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即元定宗,簡平皇帝,元太宗長子。曾隨諸王伐金。西征中亦立戰功。太宗死時,立皇孫失烈門為嗣,其母乃馬真不從,遂稱制於和林,史稱\\\"乃馬真氏稱制\\\"。公元1206年七月,乃馬真氏集會諸王,奉貴由為大汗。貴由即位時年已41歲,但政權仍由其母乃馬真氏和中書右金相鎮海所左右,政令皆亂。諸王各自盤剝一方、魚肉百姓。民怨四起,元初開創的穩定局面盡遭破壞。公元1248年三月,定宗卒,皇后海速失欲再立失烈門聽政,諸親王多反對,朝內爭訟不已,乃至三年無君,國內混亂不堪。定宗死異起輦谷。謚曰定宗簡平皇帝。

定宗孛兒只斤貴由(公元1206-1248年),窩闊台的長其母乃馬真氏(窩闊台的昭慈皇后)。窩闊台於公元1241年11月病死後,由乃馬真氏稱制4年。公元1246年,乃馬真氏還政於孛兒只斤貴由。貴由繼窩闊台後為大蒙古帝國第三代大汗,公元1246-1248年在位,計3年。 
          公元1235年,窩闊台決定征討欽察、俄羅斯等未服諸國,授命朮赤的次子拔都統兵遠征,貴由隨軍出征。同時,貴由還與堂弟蒙哥在高加索山地區用兵,其戰績卓著。公元1241年年底,窩闊台病死前下詔命貴由班師返回蒙古本土,貴由正在途中,窩闊台已病亡。窩闊台的孫子失烈門(一說是窩闊台幼子)因年幼而無能力管理國事,於是乃馬真氏就自行於公元1242年春稱制。 
          乃馬真氏為何要稱制,這裡有其原因。窩闊台生前與其長子貴由之間關係不很融洽,故不想讓貴由繼他汗位。而窩闊台最寵愛的是貴由的三弟闊出,並讓其繼位。可是闊出卻在公元1236年侵宋軍中死去,窩闊台悲痛萬分,想讓闊出的長子失烈門作為他的繼承人。窩闊台一死,乃馬真氏脫列哥那袒護貴由,決定等貴由回來後繼汗位。此時,成吉思汗的幼弟斡赤斤欲奪汗位,便率兵開赴都城。乃馬真氏立即遣使詰問他,斡赤斤只得引兵退回駐地。按照蒙古習俗,汗位的繼承人還要經過忽勒台(諸王大會)選舉決定。乃馬真氏便召集各宗王和將領赴都城和林(今蒙古人民共和國鄂爾渾河上游哈爾和林)參加忽勒台推選新汗。當時在諸王、貴戚中,西征軍統帥拔都威望最高,可是他與貴由不和,因而反對貴由出任大汗,以患病作推辭,拒不赴會,致使忽勒台不能如期舉行,因此只得由乃馬真氏攝政。到公元1246年秋天,拔都才派其弟別兒哥代他出席忽勒台大會。由於乃馬真氏的力爭,大會達成協議,推舉貴由為新的大汗。     
          乃馬真氏稱制后,回回商人奧都剌合蠻和波斯女巫師法提瑪等人獲得了寵信,她讓他們自擬法令施行。而對推行,「漢法』』的耶律楚材加以排斥,因而致使內政敗壞,法度紊亂,民力睏乏。乃馬真氏稱制期間曾發兵進攻南宋的兩淮等地。 
          貴由即位后不久,乃馬真氏就病死。貴由就開始著手整飭朝政。首先他授命皇弟蒙哥(拖雷之子)和斡兒答(朮赤之子)調查斡赤斤圖謀汗位之事,並處死了斡赤斤及其一些官員:其次,貴由殺死了其母寵信的奧都剌合蠻,將女巫法提瑪沉入水中;又開始起用被其母罷免的官員。 
          大蒙古帝國內部矛盾也日益尖銳突出,貴由登基后,便插手察合台家族內政,蔡合台原來被成吉思汗受封於中亞地區(察合台汗國),察合台臨終時曾遺言封地由其長孫哈剌旭烈繼承,亦得到過窩闊台的認可。可是察合台的兒子也速蒙哥因與貴由關係密切,便在貴由上台後迫使哈剌旭烈讓位於也速蒙哥。這引起了哈剌旭烈的不滿。同時,貴由與堂弟拔都早在西征中就不和,後來拔都又反對貴由繼大汗之位,因而雙方結下了冤讎。公元1247年秋,貴.由任命野里知帶為征西軍統帥,率兵西進,統轄波斯地區,藉機便與拔都相抗衡。第二年春,貴由以都城和林氣候不好,葉密力的水土有利他養病為借口,親率大軍離開和林而西進。此時,拖雷之妻唆魯和帖尼察覺貴由此舉后,秘密通報拔都,拔都獲悉后就整軍待戰。公元1248年3月,貴由在葉密力以東(今新疆青河東南)途中突然病死(一說是貴由已到了氣候宜人的葉密爾河畔的橫相乙兒,並在那裡居住下來,不久,因患有手腳痙攣症病死在該地),從而避免了一場皇室內部的爭戰。    
          貴由與其父窩闊台一樣,大肆地賞賜,他下令打開府庫,以金銀財寶分賞諸王、貴戚、大臣等。僅一次就花費7萬錠,以此揮霍,企圖宣揚自己的名聲超過其父。可是事實上,他的業績遠不及他父親和祖父。 
          貴由即位后沉溺於酒色,從而使身體日益虛弱,他統治的二年中,就常因病而不能親自料理政務,重大事情只得委付親信林臣鎮海、合答裁決。因此,當時一直未改變「法度不一,內外離心」的日益衰腐的局面。貴由有3個兒子,他生前曾與諸王、貴戚約定,死後其汗位應由他的子孫繼承,但他死後,諸王、貴戚們並未按照他的話去做,相反卻在拔都提議下,拖雷的兒子蒙哥登上了汗位。 
          貴由終年43歲,死後葬於起輦谷(一說葬在生前的封地葉密力),廟號定宗,迫謚為簡平皇帝。

1 貴由汗 -生平


他早年參加征伐金朝,俘虜了其親王。又曾經和拔都西征歐洲。1246年8月24日至1248年4月在位,在位僅一年零八個月後因病駕崩(一說被毒殺)。
1241年12月11日,窩闊台去世,汗位虛懸,貴由的母親乃馬真脫列哥那稱制,法紀混亂,很多宗王貴族濫發牌符征斂財物,唯有拖雷家族沒有這樣做,贏得了聲譽。乃馬真后欲立長子貴由為大汗,拔都與貴由不和,一直不肯參加選汗大會,後來,成吉思汗幼弟鐵木哥斡赤斤也領兵來爭位,帝國面臨汗位爭奪戰和混亂的危險。拖雷的遺孀唆魯禾帖尼決定率諸子參加忽里勒台大會,元定宗元年七月十二日(1246年8月24日),宗王大臣們擁立貴由登基,貴由成為大蒙古國皇帝[2][3](蒙古帝國大汗),「全體宗王們脫帽,解開寬腰帶,把貴由扶上金王位,以汗號稱呼他,到會者對新君九拜表示歸順,在帳外的藩王及外國使臣等也同時跪拜稱賀。」[5]
貴由登基后,很有一番作為,《新元史》記載:「帝嚴重有威,在位未久,不及設拖。昭慈皇后稱制時,君權下替。帝既立,政柄復歸於上。然好酒色,手足有拘攣疾,嘗以疾不視事,委鎮海、喀達克二人裁決焉。」
[編輯]和羅馬教皇的交往

貴由在位期間,和羅馬教皇有交往。貴由信奉景教[來源請求],若望·柏郎嘉賓奉教皇英諾森四世派遣,1245年4月16日從法國里昂出發,途經神聖羅馬帝國、波蘭王國和基輔羅斯等國(他於1246年2月3日離開基輔)。1246年4月4日,他在伏爾加河下游的薩萊(今伏爾加河下游阿斯特拉罕附近)受到欽察汗拔都的接見。拔都派他去蒙古草原見大汗,他經過訛答刺、伊犁河下游、葉密立河—翻越阿爾泰山,向東抵達蒙古草原。
1246年7月22日,他抵達距離哈拉和林只有半天路程的地方,選舉大汗的忽里勒台大會正在此召開。他目睹了1246年8月24日貴由的當選,並留下了對貴由的生動描述:「在他當選時,約有四十,最多四十五歲。他是中等身材,非常聰明.極為精明,舉止極為嚴肅莊重。從來沒有看見他放聲大笑,或者是尋歡作樂。」[5] 但是他未能說服貴由皈依天主教,得到貴由的回信后,於1246年11月13日離開蒙古草原,向西踏上歸途,經伏爾加河下游的拔都駐地返回西方,1247年9月5日他到達拔都駐地,又經基輔返回西方。
[編輯]涼州會盟與吐蕃歸附

1247年,吐蕃諸部宗教界領袖薩迦班智達·貢嘎堅贊(簡稱薩班)同大蒙古國皇子西涼王闊端(貴由之弟,窩闊台之子,成吉思汗之孫)在涼州(今中國甘肅武威市)議定了吐蕃歸附的條件,其中包括呈獻圖冊,交納貢物,接受派官設治,吐蕃地區納入大蒙古國(蒙古帝國)治下,史稱「涼州會盟」。[6][7][8]
[編輯]

2 貴由汗 -窩闊台家族的衰落




1246年 貴由致英諾森四世的信件
根據《元史》記載,1248年農曆三月(1248年4月),他死在伊塞克湖與伊犁河之間一個名為阿拉套的地方,距離別失八里一天路程。
1248年農曆三月貴由去世后,由皇后斡兀立海迷失臨朝稱制,由於貴由與拔都早年不和,拔都拒絕奔喪。為了對抗窩闊台家族,拔都以長支宗王的身份遣使邀請宗王、大臣到他在中亞草原的駐地召開忽里台,商議推舉新大汗。窩闊台系和察合台系的宗王們多數拒絕前往,貴由皇后斡兀立海迷失只派大臣八剌為代表到會。唆魯禾帖尼則命長子蒙哥率諸弟及家臣應召前往。
1250年,庫力台大會在中亞地區拔都的駐地召開,拔都在會上極力稱讚蒙哥能力出眾,又有西征大功,應當即位,並指出貴由之立違背了窩闊台遺命(窩闊台遺命失烈門即位),窩闊台後人無繼承汗位的資格。大會通過了拔都的提議,推舉蒙哥為大汗。窩闊台、察合台兩家據不承認,唆魯禾帖尼和蒙哥又遣使邀集各支宗王到斡難河畔召開忽里台,拔都派其弟別兒哥率大軍隨同蒙哥前往斡難河畔,但窩闊台、察合台兩家很多宗王仍不肯應召,大會拖延了很長時間。
由於蒙哥的母親唆魯禾帖尼的威望甚高,並且善於籠絡宗王貴族,多數宗王大臣最終應召前來,1251年農曆六月在蒙古草原斡難河畔舉行庫力台大會,元憲宗元年農曆六月十一日(1251年7月1日),宗王大臣們共同擁戴蒙哥即大汗位。此後,為了鞏固汗位,唆魯禾帖尼在鎮壓反對者時毫不留情,並親自下令處死貴由的皇后斡兀立海迷失。
自此汗位繼承,便由窩闊台家族轉移到了拖雷家族,皇族內部的分裂,為後來大蒙古國的徹底分裂,埋下伏筆。
[編輯]

3 貴由汗 -家庭


[編輯]妻妾
元妃烏兀兒黑迷失,姓蔑兒乞氏,貴由稱帝前的元妃,卒年不詳
三皇后海迷失,1266年元世祖忽必烈上謚號欽淑皇后
乃蠻真皇后(窩闊台六皇后朵列格捏之妹)
[編輯]兒子
長子 忽察太子,子完者也不幹
次子 腦忽太子,無子
三子 禾忽大王,子禿魯,1272年元世祖封為南平王,賜龜紐銀印
[編輯]女兒
趙國公主 葉里迷失,下嫁君不花
公主 巴巴哈爾,下嫁火赤哈爾的斤
[編輯]

4 貴由汗 -相關史料


《史集》,蒙古帝國伊兒汗國史學家拉施特撰寫。
《世界征服者史》,蒙古帝國伊兒汗國史學家志費尼撰寫。
《元史·定宗本紀》,明朝官修正史
《新元史·定宗本紀》,民國官修正史
《續資治通鑒》,清朝史學家畢沅撰寫。
《元史類編》,清朝史學家邵遠平撰寫。
《元史新編》,清朝史學家魏源撰寫。
《元書》,清朝史學家曾廉撰寫。
《蒙兀兒史記》,清末民初史學家屠寄撰寫。
[編輯]

5 貴由汗 -評價


明朝官修正史《元史》宋濂等的評價是:「三年戊申春三月,帝崩於橫相乙兒之地。……是歲大旱,河水盡涸,野草自焚,牛馬十死八九,人不聊生。諸王及各部又遣使於燕京迤南諸郡,徵求貨財、弓矢、鞍轡之物,或於西域回鶻索取珠璣,或於海東樓取鷹鶻,馹騎絡繹,晝夜不絕,民力益困。然自壬寅以來,法度不一,內外離心,而太宗之政衰矣。」[9]
清朝史學家畢沅《續資治通鑒》的評價是:「自太宗皇后稱制以來,法度不一,內外離心。至是國內大旱,河內盡涸,野草自焚,牛馬死者十八九,人不聊生。諸王及各部,又遣使於諸郡徵求貨財,或於西蕃、回鶻索取珠璣,或於東海搜取鷹、鶻、驛騎絡繹,晝夜不絕,民力益困。皇后立庫春子實勒們聽政,諸王大臣多不服。」[10]
清朝史學家魏源《元史新編》的評價是:「連歲大旱,河水盡涸,野草自焚,牛馬十死八九,人不聊生。諸王及各部又遣使於燕京迤南諸郡,徵求貨財,或於西域、回鶻索取珠璣,或於海東搜取鷹鶻,驛騎不絕,內外離心,故無可紀。然自太祖崩后,拖雷監國者一年,太宗崩后,六皇后稱制者四年,定宗之後,皇后臨朝者又幾四年,前後凡九載無君而國不亂,卒能創業垂統,上並漢、唐者,則皆宗王宿將維持拱衛,根干蟠據之力。」[11]
清朝史學家曾廉《元書》的評價是:「論曰:定宗之世,事多缺漏,而前史曰:『 帝崩之歲大旱,河水盡涸,野草自焚,牛馬十死八九,人不聊生。諸王及各部又遣使於燕京迤南諸部,徵求貨財、弓矢、鞍轡,或於西域回鶻索取珠璣,海東索取鷹鶻,驛騎絡繹,晝夜不絕,民力益困。然自壬寅以來,法度不一,內外離心,而太宗之政衰矣。』其言壬寅,蓋以昭慈皇后稱制時言之也。夫定宗即位時,年四十矣,而不能輯諸王侯大將,紀解威褻,此太宗之不謀付以匕圖者乎?然在於漢亦孝惠之亞也。惟無良臣為之輔弼,而宗藩黨羽遂成,以奪皇阼。炎異之叢,興其足信耶?而失烈門則太宗遺詔所立也。前史復曰:定宗崩后,三歲無君。蒙哥之黨之不欲以為君,非蒙古之無君也。竄之北陲,並逐太宗皇后而弒定宗皇后,可不謂之逆哉!自是而太宗子孫亦不欲以蒙哥兄弟為君,逮於海都,而中原震矣。」[12]
民國史學家屠寄《蒙兀兒史記》的評價是:「汗嚴重有威,臨御未久,不及設施,惟乃蠻真可敦稱制時,威福下移,汗既親政,綱紀粗立,君權復尊,自幼多疾,成吉思汗嘗命亦魯王之祖忽魯扎克為之主膳。中年性好酒色,手足有拘攣之病,在位之日,常以疾不視事,事多決於大臣鎮海、合答二人云。」[13]
民國官修正史《新元史》柯劭忞的評價是:「史臣曰:定宗誅奧部拉合蠻,用鎮海、耶律鑄,賞罰之明,非太宗所及。又乃馬真皇后之弊政,皆為帝所鏟革。舊史不詳考其事,謂前人之業自帝而衰,誣莫其矣。」 [14]


上一篇[地上芽植物]    下一篇 [一朵金花]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