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神曲

貝雅特麗齊

  貝雅特麗齊

《神曲》中的重要出場人物之一,甚至可以說但丁是為了貝雅特麗齊而寫的神曲,在但丁的一生中,她有著十分重要的意義。《神曲》中不斷提到的這位聖女,她曾經是但丁的戀人。但丁對她的愛是一種精神上的愛情。傳說在但丁九歲的時候,見到一位小姑娘。小姑娘的名字就叫貝雅特麗齊。他第一次見到貝雅特麗齊,心中就油然地萌發出一種異樣的情感,一種愛慕之情。後來,但丁在他的詩集《新生》中曾描寫他九歲時見到貝雅特麗齊時的感情:「這個時候,藏在生命中最深處的生命之精靈,開始激烈地顫動起來,就連很微弱的脈搏里也感覺了震動。」 然而詩人對這位女子的愛並非是世俗的愛,而是一種純粹的精神上的,就像基督徒對聖母的虔誠的愛一樣。這種愛陶冶他的情操,洗滌他的靈魂,使他的心智得到一種升華。這是一種偉大的精神力量和道德力量,使他變得更純潔,更高尚。八年以後,但丁又一次在佛羅倫薩街頭(具體說是在阿爾諾河的一座橋邊)見到了貝雅特麗齊。他的心再次劇烈地跳動,感情再次受到猛烈地衝擊。關於這一次相見,有很多畫作留傳至今。但丁第二次見到貝雅特麗齊時。她穿著淺色的長裙,深褐色的襯衣,手上拿著一枝美麗的玫瑰花。但丁驚呆了,不知怎樣開口,她給他留下了一種震撼心靈的印象。後來,貝雅特麗齊嫁了人,沒過多久,在1290年就去世了。但丁感到非常悲哀,他把自己對貝雅特麗齊表示懷念的詩歌和散文串聯起來,寫了一部散文和抒情詩相揉合的作品——《新生》。在以後的很長時間裡,但丁不能靜下心來讀書和寫作,就像詩人自己在《神曲——地獄篇》第二章中通過盧齊亞之口說出的那樣:「上帝的真正的讚美者貝雅特麗齊呀,你為什麼不去救助那個那樣愛你,由於你而離開了凡庸的人群的人哪?……」但後來他終於明白,這樣下去他只會更消沉,沉迷於對貝雅特麗齊的悲哀之中,這是和他對貝雅特麗齊的愛不相稱的。他感到要振作起來,決定開始認真寫作。他要從感情的世界跳躍到哲學的世界,他要去探索人性完善的道路,去探索義大利在政治上,道德上復興的道路。他要把自己創作的成果作為禮物奉獻給他鐘愛的貝雅特麗齊。於是他開始寫作《神曲》。我們甚至可以說如果沒有他對貝雅特麗齊的真摯崇高的愛情,他是不可能寫出《神曲》的。貝雅特麗齊對但丁一生的作用是無可估量的,也正因為如此,但丁遊歷地獄。煉獄時,有一位古羅馬的詩人維吉爾作嚮導。但丁尊稱他為自己的導師,智慧的海洋。維吉爾引導但丁遊覽了地獄和煉獄,而在到達天堂的第一重天時便悄無聲息的離開了,接下來的指引者就換成了委託維吉爾救助但丁的貝雅特麗齊。通過《神曲》這樣的安排我們可以從中看出詩人在哲學的引導下憑藉理性認識罪惡,悔過自新成為一個全新的人,又通過信仰的途徑和神學的啟發認識真理,達到潔凈自身的境界的過程。同時也可以從側面感覺到貝雅特麗齊對但丁一生的影響。
但丁與貝雅特麗齊相遇

  但丁與貝雅特麗齊相遇

作為貝雅特麗齊本人來說,也許她根本就不知道但丁對她的愛有多麼深沉。因為前面已經說過,但丁對她的愛,是一種純精神上的,相當於柏拉圖式的愛情。而在《神曲》中,貝雅特麗齊在但丁的描述下成為了上帝派來的使者。對但丁來說,她就是一位真正的天使。間接的來看,貝雅特麗齊在但丁心中的地位甚至比荷馬,維吉爾等詩聖都要高。因為當但丁「迷失在人生的中路」時,是維吉爾來拯救的他。而維吉爾又說他是遵從了貝雅特麗齊的意願來引導他的,可以說在《神曲》里,貝雅特麗齊的地位僅次於那位「三位一體者」了。
上一篇[溫柔的新體]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