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概述

由於歷史的、政治的因素,中國人對於貴族的認識一直存在兩個誤區:一是,非富不貴;二是,成為貶義詞。孔子說:「富與貴,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處也(《論語·里仁》)」。可見富與貴並無絕對的關聯,即有富而不貴者,所謂「為富不仁」。至於如何不富而貴?陳獨秀是這麼說的,「有獨立心而勇敢者曰貴族道德」(《敬告青年》)。
所以,「貴族」可以是中文詞典里解釋的「世襲的統治階級」,「貴族精神」卻並不必然地為「貴族」所壟斷。至少可以不媚、不嬌、不乞、不憐吧?也許還可以有紳士風度、人文關懷、獨立精神和平等意識吧?
貴族精神的對立項不是平民文學,不是國民文學,貴族精神的對立項是奴才精神,是流氓精神,痞子精神,而不是平民精神,這是很大的概念的錯位。我們這個平民,平民很多都有貴族精神的。像《紅樓夢》裡面的那個晴雯。

2特點

「貴族」是具有豐富人文內涵的一種特指,最早的貴族起源於歐洲,作為一種歷史文化傳統,貴族不僅意味著一種地位和頭銜,也意味著社會行為準則和價值標準,一種我們稱之為「貴族精神」的東西。貴族同時也是一種生活方式。
貴族精神的第一個特點是騎士精神,勇敢尚武,光明磊落,尊重女性並延及孺弱。
貴族精神的第二個特點是強烈的主人意識和社會責任感。
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特里莎修女出身富裕家庭,曾任修道院院長,而她赤腳走進印度社會的底層,一生都在奮力拯救那些在貧窮和苦難中掙扎的平民。貴族精神中的社會責任主要元素其實就是平民意識,「俯身而下」,對弱勢群體的同情和關懷。
沒有貴族,何來貴族精神?
還有個說法是,早在戰國後期,貴族就已經在中國的歷史舞台上沒落,貴族精神也在那時被淡忘,取而代之的是只是自我束縛、附庸風雅。最有力的證據就是屈原,這位因為投江而偉大的詩人,就是因為其所代表的貴族權利、地位的衰落而自殺的。
春秋戰國各個諸侯之間的縱橫捭闔,其實多半還是貴族之間的活動,他們之所以能夠擁有如此強大的影響力,更多時候不僅僅是實力,還有道德感召力的影響,這是一種貴族與貴族之間道德的論戰,更是對貴族精神中勇敢、智慧、尊嚴與使命的捍衛。他們的鏗鏘有力的說辭,義無反顧的舉動,讓人平生許多敬佩。屈原投江是貴族影響力衰落,孤獨的貴族階層以高姿態結束自我也不願與世俗同流合污的寫照。直至民間知識分子崛起,與貴族爭奪國家主導權力,從而君權從中漁利,獲得高高在上的權力,至此,中國文化成為了中央集權下的世俗文化,延續近千年。
貴族的預設使得文化上沒有準則,缺乏行為榜樣。無論秦漢,都加強了君權的影響力,平民士大夫成為君權的附庸,而貴族權力由於制度上的無法保證,失去了對國家的影響力。更重要的是貴族精神的缺失。任何一個王朝崛起都是來自「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的農民階層,無論是思想還是行為,都難以達到一種應有的高度,附庸風雅也是必然而慣常的做法,過猶不及,皇宮成了奢靡淫逸的孳生場所。皇族缺乏制約,而知識分子階層卻始終不能左右國家文化,或者說不能自主地深刻反思。所有思想處於嚴密監控之下,這樣的文化帶著根深蒂固的不自知與缺乏自我反省能力。這樣一個缺乏貴族根基、缺乏自省的民族文化,何來貴族精神的傳承?

3精神原則

原則精神
就是說一方面我們要強調自尊,強調個人的自由意志,強調個人的尊嚴,但是貴族他知道,我們是生活在社會裡面的,人與人是相關的,既尊重我們自己,還要尊重別人,所以我們跟別人的關係當中要講規則,講原則,要講遊戲規則,這是貴族非常重要的一個精神。
所以決鬥的時候,比如說我們20米內,你拿著手槍,我拿著手槍,到有一個人倒下為止,一個人死為止,但是你不可以違背規則,你一旦違背規則,首先你就是失敗者了,所以要嚴格遵守規則。

低調精神

凡是貴族,他的精神裡面一定是低調的,這個低調是什麼?就是自尊,自立之外,還要有個自明,貴族雖然擁有財富,擁有土地,有錢,但是他自明,因為他有比較高的學養跟修養,知道世界有多大,歷史有多長,我們自己的位置,個人的位置,有限性在什麼地方,他自己知道,所以不敢唱高調。

4精神支柱

一是文化的教養,抵禦物慾主義的誘惑,不以享樂為人生目的,培育高貴的道德情操與文化精神。
二是社會的擔當,作為社會精英,嚴於自律,珍惜榮譽,扶助弱勢群體,擔當起社區與國家的責任。
三是自由的靈魂,有獨立的意志,在權力與金錢面前敢於說不。而且具有知性與道德的自主性,能夠超越時尚與潮流,不為政治強權與多數人的意見所奴役。
上一篇[商務旅館]    下一篇 [瑪律]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