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讓·鮑德里亞(Jean Baudrillard),法國哲學家,現代社會思想大師,知識的「恐怖主義者」。他在「消費社會理論」和「後現代性的命運」方面卓有建樹,在20世紀80年代這個被叫做「後現代」的年代,讓·鮑德里亞在某些特定的圈子裡,作為最先進的媒介和社會理論家,一直被推崇為新的麥克盧漢。

1 讓·鮑德里亞 -人物資料

讓·鮑德里亞讓·鮑德里亞
姓名:讓·鮑德里亞

性別:男

國籍:法國

職業:作家

生卒:1929年-2007年

榮譽:社會學家、結構主義符號學家、馬克思主義或超馬克思主義學者

2 讓·鮑德里亞 -人物簡介

讓·鮑德里亞讓·鮑德里亞
讓•鮑德里亞(Jean Baudrillard),法國巴黎大學社會學教授、后結構主義者、社會學家和翻譯家。

在求學期間主修的是社會學,其主要思想的形成受到了馬克思、索緒爾、列維•斯特勞斯等人的影響。他的早期思想傳承馬克思主義,以後接受並發展了符號學說,並創建了自己獨特的後現代主義理論;80年代以後,對當代場景中主體與客體之間新型關係的形而上學研究,逐漸取代了他對後現代性的分析。

 在幾種最主要的後現代理論發展過程中,鮑德里亞近乎極端的思想體系是其中一個不可或缺的重要環節。他的理論目前正深刻影響著我們的文化理論以及有關傳媒、藝術和社會的話語。在他的早期思想中,他試圖將傳統的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同符號學以及結構主義加以綜合,意欲發展一種新馬克思主義社會理論。他對消費社會中主體與客體之間的控制關係、商品化的資本主義社會中的日常生活、以及定位於一些被組織到指意系統中的符號的符號學理論等進行了一系列的分析,研究涉及到家庭環境、建築、繪畫以及媒體等各種現代現象。這個時期的作品主要有:《物體系》(1968)、《消費社會》(1970)和《符號政治學批判》(1972)等。

在這之後的著作中,鮑德里亞運用符號學研究媒體和現實向結構的轉化,他開始站在後現代的立場,拋棄一切對現實真實的應用而轉向超現實,即一個由擬像構成的世界。在他的擬像社會中,模型和符號構造著經驗結構,並消滅了模型與真實之間的差別,人們以前對真實的體驗以及真實的基礎均已消失。這段時間的作品主要有:《生產之鏡》(1973)、《符號交換與死亡》(1976)、《末日的幻覺》(1976)、《仿象與擬真》(1981)等。

讓·鮑德里亞讓·鮑德里亞

鮑德里亞在80年代以後的形而上學的思想首先體現在其《宿命的策略》(1983)一書中,他描述了客體(大眾、信息、媒體、商品等等)無限增殖,最終逃脫了主體的控制,實現了主客體之間的角色逆轉。他的理論改變了貫穿西方形而上學中的主體對客體的統治這條主線,他認為這種統治已經結束,並建議個人應當向客體世界投降,並放棄主宰客體的計劃。他的這種理論充分反映在當代文藝作品中,西方一部紅的發紫的科幻電影《Matrix》表現的就是他所描述的景象。

鮑德里亞的後現代理論大部分致力於描述現代性中的關鍵性東西(生產、社會、歷史等)的消失,這就最終構成他對歷史終結的討論。在他的理論中,人們正面對著一個灰暗的沒有未來的未來,一切都已完成了,只有同樣的事件無限地重複,這就是後現代的命運。鮑德里亞關於歷史終結的理論主要表述在1988年的一篇名為《公元2000年已經到來》的文章中。

鮑德里亞是悲觀的,他給我們描述的後現代社會是陰暗的,但我們當前還生存在現實的社會中。他曾經指出,我們不要「忘記福柯」,因為福柯相信知識可以改變我們的命運。

3 讓·鮑德里亞 -人物生平

讓·鮑德里亞讓·鮑德里亞
鮑德里亞於1929年出生於法國東北部蘭斯,與大多數法國知識分子比較,他的成長生涯和心靈歷程都具有特殊性。他並沒有在知識環境里長大,而生長在祖父母是農民、父母是公務員的法國傳統家庭。在高中階段后,他與父母決裂,這種「決裂的模式」,平行位移式的深刻影響了他此後的整個生活。作為一位有天分的學生,他沒有沿襲傳統的受教育路線,而逃離了大學預備班。這樣做的直接後果是,他不得不在教授了許多年的語言課程后,為得到一份大學的工作而艱苦努力。

從60年代末開始,他在楠泰爾學院社會學系繼續自己的研究和教學工作。但正如鮑德里亞自己的回顧所言:「在20世紀60年代我進入大學,但那是從一條迂迴進入的路。總之,就正常的職業生涯來說,我總是沒有命中目標,其中包括我從來沒有升到教授」,然而,「這就是我所要的。這是我自己的遊戲,我想說,我要的是某種程度的自由。」由此足見他在體制內「反體制」的革命態度,儘管他曾千方百計地要擠進學術體制之中,而且始終生活在其中,並在這個「學術共同體」中得到了基本的認同。

鮑德里亞的工作,在很大程度上,在於根據消費、媒介、信息和技術社會的發展,重新思考激進的社會和政治理論。鮑德里亞早期的著作關注消費社會的建構以及它如何提供一個新的價值、意義和活動的世界,並由此紮根於馬克思主義和政治經濟學領域。然而自20世紀70年代中期以來,對政治經濟學和消費社會的反思幾乎完全從他的文本中消失了。隨之,模擬(simulations)和擬像(simulacra)、媒介和信息、科學和新技術、內爆和超現實構成了一個新的後現代世界——在他的理論建構中——當它創建新的社會組織形式、思想和經驗時,消除了以往的工業社會模式中所有的邊界、分類以及價值。

2007年3月6日在巴黎的病逝。

4 讓·鮑德里亞 -人物紀念

讓·鮑德里亞讓·鮑德里亞
如果說鮑德里亞晦澀的文風和抽象的理論,讓大多數的讀者,尤其是閱讀譯文的讀者頭痛不已的話,那1999年沃卓斯基兄弟的《黑客帝國》則讓鮑德里亞的理論快速地在全球得到了普及。

電影開始時,一個黑客來尼奧家做交易,尼奧從一本掏空的書中拿出一張非法軟體,而那本掏空的書就是鮑德里亞的名著《擬像與模擬》(Simulacraand Simulation)。這個電影中虛擬與真實的困境,幾乎和鮑德里亞「超真實」理論如出一轍:最終我們的一切感覺,不過是電腦程序通過信息流刺激腦細胞的結果。

而在這部最後的著作《為何一切還未消失》中,鮑德里亞繼續著他「啟示錄」式的預言。他將世界的終結定義為一場「消失的藝術」。

他斷言,人類社會的消失與自然法則無關,它將擁有自己一種特殊的模式。是人類創造了這一模式,但人類終將無法控制它,就像《黑客帝國》中描述的「母體」一樣。

2007年3月末,為紀念這位當代的思想家,昂薩巴出版社還出版了一本鮑氏的評傳——《鮑德里亞的誘惑》,作者雷歐奈利試圖通過對鮑氏重要著作的重新解讀(或許也可以稱為「解毒」,因為他旨在澄清許許多多關於鮑德里亞的誤會),還原給讀者一個「真實」的鮑德里亞。之所以「真實」用引號,是因為鮑德里亞自己就從不相信真實。

就在2007年5月14日,紐約的國際攝影中心還將年度的「無限」大獎授予了《我們是……?》,這本由鮑德里亞與攝影家福魯合作出版的影集。評語說,這本影集穿越過一個暴力的世界,通過綿長的影像和語言,帶人們進入了一種時代的共振。

正像這個憂鬱的哲學家自己所預言的,惟一剩下的只有「死亡」與「消失」,但學術界自1996年起所公認的「鮑德里亞效應」似乎還將影響深遠。

5 讓·鮑德里亞 -文化批判

讓·鮑德里亞讓·鮑德里亞
讓·鮑德里亞,這位體制內的反叛者、體制外的邊緣人,身份繁複得幾乎無法定位。1929年,鮑德里亞生於法國小城蘭斯,青年時逃離了正統教育,自學成材(這也讓他之後爭取大學教職頗費周折)。上世紀60年代,他進入巴黎楠泰爾大學(五月風暴的發源地)社會學院,翻譯馬克思的著作,用結構馬克思主義批判消費社會。之後他轉而專註於「消費符號」的資本主義文化批判,他應用一種「超真實」的擬象理論,展開了對當代大眾傳媒,尤其是影像媒介的解讀和預言。而這也與利奧塔和詹姆遜的文化研究一道,成為西方「後現代語境」的重要組成部分。

可以說,他是社會學家、結構主義符號學家、馬克思主義或超馬克思主義學者;也可以說,他是解構主義者、後現代學者、傳媒學家,甚至哲學家。鮑德里亞和我們開玩笑似的,不停地轉換身份,就像上世紀90年代,他一拿起照相機便成了一名理論先行的攝影家。而他自己則將這一切詮釋為:「這就是我所要的。這是我自己的遊戲,我想說,我要的是某種程度的自由。」與此同時,作為當代「最重要和最具煽動性的作者」,讓·鮑德里亞又不停地製造著他的麻煩。

6 讓·鮑德里亞 -恐怖主義者

讓·鮑德里亞生產之鏡
鮑德里亞稱自己為「知識的恐怖主義者」。他最初是從研究馬克思主義和符號學起家的,《物體系》是他的博士論文。格言警句在他的論述中早有苗頭。在《消費社會》中,他說「今天,生產的東西,並不是根據其使用價值或其可能的使用時間而存在,而是恰恰相反——根據其死亡。」

對高科技社會的先知描述,正是鮑德里亞贏得關注的原因。當人類搖搖晃晃地走過千禧年,一個讓人害怕和迷惑的新世界展現在眼前。從鮑德里亞那裡,理論家可以找到抽象辯論的快感,科幻小說家可以獲得點燃想象的靈藥。在傳媒、計算機網路、消費社會這些時髦的話題里,鮑德里亞如魚得水。

鮑德里亞在《符號交換與死亡》中總結出現實與模擬關係的三個序列,第一序列是仿造,在工業革命之前,藝術品的仿製只能通過手工方式完成,這種仿造只能在原作之外增加「贗品」。第二序列則是印刷術帶來的大規模複製。市場規律這支「無形的手」在起調控作用。在第三階段,數字技術和互聯網革命,使得任何代碼可以被無限制的複製。他所說的擬像(simulacra,也翻譯成類像),是沒有原本的摹本,創造出一個超真實的領域。

博爾赫斯曾經講過一個故事:製圖者應國王之命繪製一幅這個王國的完美地圖,他的最終作品是一幅精確的完全覆蓋整個領土的地圖。鮑德里亞詳細地複述過這個故事,並提出一個有力的觀點:我們現在已經擁有的技術手段,可以將地圖和模型製作得同它們所模仿的現實看起來一樣真實。

在媒介和日常生活中,這樣的情形俯拾皆是。在《消費社會》一書中,鮑德里亞指出,電影、廣告、肥皂劇、時尚雜誌和形形色色的生活指南不僅不需要模仿現實,而且可以生產出現實:它們塑造著人類的審美趣味、飲食與衣著習慣乃至整個生活方式。在著名的美國遊記中,他說,迪斯尼樂園比現實中的美國社會更加真實,並且,美國社會正在變得越來越像迪斯尼樂園。

在90年代的海灣戰爭期間,鮑德里亞拋出過一句驚世駭俗的話:「海灣戰爭並未發生」。在戰爭開始前,他就在倫敦的《衛報》上發表的文章中稱,海灣戰爭「將永遠不會發生,所發生的事只是作為一種虛構存在著,即大眾傳媒模擬、軍事演習言論和超越了所有真實世界的界限和實際可能性的想象局面的虛構。」在戰爭末期,他又在《解放》(Liberation)上重複了這一觀點。

7 讓·鮑德里亞 -影響與評價

讓·鮑德里亞讓·鮑德里亞
鮑德里亞的思想影響是如此巨大,以至於他的影響從1996年起被稱為「鮑德里亞效應」(Baudrillard Effect),因為他就是一位「現時代最重要和最具煽動性的作者」。

從1971年至2000年前後,鮑德里亞就為他的讀者們奉獻了20多部專著和200多篇文章(還有選集),以其「高產」和「高質」而在當代社會思想家中位置凸顯。他也是向英語圈輸出知識最多的法語作者之一,幾乎一有法文專著出現就尾隨有相應的英譯本推出。由於他的思想的原創性和衝擊力,他也成為了世界上備受關注的思想家,他的周圍聚集著如Mike Cane、Douglas Keller這樣的虔誠的研究者。2000和2001年在英語圈還都有專門研究他的專著出現。

鮑德里亞的影響也是多維度的。他不僅是後現代性的先知,而且,在現代消費社會理論和文化研究方面成果卓越。有人關注他用結構主義的馬克思主義來研究消費社會方面的貢獻,有人關注他「后馬克思主義批判」和宿命理論方面的成就,包括政治經濟學批判、主體理論批判、真實的意識形態批判、女權主義批判、階級理論批判、後現代主義批判等等,還有的人關注他的信息革命的新理論。從《讓·鮑德里亞
》論文集來看,人們對他的關注不僅包括社會理論、後現代主義、文化這些「老問題」,而且還囊括了鮑德里亞對戰爭、美國、誘惑、小說與藝術等相關的「新研究」。

然而,必須看到,鮑德里亞在歐美學界始終是一位「劍走偏鋒」式的人物。雖然他的思想已被越來越多的人所接受,但並不能說他對現代社會和文化的描述和深究就相對準確了。他只是提出了現代文化的較為彰顯的方面,在現代大都市裡,「類像文化」無疑具有蔓延之勢,但是在除此之外的其他地方呢?況且,中國與歐美文化之間還處於不同的社會發展階段,鮑德里亞的消費社會理論只是闡釋現代歐美社會的一種版本,並不具有絕對的普適性。還由於他的思想較為龐雜、所觸及的問題豐富,難免還有自相矛盾之處。但這些,都不能抹去他身上作為一位世界級的社會思想家所閃現的光輝。

這個觀點引發極大爭議。英國哲學家諾里斯用了一整本書來對他加以指控。而薩義德則在接受採訪時說:「老鮑德里亞幹得好啊!就為這個,我覺得他應該被送到那裡。帶一把牙刷和一罐依雲礦泉水,或者他想喝什麼就帶什麼。」

由於鮑德里亞的晦澀文風和抽象理論,這樁公案也許不可能分出勝負。但鮑德里亞確實列舉過他人一般會如何反駁他。那些鼓吹現實和真實的人會說,世界上有許多人連生存都有困難,而鮑德里亞卻想否認現實的存在,這簡直太荒唐了;還說他沒有站在窮人的立場上對富人進行抨擊;許多人甚至沒有獲得平等的人權,而他卻在侮辱女權主義和人權。

鮑德里亞的回答很簡單,「如果一個人的怨恨和不滿聽起來條理清晰、頭頭是道的話,那麼他的這種怨恨和不滿往往是從家裡開始的。」這是他晚期的典型文風,與讀者或聽眾玩起了遊戲。

8 讓·鮑德里亞 -參考資料

[1] 思與文 http://www.chinese-thought.org/zttg/0481_bdly/003327.htm

[2] 北大美學 http://www.aeschina.cn/foreign/HTML/1125.html

上一篇[收效甚微]    下一篇 [船蛆屬]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