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基本概念

讖 ,本義是應驗,《說文》曰: 讖,驗也,從言,韱聲。 是一些方士和巫師製造出來的 詭為隱語、預決吉凶 ①的宗教預言。而宣揚這種宗教預言的書,就叫做 讖書. 讖書 的作者為了增強神秘性,還在 讖書 中畫有很多古怪的圖畫,因此 讖書 也叫做 圖書 、 圖讖. 讖 ,或稱 圖讖 ,作為一種立言於前,有徵於後 ②的宗教迷信,在歷史上很早就產生了。

2讖緯起源

《史記·秦本紀》稱盧生奏《錄圖書》之語是其始也。 ①始皇三十二年,燕人盧生使入海還, 以鬼神事,因奏《錄圖書》曰:' 亡秦者胡也。'這裡所說的《錄圖書》是什麼呢·《論衡·實知篇》說: 亡秦者胡,《河圖》之文也。 實際上就是後世所說的 圖讖.而 亡秦者胡也 ,也就是《史記·趙世家》中所謂的 秦讖.秦始皇認定這條 讖語 中的 胡 就是匈奴,因此 乃使將軍蒙恬發兵三十萬北擊胡 ②,但秦未亡於匈奴,卻亡於二世胡亥,這似乎同樣是對這條讖語的應驗,但實際上這不過是一種巧合罷了。秦朝末年,農民起義領袖為了動員群眾,也曾假借鬼神,以 讖 相號召。《史記·陳涉世家》說:陳勝曰:天下苦秦久矣。……
今試以吾眾,詐自稱公子扶蘇、項燕為天下唱,宜多應者。吳廣以為然,乃行卜。卜者知其指意曰:足下事皆成,有功。然足下卜之鬼乎·陳勝、吳廣喜,念鬼,曰:' 此教我先威眾耳。' 乃丹書帛曰:' 陳勝王' ,置入所罾魚腹中,卒買魚烹食,得魚腹中書,固已怪之矣。又間令吳廣之次所旁叢、祠中,夜篝火,狐鳴呼曰:' 大楚興,陳勝王。' 卒皆夜恐。旦日,卒中往往語,皆指目陳勝。 由此可見, 讖 完全是人們為了某種需要而依託鬼神編造出來的,是一種赤裸裸的世俗鬼神迷信。但是,在兩千前的那個時代里,卻恰恰是這種天帝鬼神迷信最具有鼓動性、煽動性。因此,漢高祖劉邦起義時,也採用了同樣的方法。《史記·高祖本記》說,劉邦為亭長時, 為縣送徒酈山,徒多道亡,自度比至皆亡之 ,因此到 豐西澤 時, 乃夜解縱所送徒 ,並對他們說: 公等皆去,吾亦從此逝矣。 但 徒 中還有十幾個 壯士 願意跟隨他。 高祖被酒,夜經澤中,令一人行前,行前者報曰:' 前有大蛇當徑,願還。' 高祖醉曰:' 壯士行,何畏·' 乃前拔劍擊蛇,蛇遂分為兩,徑開。行數里,醉,因卧。後人來至蛇所,有一老嫗夜哭,人問何哭·嫗曰:' 人殺吾子,故哭之。' 人曰' 嫗子何為見殺·' 嫗曰:' 吾子白帝子也,化為蛇,當道,今為赤帝子斬之,故哭。' 人乃以嫗為不誠,欲笞之,嫗因忽
不見。 對於劉邦的這段斬蛇起義的故事以及其中的 赤帝子 代 白帝子 而 興 的 讖語 ,明代楊循吉曾進行了評論,並一針見血指出: 沛公自托以神靈其身而駭天下,……大虹、大霓、蒼龍、赤龍、流火之鳥、躍白之魚,皆所以兆帝王之興起者,此斬蛇計所由設也。 ①總之, 錄圖書 、 魚腹丹書 之類的以符讖為主要內容的天帝鬼神迷信思想,在秦漢之間便已廣為流傳了,並有著深厚的群眾基礎。但那時的 讖 純粹是一種宗教迷信,並沒有任何哲理的意味,與儒家的經義也沒有任何聯繫。
但從西漢中葉起,情況便不同了。隨著儒家經學地位的確立和儒家經典被奉為神聖, 讖 開始與儒家逐漸結合了起來。一方面,儒家需要以符讖為內容的宗教迷信來為封建主義的皇權統治進行論證;另一方面, 讖 也需要依傍經義來擴大其宣傳效果。因此,兩者逐漸合流。劉申叔說: 周秦以還,圖篆遺文,漸與儒道二家相雜,入道家者為符篆;入儒家者為讖緯。
董(仲舒)、劉(向)大儒,競言災異,實為讖緯之濫觴。 ②劉師培的這一看法是很有見地的。董仲舒作為漢代著名的今文經學大師,不僅利用道家和陰陽家的思想資料通過闡發儒家經典中的 微言大義 來為漢武帝建立專制主義中央集權的大一統的漢帝國進行論證,而且還大談符瑞與災異。董仲舒認為: 天之所大奉使之王者,必有非人力所能致而自至者,此受命之符也。 也就是說,在董仲舒看來,王者將興,必先有符讖出現。如:《書》中所說的 白魚入於王舟,有火復於王屋,流為烏 ,大概就是 受命之符也 ①。
不僅如此,董仲舒還進一步認為,君主為政的好壞也有符瑞與災異以應驗之。
如果君主勤政愛民,奉天行事,政績斐然,則有 天瑞應誠而至 ;相反,如果國家 將有失道之政 ,則上天 先出災害以譴告之,不知自省,乃出怪異以警懼之,尚不知變,而傷敗乃至 ②。因此,董仲舒說: 天人相與之際,甚可畏也。 董仲舒的這種王者將興必有 受命之符 與 推災異之象於前,然後圖安危禍亂於後 ③的思想,與秦漢間以宗教預言為主要內容鬼神符讖極為相似。因此章太炎有《駁建立孔教義》中說: 燕齊怪迂之士興於東海,說經者多以至道相揉……伏生開其源,仲舒衍其流。……讖緯蜂起,怪說布彰,……則仲舒為之前導也。 董仲舒在其經學思想體系中,大講鬼神符讖,這一方面可以看作是對老百姓的欺騙,但同時也有著要求統治者按照天意行事而不要任意妄為的思想內涵。因此,符瑞、災異之說是封建社會中唯一能夠對最高統治者——皇帝起到一點威懾、限制作用的東西。但是,這種東西也不能講得太多,講多了也會引起皇帝的厭惡。董仲舒在武帝時雖為一代名儒,但他在政治上並未受到重用。先做江都相,后又為膠西相。從表面上看,這可能是出於公孫弘的陷害,而實際上則是由於漢武帝對他的經學思想體系中的那些 推說陰陽災異 的說法不太欣賞所致。而他的學生睦弘(睦孟)推《春秋》之意言災異,被指控為 設妖言惑眾,大逆不道 ,招致殺身之禍。所以東漢班固深有感慨地指出: 漢興推陰陽災異者,孝武時有董仲舒、夏侯始昌,昭、宣則睦孟、夏侯勝,元、成則京房、翼奉、劉向、谷永,哀、平則李尋、田終術。此其納說時君著明者也。察其所言,彷彿一端。假經設誼,依託象類,或不免於' 億則屢中'.仲舒下吏,夏侯囚執,睦孟誅戮,李尋流放,此學者之大戒也!京房區區,不量淺深,危害刺譏,構怨強臣,罪辜不旋踵,亦不密以失身。悲夫! ①所以,為了人身安全並使其言論受到重視,漢儒逐漸放棄了以經學家個人名義闡說陰陽災異的做法,而是進一步將今文經學中的神學因素擴大、膨脹,開始在 經 之外製造出一些以宗教迷信來解釋、神化儒家之 經 的書,因其與 經 相對,故稱為 緯書.這些 緯書 在經 的章句之外,附會出一套迷信說教,製造了許多神話,這些神話不僅神化了封建皇帝,更重要的是把儒家的聖人——孔子變成了通天教主。這樣,原來以經學家個人名義作出的預言全都被附會到了神人——孔子的名下。這不僅提高了預言的神聖性,增加了被當權者採納的機會,而且在預言不被採納的情況下,也減少了無端獲罪的可能。
例如,在《春秋緯》的《演孔圖》中,孔子便被說成是孔母征在夢中與黑帝交而生,因此孔子是黑帝的兒子,故稱 玄聖.還說,孔子製作《春秋》、《孝經》等 五經 是根據 天命 來為漢製法,即 (孔子)得麟之後,天下血書魯端門,曰:趨作法,孔聖沒,周姬亡,彗東出,秦政起,胡破術,書紀散,孔不絕。子夏明日往視之,血書飛為赤烏,化為白書,署曰:演孔圖。中有作圖製法之狀。 因此孔子在作成《春秋》、《孝經》之後,便使 七十二弟子向北辰,磬折而立,使曾子抱《河洛事(書)》北向,孔子齋戒,簪縹筆,衣絳單衣,向北辰而拜,告備於天曰:《孝經》四卷、《春秋》、《河洛》凡八十一卷,謹以備。天乃虹郁起白霧席地,赤虹自上下化為黃玉,長三尺,上有刻文。孔子跪受而讀之曰:' 寶文出,劉季握,卯金刀,在軫北,字季子,天下服!'①在這裡,孔子便由經學家所推崇的孔聖人變成了受天命而為漢製法的通天神人;儒家典籍也由不可懷疑的 經 變成了神秘的 天書.這些神話,在今天看來實在是荒誕,但在當時卻是很有威攝力的,就連最高統治者也是不得不服的。因此,在元、成之後,隨著社會危機的不斷加深與統治階級內部鬥爭日趨激烈,西漢王朝的統治已搖搖欲墜。為了挽救西漢政權的腐朽統治,以讖緯來批評時政便蔚為一時之風氣。《後漢書·五行志》注引《春秋潛潭巴》三十三條,全是說明某日月蝕就是上天向人君預示某種變亂而要求君主檢討自己為政中的過失的;至於其他緯書中以災異來批評腐敗政治的例子更是俯拾皆是。如《春秋運斗樞》說: 人主自恣,不循古,逆天暴物,禍起則日蝕 ,把日蝕看作是上天對 人主自恣 的反應;而在《洛圖三光占》中則公開預言漢朝將要亡國喪主, 熒惑入北斗魁,中而守之十日,天下大亂,易其王,天子死,五都亡,期二年,遠三年。緯書的作者之所以能夠這樣大膽地、毫不隱諱地批判時政並預言漢之將亡,就是因為他們有通天教主——孔子的保護,他們所表達的預言是神的旨意,所以沒有人敢反對。
孔子由先秦時的一個在政治上不得志的學者與私塾教師,演變成今文經學中的孔聖人;又由經學中的聖人變成了通天神人。漢儒神化孔子的運動到這時便最後完成了。孔子與儒家經典的神學化,使儒家由經學徹底墮落而成了神學。

3讖緯盛行

在漢代統治者的倡導之下,讖緯神學非常盛行。
讖是一種宗教性的神秘預言,又稱讖語,以之預測吉凶,因通常配有圖,故又叫圖讖。古人多用於政治鬥爭中,如秦始皇晚年,盧生奏《錄圖書》說:亡秦者胡。又有「始皇帝死而地分」、「今年祖龍死」等讖語。緯是相對於經而言,指用圖讖等神秘含意解釋儒家經典,又稱為「緯書」,如緯書《孝經援神契》說孔子即已預言劉邦當皇帝。實際上,讖緯神學是古代的具有宗教神學色彩的政治宣傳心理學,以此為謀求權力者或已登上權力寶座的統治者大造輿論,從而收服具有傳統天命觀的民眾,證明其權力的合理性。讖緯神學在西漢末年的哀、平之際大興,在王莽與劉秀的推波助瀾之下,到東漢更成為占統治地位的思想。本來,董仲舒以神秘的陰陽五行學說附會儒家經義,提出天人感應的神學目的論,使儒家學說宗教化。儒生與方士的結合造成了漢代社會濃郁的宗教氣氛,這樣的社會環境給神仙方士創立宗教提供了方便。道教發生於東漢不是偶然的,與讖緯神學的流行分不開,並得到其啟示,如受緯書對孔子神化的啟示,早期道教逐漸裝扮老子,終至以老子為道教教主太上老君。後世道教也曾大量造作和利用圖讖,如魏晉南北朝時「老君應治,李弘應出」的讖語。唐代道教徒為李淵創業而製作的「桃李謠」等即屬此類。
東漢初年讖緯大盛。東漢光武帝劉秀曾以符瑞圖讖起兵,即位后崇信讖緯,「宣布圖讖於天下」,讖緯之學遂成為東漢統治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具有高度的神聖性。當時用人施政、各種重大問題的決策,都要依讖緯來決定;對儒家經典的解釋,甚至也要向讖緯看齊。讖緯在漢代的流行,是與漢代思想界天人感應、陰陽災異泛濫分不開的。讖緯與經學的結合,推動了漢代經學的神學化。

4社會影響

讖緯之學對東漢政治、社會生活與思想學術均產生過十分重大的影響,在東漢末年漸衰。由於讖緯本就是人為製作的,可以被一些人利用來散布改朝換代的政治預言,統治者逐漸認識到其中的危險,魏晉以後屢加禁止。隋煬帝正式禁毀之後,讖緯之書大量散失。
讖緯充斥著濃重的神學迷信色彩,註定不能與儒家經典長期并行,很快就從經學中被剝離了出去。但讖緯中並非全是荒誕的東西,其中還含有許多天文、曆數、地理等方面的古代自然科學知識。此外,像「君為臣綱,父為子綱,夫為妻綱」作為兩千年中國君主專制社會的最高倫理規範,其最初的確切表達即是《白虎通義》從禮緯《含文嘉》中引來的。
上一篇[三里社區]    下一篇 [王屋]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