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貨幣失衡是同貨幣均衡相對應的概念,又稱貨幣供求的非均衡,是指在貨幣流通過程中,貨幣供給偏離貨幣需求,從而使二者之間不相適應的貨幣流通狀態。

1貨幣失衡的含義

貨幣失衡

  貨幣失衡

貨幣失衡是同貨幣均衡相對應的概念,又稱貨幣供求的非均衡,是指在貨幣流通過程中,貨幣供給偏離貨幣需求,從而使二者之間不相適應的貨幣流通狀態。其基本存在條件可以表示為:Md≠Ms。

2貨幣失衡的類型

貨幣失衡主要有兩大類型:總量性貨幣失衡和結構性貨幣失衡。
結構性貨幣失衡
結構性貨幣失衡是另一大類貨幣失衡,主要發生在發展中國家,是指在貨幣供給與需求總量大體一致的總量均衡條件下,貨幣供給結構與對應的貨幣需求結構不相適應。結構性貨幣失衡往往表現為短缺與滯留並存,經濟運行中的部分商品、生產要素供過於求,另一部分又求過於供。其原因在於社會經濟結構的不合理。因此,結構性貨幣失衡必須通過經濟結構調整加以解決,而經濟結構的剛性往往又使其成為一個長期的問題。
均衡的利率水平
所謂均衡的利率水平是指在貨幣供給既定的條件下,貨幣需求正好等於貨幣供給時的利息率。均衡利率是貨幣均衡的重要條件。
均衡利率水平的形成是由貨幣供求的條件決定的。貨幣供不應求,利率上升;貨幣供過於求,利率下降。同樣的道理,適當調節利率水平,就可以有效地調節貨幣供求,使其處於均衡狀態。例如,當貨幣需求大於貨幣供給時,適當提高利率水平,可減少貨幣需求。當貨幣需求小於貨幣供給時,適當降低利率水平,以刺激投資並增加國民收入。而收入水平的提高,將增加對貨幣的需求,從而使貨幣供求處於均衡狀態。

均衡的國民收支

一定時期內的國民收入經過企業的初次分配之後,還要經過財政和銀行的再分配,最終形成積累基金和消費基金。只要這兩部分基金形成的國民支出與同期國民收入均衡,貨幣供求就處於均衡狀態。

3解決政策

1.加強匯率彈性,進一步完善匯率形成的市場機制。擴大匯率浮動區間,利用市場機制調節外匯市場供求,擺脫為了維持匯率穩定而被動地大量增發基礎貨幣,避免人民幣升值壓力的貨幣化。加快強制結售匯制向自願結售匯制轉變,放寬對企業和個人外匯交易需求的限制,支持國內企業走出去,逐步緩解人民幣升值壓力。在人民幣匯參考的一籃子貨幣中,適當減少美元成分,增加歐元、英鎊、日元等貨幣比重,將未來以市場為基礎的均衡匯率與世界多元化經濟體聯繫在一起。
2.加強對外資流入資產市場的監測和管理。繼續加強對房地產市場的調控,切實貫徹執行規範外資流入房地產的各項政策措施,加大打擊房地產投機和炒作的力度,防止房地產價格的反彈和泡沫的滋長。同時,在加大證券市場對外開放力度的同時,加強對外資投資中國證券市場的管理和監測,建立相應的預警機制和體系。嚴格限制短期投機性資金的流入,對投機資金進入房地產、證券等行業的投機行為課以高額交易稅,以擠壓投機獲利空間。
3.高度關注潛在的通貨膨脹壓力。央行要高度關注中國經濟不斷積累通貨膨脹的壓力,採取有效措施回收商業銀行的流動性。在 科學 分析CPI指數的同時,更多的關注房地產價格、股票價格、大宗生產資料價格的上漲情況,跟蹤監測資產價格向消費價格的傳遞,在貨幣調控中處理好商品價格和資產價格之間的關係,避免通貨膨脹對經濟造成不良 影響 。
4.合理估計資本外流可能產生的金融風險。隨著人民幣升值壓力的逐步消除,國外資金可能獲利撤出國內市場,給中國的房地產市場和證券市場帶來較大的衝擊。因此,我們要在加強對國外投機資金流入資產市場管理的同時,逐步增強外匯儲備的穩定性,適當控制債務性外匯儲備,提高債權性外匯儲備的比重,避免未來資本外流可能產生的金融風險。

4政策效果

從匯率變動的效果看,儘管人民幣處在一個不斷的升值過程之中,而且自去年下半年以來升值速度明顯加快,人民幣匯率屢創新高,但貿易順差不減反增,匯率對抑制貿易順差增加的作用十分有限。道理很簡單:中國貿易順差的變動,主要受制於出口商品的結構和價格、國際市場需求、出口管理政策等多方面因素。相形之下,匯率只是一個影響不甚重要的變數指標。
就利率政策的實施效果看,中國去年6次上調存貸款基準利率,而美國則連續多次降息,中美之間的利差進一步拉大,這實際上起到了刺激「熱錢」進入的效果。而且,由於提高利率會進一步吸引「熱錢」進入,客觀上增大了人民幣匯率上升壓力,使得央行在利率政策的選擇上經常處於兩難境地。
至於「對沖」操作的政策效果,也很難令人滿意。這是因為:其一,如果說前幾種政策調節是事前調節的話,「對沖」操作則是一種不得已而為之的事後調控,即在巨額貿易順差和外匯儲備已經形成后採取的調控措施,其旨在弱化外部失衡的消極後果,對從根本上減少貿易順差,抑制外匯儲備過快增長,是力所不及的。其二,這是一種缺乏主動性的被動調控。央行「對沖」操作時間的把握和「對沖」操作規模的確定,都以順差結匯的時間和數量為依據,這限制了央行政策調控的空間,使央行的政策操作處實際上處於被動應對的境地。其三,這是一種成本較高且具有「互逆效應」的調控。作為央行「對沖」操作籌碼的央行票據的發行成本,每年都以百億元人民幣計。或許更令人憂慮的,是「對沖」本身具有的「互逆效應」,使「對沖」的客觀效果與政策調控者的預想反差很大,甚至可能出現南轅北轍的結果。比如,「對沖」規模的持續擴大,會導致貨幣市場利率上升,進而推高利率總水平,而在人民幣存在很強升值預期的情況下,又會刺激海外「熱錢」大量流入,引致外匯儲備迅速增加,加劇外部失衡,從而使「對沖」效果與央行的調控初衷截然相反。
為什麼貨幣政策對緩解外部失衡的效果不盡如人意?箇中原因其實並不複雜。貨幣政策以調控貨幣供應量為己任,作用範圍主要是貨幣信用領域,直接調控對象是商業銀行一類的金融機構,其主要影響金融微觀主體的金融行為,而巨額貿易順差生成於實體經濟部門,現有的緩解外部失衡的貨幣政策調控措施,對出口企業的行為並不能施加有效的影響。於是,這種「治標不治本」的政策調控效果被打折扣也就成了順理成章的事情。
上一篇[濕熱條辨]    下一篇 [貨幣沖銷]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