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讚唄:是用以歌詠譯本經典中讚歎三寶的聲調。唄是梵語的音譯,又稱婆陟、唄匿。印度原來統稱歌詠十二部經,不管長行、偈頌都謂之唄。傳來中國之後,將歌詠長行別開為轉讀,唄乃專指歌詠贊偈而言,故謂之讚唄。

1 讚唄 -簡介


    讚唄或稱梵唄與印度歌贊之法並不相同,因為梵音和漢語的構造有異,無論用梵腔以詠漢語,或用漢曲而歌梵聲,都有困難。故佛教傳入中國之初,譯經事業雖漸發達,而梵土歌唄卻未獲傳授。梁慧皎說:「自大教東來,乃譯文者眾,而傳聲蓋寡。良由梵音重複,漢語單奇。若用梵音以詠漢語,則聲繁而偈迫;若用漢曲以詠梵文,則韻短而辭長。是故金言有譯,梵響無授。」(《高僧傳》卷十五《經師論》)

    一般讚唄是用以歌詠譯本經典中讚歎三寶的聲調。唄是梵語的音譯,又稱婆陟、唄匿。印度原來統稱歌詠十二部經,不管長行、偈頌都謂之唄。傳來中國之後,將歌詠長行別開為轉讀,唄乃專指歌詠贊偈而言,故謂之讚唄。慧琳《一切經音義》(卷八十一)稱為「唄唱」,訓釋為梵贊聲。因其取法古印度的歌贊而變化之,故稱梵唄,有時略稱為梵。如慧皎所說:「東國之歌也,則結韻以成詠;

    西方之贊也,則作偈以和聲。雖復歌贊為殊,而並以協諧鐘律,符靡宮商,方乃奧妙。故奏歌於金石,則謂之以為樂;設贊於管弦,則稱之以為唄。」(《高僧傳》卷十五)道世也說:「西方之有唄,猶東國之有贊。贊者從文以結音,唄者短偈以流頌,比其事義名異實同。是故經言:以微妙音聲歌贊於佛德,斯之謂也。」

   

2 讚唄 -(《法苑珠林》卷三十六《唄讚篇》)



    中國讚唄的起源,相傳始於曹魏時代,陳思王曹植嘗游魚山(一作漁山,在今山東東阿縣境),聞空中有一種梵響,清揚哀婉,獨聽良久,深有體會,乃摹其音節,寫為梵唄,撰文制音,傳為後式。其所制梵唄凡有六契(卓)。後世所傳《魚山梵》,即其遺制(《法苑珠林》卷三十六)。其後支謙亦傳有梵唄三契,康僧會復造有泥洹梵唄,晉帛屍梨蜜多羅也以梵唄傳於覓歷,曇籥又造有六言梵唄,當時名師所作的唄讚,到了六朝的齊梁時代,還多有存在。

    此後,熱心提倡讚唄的要推南齊竟陵王蕭子良,梁僧祐《出三藏記集》卷十二列舉他所著述,在《凈住子》十卷、《講凈住記》一卷以外,有《贊梵唄偈文》

    一卷、《梵唄序》一卷、《轉讀法並釋滯》一卷等。僧贊的《法苑雜緣原始集·經唄導師集》,列舉了二十一種當時有關梵唄的書目,其中有陳思王(曹植)感魚山梵聲制唄記、支謙制連句梵唄記、康僧會傳泥洹唄記、覓歷高聲梵記、齊文皇帝製法樂贊、王融製法樂歌辭、竟陵文宣撰梵禮讚等,可惜這些著作後來都不傳(《出三藏記集》卷十二)。

    讚唄主要用於三方面。一、講經儀式,二、六時行道(後世朝暮課誦),三、道場懺法,所謂法集三科。這三科法事,創始於晉時道安,至今已有一千五百餘年的歷史。道安制定的僧尼軌範:一曰行香定座上經上講之法(即講經儀式),二曰常日六時行道飲食唱時法(即六時課誦二時齋粥儀式),三曰布薩差使悔過等法(即道場懺法儀式)。在佛教講經、受戒、誦經等一切宗教儀式進行中舉唱梵唄,稱為「作梵」。這種梵音具有止息喧亂便利法事進行的作用,故又義譯為止斷或止息(《釋氏要覽》上)。講經法會的成員,有法師、都講、香火、維那、梵唄等,各有專職(《開元釋教錄》卷六《勒那摩提傳》),梵唄即歌贊專職之人。

    講經時的讚唄,一般行於講前講后。宋元照《四分律行事鈔資持記》卷三十九記講經應遵行的節目說:初禮三寶、二贊高座、三打磐靜眾、四讚唄、五正說、六觀機進止、七說竟迴向、八復作讚唄、九下座禮辭。圓仁入唐所見「赤山院講經儀式」的實際順序是:打講經鍾,大眾上堂。講師上堂登高座間,大眾同音稱嘆佛名。講師登座訖,稱佛名便停;一僧開始「作梵」,唱「云何於此經」一行偈。梵唄訖,講師唱經題目。講經,講訖,大眾同音長音讚歎;讚歎語中有迴向詞。講師下座,一僧唱「處世界,如虛空」偈(《入唐求法巡禮行記》卷二)。

    講經法會中的讚唄一職,有時亦可由聽眾任之。唐僧徹每入麟德殿講經,懿宗曾因法集,躬為讚唄(《宋高僧傳》卷六「僧徹傳」)。

    六時行道的讚唄,為古來各宗所共遵行。近世禪林的朝暮課誦,猶可見其遺風。至於道場懺法,旨在化導俗眾,其儀式尤重歌詠讚歎。隋智顗《法華三昧懺儀》第八「明行道法」述行道次第是:禮佛、正身威儀、燒香散華、稱念佛名、誦經。行道欲竟,稱三寶名,燒香正念作契唄。唄竟,唱「三皈依文」。此為懺法上應用讚唄最古的記載。

    讚唄的詠唱並不限於講經、行道,一般齋會也是常行的。唐大曆中(766—779)宋州刺史徐向等就本州設「八關齋會」(八關即八戒,居家信徒一日一夜所受之戒法),曾飯千僧於開元寺,其餘官民又各設一千五百人、五百人、五千人的齋會。當時「法筵等供,仄塞於郊垧;讚唄香花,喧填於晝夜」。昇唄之盛行於民間可知(見《金石萃編》卷九十八顏真卿撰《八關齋會報德記》)。

    此外唐代譯經道場置有「梵唄」一位,與譯主、筆受、譯語、潤文、證義、校勘等同為譯場九種職位之一。宋贊寧記載此事說:「法筵肇啟,梵唄前興,用作先容,令生物善。唐永泰中(765),方聞此位也。」(《宋高僧傳》卷三《譯經篇論》)

    讚唄流傳以後,其音調亦因地域而有參差,主要的有南北之別。道宣記載唐代的情況說:「地分鄭衛,聲亦參差。然其大途,不爽常習。江表(長江以南)

    關中(北方長安地域),巨細天隔,豈非吳越志揚、俗好浮綺,致使音頌所尚,唯以纖婉為工?秦壤雍冀音詞雄遠,至於詠歌所被,皆用深高為勝。……京輔常傳,則有大小兩梵;金陵昔弄,亦傳長短兩引,事屬當機,不無其美。劍南隴右,其風體秦。」他又對江表關中的梵贊加以比較說:「若都集道俗,或傾國大齋,行香長梵,則秦聲為得。五眾常禮,七貴恆興,開發經講,則吳音抑在其次」

    (《續高僧傳》卷四十《雜科·聲德篇》)。可知南北梵音,各有特長。到了宋代贊寧論梵音所以有南北二體,由於授受的淵源不同。他說:「原夫經傳震旦,夾譯漢庭。北則竺蘭,始直聲而宣剖;南惟僧會,揚曲韻以弘通。蘭乃月氏之生,會則康居之族。……部類行事不同,或執親從佛聞,更難厘革;或稱我宗自許,多決派流。致令傳授各競師資,此是彼非、我真他謬;終年矛盾,未有罷期」

    (《宋高僧傳》卷二十五《讀誦篇論》)。

    唐代以前流行的讚唄,有《如來唄》(亦稱《如來梵》)、《云何唄》(亦稱《云何梵》)和《處世唄》,及《菩薩本行經》贊佛偈:「天上天下無如佛」

    等。《如來梵》有二偈,出《勝鬘經》。其一為「如來妙色身,世間無與等;無比不思議,是故今敬禮」。其二為「如來色無盡,智慧亦復然;一切法常住,是故我歸依」。此二偈為行香贊佛時所唱,亦稱《行香梵》。《云何梵》亦有二偈,出《涅槃經》。即「云何得長壽,金剛不壞身?復以何因緣,得大堅固力?云何於此經,究竟到彼岸;願佛開微密,廣為眾生說」。《處世梵》,出《超日明經》。

    即「處世界,如虛空,如蓮花,不著水;心清凈,超於彼,稽首禮,無上尊」。

    梵唄普通分為三節,即初唄、中唄、后唄。《如來唄》前一偈「如來妙色身」

    偈文,唱於一般法事之初,稱為初唄。若講經法會,則以《云何唄》第二偈「云何於此經」偈文為初唄,亦稱為《開經梵》(見《釋氏要覽》上《梵音》)。

    《如來唄》后偈「如來色無盡」偈文及「天上天下無如佛」贊佛偈,系法事中間所唱,稱為中唄。《處世唄》用於法事之後,稱為後唄。圓仁記《赤山院講經儀式》:「講師登座訖,一僧作梵。即『云何於此經』等一行偈,至『願佛開微密』句,大眾同音唱云:戒香、定香、解脫香等頌。講訖,講師下座。一僧唱『處世界、如虛空』偈,音勢頗似本國。」(《入唐求法巡禮行記》卷二)此中《云何梵》與《處世梵》兩個讚唄,至元時猶見流行(見《敕修百丈清規》卷五《沙彌得度》儀式)。但近世講經,已改唱《鐘聲偈》、《迴向偈》代替《云何梵》和《處世梵》了。

    古來佛教認為學習讚唄有許多功德:一能知佛德深遠,二體制文之次第,三令舌根清凈,四得胸藏開通,五則處眾不惶,六乃長命無病(《南海寄歸傳》卷四《贊詠之禮》)。所以名山大剎,於休夏安居之時,定習唱讚頌為日課,名之為「學唱念」。故佛寺讚唄一科,今通稱為「唱念」。

    唱念的內容,除《水陸道場儀軌》及《瑜伽焰口》等屬於應赴佛事外,古德讚頌多於課誦、祝延等舉唱。一般最流行者是六句贊及八句贊等。六句贊是南北通行的讚詞,其贊山六句二十九字構成,故稱六句贊。代表作品為「爐香乍贊」

    《香贊》。其餘佛菩薩、韋馱、伽藍等讚詞,多用六句形式,故此贊韻調流行最廣。《香贊》還有數種,即「戒定真香」、「寶鼎爇名香」『、「戒定慧解脫香」

    等;北方另有一種贊譜名《迓古今》,讚詞共有十條,亦名十供養贊,即香、花、燈、塗、果、茶、食、寶、珠、衣,各系一贊。第一贊「清凈妙香」,共四句十字,可用六贊譜唱念。此等《香贊》多於法事開始時唱之,以啟請諸佛故。

    八句贊系由八句讚詞構成,多於誦經之後法事中間唱之,亦稱為大讚。如《三寶贊》(有佛寶、法寶、僧寶三贊)、《彌陀佛贊》、《藥師佛贊》等,都以八句構成。近世禪林流行的讚唄,有「四大祝延」、「八大讚」,即「唵嘛呢叭吽」、「唵捺麻巴葛瓦帝」、「唵阿穆伽」、「佛寶」、「西方」、「十供養」等贊,都是佛寺僧眾於佛誕、安居等常唱的名贊。唱念方法的記譜法,只用點板,以鐺鉿等敲唱。其音量之大小、音階之高低及旋律過門等,均依口授。
上一篇[麻粒岩相]    下一篇 [礦山巷道]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