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哈得斯是宙斯的哥哥,在戰勝父親克洛諾斯后,負責掌管下界冥土,成為冥王。他的羅馬名字是普路同(Pluto),八大行星之外的矮行星--冥王星。他是地獄和死人的統治者,審判死人給予懲罰。他的妻子是珀耳塞福涅(Persephone),在巡視大地時搶回來的妻子。哈得斯同時是掌管財富的神,掌管地下埋藏的黃金寶石。

1希臘神話中的冥王

又稱普路同或阿伊多紐斯,克羅諾斯之子,波塞冬和宙斯的弟兄。挫敗提坦神的反抗以後,三兄弟瓜分世界,他得到的是冥府。他冷酷無情,嚴厲地懲罰罪犯,又被作為地下財寶的掌管者。他把佩爾塞福涅搶去作冥后的神話曾非常流行。

2相關信息

哈迪斯:冥王,宙斯和波塞東的大哥。負責統治地下世界。地下和陽間一樣是一個廣大的世界,蘊藏著豐富的礦物。

3管轄地

在哈迪斯巨大的宮殿中有三位審判官,他們是邁諾斯、拉達曼托斯、艾庫,他們各自專門負責審理靈魂的思想、言論、行為。還有正義女神希彌斯,她手持利劍,為每個靈魂秤善惡,如果靈魂的善多於惡就上天堂,反之則下地獄。如果是罪大惡極者會被放逐到「無間地獄」,永遠接受無間的痛苦和折磨。
地獄和陽間有一道門連著,這就是「地獄門」。這座門設在泰納斯海角附近,由一隻名叫薩貝拉斯的三頭地獄犬看守,任何人一旦進入地獄門就絕對不能重返陽間。
從地獄門到地獄底層有一條很長的路,路上經常有虛幻的幽靈來往.地獄中還有許多河流,其中一條叫科庫特斯河,是由地獄中服苦役的壞人的眼淚形成的,所以上面經常發出恐怖的哀號,因為這條河名字本身的意思就是「遠方的哭聲」。另一條叫克隆河的是去接受審判的人必須經過的,這條河的水是黑色的,水流湍急,誰也無法游過去,一名叫卡龍的船夫在此擺渡,只有乘坐他的船才能過河,但他會要一塊錢的船費,否則拒載,如果那些等待審判的人沒錢,那就必須等上一年,那時卡龍會免費接渡。所以希臘人死後,通常要在死者嘴裡放一塊錢。

4人物事迹

哈迪斯個人比較有名的事迹就是,將大地母神的愛女春之女神貝瑟芬妮用一顆石榴誘騙到了冥府,大地母神悲傷過度,從此大地一片荒蕪。在宙斯的調停下,哈迪斯答應讓貝瑟芬妮回到母親的身邊,但每年必須有3個月居住在冥府,這三個月也就是人間的冬季。

5哈得斯搶親

哈得斯做了多年冥王之後,深感寂寞難耐,希望找一個王后。他看中了姐姐得墨特耳的女兒,美麗溫柔的珀耳塞福涅,可是,哈得斯知道,談情說愛不是自己的擅長,何況一個年輕活潑的女孩子是不大可能喜歡這陰森可怖的地下世界的。於是,哈得斯決定採取一種最直接而有效的辦法。
哈得斯是宙斯的哥哥,在戰勝父親克洛諾斯后,負責掌管下界冥土,成為冥王,同時也成為了財富之神。他的羅馬名字是普路同(Pluto),八大行星之外的矮行星--冥王星。他是地獄和死人的統治者,審判死人給予懲罰。他的妻子是珀耳塞福涅(Persephone),在巡視大地時搶回來的妻子。哈得斯同時是掌管財富的神,掌管地下埋藏的黃金寶石。
在荷馬史詩中,他親自守護冥府,大英雄赫拉克勒斯想進入冥府,他站在入口處阻攔,被赫拉克勒斯所傷,不得不到奧林波斯去醫治。在羅馬,他與古代義大利的死神和冥府之神奧爾庫斯和狄斯混同。在藝術作品中,他的形象是一個坐在寶座上的強壯的成年男子,手握兩股叉或權杖,腳邊卧著三頭狗克爾柏羅斯,身旁有時站著佩爾塞福涅。
哈得斯也是希臘神話中冥府的名稱,有時亦指塔爾塔羅斯(羅馬神話中則是奧爾庫斯)。最古的神話說,它位於西方,在瀛海奧克阿諾斯的彼岸,是鬼魂居住的地方,塔爾塔羅斯則用來囚禁被推翻的提坦,有百手巨神看守。赫卡忒、埃里尼斯等妖怪也在這裡居住。根據最流行的神話,赫爾墨斯通過拉科尼亞等地的入口,把鬼魂送到冥河斯提克斯岸邊,卡戎用船將他們渡過冥河。三頭狗克爾柏羅斯守在入口,對進去的人毫不阻擋,但不允許任何人出來。
傳說只有奧爾甫斯、赫拉克勒斯、奧德修斯、埃涅阿斯等極少數英雄曾進入冥府又活著回到人世。彌諾斯、埃阿科斯和拉達曼提斯是冥府的三個判官,死者的靈魂都要接受他們的審判。阿爾戈斯王達那奧斯的女兒們因殺夫被判在冥府不停地往無底的瓮里注水,西敘福、坦塔洛斯也因罪被判在那裡受難。那裡有一條忘河,河水能使鬼魂忘掉陽世和陽世的生活。

6哈迪斯HADES(普路托)

哈迪斯是令任何人都恐懼的神,每個人都對他敬而遠之。他通常是坐在四匹黑馬拉的戰車裡,手持雙叉戟,無論前面有任何障礙他都將剷除。如果他走入陽界那必然是帶領犧牲者的靈魂去冥府,或是檢查是否有陽光從地縫射進黃泉。
哈迪斯把地獄的事處理的井井有條,紀律嚴明;他生性殘忍,毫無惻隱之心,但公正無私,是一個令人敬畏的神。
在一個陽光明媚的日子裡,珀耳塞福涅和女伴們在一個鮮花盛開的山谷中嬉鬧。正玩地開心之時,天空烏雲密布,遮住了太陽,天色頓時大暗,突然間,大地裂成兩邊,從中駛出一輛由四匹黑馬拉著的大車,駕車人身披黑色長袍,長發濃須,正是冥王哈得斯本人。珀耳塞福涅和她的夥伴們都驚得目瞪口呆,哈得斯趁機一把將珀耳塞福涅報上車,在陽光逐散烏雲之前回到了地下,一切又恢復了原樣。
得墨忒耳很快得到了女兒失蹤的消息,她豈能善罷甘休,於是踏上了尋找女兒的漫漫長路。有關得墨忒耳尋女的詳細故事,請見《諸神本紀.得墨特耳》。
上一篇[金哲奎]    下一篇 [記得·我們有約]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