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護身符:宗教中護身之靈符,又作護符、神符、靈符、秘符,即書寫佛、菩薩、諸天、鬼神等之形像、種子、真言之符札,將之置於貼身處,或吞食,可蒙各尊之加持護念,故有此名。符之種類極多,依祈願之意趣而有各種差別;而其作用亦多,可除厄難、水難、火難及安產等。

護身符護身符
護身符是一種特殊的用品,依憑它的力量來保護人的身體性命。類似的物品在藏族社會中有多種,有些也很難以「護身符」三個字所概括,只是意義上相近罷了。道士或巫師等所畫的符或念過咒的物件,迷信的人認為隨身佩戴,可以驅邪免災。比喻保護自己,藉以避免困難或懲罰的人或事物。(據《現代漢語詞典》)

1 護身符 -簡介

護身符護身符
護身符:就是一種能夠驅邪免災的象徵符號。其構成方式多種多樣,有用各種材料製成的立體現象如泥塑、木刻的佛像和神像,也有畫在紙上的各種畫符、字元等等,更有由於某些偶然的神秘事件而被人們俗成的植物、樹木、花卉、動物等等。總之,護身符的種類繁多、形式多樣,但它們有一個共同之處,就是作為一種信息標誌,警告邪惡精靈不要來傷害護符的佩戴者。所以,凡是具有這一功能的事物,都具有護身符的性質,當人們使用它作為驅邪免災的靈符時,它就成了護身符了。護身符是與一些民間習俗、民間禁忌是緊密聯繫在一起的,通過護身符可以了解一下民間習俗與禁忌,而熟悉民間習俗與禁忌的知識能夠更清楚的了解護身符。

2 護身符 -分類

護身符寶石護身符
寶石類

藏族社會中一種傳統的觀念認為(尤其是在藏族聚居的農區或牧區)一些稀有的寶石具有多種特殊的功效,其中就包括護身避邪,即佩帶此類寶石使妖魔鬼怪不能入侵,防止妖魔作祟所帶來的危害,如某些較奇特的疾病。一種叫「斯」的寶石,受到了人們的青睞,民間流傳著有關此物的神秘傳說。時至今日,「斯」在社會中受到的重視,其價格的昂貴,神秘主義的作用,令人稱奇!以至於偽造品泛濫。《藏漢大辭典》中釋「斯」為:「亞瑪瑙,貓睛石。一種寶石,俗稱九眼珠。寶石紋理有『無睛』、『長條』及『有睛』三類。入葯能治腦溢血。」這時漢文釋辭,藏文釋文與此略有不同:「#」查漢文《辭海》,不見有亞瑪瑙辭條,只有「瑪瑙」(不寫為瑪腦),而瑪瑙與貓睛石不是一類。斯與我們通常可見的做成手飾的「貓睛石」(綠色而具光彩變化如貓睛)又有區別,因此,對「斯」尚缺乏科學的鑒定及歸類。「斯」的種類據說有紅、白、黃、花、灰幾種,其中「紅色」尤為罕見,為稀世之珍,較多的是黑白相間色。

藏醫認為「斯」入葯能治腦溢血病,而腦溢血藏族傳認為是凶曜羅睺羅散布的病。凶曜羅睺羅自然也可歸到理應避開的「妖魔」之類,而佩帶「斯」也有避邪防病的含義。此外,瑪瑙、翡翠、松耳石、金、銀、紅藍寶石等皆被賦予避邪的功用。

這種認為稀有珍寶會避邪的觀念由來已久,原始時代的人類(比如新石器時代)就已有了類似的觀念並付之於實踐,又被當代人類學者歸為「靈物崇拜」。這些珍寶兼有二種功能,一是作為人體的裝飾,根據各自的審美觀點和觀念加工成各種飾物,一是這種珍寶本身又被認為具有神奇功效,對於人體具有保護作用,可以阻止那些神秘力量的侵害。對於原始時代的人來說,這二種功能是合二為一的,很難說有明確的劃分。藏族社會中對人體裝飾品也有類似的看法,於式玉在《拉卜楞紅教喇嘛的現狀、起源與各種象徵》中云:「他們身上的手鐲、戒指、耳環之類,他們相信,凡帶這些東西的地方,都是人的命穴,邪惡不凈可從此入,危害身體,如果戴上這些東西,能將命道遮斷,邪進不來,命也出不去。」(見《新西北》1942年5卷)就當代藏族社會來說,世俗社會中寶石類的裝飾價值、審美觀點遠遠高於原來認為的避邪作用,或者說人們對此已經淡忘了許多,或者僅僅留在老年人的記憶中。

雷石類

藏語稱「托架」,譯為天鐵或雷石,藏族傳統解釋為打雷時降下來的鐵塊,埋藏地下,長期不銹,呈現各種形色。人們如果找到此類物,可以做護身符用,有避邪功用。藏醫也用此入葯,據說可治中風一類的疾病。當代學者認為這些所謂霹靂鐵大都屬於早期人類的遺物,包括箭鏃、各種形狀的小塊銅、鐵,以及海洋生物的化石。但是從霹靂鐵的名稱看,可能裡面也有一部分是屬於隕石碎片。

義大利著名學者圖齊在《西藏考古》中收集有不少托架,大都是先民的金屬飾件。這些飾物,為遠古的高原游牧民族所用,有三角形、圓形、十字形等幾何圖形,及動物圖形等。各地托架形態各異,但又有相似的風格,屬於工藝裝飾品。對此可以推想,遠古的游牧民族使用這些金屬飾品時,除了實用、美觀外,也含有一種宗教意義,即佩帶這些物件,同樣有護身的功效。這與早期人類對人體裝飾物所賦予的功用是一脈相承的,並傳至後世的藏族社會。而對後世的藏族社會來說,這些飾物因出自於地底下,造型奇巧,又特別稀少,自然受到人們的珍愛,並加以神化,或說是打雷時掉下來的,或說是天神交戰時遺落人間的。「托架」的存在迎合了古樸的心理需求。成為「神聖事物」而受到重視。人們很難將其看做是具體的裝飾用品,更多的是神秘性思維,以及物以稀為貴的思想。

繪面

古代的許多民族、部落都有彩色繪面的習俗,美洲的印第安人、澳洲的土著人中尤為盛行。繪面的內容千姿百態,也各有功用和目的,但防身護身是其主要宗旨。青藏高原上的早期居民亦有類似的習慣,《北史》(卷九十七)載女國「男女皆以彩色塗面,而一日中或數度變改之。」而東女國「以青塗面」(《新唐書·東女國傳》),吐蕃以「赭塗面為好」(《新唐書·吐蕃傳》),「居父母喪,……黛面……」。(同上)藏文歷史著作中常稱本民族的「紅臉者」,家鄉為「紅臉者的地方」,皆源於赭面的習尚。彩色塗面的習慣在藏族社會中延續了很長時間,直至今日,有些邊遠地方仍有此習慣。

當今藏族社會中比較常見的是帶嬰幼兒外出時(尤其在夜間),用鍋底的灰或灶灰在鼻子上塗一條黑線,認為依此可避邪,保護嬰幼兒不受妖魔鬼怪之類的傷害。為什麼畫一條黑線就能避邪呢?這藏族早期社會即佛教尚未成為主要信仰之前的遺俗,同吐蕃人民居喪期間「黛」(青黑色的顏料)塗面的習俗相近似,是一種偽裝,不讓邪魔勢力辨認出真面目。黑色本身在藏族社會解釋為一種不祥的、傷感的或者有時還認為是代表邪惡的色彩,也常用於鎮魔的儀式中。之所以塗在嬰幼兒身上,是因他們的生命力不夠強盛,最容易受到傷害,因此在藏族社會,孩子帶護身符是一種普遍現象。

護身符

這裡所謂的護身符在藏語中稱「#」,意為「護輪」, 《藏漢大辭典》釋為:「佛教密宗以藥物、咒語、觀想等構成能防災難的保護圈。」此處的護輪即為「咒語」等構成的神秘圖案——真正的「符」。這也是最常見的護身符,其圖案的構成及象徵意義的頗是複雜,體現著佛教密宗文化與中原周易文化間的交融,具有濃厚的神秘文化色彩。

a符的繪製

據藏文文獻《文殊菩薩能輪除一切過患所不可缺少的竊訣寶鏡》(題目意譯)所載,其具體的繪製法是這樣的,首先在乾淨的布或者白紙上繪出中心和七個圓圈,其中中央圖案繪為九格,於九格的中間方格內寫「#」在此字下方和周圍的方格內為九宮數字。接著在此外側之第一圓圈內填寫咒語「#」,及帶護身符者的願望(即帶此護身符的主要目的)。第二圓圈內繪八瓣蓮花,其中又從南起繪八卦圖形,如果不熟悉八卦圖形,就填寫八卦的名稱。第三圓圈內繪十二屬相,即南方為馬蛇,西南為羊,西面為猴雞,西北為狗,北方為豬鼠,東北為牛,東面為虎兔,東南為龍,或者寫十二屬相的名稱亦可。第四圓圈內的八瓣蓮花上,東邊寫「#」南邊寫「#」,西邊寫「#」,北邊寫「#」四邊的相間處寫「#」。第五圓圈內寫星、曜、土地神等的咒語。第六圓圈內同樣填寫咒語。第七圓圈內寫咒語與第一圓圈相同的祈願語。在第七圓圈的外側繪仰卧烏龜,其頭朝南,頭頂繪火山,東面繪樹木,其西邊繪世或鐮刀形,烏龜尾處繪水紋,四肢處繪文形圖案,內有「#」字。

其中八卦的排列方位不同於先天八卦(即伏羲八卦方位)與後天八卦(即文王八卦方位),現排列如下,可資比較:

護身符中的八卦位如果從外向內看則西為巽,東為兌,東北為震,西南為艮,餘四卦從內外觀之皆同。因此護身符中八卦的序位無論從內外觀之,皆於著名的先後天序位有差異,相對而言,略接近於所謂的文王八卦方位。與文王八卦方位間的主要不同處在坤卦、巽卦和震卦,護身符中將巽卦置以東,似與圖中五行相配有關,因巽卦象徵風、木,而護身符中於東繪樹木。另護身符中八卦的排列特點是兩個相反的卦象互相對應,即離與坎,巽與兌,震與艮,乾與坤。如此看來,護身符中八卦的序位是有其自身的含義,而非是隨意的排列。

護身符中於四面方位分別繪有火山、樹木、刀和水紋,分別象徵火、木、金、水四種,中央為土。五行的方位與中國傳統五行方位一致。五行之說最早見於《尚書·洪範》(對於該書的作者、時代眾說紛紜),被認為是中國傳統文化的核心之一。五行之說對於藏族文化影響也頗大,尤其在藏族傳統的歷算、醫學、占卜等方面所廣泛運用,至今如此。

在印刷的護身符中的九宮圖裡沒有填寫數字,留在進一步製作時填寫。一般藏族九宮圖中的數字填寫與內地九宮圖一模一樣,即為:
492357816


九宮的起源頗為複雜,常與所謂的「河圖洛書」相聯,即九宮源與「河圖洛書」。《易傳》云:「河出圖,洛出書,聖人則之。」然河圖洛書的具體內容歷來沒有定論,爭議頗大。宋朝時期分為兩家,即蔡元定的河圖與洛書、劉牧的河圖與洛書。劉牧所主張的與蔡元定正好相反,即蔡元定的河圖為劉牧的洛書,蔡元定的洛書即劉牧的河圖。藏族地區的九宮圖與蔡元定的洛書,劉牧的河圖相同,數為「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與四為肩,六與八為足,五為腹心,縱橫書之,皆十五。」而根據遠古傳說,伏羲時代,有一神奇龍馬出自於黃河,背負『河圖』,又有神龜出自洛水,背上有洛書。伏羲根據河圖、洛書上的陰陽點而畫八卦。而藏族的護身符繪於龜背上,則定是依據「龜背洛書」之說。藏文漢歷著作中,有世間一切形成於烏龜之說。伏羲依河圖洛書造八卦之說,多為當代學人所棄,而藏族傳統仍奉行此說,故藏族文化中「八卦九宮」密不可分,常做為一個整體出現於歷算、占卜、祭祀等文獻之中。土觀·洛桑卻吉尼瑪的《宗教流派鏡史》中對河圖與洛書的傳說都有記述,只是洛書的說法不同於我們上面所述的故事,言是夏禹所得。當然,這非是作者自創,而是他在中原時別人講述給他的。因此清朝時期,藏族學者亦對中原學界中有河圖洛書八卦《周易》等方面的爭議有所了解。但在歷算、醫學、、宗教儀軌等中使用八卦九宮時,只注重其實用、象徵性,而很少顧及源流之類的學術見解。

如前所述,藏族地區將「八卦九宮」視為神,在祭祀文獻中與其他的神佛並列,為祭祀供奉的對象,賦予其更為神奇的一面。藏傳佛教的一些高僧甚至認為《周易》的思想與密宗無上部相近。《宗教源流派鏡史》中載:「吾等具德上師一切智遊戲金剛曾雲,『易經奧義可說與無上密部相合。』此為其親弟子所語」。(劉立千譯本)一切智遊戲金剛即作者的上師、清朝大國師章嘉若必多傑,他精通藏、漢、滿、蒙四種文字,對中國的傳統文化自有所認識與研究。他這句話頗分量的話,表明他對密宗的最高級法無上瑜伽部與中國最深奧的經典《易經》間有所比較,非是輕率斷言。亦足見《易經》所代表的八卦文化一直得到了藏傳佛教界的重視,並成為藏族傳統文化的組成部分。護身符中的烏龜、五行、十二生肖(地支)、八卦、九宮等象徵著宇宙萬有、生命本源及其運行規律,並依此來避禍求福,具有深層的文化內涵。另外,九宮是典型的幻方數學,而古代人類極為迷信類似的幻方數學,認為有種種神奇功效,可以保護人的生命。印度人也有幻方作為護身符的習慣,阿拉伯世界也重視幻方的作用(見夏鼐《考古學和科技史》)。因此以幻方作護身符,也非是藏族所特有的。

b護身符的加持開光法

護身符觀音像
當護身符繪製完后,就要行開光儀軌,加持護身符。若無加持程序,則同於普通圖紙,沒有功效,這是藏傳佛教的普遍法則。護身符的開光法中也強調自我凈化、觀想、誦咒等基本內容。首先觀想自己為妙音文殊菩薩或其他本尊。並觀想空性中所出五行堆積輪上,有黃色輪八瓣蓮花,從其中央#字,有金黃色文殊身,左手高揚寶劍,右手持鄔東波羅花,花上有般若經函,佩戴珍寶裝飾,著絲綢外衣(袈裟),跏趺而坐。其東從#中所出木天女光綠母,色為綠青,右手持樹枝,左手持玉念珠。南面,從「#」中所出火天女能燒母,色為紅色,右手持能照亮三界的燈,左手持珊瑚念珠。西面,從「#」中所出金天女能斷母,色為白,右手持鐵鉤,左手持白水晶念珠。北面,從「#」中所出水天女能濕母,色為藍,右手持甘露瓶,左手持銀念珠。四面相間處,從四#中所出,從東南起向右持妙高山,左手持金念珠。觀想八天女為文殊之頭飾,並意想各個之心間為生起基之種子(#),從中發出光明,光明如同鐵鉤迎請智慧本尊融入自身。隨之獻供養,念誦咒語#千百遍,及第四圓圈內的密咒,撒花。復觀想從輪、本尊(天)等中發出光明,消除對求護身符者的任何損害,消除一切罪過。複發光明,情器融於輪本尊,八天女攝入主尊心間。複次意想此亦化為光,此輪(即護身符)具有實現欲願的能力,繼將護身符摺疊起來,用五色線纏成十字形,用布包裹,並意想護身符化為光明融入系者之身,實現願望。

其方式屬於佛教密宗法門,或者諳依據密宗法門確立的。其觀想出的本尊文殊與八天女的象徵性,則有顯示出院文化交流的背景。如同前文所述,藏族地區歷來將中原地區的醫學、歷算、風水、占卜等的最初傳授者說成是文殊菩薩,因此有關法門中的主神非文殊莫屬。清朝時期的土觀洛桑曲吉尼瑪對此提出了批評,他說:「漢地曆數之學,其起源,唯如上述,然藏地老輩則或說為漢歷初由文殊在漢地五台山所說。或尊勝天女頭頂所出。或說是由蓮花生阿闍黎所說,造作如是多種妄語。……」( 《宗教源流派鏡史》劉立千譯本)。然而大多數人仍然按從前傳說行事,或者說這種傳說是為適應整個密宗文化體系而產生的,從而也能夠大膽、廣泛地吸收。觀想出的八天女,則代表了五行。其中用四天女來象徵土,其餘四天女分別代表木、火、金、水四行。這裡也似乎暗示著陰陽規律,即五行為陰,主尊為陽,也同於無上瑜伽部中主尊與明妃相配的特點,即陰陽一體。我們可以說中原文化傳入高原后,不斷地被藏傳佛教吸收、融合,予以新的詮釋,使人感到包容在密宗文化體系中的陰陽五行、八卦九宮等典型的中國傳統文化並不顯得孤立、突兀,或者也沒有顯得令人不可思議、難於理解。二種文化交融一起,組成了一個有機的體系。顯然,這種交融顯示出了二種文化在內涵上具有某種共同處,正如前面所引章嘉國師的話,兩種文化沒有處在互相排斥、對立的面上。另外,「八卦」等的神秘意蘊、匪夷所思的來歷,也能激起具有濃厚神秘主義思想的密宗信仰者的共鳴,並試圖加八卦文化安置在藏傳佛教之中。這種吸收和融合取得了驚人的成功,得到了推廣和運用。幾乎沒有一個學者不知道八卦的含義,也沒有一個信徒不相信八卦的神秘作用。

護身結

護身結,即在絲線或布條上打個結,系在脖子上。一般用黃色或紅色,絕少用其他的顏色。護身結經過活佛高僧誦咒吹氣加持,人們相信普通的絲線或布條因此而變得非凡,成為具神奇功效的靈物,可以護身消災。每當一位活佛講經傳法時,人們都要求取活佛的摩頂加持和護身結,顯示出了信徒對於密宗儀軌、活佛本人的加持能力的敬仰和崇信。相比前面的護身符,護身結本身缺乏神秘性或象徵性,沒有複雜的內容,而更多的是心理上的感受,一種內在的信念,且使信念成為一種能量,以助實現自我的願望。就從信徒的角度而言,誠信是關鍵,信仰密宗的法力、信仰活佛的作為,才能相信護身結的作用。護身結本身沒有說明什麼,它只是存在於信徒心中的一個「結」——內在的信仰。護身結屬於佛教密宗,也是看起來簡易,卻有深層內涵的護身靈物。

護身符噶烏
其他

噶烏,意為小盒子,也是藏族地區最為常見的佩帶飾物,同樣也是護身靈物。噶烏由金、銀、銅等金屬打制而成,外形精雕細刻,美觀醒目,裡面裝有小佛像或活佛大德的像及其他的護身物。噶烏具有雙重功能,即裝飾品和護身防災。做為裝飾品,噶烏展現著精湛的手工技藝與審美情趣,以及一種華貴和富有。二種功能的兼有,反映出善良願望與美麗的造型間的結合與本質上的一致。

另外,佩帶大師的像章(包括偉人的像章)、紀念章、念珠等亦被認為具有護身的功效,也可以算是特殊的護身符了。還有一種「護身銅鏡」,上面的圖案類同於前面所述的「護身符」,除了質地不同外,實是同一類型。

3 護身符 -動物的「護身符」

護身符變色樹蜥
許多動物身上都有顏色,並且常會隨著生活環境的變化而改變,這種與生活環境相似的顏色,對其自身能起一種保護作用。

一隻黃綠色的青蛙蹲伏在水池中的一塊黑色石頭上,色彩艷麗動人。可是一小時后,它消失了。在那塊石頭上取而代之的是一隻暗褐色的青蛙,它的顏色與那塊石頭的顏色是如此相近,使人只能勉強把它分辨出來。其實這兩隻青蛙是同一隻青蛙,只是顏色變了。這是青蛙的變色本領。

自然界中,能變色的動物很多,在魚類、爬蟲類、甲殼類中都可以找到。一隻蝴蝶落到花朵上,看上去好像是為花朵增加了一個花瓣;酸蘋果樹上蜘蛛從不結網,只是靜靜地躲在花上,變成跟花一樣的顏色,輕而易舉地捕捉前來棲息的幼蟲。最著名的變色藝術家要數變色龍了。變色龍學名叫「避役」,是一種蜥蜴。它變色很快,能在幾分鐘里就改變顏色。大部分變色龍,無論是非洲的、馬達加斯加的、西班牙的、阿拉伯的、印度的,還是斯里蘭卡的,它們的皮膚顏色都跟它們周圍的自然界很吻合。

為了逃避敵人的追捕,幾乎所有昆蟲都具有綠的、灰的或黑的保護色。而變色龍的特點是能按照環境隨時變化自己身體的保護色,要是沒有這些本領,它就不可能渡過那古代漫長的爬行動物時代活到今天。變色龍雖然外表上也擁有武裝:背上長梳狀刺、鋸形尾、頭頂上生角、身上的錐狀角、盔甲般的身軀和頭部的硬甲等,可它既小又弱,幾乎沒有聽覺,動作遲鈍又無自衛能力,要在四周敵人虎視眈眈的環境中生存下來確實不易。但變色最快的是魷魚、章魚和其它一些墨魚,只是它們變色的「名氣」不那麼大罷了。

動物身上顏色的變化是由皮膚里的色素細胞完成的。這些星狀的小細胞含有色素。如果這些色素結合起來,它們就能使動物穿上各種顏色的外衣。這個過程有點類似印刷中的套色工藝。畫報、雜誌里的彩色圖片是由無數個紅、黃、藍小點組合而成。當藍點和黃點印在一起時,結果就是綠色,黃點和紅點結合又變成橙色。點子越密,色彩也就越強烈。

色素細胞是一個個彈性小口袋,它們靠星狀邊緣的擴張,展現出大片色素來顯示顏色。當一種顏色的色素細胞全部擴張時,動物看上去渾身就是這種顏色。當收縮時,色素就被緊密地擠進一個小點裡面,這種顏色就再也看不到了。色素細胞後面常常還襯著一層潔白的細胞,它們是固定不變的,如同一個反光鏡使顏色最充分地呈現出來。

墨魚可以稱得上是所有變色藝術家中的佼佼者。因為它的色素細胞有肌肉纖維附在星尖上,它們能夠很快收縮,又能立刻張開色素細胞,使顏色顯出。一個處於休息狀態的墨魚,它身上斑駁的雜色正好與沙海底相配,而在遊動時,它的背部變成了褐色,兩邊出現了不規則的斑紋黑線條。但這種圖案不是一成不變的,有時線條從頭部延伸到尾部,在水流中宛如漣漪細浪,難以辨別。當受到驚動時,墨魚就馬上變成白色,只留下背部的兩個像是眼睛的黑點。然後,瞬息游開了,與此同時它又全換成了黑色。如果追逐者還沒被迷惑住,它便使出人所周知的絕招──放墨汁,自己則躲藏在後面,形成一片絕好的煙幕。追捕者往往在這黑水中亂竄一氣,墨魚卻逃之夭夭。

4 護身符 -用途

護身符護身符
根據文獻顯示,這種護身符有多種用處,主要有以下幾種:
保護生命保護身體增長權勢
增長運氣增長魂命除災難



四忌之災難(十二地支中,各支前後之第四支為「四忌」)
消除年災消除魔難消除惡兆消除夭折鬼,保護小兒
為子孫繁衍消除牲畜所受災害消除星曜災難消除男子因男運未攝受與
女子因女運未攝受所造成的損害消除破敗魔障消除女鬼造成的損害消除「甲波」鬼的損害
消除「剛波」厲鬼的損害消除麻瘋病消除土地神的損害消除連續死人的災難
前往嚴厲的土地神處時為消除災難消除大傳染病防火災消除一切不吉利等等










護身符的用途極為廣泛,簡言之,認為可消除一切災難和惡運。尤其是年、月、日、時辰中原本註定的災厄。根據文獻顯示,為特殊目的需要佩帶護身符時,要在護身符的第一圓圈內和第七圓圈內寫上有關願望,如「消除某某人因某某造成的災害」。在九宮圖中央格中還要按五行算填寫不同顏色的數字,然後又用不同的線、物品將護身符包裹起來帶在身上,有些物品還要加在護身符中,一起佩帶。文獻中提到的用於做線、包裹、加到護身符的物品等有以下所列:
紙、紙綢、綠綢、黑綢、葫蘆籽或葡萄、金線、九座插箭台的土、九眼泉的水、鐵、天鐵(雷石)、金、銀、火石、火晶、火鐮、炭、十三眼泉中的青石子十三顆、老虎肉、獾毛、兔子、右耳、生過九子婦女的衣物、山羊羔臍、嬰兒臍帶、鼠毛、豬毛、雞毛、猴毛、兔毛、黃狗毛、五寶、舍利子、駝毛、蝙蝠羽毛、犏牛毛、猴肉、鐵匠的頭髮、白狗心臟皮、兔子皮、蛇皮、瘋狗的牙齒、孔雀的羽毛、蛙頭、蠍子角、有法力咒師的靴子碎塊、豬的獠牙、馬皮、旱獺皮、大喇嘛寶座下的土、富人寶庫中的土、檀香、菖蒲、烏頭、麝香等等。

以上所列的物品中即有動物,又有植物或礦物,種類繁多。根據不同的目的,使用不同的物品,同護身符一起佩帶於人身上。這裡又充滿著原始宗教的遺風、原始巫術的風格,由此看來,這種護身符體現著多元文化,至少我們可以說這裡含有中原文化、印度農牧民宗文化和高原本土文化。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這種護身符不僅僅用於個人,而且還可用於集體。若某地流行瘟疫,則如法製作的護身符可懸於當地中央的房頂或佛塔上,認為依此可除瘟疫。這種護身符,在藏族地區頗為流行,它的神秘意蘊、象徵意義、人與天時地理方位間的密切關聯,以及其優美的符號造型,都給人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除外,還有多種純粹屬於佛教密宗的護身符,如大威德護身符、馬頭明王護身符、白傘蓋護身符等,其圖案大多也是多重圓圈組成,其間填寫有關本尊的咒語,並繪有本尊手中所持的物品,這類護身符同樣深受人們的崇信。

5 護身符 -相關書籍

護身符書摘與插圖
作  者:王青煜著

出版社:萬卷出版公司

簡介:
護身符,就是一種能夠邪免災的象徵符號。其構成方式多種多樣,有用各種材料製成的立體現象如泥塑、木刻的佛像和神像,也有畫在紙上的各種畫符、字元等等,更有由於某些偶然的神秘事件而被人們俗成的植物、樹木、花卉、動物等等。總之,護身符的種類繁多、形式多樣,但它們有一個共同之處,就是作為一種信息標誌,警告邪惡精靈不要來傷害護符的佩戴者。所以,凡是具有這一功能的事物,都具有護身符的性質,當人們使用它作為驅邪免災的靈符時,它就成了護身符了。

護身符不單純是一種驅邪免災的符號,而且是一種人們在祈盼平安、幸福的願望下產生的和宗教、民俗緊密相聯的文化現象。所以,由於民族的不同、生活習俗的不同、文化層次的不同、宗教信仰的不同,護身符的形式、種類也不盡相同。

6 護身符 -相關詞條

佛教人類學泛靈論
宗教禁忌薩滿教哲學人類學超自然


7 護身符 -參考資料

[1] 中國藏族網 www.tibet3.com/chinese/fs/yisfs/content/2008-01/03/content_528139.htm

[2] 噹噹網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8989511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