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王公貴人;2.對居上公貴位者的尊稱;3.特指三國魏高貴鄉公曹髦;4.出自呂氏春秋-貴公。

1釋義

居上公貴位者的尊稱
《晉書·張重華傳》:「若今便以貴公為王者,設貴公以 河 右之眾,南平 巴 蜀 ,東掃 趙 魏 ,修復舊都,以迎天子,天子復以何爵何位可以加賞。
出自呂氏春秋-貴公
呂氏春秋-貴公,細解如下。

2文言文

[注]
①伯禽:周公之子,被封到魯,成為魯國的第一位國君。②利而勿利也:意為「(為政時要)利民而不要利己」。③夷吾:管仲,名夷吾。桓公時為齊相,幫助桓公成為春秋五霸之首。④上志而下求:意為「對高於自己的人總想努力趕上,對不如自己的人則勸勉不息」。

3譯文

從前,古代聖王治理天下,必定把公心擺在第一位,只要出於公心,天下就太平了。太平是由公心得來的。
(周公的兒子)伯禽(封為魯國國君),將要赴任時,(向父親)請教用來治理魯國的方略,周公說:「(為政要考慮)利民而不要(只考慮)利己。」楚人遺失了弓箭卻不肯去尋找,他說:「楚國人遺失了弓箭,(必是)楚國人得到它,又何必去找它呢?」孔子聽到這話,說:「去掉『荊楚』這一國別就好了。」老聃聽到孔子的話,說:「去掉『人』這一限制就好了。」所以說老聃才是最具有公心的人。天地夠偉大了,生育了萬物,而不把它們作為自己的子女;使萬物生長,而不把它們據為己有,萬物都蒙受天地的恩澤,享受天地的利益,卻不知道這些是從哪裡來的。這就是三皇五帝的德政。
管仲得了重病,齊桓公去問候他,說:「仲父您的病,更加沉重了,國內百姓都已經無法避諱這件事,我將把國家託付給誰呢?」
管仲回答說:「以前我盡心竭力,還不能知道可以託付國家的人選,如今重病,命在旦夕,我怎麼能說得出呢?」 齊桓公說:「這是國家大事,希望仲父您指點我啊。」
管仲恭敬地回答,說:「您打算讓誰擔任宰相呢?」 齊桓公說;「鮑叔牙可以嗎?」
管仲回答說:「不行。我和鮑叔牙交情很好,鮑叔牙的為人清正廉潔,剛直不阿,看到不像自己(那樣正直)的人,便不去接近人家;一旦聽到別人的過錯,一輩子也不能忘記。」齊桓公說:「不得已的話,那麼隰朋可以嗎?」管仲回答說:「隰朋的為人,對勝過自己的人賢人追羨不已,對趕不上自己的人則勸勉不息,(常常)以自己趕不上黃帝為羞愧,對趕不上自己的人表示同情;他對於國政,細枝末節不去過問;他對於事物,分外的不去了解;對於人,不刻意去找小毛病。一定要我推薦宰相人選的話,那麼隰朋是合適的。」一國的宰相,可是個大官。當大官的人,不要只看小事,不要耍小聰明。所以說大工匠只注意總體設計,而不親自揮斧弄鑿;大廚師只著意調和五味,而不親自撥弄鍋碗瓢盞;大勇士只指揮戰鬥,而不親自臨陣鬥毆,正義的軍隊只征討叛逆而不騷擾百姓。齊桓公厲行公正;摒棄個人愛憎,重用(同自己有仇的)的管仲,終成五霸之首;而齊桓公徇私情呵護自己所愛,任用諂諛之人豎刀,以至死後屍身腐爛得蛆都爬了出來還不得下葬。
人小的時候愚笨,長大了就有了智慧。所以,聰明了卻用私情,還不如愚笨卻出以公心。天天喝醉了還想穿戴整齊,利欲熏心還想出以公道,貪婪暴戾還想成就王道,就是舜都不能做到。(何況凡人呢!)
上一篇[名實觀]    下一篇 [順民]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