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晉國志士豫讓,是天下賢才,他先後為晉國的范氏、中行氏服務過,后又為智伯服務,智伯待他甚為優厚,後來智伯被趙襄子消滅,豫讓便化名混入宮中,企圖暗殺襄子以報答智伯恩,結果被襄 子發現了。襄子對他的忠義精神甚為欽佩,便赦免了他。 

    但是豫讓並不死心,他又用漆塗抹全身體,使得全身因此生了許多癩瘡,又吞下火炭使喉聲變啞,以此來徹底改變自己的形貌。后又裝扮成叫花子到街上去,以致自己的妻子都認不得他。一次在街上碰到他的朋友,朋友端詳了一會說:「你不是豫讓嗎?」豫讓說:「是的。」 

    朋友感動地哭勸道:「您這是何苦呀?以您的才能,若為襄子服務,襄子必然對您極為重視、親近,您就可以很容易找到機會釘了襄子為智能伯報仇嗎?為什麼要將自己的身體摧殘到這種地步。」 

    豫讓說:「如果委屈自己只做別人的臣子,然後再趁機去剌殺別人,這豈不是懷著二心來服務於君主嗎?我之所以這樣做,是為了讓天下後代那些懷著二心來服務於君主的臣子慚愧啊!」 

    過了不久,襄子騎馬出行,豫讓埋伏在襄子必經的橋下。 

    快到橋面時,車子的坐駒突然鳴叫起來,襄子頓時恍然道:「橋氏嗎?智伯把他們統統消滅了,你不為他們報仇,反而委身服務於智伯。現在智伯也已死了,您為什麼獨獨念念不忘為他報仇呢?」 

    豫讓說:「我過去服務於范氏、中行氏,他們只把我當一般臣子看待,我當然對他們的報答也一般了,至於智伯,他把我當作國家重臣看待,我當然也對他有深厚的回報啊。」 

    襄子聽了大為感嘆,流下淚道:「哎,豫讓!您 為替智伯報仇已成名於天下,而我上次赦免了您,也算寬宏大量了,而今又來,我就不能再放你了。你自己說怎麼辦吧。」便喝令士兵將豫讓包圍。 

    豫讓說:「我聽說賢明的君主不掩蓋別人的美德,忠臣則有死於名節的義舉。上次大王已經赦免了小臣,天下沒有不稱讚您的賢明的,今天,我當然要遭受極刑,但最後還是請示您,讓我在您 的衣服上砍上幾刀,以表明我為智伯報仇的意思,再死也沒有遺恨了。」 

    襄子大為感動,便讓人將自己的衣服遞給豫讓,豫讓拔劍跳躍反覆向它砍擊三次,說:「這下我可對得起智伯了。」說完,拔劍自殺。趙國志士仁人聽說了,都紛紛為之哭泣不已。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