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譚全播(834-918),江西寧都石上鎮斫柴崗村人。唐末時據有虔州,稱鎮南節度使。

人物生平
唐末起義  少年時便有勇敢和智謀,與同鄉盧光稠關係很好,盧光稠相貌雄偉,但沒有才能,只有譚全播一直很佩服他,願意為他效力。唐末時,黃巢起義軍崛起,南方也頗多變亂,譚全播對盧光稠說:「天下洶洶,此真吾等之時,無徒守此貧賤為也!」盧光稠同意,於是一起聚眾為盜。開始,大家推舉譚全播為主帥,但譚全播認為:「諸君徒為賊乎?而欲成功乎?若欲成功,當得良帥,盧公堂堂,真君等主也。」大家並不表示贊同,譚全番大怒,拔劍擊木,大呼說:「不從令者如此木!」大家恐懼,於是擁盧光稠為帥。
崢嶸歲月
  當時,原孫儒叛軍的一支王潮部南下攻陷嶺南,譚全播出兵抗擊,佔據虔、韶二州,又派遣盧光稠的弟弟盧光睦攻潮州。盧光睦恃勇輕進,譚全播勸其持重,不聽,知道他必敗,伏兵于歸路。盧光睦攻潮州不利,果然敗退,譚全播以伏兵邀擊追兵,大敗之,遂取潮州。當時,清海節度使劉岩派兵數萬攻佔南海,打敗了盧光睦,又以兵數萬攻虔州。盧光稠大懼,譚全播認為「吾知劉岩易與爾!」挑選選精兵萬人,伏于山谷中,佯裝準備在城南決戰,卻只以老弱五千出戰,劉岩輕視,發兵急攻,譚全播伏兵攻擊,大敗之。
受請出山
  後梁滅亡唐朝後,江南、嶺表的土地全部被吳國和南漢瓜分,只有盧光稠以虔、韶二州歸附後梁,願通道路,輸貢賦。後梁太祖朱全忠設置百勝軍,以盧光稠為防禦使、兼五嶺開通使,后又改為鎮南軍。開平五年,盧光稠病重,以符印讓於譚全播,譚全播不受,在盧光稠死後,擁立其子盧延昌為鎮南節度使。盧延昌年輕喜歡遊獵,不修政事,指揮使黎求閉門以拒盧延昌,將其殺死。黎求顧及譚全播的威名,意欲殺之,譚全播大懼,稱疾不出。乾化元年,黎求暴死,牙將李彥圖又自立為節度使,不久,李彥圖也病死,虔州人民一齊來到譚全播的府第,扣門請求他出來擔當大任,譚全播這時才決定出山,遣使請命於後梁,被拜為虔州防禦使。
此後,譚全播治理虔州長達七年,頗有善政。918年,吳王楊隆演以右都押牙王祺為虔州行營都指揮使,率領洪、撫、袁、吉四州之兵進攻虔州,譚全播死守,王褀攻之不克,病死。7月,楊隆演又以鎮南節度使劉信為虔州行營招討使,繼續圍攻虔州,譚全播求救於吳越、閩國和楚國,吳越王錢鏐以統軍使錢傳球為西南面行營應援使,率兵2萬攻信州,楚王馬殷遣大將張可求率兵萬人進屯古亭,閩兵駐於雩都,共同解虔州之圍。然而,吳越兵攻信州不克,劉信的大將張宣又擊敗張可求,閩國也退了兵,虔州成了孤城。
英雄病故
9月,劉信集中兵力攻城,譚全播死守,劉信無奈之下,意欲撤兵,但被吳國宰相徐溫制止,派遣劉信之子劉英彥率親兵3000,前往助攻,又讓牙內指揮使朱景瑜與其同行。11月,劉信竭盡全力再次攻城,城中被圍日久,飢疲窘迫,終於被攻克,譚全播逃奔雩都,但很快被吳兵追擒。劉信對譚全播很尊重,讓人把他送到廣陵,譚全播年事已高,又受此屈辱,不久在廣陵病死,時年85歲。
史籍記載
盧光稠、譚全播,皆南康人也。光稠狀貌雄偉,無佗材能,而全播勇敢有識略,然全播常奇光稠為人。唐末,群盜起南方,全播謂光稠曰:「天下洶洶,此真吾等之時,無徒守此貧賤為也!」乃相與聚兵為盜。眾推全播為主,全播曰:「諸君徒為賊乎?而欲成功乎?若欲成功,當得良帥,盧公堂堂,真君等主也。」眾陽諾之,全播怒,拔劍擊木三,斬之,曰:「不從令者如此木!」眾懼,乃立光稠為帥。
是時,王潮攻陷嶺南,全播攻潮,取其虔、韶二州,又遣光稠弟光睦攻潮州。光睦好勇而輕進,全播戒其持重,不聽,度其必敗,乃為奇兵伏其歸路。光睦果敗走,潮人追之,全播以伏兵邀擊,大敗之,遂取潮州。是時,劉岩起南海,擊走光睦,以兵數萬攻虔州。光稠大懼,謂全播曰:「虔、潮皆公取之,今日非公不能守也。」全播曰:「吾知劉岩易與爾!」乃選精兵萬人,伏山谷中,陽治戰地於城南,告岩戰期。以老弱五千出戰,戰酣,偽北,岩急追之,伏兵發,岩遂大敗。光稠第戰功,全播悉推諸將,光稠心益賢之。
梁初,江南、嶺表悉為吳與南漢分據,而光稠獨以虔、韶二州請命於京師,願通道路,輸貢賦。太祖為置百勝軍,以光稠為防禦使、兼五嶺開通使,又建鎮南軍,以為留後。
開平五年,光稠病,以符印屬全播,全播不受。光稠卒,全播立其子延昌而事之。延昌好遊獵,其將黎求閉門拒延昌,延昌見殺。求因謀殺全播,全播懼,稱疾不出。求乃自立,請命於梁。乾化元年,拜求防禦使。求暴病死,其將李彥圖自立,全播益懼,遂稱疾篤,杜門自絕。彥圖疑之,使人覘其動靜,全播應覘為狀以自免。彥圖死,州人相率詣全播第,扣門請之,全播乃起,遣使請命於梁,拜防禦使。全播治虔州七年,有善政,楊隆演遣劉信攻破虔州,以全播歸廣陵,卒年八十五。當盧氏時,劉?已取韶州,及全播被執,虔州遂入於吳。(摘自《新五代史》)
上一篇[草莓妹]    下一篇 [成戶丈]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