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貝姨》是巴爾扎克的一部著名小說。本書的主人公貝姨,是一個生在鄉下的姑娘,帶著一身的鄉里氣息,由於美麗善良又得到高貴的堂姐的關切來到了法國巴黎城裡,接下來的故事並不會就此平淡度過。

1 貝姨 -簡介

貝姨巴爾扎克(1799~1850)是法國現實主義文學大師,他一生創作的91部長、中、短篇小說,全部收入《人間喜劇》中,除了廣為人知的《歐也妮·葛朗台》、《高老頭》等,還有《貝姨》、《都蘭趣話》等。
《貝姨》是他的一部著名小說。本書的主人公貝姨,是一個生在鄉下的姑娘,帶著一身的鄉里氣息,由於美麗善良又得到高貴的堂姐的關切來到了法國巴黎城裡,性格倔強的貝姨一方面滿懷著對堂姐的妒忌,一方面又以自己好勝的忘我勤奮學習,成立了屬於自己的家庭,然而時代社會的動蕩萬變和本性的頑固不得不又一次下貶成工人,接下來的故事並不會就此平淡度過,貝姨沒有放棄和屈服於現狀,為著自己的目標繼續活著,堅強地拼搏,最終得到了他的滿足——有了一份自己的事業。
貝姨是巴爾扎克筆下相當特殊的一個形象。小說以其命名,可見作家對她的重視。她為某種情慾所左右,但色調構成卻十分複雜。集「丑」與「惡」於一身,是這個人物給讀者的第一印象。作家為她勾畫了一幅令人生厭、令人生畏的漫畫像,又賦予她同樣令人生厭、令人生畏的嫉妒心。這種彷彿與生俱來的怪癖心理,侵擾著她自己的靈魂,也破壞著別人的幸福;在與瓦萊麗的淫蕩結合后,更形成為一種巨大的,甚至能「毀滅整個城市」的邪惡力量。 但是,貝姨的形象又遠非「惡」的化身。

2 貝姨 -書摘:

  四點半,男爵徑自奔到瑪奈弗太太家;上樓的時候象青年人一樣心兒亂跳,老問著自己:「我看得到她嗎?看不到她嗎?」早上自己家中的一幕,太太跪在他腳下的情景,他哪裡還想得起?瓦萊麗的信,藏在一隻薄薄的皮夾中間揣在懷裡,從此不離身的了,那封信豈非證明他比一個風流後生更受人疼愛嗎?打過了鈴,倒霉的男爵聽見瑪奈弗的拖鞋聲,和癆病鬼一連串的咳嗽聲。瑪奈弗一開門,擺好姿勢,指著樓梯,跟早上男爵指著辦公室的門一模一樣。他說:
  「你太於洛脾氣了,於洛先生!……」
  男爵還想望里走,瑪奈弗卻從袋裡掏出一支手槍,把子彈上了膛。
  「參議官先生,一個人象我這樣下賤的時候,你認為我下賤是不是?——出賣名譽的價錢不能全部收足,他是不怕進監牢做苦役的。你願意打架,好吧,咱們來拚一拚,隨時隨地都可以。不準再來,不准你進這扇門:我已經把你我的情形報告了警察局。」
  然後他趁著男爵發愣的當口把他推了出來,關上了門。
  「該死的奴才!」於洛一邊想一邊上樓去找李斯貝特,「噢!現在我明白那封信了。我一定要帶著瓦萊麗離開巴黎。她可以陪我到老,給我送終。」
  貝特不在屋裡。奧利維埃太太告訴於洛,說她上男爵夫人家找他去了。
  「可憐的姑娘!想不到她會象今天早上那樣聰明,」男爵心裡想著,從飛羽街走向翎毛街。
  走到飛羽街和巴比倫街轉角,他回頭望了望丈夫仗著法律的寶劍把他趕出來的伊甸園。瓦萊麗在窗口目送於洛;他一抬頭,她便揚起手帕;該死的瑪奈弗卻打落了她的便帽,一把硬拖了進去。參議官眼裡不禁亮起一顆淚珠。
  「近七十的人了,受人家這樣的愛!還眼看她被虐待!」他對自己說。
  李斯貝特是到家裡來報告好消息的。阿黛莉娜和奧棠絲已經知道,男爵不願在部里當眾丟人,拒絕提升瑪奈弗為科長,這樣一來,那個變了於洛死冤家的丈夫一定要把他攆出門外的了。不勝快慰的阿黛莉娜,吩咐夜飯要弄到使她的埃克托覺得比瓦萊麗家更好;忠心的李斯貝特就在幫瑪麗埃特解決這個難題。貝姨此刻是全家崇拜的偶像:母女倆都吻著她的手,衷心喜悅的告訴她,元帥已經答應請她做管家了。
  「親愛的,從管家到太太,還不容易嗎?」阿黛莉娜說。
  「維克托蘭跟他提起婚事的時候,他沒有說不,」奧棠絲補上一句。
  男爵在家給招呼得那麼殷勤,那麼懇切,表示家裡的人對他多親熱,他只得把滿腹辛酸悶在肚裡。元帥也來吃飯。飯後,於洛並不走。維克托蘭夫婦也來了。大家湊了一桌惠斯特牌。
  「埃克托,你好久沒有跟我們這樣玩兒了!……」元帥一本正經的說。
  在溺愛兄弟的老軍人口中,這句暗示埋怨的話給大家一個深刻的印象。這弦外之音把心頭巨大的傷口揭開了,把每個人的隱痛點穿了,使彼此都有同感。到八點,男爵要送貝特回去,答應送去就來。
  「噯,貝特,他竟然虐待她!」他到了街上說,「我現在更愛她了!」
  「啊!我從來想不到瓦萊麗會這樣愛你的!她輕佻、風騷,喜歡教人家追求,對她玩一套談情說愛的喜劇,象她所說的;
  但她真心對待的只有你一個。」
  「她有什麼話要你告訴我呢?」
  「啊,你聽著。你知道她對克勒韋爾是相好過的;那不能怪她,惟有這樣她才有老年的保障;但她心裡厭惡他,並且差不多已經完了。可是她還留著小房子的鑰匙。」
  「嚇,太子街!」歡喜欲狂的於洛叫起來。「單憑這一點我就情願她養著克勒韋爾……我去過那兒,我知道……」
  「鑰匙在這兒,你明天就去配一個,配兩個也可以,只要你來得及。」
  「以後呢?……」於洛大有饞涎欲滴之概。
  「明兒我再到你家吃飯,你把瓦萊麗的鑰匙還我,克勒韋爾老頭隨時會向她要回的;後天你們可以相會啦;以後的事你們面談就是了。你們可以放心,那邊有兩個出口。要是克勒韋爾,他是象他自己所說的,攝政王派,要是碰巧他從走廊進來,你們可以從鋪子里出去;反過來也是一樣。你瞧,老混蛋,這都是靠我的力量。你怎麼報答我?……」
  「由你說就是!」
  「好,那麼你不要反對我跟你哥哥的親事!」
  「什麼!你!於洛元帥夫人!你!福芝罕伯爵夫人!」男爵大為詫異的喊。
  「阿黛莉娜不是男爵夫人么?……」貝特用著尖酸的,惡狠狠的聲音回答,「聽我說,老桃花,你明明知道你的事情攪到什麼田地了!你家裡的人可能沒有飯吃,掉在泥坑裡呢……」
  「我就怕這個!」於洛不由得毛骨悚然。
  「要是你哥哥死了,誰養你的太太跟女兒?法蘭西元帥的寡婦至少有六千法郎恩俸是不是?所以,我的結婚,只為了保險你的妻子女兒不至於餓肚子,你這個老糊塗!」
  「我沒有想到這麼遠!那麼我去勸哥哥吧,因為我們都相信你的……你去告訴我的天使,說我把性命獻給她了!……」
  男爵看貝特走進了飛羽街,便回家打他的惠斯特牌,當晚宿在家裡。男爵夫人快慰之極,丈夫好象恢復了家庭生活,半個月光景,他每天早上九點上衙門,下午六點回來吃飯,黃昏也在家裡跟大家一起。他帶著阿黛莉娜和奧棠絲看了兩回戲。母女倆做了三台感恩彌撒,求告上帝既然把她們的丈夫與父親送回了,但望把他永遠留在家裡。
  一天晚上,維克托蘭看見父親去睡覺了,對母親說:
  「噯,咱們多快活,爸爸回來啦;所以我跟我的女人決不愛惜我們的錢,只要這局面能維持下去……」
  「你父親快上七十了。我看出他還在想瑪奈弗太太,可是不久會忘掉的;對女人的瘋狂不象賭博、投機、或者吝嗇,它是有期限的。」(第11節)

3 貝姨 -小說在線閱讀

http://www.tianyabook.com/waiguo2005/b/baerzhake/by/index.html
上一篇[三十歲的女人]    下一篇 [夏倍上校]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