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豬傳染性胸膜肺炎

標籤: 暫無標籤

豬傳染性胸膜肺炎是由胸膜肺炎放線桿菌引起的一種接觸性傳染病,是豬的一種重要呼吸道疾病,在許多養豬國家流行,已成為世界性工業化養豬的五大疫病之一,造成重大的經濟損失。抗生素對本病無明顯療效。雖然對該病及其病原菌已做了廣泛而深入的研究,在疫苗及診斷方法上已取得一定的成果,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很有效的措施控制本病。

1簡介

豬傳染性胸膜肺炎(Porcine infectious pleuropneumonia)是由胸膜肺炎放線桿菌引起豬的一種高度傳染性呼吸道疾病,又稱為豬接觸性傳染性胸膜肺炎。以急性出血性纖維素性胸膜肺炎和慢性纖維素性壞死性胸膜肺炎為特徵,急性型呈現高死亡率。豬傳染性胸膜肺炎是一種世界性疾病,廣泛分佈於英國、德國、瑞士、丹麥、澳大利亞、加拿大、墨西哥、阿根廷、瑞典、波蘭、日本、美國、中國等全世界所有養豬國家,給集約化養豬業造成巨大的經濟損失,特別是近十幾年來本病的流行呈上升趨勢,被國際公認為危害現代養豬業的重要疫病之一。中國於1987年首次發現本病,此後流行蔓延開來,危害日趨嚴重,成為豬細菌性呼吸道疾病的主要疫病之一。

2病原

病原體為胸膜肺炎放線菌(原名胸膜肺炎嗜血桿菌,亦稱副溶血嗜血桿菌),為小到中等大小的球杆狀到桿狀,具有顯著的多形性。菌體有莢膜,不運動,革蘭氏陰性。為兼性厭氧菌,其生長需要血中的生長因子,特別是V因子,但不能在鮮血瓊脂培養基上生長,可在葡萄球菌周圍形成衛星菌落,因此,初次分離本菌時,一定要在血瓊脂培養基上劃一條葡萄球菌劃線,37℃培養24小時后,在葡萄球菌菌落附近的菌落大小為0.5~1毫米並呈β溶血。在巧克力瓊脂(鮮血瓊脂加熱80~90℃5~15分鐘而製成)上生長良好,37℃培養24~48小時后,長成圓形、隆起、表面光滑、邊緣整齊的灰白半透明小菌落。在普通瓊脂上不生長。根據細菌莢膜多糖及細菌脂多糖(LPS)進行血清定型,本菌已發現12個血清型,其中5型又分為2個亞型,不同的血清型對豬的毒力不同。本菌對外界的抵抗力不強,乾燥的情況下易於死亡,對常用的消毒劑敏感,一般60℃5~20分鐘內死亡,4℃下通常存活7~10天。
豬胸膜肺炎放線桿菌(Actinobacillus pleuropneumoniae)為革蘭氏染色陰性的小球杆狀菌或纖細的小桿菌,有的呈絲狀,並可表現為多形態性和兩極著色性。有莢膜,無芽孢,無運動性,有的菌株具有周身性纖細的菌毛。本菌包括兩個生物型,生物Ⅰ型為 NAD依賴型,生物Ⅱ型為NAD非依賴型,但需要有特定的吡啶核苷酸或其前體,用於 NAD的合成。生物Ⅰ型菌株毒力強,危害大。生物Ⅱ型可引起慢性壞死性胸膜肺炎,從豬體內分離到的常為Ⅱ生物型。生物Ⅱ型菌體形態為桿狀,比生物Ⅰ型菌株大。根據細菌莢膜多糖和細菌脂多糖對血清的反應,生物Ⅰ型分為14個血清型,其中血清5型進一步分為5A和5B兩個亞型。但有些血清型有相似的細胞結構或相同的LPSO鏈,這可能是造成有些血清型間出現交叉反應的原因,如血清8型與血清3型和6型,血清1型與9型間存在有血清學交叉反應。不同血清型間的毒力有明顯的差異。中國流行的主要以血清7型為主,其次為血清2、4、5、10型。
研究表明,胸膜肺炎放線桿菌的主要毒力因子包括莢膜、脂多糖、外膜蛋白、黏附素和Apx毒素等。其中,Apx毒素是APP最主要的毒力因子,目前已知APP至少分泌4種Apx毒素,除了新發現的ApxⅣ毒素在所有血清型中都存在外,其他3種只被某些血清型合成並分泌,血清型7隻分泌ApxⅡ。
本菌為兼性厭氧菌,最適生長溫度為37℃。在普通培養基上不生長,需添加V因子才能生長。在10%CO2條件下,可生成黏液狀菌落,巧克力瓊脂上培養24~48h,形成不透明淡灰色的菌落,直徑l~2mm。可形成兩種類型的菌落,一種為圓形,堅硬的「蠟狀型」,有黏性;另一種為扁平、柔軟的閃光型菌落;有莢膜的菌株在瓊脂平板上可形成帶彩虹的菌落。在牛或羊血瓊脂平板上通常產生β溶血環。本菌產生的溶血素與金黃色葡萄球菌的β毒素具有協同作用,即金黃色葡萄球菌可增強本菌的溶血作用,CAMP反應呈現陽性。
本菌對外界抵抗力不強,對常用消毒劑和溫度敏感,一般消毒藥即可殺滅,在60℃下5~20min內可被殺死,4℃下通常存活7~10天。不耐乾燥,排出到環境中的病原菌生存能力非常弱,而在黏液和有機物中的病原菌可存活數天。對結晶紫、桿菌肽、林肯黴素、壯觀黴素有一定抵抗力。對土霉素等四環素族抗生素、青霉素、泰樂菌素、磺胺嘧啶、頭孢類等藥物較敏感。
豬傳染性胸膜肺炎-流行病學     
各種年齡、性別的豬都有易感性,其中6周齡至6月齡的豬較多發,但以3月齡仔豬最為易感。本病的發生多呈最急性型或急性型病程而迅速死亡,急性暴發豬群,發病率和死亡率一般為50%左右,最急性型的死亡率可達80%~100%。
病豬和帶菌豬是本病的傳染源。種公豬和慢性感染豬在傳播本病中起著十分重要的作用。APP主要通過空氣飛沫傳播,在感染豬的鼻汁、扁桃體、支氣管和肺臟等部位是病原菌存在的主要場所,病菌隨呼吸、咳嗽、噴嚏等途徑排出后形成飛沫,通過直接接觸而經呼吸道傳播。也可通過被病原菌污染的車輛、器具以及飼養人員的衣物等而間接接觸傳播。小嚙齒類動物和鳥也可能傳播本病。
本病的發生具有明顯的季節性,多發生於4~5月和9~11月。飼養環境突然改變、豬群的轉移或混群、擁擠或長途運輸、通風不良、濕度過高、氣溫驟變等應激因素,均可引起本病發生或加速疾病傳播,使發病率和死亡率增加。

3流行病學

各種年齡的豬對本病均易感,但由於初乳中母源抗體的存在,本病最常發生於育成豬和成年豬(出欄豬)。急性期死亡率很高,與毒力及環境因素有關,其發病率和死亡率還與其他疾病的存在有關,如偽狂犬病及PRRS。另外,轉群頻繁的大豬群比單獨飼養的小豬群更易發病。主要傳播途徑是空氣、豬與豬之間的接觸、污染排泄物或人員傳播。豬群的轉移或混養,擁擠和惡劣的氣候條件(如氣溫突然改變、潮濕以及通風不暢)均會加速該病的傳播和增加發病的危險。急性:突然發病,個別病豬未出現任何臨床癥狀突然死亡。病豬體溫達到41.5℃,倦怠、厭食,並可能出現短期腹瀉或嘔吐,早期無明顯的呼吸癥狀,只是脈搏增加,後期則出現心衰和循環障礙,鼻、耳、眼及后軀皮膚髮紺。晚期出現嚴重的呼吸困難和體溫下降,臨死前血性泡沫從嘴、鼻孔流出。病豬於臨床癥狀出現后24~36小時內死亡。急性:病豬體溫可上升到40.5~41℃,皮膚髮紅,精神沉鬱,不願站立,厭食,不愛飲水。嚴重的呼吸困難,咳嗽,有時張口呼吸,呈犬坐姿勢,極度痛苦,上述癥狀在發病初的24小時內表現明顯。如果不及時治療,l~2天內因窒息死亡。亞急性和慢性:亞急性和慢性多在急性期后出現。病程長約15~20天,病豬輕度發熱或不發熱,有不同程度的自發性或間歇性咳嗽,食慾減退,肉料比降低。病豬不愛活動,驅趕豬群時常常掉隊,僅在餵食時勉強爬起。慢性期的豬群癥狀表現不明顯,若無其他疾病併發,一般能自行恢復。同一豬群內可能出現不同程度的病豬。

4臨床癥狀

人工感染豬的潛伏期約為1~7天或更長。由於動物的年齡、免疫狀態、環境因素以及病原的感染數量的差異,臨診上發病豬的病程可分為最急性型、急性型、亞急性型和慢性型。
1.最急性型  突然發病,病豬體溫升高至41~42℃,心率增加,精神沉鬱,廢食,出現短期的腹瀉和嘔吐癥狀,早期病豬無明顯的呼吸道癥狀。後期心衰,鼻、耳、眼及后軀皮膚髮紺,晚期呼吸極度困難,常呆立或呈犬坐式,張口伸舌,咳喘,並有腹式呼吸。臨死前體溫下降,嚴重者從口鼻流出泡沫血性分泌物。病豬於出現臨診癥狀后24~36h內死亡。有的病例見不到任何臨診癥狀而突然死亡。此型的病死率高達80%~100%。
2.急性型  病豬體溫升高達40.5~41℃,嚴重的呼吸困難,咳嗽,心衰。皮膚髮紅,精神沉鬱。由於飼養管理及其他應激條件的差異,病程長短不定,所以在同一豬群中可能會出現病程不同的病豬,如亞急性或慢性型。
3.亞急性型和慢性型  多於急性期後期出現。。病豬輕度發熱或不發熱,體溫在39.5~40℃之間,精神不振,食慾減退。不同程度的自發性或間歇性咳嗽,呼吸異常,生長遲緩。病程幾天至1周不等,或治癒或當有應激條件出現時,癥狀加重,豬全身肌肉蒼白,心跳加快而突然死亡。

5病理變化

主要病變存在於肺和呼吸道內,肺呈紫紅色,肺炎多是雙側性的,並多在肺的心葉、尖葉和隔葉出現病灶,其與正常組織界線分明。最急性死亡的病豬氣管、支氣管中充滿泡沫狀、血性粘液及粘膜滲出物,無纖維素性胸膜炎出現。發病24小時以上的病豬。肺炎區出現纖維素性物質附於表面,肺出血、間質增寬、有肝變。氣管、支氣管中充滿泡沫狀、血性粘液及粘膜滲出物,喉頭充滿血性液體,肺門淋巴結顯著腫大。隨著病程的發展,纖維素性胸膜炎蔓延至整個肺臟,使肺和胸膜粘連。常伴發心包炎,肝、脾腫大,色變暗。病程較長的慢性病例,可見硬實肺炎區,病灶硬化或壞死。發病的後期,病豬的鼻、耳、眼及后軀皮膚出現發紺,呈紫斑。
1.最急性型  病死豬剖檢可見氣管和支氣管內充滿泡沫狀帶血的分泌物。肺充血、出血和血管內有纖維素性血栓形成。肺泡與間質水腫。肺的前下部有炎症出現。
2.急性型  急性期死亡的豬可見到明顯的剖檢病變。喉頭充滿血樣液體,雙側性肺炎,常在心葉、尖葉和膈葉出現病灶,病灶區呈紫紅色,堅實,輪廓清晰,肺間質積留血色膠樣液體。隨著病程的發展,纖維素性胸膜肺炎蔓延至整個肺臟。
3.亞急性型  肺臟可能出現大的乾酪樣病灶或空洞,空洞內可見壞死碎屑。如繼發細菌感染,則肺炎病灶轉變為膿腫,致使肺臟與胸膜發生纖維素性粘連。
4.慢性型  肺臟上可見大小不等的結節(結節常發生於膈葉),結節周圍包裹有較厚的結締組織,結節有的在肺內部,有的突出於肺表面,並在其上有纖維素附著而與胸壁或心包粘連,或與肺之間粘連。心包內可見到出血點。
在發病早期可見肺臟壞死、出血,中性粒細胞浸潤,巨噬細胞和血小板激活,血管內有血栓形成等組織病理學變化。肺臟大面積水腫並有纖維素性滲出物。急性期后則主要以巨噬細胞浸潤、壞死灶周圍有大量纖維素性滲出物及纖維素性胸膜炎為特徵。

6診斷

根據本病主要發生於育成豬和架子豬以及天氣變化等誘因的存在,比較特徵性的臨床癥狀及病理變化特點,可做出初診。確診要對可疑的病例進行細菌檢查。鑒別診斷 在病的最急性期和急性期,應與豬瘟、豬丹毒、豬肺疫及豬鏈球菌病做鑒別診斷。慢性病例應與豬喘氣病區別。
根據流行病學、臨診癥狀和病理變化可以做出初步診斷,確診需進行實驗室診斷。
1.流行病學特點  各種年齡、性別的豬都可發生,但以6周齡至6月齡的豬較多發。多呈最急性型或急性型病程,突然死亡,傳播迅速。發病率和死亡率通常在50%以上,最急性型的死亡率可高達80%~100%。常發生於4~5月和9~11月。飼養環境突然改變、豬群的轉移或混群、擁擠或長途運輸、氣候驟變等應激因素可使發病率和死亡率增加。
2.臨診癥狀和病理學診斷  急性病豬出現高熱、嚴重的呼吸困難、咳嗽、拒食、死亡突然,死亡率高。死後剖檢病變主要局限於胸腔,可見肺臟和胸膜有特徵性的纖維素性和壞死性出血性肺炎、纖維素性胸膜炎。
3.實驗室診斷  包括直接鏡檢、細菌的分離鑒定和血清學診斷。
(1)直接鏡檢  從鼻、支氣管分泌物和肺臟病變部位採取病料塗片或觸片,革蘭氏染色,顯微鏡檢查,如見到多形態的兩極濃染的革蘭氏陰性小球杆菌或纖細桿菌,可進一步鑒定。
(2)病原的分離鑒定  將無菌採集的病料接種在7%馬血巧克力瓊脂、划有表皮葡萄球菌十字線的5%綿羊血瓊脂平板或加人生長因子和滅活馬血清的牛心浸汁瓊脂平板上,於37℃含5%~10%CO2條件下培養。如分離到的可疑細菌,可進行生化特性、CAMP試驗、溶血性測定以及血清定型等檢查。
(3)血清學診斷  包括補體結合試驗、2-巰基乙醇試管凝集試驗、乳膠凝集試驗、瓊脂擴散試驗和酶聯免疫吸附試驗等方法。國際上公認的方法是改良補體結合試驗,該方法可於感染后10天檢查血清抗體,可靠性比較強,但操作煩瑣,目前認為酶聯免疫吸附試驗較為實用。
本病應注意與豬肺疫、豬氣喘病進行鑒別診斷。豬肺疫常見咽喉部腫脹,皮膚、皮下組織、漿膜以及淋巴結有出血點;而傳染性胸膜肺炎的病變常局限於肺和胸腔。豬肺疫的病原體為兩極染色的巴氏桿菌,而豬傳染性胸膜肺炎的病原體為小球杆狀的放線桿菌。豬氣喘病患豬的體溫不升高,病程長,肺部病變對稱,呈胰樣或肉樣病變,病灶周圍無結締組織包裹。

7治療

雖然報道許多抗生素有效,但由於細菌的耐藥性,本病臨床治療效果不明顯。實踐中選用普殺平,強化抗菌劑,帝諾,氟甲碸黴素肌肉注射或胸腔注射,連用3天以上;飼料中拌支原凈、強力黴素、氟甲碸黴素或北里黴素,連續用藥5~7天,有較好的療效。有條件的最好做葯敏試驗,選擇敏感藥物進行治療。抗生素的治療儘管在臨床上取得一定成功,但並不能在豬群中消滅感染。
豬群發病時,應以解除呼吸困難和抗菌為原則進行治療,並要使用足夠劑量的抗生素和保持足夠長的療程。本病早期治療可收到較好的效果,但應結合葯敏試驗結果而選擇抗菌藥物。一般可用青霉素、新黴素、四環素、泰妙菌素、泰樂菌素、磺胺類等。對發病豬採用注射效果較好,對發病豬群可在飼料中適當添加大劑量的抗生素有利於控制痰隋,每噸飼料添加土霉素600g,連用3~5天,或每噸飼料用利高黴素(林肯黴素+壯觀黴素)500~1000g,連用5~7天,或用泰樂菌素(每噸飼料500~1000g)4-磺胺嘧啶(每噸飼料1OOOg),連用1周,可防止新的病例出現。抗生素雖可降低死亡率,但經治療的病豬常仍為帶菌者。藥物治療對慢性型病豬效果不理想。

8預防

(1)首先應加強飼養管理,嚴格衛生消毒措施,注意通風換氣,保持舍內空氣清新。減少各種應激因素的影響,保持豬群足夠均衡的營養水平。
(2)應加強豬場的生物安全措施。從無病豬場引進公豬或後備母豬,防止引進帶菌豬;採用「全進全出」飼養方式,出豬后欄舍徹底清潔消毒,空欄1周才重新使用。新引進豬或公豬混入一群副豬嗜血桿菌感染的豬群時,應該進行疫苗免疫接種並口服抗菌藥物,到達目的地后隔離一段時間再逐漸混入較好。
(3)對已污染本病的豬場應定期進行血清學檢查,清除血清學陽性帶菌豬,並制定藥物防治計劃,逐步建立健康豬群。在混群、疫苗注射或長途運輸前1~2天,應投喂敏感的抗菌藥物,如在飼料中添加適量的磺胺類藥物或泰妙菌素、泰樂菌素、新黴素、林肯黴素和壯觀黴素等抗生素,進行藥物預防,可控制豬群發病。
(4)疫苗免疫接種  目前國內外均已有商品化的滅活疫苗用於本病的免疫接種。一般在5~8周齡時首免,2~3周后二免。母豬在產前4周進行免疫接種。可應用包括國內主要流行菌株和本場分離株製成的滅活疫苗預防本病,效果更好。
上一篇[豬肺絲蟲病]    下一篇 [豬肺疫]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