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少年卡斯帕·豪茲爾少年卡斯帕·豪茲爾
豪茲爾在1828年5月26日突然出現在紐倫堡, 他看起來大概16歲,智力低下而且寡言。他後來解釋說,他所能記起來的就是他一直被關在一個黑屋子裡,以水和麵包度日。 這件事引起了當時國際社會的轟動。

  一個當時流行的說法聲稱,生於1812年的豪茲爾是德國巴登省的太子,有人把他和一個生命垂危的嬰兒調換並將他藏匿起來。其目的是要巴登皇室的旁系繼承皇位。這個推測的嬰兒掉包與後來出版的官方有關王子亡故及目擊證人的私人記載衝突。藉助基因分析至今仍未能提供一個明確地解釋。

  1829年10月17日有人偶然發現豪茲爾有一道不造成危險的割傷,1833年12月14日回家的時候他帶著致命的捅傷。在這兩個案例下,他聲稱,有刺客要殺他。他的支持者估計是一起政治犯罪案件。 但後來,則認為是自我傷害,原因可能是出於公眾對他的興趣日減而產生的失望。

1 豪茲爾 -生平

  1828年5月26日聖靈降臨節后的星期一 , 鞋匠外克曼在紐倫堡的安施力特廣場碰到一位16歲左右的少年, 這個少年遠處叫著「呵卜「, 等離近了問道: 「新門街「。之後外克曼回憶道,他們僅有很簡短的對話,這個少年提到他來自瑞根堡。他懷揣著一封信, 這封信是致紐倫堡第6輕騎團第4營長官的。(那時是弗瑞德瑞西· 梵· 維森戈)。 人們告訴他去梵· 維森戈寓所的方向後,他說到「我希望像爸爸一樣,當個騎手!「 梵· 維森戈讓他在寓所呆了一會兒,決定送他去警署。在警署他寫下他的名字: 卡斯帕·豪茲爾,他認識金子,會祈禱還有一點有限的閱讀能力。因為他的辭彙量非常小, 所以他僅能回答有限的幾個問題。

豪茲爾今天的紐倫堡的安施力特廣場
這封致梵·維森戈的信標題為: 拜仁邊界這個地名不詳 1828。 匿名作者描述自己為一貧窮的臨時工並指出這個小孩是在1812年10月別人放在他那裡的。他把這個嬰兒養大,是基督教徒,並教他讀書和寫字。自1812年起這個小孩從未離開過家門。現在這個少年想成為騎手。 信的附件,聲稱是源於其母親的,將嬰兒命名為卡斯帕, 並註明出生日期為1812年4月30日。小孩的爸爸已經死了,他曾是第6輕騎團的騎兵。從筆跡來看,有人認為兩封信出自一人之手, 那附件明顯的有偽裝的筆跡。

  卡斯帕·豪茲爾來到坐落在路根斯鄉間的監獄,由看守安追亞斯·黑特爾照料他。起初他只吃麵包,只喝水。 他的精神狀態激起了法學家,神學家和教育工作者的極大興趣,他收到了數不清的考察和語言課程; 但是即使身處弗蘭肯,豪茲爾還是保持了舊拜仁的口音。很快他成了公眾人物。觀看豪茲爾的人絡繹不絕。當時身為遊客的 法學家安塞母·梵·法爾巴赫有聲有色的這樣描述道。豪茲爾被描述成感官過分敏感,肌肉發育滯后。

  在市法醫皮日猶1828年6月3日的專家意見中,推測豪茲爾就像一個半野人一樣在林中被養大。 經與豪茲爾多次談話后,市長雅克布·檳德作了一次公告(細節見1828年7月7日版), 公告中說,以前有關豪茲爾來歷的另外一種說法就此放棄。豪茲爾本人也作了補充說明。按照這個令人將信將疑的逸聞,豪茲爾只記得自己被獨自半坐半卧地關在一個沒有亮光的屋子裡。 睡眠期間有人送給他麵包和水,給他清洗,穿上乾淨衣服,為他剪指甲和頭髮 – 有人解釋深睡狀態是因為有人給他服了鴉片。他大小便在地面凹處的一個容器里,夜間容器會被清理乾淨。在他被釋放前夕,來了一個陌生人。這個人教他寫字,並陪同他到紐倫堡的附近,在行軍路上豪茲爾才第一次學會了站立和走路。 那句話,他想像父親一樣成為騎手,使他從那個陌生人那裡不斷的重複而學會的,但他不解其意。

  1828 年7月18日豪茲爾被安頓在因病休假的高中教授及後來的宗教哲學家摯奧格·道摩爾處,以對其進行護理教養,道摩爾給豪茲爾講授很多課程。其間豪茲爾顯示了顯著的手工才能和製圖才華。道摩爾, 一個博學者憑著不尋常的強烈的愛好,對豪茲爾進行了很多順勢療法性的和磁療性的實驗。

  1829年10月17日中午時間在道摩爾寓所的地下室里,有人找到了豪茲爾, 他帶著割傷和血印。 他報告說,有個戴面具的人襲擊他,面具人用利器傷了他,並警告說: 「你一定得死,從紐倫堡來之前就該死。「 豪茲爾報告說,他識別出了面具人的聲音 -- 就是那個帶他到紐倫堡附近的人。豪茲爾首先逃跑到一樓,因為他的房間在一樓,,但沒有進一步往樓上跑,因為他知道其他人住在樓上,所以穿過吊門往地下室跑,血跡證明了這一點。儘管警署進行了偵察並懸賞捉拿兇犯, 然而卻不能給一個合適的解釋。出於安全起見,事件后豪茲爾寄宿在市政府委員彼泊巴赫官邸,有兩個警察晝夜監視。那起所謂的刺殺引起了公眾對豪茲爾的興趣,為揣測豪茲爾為貴族出身的傳聞又增添了新的養料。但是也有指摘豪茲爾的行為充滿了欺騙性。

  1830 年 4月3彼泊巴赫的官邸內發出槍響。豪茲爾的兩個護衛找到他的時候,他已經失去知覺,頭部鮮血淋漓地躺在地板上。豪茲爾後來報告說,他登上一張凳子,想夠一本書。 他摔倒的時候,想抓住掛在牆上的一把手槍, 但不巧卻叩響了扳機。頭的右邊傷勢並不嚴重, 因此傷勢是不是因為槍擊而致十分可疑。這件事促使當局對豪茲爾重新處理。因為豪茲爾此時在彼泊巴赫的表現很差,所以之後把他帶到了監護人高德裡布·梵·土赫爾寓所。那裡嚴加管理,尤其是限制前來參觀人的數量。儘管如此長期在外旅行的英國人飛利浦·斯坦后泊還是有成就的,他開出許多花銷與豪茲爾建立聯繫。這個與豪茲爾建立了良好感情的勛爵以其對豪茲爾的照料而出名,1831年12月後勛爵將豪茲爾送至約翰·邁亞老師的住所。從此他按照法院院長安塞爾姆·梵·法爾巴赫的建議,從斯坦后泊接管對豪茲爾身心的照料, 憲兵隊中尉黑科也被特邀關照此事。斯坦后泊支出大筆款項試圖查明豪茲爾的身世。他資助了兩次匈牙利之旅, 因為從豪茲爾的回憶中好像應該是那裡的語言。匈牙利之旅徒手而歸,不禁令人對他的整個故事的真實性產生懷疑。1832年1月斯坦后泊離開並且再也沒有出現過在安斯巴赫。他繼續支付豪茲爾生活費,雖然曾許願豪茲爾帶他到英格蘭,但從來沒有成行。豪茲爾死後斯坦后泊出版了有關豪茲爾的圖書材料,他把所有材料綜合到一起來攻擊豪茲爾, 因為他認為他的職責是: 「坦白事實真相。「 特別監護黑科對勛爵的出版物作出證明: 「他從來都是熱愛真相,憎惡謊言的。」

  卡斯帕·豪茲爾穿梭於安斯巴赫上流社會。他氣質超群並且是令人喜愛的舞者,但他從沒和任何一位女士有過親密交往。令人興奮的是豪茲爾對老師邁亞的行為,邁亞不僅謹小慎微而且還很嚴厲,豪茲爾在臨終前最終表達「非常感謝。」 邁亞表示豪茲爾並不適合那些高要求的職業。1832年末梵·法爾巴赫將他以書記員和抄寫員的身份安頓在法庭。神父弗爾曼為他佈道。不久后1833年5月29日梵·法爾巴赫亡故,這對豪茲爾來講是個痛苦的損失。

  1833年12月14日豪茲爾受到致命捅傷。他報告說,一陌生人以宮廷花匠的名義邀請他觀賞安斯巴赫的藝術噴泉。 但在應邀地點他卻誰也沒見道。於是他沿著紀念碑的方向走,一個滿臉鬍鬚的人跟他講了幾句,並遞給他一個袋子,當豪茲爾伸手接的時候,那人捅了他。這個淡紫色的袋子裡面有張紙條,是用鏡文字寫成:

  豪茲爾會準確地告訴你們我的相貌和來歷。為節省豪茲爾力氣,我親自告訴你們我的來歷: 我來自拜仁的邊界,住在某某河邊。我叫M.L.OE.

  這致命一傷使卡斯帕·豪茲爾於1833年12月17日22點整一命嗚呼。至於說豪茲爾的傷情是否通過自傷還是外界傷害, 對此法醫鑒定也意見不一。國王路德維希一世懸重賞10.000盾追輯兇手,然而卻一無所獲。之後警署議員墨客爾在進一步的調查中得出結論: 「屬自傷而非刺殺未遂。」 豪茲爾臨終前對神父弗爾曼坦白: 「我為什麼應該對人們感到憤怒,憎恨或冤屈, 人們對我什麼也沒做。」

2 豪茲爾 -紀念

  豪茲爾於1833年12月20日在民眾的強烈同情下被安葬在安斯巴赫市的公墓。其碑文為拉丁文:

  HIC JACET CASPARUS HAUSER AENIGMA SUI TEMPORIS IGNOTA NATIVITAS OCCULTA mors MDCCCXXXIII (「 這裡安葬著卡斯帕·豪茲爾,身世不明,神秘莫測,死於1833年」)。

  

卡斯帕·豪茲爾墓碑卡斯帕·豪茲爾墓碑
不久又豎了一座紀念碑, 同樣是拉丁文:

  HIC OCCULTUS OCCULTO OCCISUS EST XIV. DEC. MDCCCXXXIII

  (「這個神秘莫測者,1833年被刺殺身亡」)

  1981年在布拉登街頭的不起眼的小地方又立了一塊紀念碑。 這個雙面雕塑由梵·弗里德里希·施勒製成,上述豪茲爾為以棄嬰並為貴族出身。

  2007年5月在豪茲爾住過和告別生命的寓所前,豎起了一座由西班牙藝術家姚牧·布林薩製作的雕像。這座豪茲爾的青銅雕像展示了,豪茲爾坐在一堆石頭上,胳膊和腿環抱圓形楓樹。在馬克格阿氛博物館中正在籌備卡斯帕·豪茲爾專館。

3 豪茲爾 -專著和論文

  · 伊渥· 斯特瑞鼎戈: 神秘莫測的棄兒- 卡斯帕·豪茲爾

  · 伊渥· 斯特瑞鼎戈: 有關卡斯帕·豪茲爾的新資料

  · 福瑞茲·朝茲: 性格闡釋中的問題:簡·米斯特勒的卡斯帕·豪茲爾一書

  · 勞爾·施灣茲麥亞: 大公爵理歐波德下的巴登宮廷和卡斯帕·豪茲爾風波

  · 沃特爾·施萊伯木勒:150年卡斯帕·豪茲爾研究總結

  · 沃特爾·福克斯: 卡斯帕·豪茲爾之疑

  · 萊茵哈德·海德孺特爾: 赫爾曼及卡斯帕·豪茲爾事件

  · 萊茵哈德·海德孺特爾: 國王路德維希一世赫爾曼及卡斯帕·豪茲爾事件

4 豪茲爾 -人類學

  · 約翰尼斯·瑪亞 和彼得·塔多斯基: 卡斯帕· 豪茲爾, 歐羅巴孩童: 敘述及圖示, 1984斯圖加特,ISBN 3-87838-385-1

  · 約翰尼斯·瑪亞: 勛爵斯坦后泊,卡斯帕· 豪茲爾的對立面,1988斯圖加特,ISBN 3-87838-554-4

5 豪茲爾 -文學

  · 亞可布· 瓦薩爾曼: 卡斯帕· 豪茲爾或心靈的悲劇,小說1908。 1997年慕尼黑再版, ISBN 3-423-10192-X

  · 奧托·弗雷克: 卡斯帕· 豪茲爾, 1989 法蘭克福菲舍爾出版社,ISBN 3-596-29557-2

  · 彼得·漢得科: 卡斯帕, 1967 法蘭克福素爾坎坡出版社,ISBN 3-518-10322-9

6 豪茲爾 -廣播

  · 簡· 伽斯帕德: 啟示23 – 人的犧牲品(2007 9 月), ISBN 978-3785734193

7 豪茲爾 -影視

  · 卡斯帕· 豪茲爾 (卡斯帕· 豪茲爾的悲劇), 導演: 庫爾特·馬圖, 德國1915

  · 卡斯帕· 豪茲爾事件,電視劇3級,導演:羅伯特·斯提姆勒,德國1966

  · 人人為我,上帝反逆 -卡斯帕· 豪茲爾, 導演: 渥爾訥爾·赫卒哥,德國1974

  · 卡斯帕· 豪茲爾 (電影), 導演: 彼得·子兒,德國,奧地利和瑞士1993

上一篇[聚樂堡鄉]    下一篇 [黨留庄]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