘首,文行於世。坐被徙廢塞,不豫榮伍。尚書僕射殷景仁愛其才,因言次白太祖:「臣小兒時,便見世中有此文,而論者雲是謝惠連,其實非也。」太祖曰:「若如此,便應通之。」元嘉七年,方為司徒彭城王義康法曹參軍。是時義康治東府城,城塹中得古冢,為之改葬,使惠連為祭文,留信待成,其文甚美。又為《雪賦》,亦以高麗見奇。文章並傳於世。十年,卒,時年二十七。既早亡,且輕薄多尤累,故官位不顯。無子。弟惠宣,竟陵王誕司徒從事中郎,臨川內史。
《南史》本傳
(方明)子惠連,年十歲能屬文,族兄靈運嘉賞之,雲「每有篇章,對惠連輒得佳語」。嘗於永嘉西堂思詩,竟日不就,忽夢見惠連,即得「池塘生春草」,大以為工。常雲「此語有神功,非吾語也」。本州辟主簿,不就。惠連先愛幸會稽郡吏杜德靈,及居父憂,贈以五言詩十餘首,「乘流遵歸路」諸篇是也。坐廢不豫榮位。尚書僕射殷景仁愛其才,言次白文帝,言「臣小兒時便見此文,而論者雲是惠連,其實非也」。文帝曰:「若此便應通之。」元嘉七年,方為司徒彭城王義康法曹行參軍。義康修東府城,城塹中得古冢,為之改葬,使惠連為祭文,留信待成,其文甚美。又為雪賦,以高麗見奇。靈運見其新文,每曰「張華重生,不能易也。」文章并行於世,年三十七卒。既早亡,輕薄多尤累,故官不顯。無子。惠連弟惠宣,位臨川太守。
上一篇[巴尼特資本]    下一篇 [花托]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