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費仲是中國上古的一個人物,生於現在的明光市女山湖鎮。

1 費仲 -人物介紹

  姓費名中,亦作仲, 《封神演義》中的小說角色,書中寫他是商朝末年奸臣。在紂王身邊雖忠臣不乏,但一國之敗常小人一二足以,紂王任其玩弄朝政,最後商亡,被處斬首,為平衡天上各職之神,費仲被領為邪惡之星,職歪曲、詭辯、惡性。費中算是妲己的舅舅,商紂王的嬖臣。在姜子牙封神時被封為「勾絞星」。

2 費仲 -史書記載

  《史記.殷本紀》記載:「費中善諛,好利,殷人弗親」。在《史記·周本紀》中記有西方崇國的君侯曾向殷紂王告發「西伯積善累德,諸侯皆向之,將不利於帝」。商紂王得知,「乃囚西伯於里」。西伯昌之臣閎夭買通了費中,給商紂王獻上了「有莘氏美女,驪戎之文馬,有熊九駟,他奇怪物」。商紂王非常高興,說「此一物(按:指有莘氏美女)足以釋西伯,況其多乎!」於是釋放了西伯,並「賜以弓矢斧鉞,使西伯得征伐」。幾年後,西伯伐滅了崇國,並「作豐邑」,把都城從岐遷到了豐。

3 費仲 -相關影視形象

  牛星波 飾 費仲(傅藝偉版《封神榜》)
費仲影視形象

  姚雲舜 飾 費仲(范冰冰版《封神榜之鳳鳴岐山》)

4 費仲 -評價

  費仲可說是一個奸臣,詭計多端,施計廢除姜皇后,為自己謀得高官厚祿,最後商亡,被處斬首,這或許就是一個奸臣的歸宿。
  你總是有許多的想法,思想新穎,出謀劃策的事最有一手。你做起事來很是盡職,加上見識不凡,總是有著自己獨到的一面。在費仲獻計廢除姜皇后的計謀后,妲己聽了大喜,最後終於將姜皇后給廢除了。費仲的心高氣傲,總是顯現出幾分邪氣,為了自己的前途,寧可碰得頭破血流,也絕對相信自己,所以最後的下場只能用死來贖罪。
  廉貞星自視過高,逞強好勝。不過,在多元化的現代,廉貞的行動力和意志力是很有發揮空間的,需要加強的則是耐力及識別是非,自然會有所表現。

5 費仲 -費仲與廉貞星

廉貞星簡介

  封神榜中,紂王身邊的大奸臣費仲,在紫微斗數里代表「生殺」之星耀。廉貞星由來

  在紂王身邊雖忠臣不乏,但一國之敗常小人一二足以,紂王任其玩弄朝政,最後商亡,被處斬首,為平衡天上各職之神,費仲被領為邪惡之星,職歪曲、詭辯、惡性。廉貞星

  (1)主星特質
  廉貞,屬木、火,北斗第五星,化氣為囚 星,為官祿主,喜入官祿宮,在身命,為次桃花。配丁干,取象為偏財,司小腸經,主躁烈。 驗證點:眉骨高聳,前額突出。
  (2)主星簡介
  廉貞屬丁火,象陰,北斗第五星。在數司品職權令、掌刑獄法律(廟旺或逢吉時),化氣為囚(陷地或逢凶時),在官祿為官祿主,政治星,事業星,有威權,多帶政治的色彩。凶則代表受約束、歪曲、邪惡、糾紛、是非,為小人星。在命身為次桃花(多為精神桃花),逢紫微執威權,遇七殺則顯武功,遇祿存主大富,遇文昌好禮樂。主紅色,生女。廉貞代表血液、精密儀器、電器、電腦。代表人物:費仲。
  斗數中,星曜為陽剛者顯貴而理智,陰柔者主富而重感情。廉貞是較易受它星影響的星曜,好壞變化不定。廉貞本質表現為陽剛,尤其逢紫殺時更具陽剛性,遇祿存可調和而能陰陽相濟。總觀廉貞與其它主星的組合,多為陽剛者,故一般宜得陰柔之星來調和,如府相祿存化祿六吉星等,不宜見煞忌來增陽剛性。
  廉貞與貪狼比較,兩者都有桃花,但貪狼為肉慾型,較不能自制,會不擇手段,感情上偏向物質,比較現實,多帶酒色財氣;廉貞為精神型,較理智,能自制,較注重精神感受,較高雅,且是情慾而非物慾,情感很深、激烈而埋在心裡,造成的傷害很持久。兩者都有賭性,貪狼貪心自私;廉貞較豪氣,少自私。
  看廉貞的組合好壞就看是增感情還是增理智,一般逢踏實正氣及空虛的星曜增理智,逢情感性和桃花惡煞等星曜增感情。若與桃花星同宮,則會轉變為男女感情,這時則有可能有實質性的肉慾桃花行動。
  廉貞較喜入六親宮,主感情深厚,但忌入夫妻宮,易分離。

6 費仲 -其他內容

  關於唐代費仲的歷史故事
  唐代,招義縣(今明光市女山湖鎮)有個人叫胡洪,入贅在街南頭豆腐坊汪家為婿。這胡洪長得是一表人材、人高馬大、寬頭大臉,可自古有「人不可貌相,海水可斗量」之說,胡洪好吃懶動,還有個好賭的毛病。汪家豆腐坊是縣上有名的汪氏老豆腐。汪老漢膝下有三個女兒,老伴早年過世,老大、老二都先後出嫁了,留著老三意在招個能幹的女婿入贅,將汪氏老豆腐手藝傳下去。媒婆一說,汪老漢一相就看中了胡洪。這胡洪家境清貧、無錢娶妻,因此,小夥子雖生得漂亮,但二十有五還沒訂上門親,入贅汪家當然一百個願意。
  婚後頭個把月里胡洪還算好,起早摸黑和老泰山一起經營豆腐生意,妻子汪桂花對丈夫十分滿意。一個月過後,胡洪經不住原先一幫酒友賭棍的死磨硬拽,又舊病複發,隔三岔五地出入賭場、酒樓。開始時汪桂花忍著性子,勸丈夫走正道。這胡洪不聽,小倆口子逐步不和,多有齟齬。一日胡洪突然失蹤了,胡、汪兩家都很焦急,四處尋找,可是一個月過去了,音信全無。胡家的老母親對兒子的突然失蹤心有疑惑,認為是兒媳謀害了兒子,就向官府報了案。
  縣太爺費仲是個京考的舉人,濠州人,年頭才被授招義縣縣令官職,對一些較大案子不知從何下手,常依靠師爺出點子。話說費仲接到胡家報案后,苦思冥想,難以決斷。老套路,又請師爺邵某給他拿主意。正巧這邵師爺也住街南頭,對汪家的情況也略知一二。邵師爺說:"汪家三女,是我看著長大的,大女二女靦腆溫和,三女汪桂花活潑好動,人長得不算太出色,但也是亭亭玉立,順眼得很。小倆口三天兩頭爭爭吵吵,胡洪不知為什麼不願幫汪老做豆腐,很多活汪老漢干著明顯吃力,前陣子聽說汪老漢從石村把他一個外甥接過來幫忙,這個侄兒是汪老漢妹妹家的老兒子,今年二十歲,尚未成家,小夥子也生得濃眉大眼高高大大,人也勤快……"。邵師爺還要往下說,縣太爺費仲擺手止住了下文,一邊笑"嘿嘿"地點著頭,一邊若有所思的一板一眼地說:"姦殺。"邵師爺"嗯"了一聲說:"老爺高明!"
  費仲派人將汪老漢、汪桂花、汪桂花的表兄桑星一一抓獲,帶上枷鎖,推上大堂,要他們把謀殺胡洪的犯罪經過從實招來。汪老漢等三人一怔,大喊冤枉。
  費仲大怒,"啪"地一拍驚堂木,罵道:"大膽姦夫、淫婦,不吃點苦頭,怎肯如實招來!"又朝兩邊衙役喝了聲:"大刑伺候!"
  兩邊衙役一個個如狼似虎撲上來,不由分說按倒汪桂花和桑星,棍棒齊下,一五一十直打得皮開肉綻、鮮血直流。汪老漢一見,跪在地上膝挪至大堂桌前,一邊"咚咚"磕著響頭,一邊高呼"冤枉"。
  費仲又一拍驚堂木大叫"老兒大膽!不打你個皮開肉綻你也不老實。"於是又對左右衙役喝道:"重打二十大板!"
  衙役們又將汪老漢按倒,舉起大棒打起來。
  汪桂花一見父親被打,拚命爬過去用自己的身體護住父親。桑星爬在地上大喊:"老爺,冤枉呀!"汪桂花被衙役拽到一邊,繼續一五一十地打著汪老漢,這一棍棍比打在汪桂花自己身上還痛,大叫:"老爺住手,我從實招來。"喊完竟昏死在老爺大堂。
  費仲喝令將汪老漢和桑星拖入大牢,留下汪桂花做大堂供詞。拖走汪老漢和桑星后,衙役端來一盆涼水潑向汪桂花,汪桂花醒來,邵師爺供詞寫好,大體是:"民女汪桂花,與丈夫胡洪不和,常有齟齬,后看中來汪家幫忙的表兄桑星,勾搭成奸,被胡洪發覺,怕鬧出去壞了名聲,便夥同奸天將胡洪殺害"。邵師爺變腔變調地高聲念了一遍,問汪桂花"屬實否?"汪桂花昏昏沉沉半個字也沒聽進去,根本作不出反應。兩邊衙役拖住汪桂花的手在供詞上按下了手印。
  次日又審桑星,開始桑星怎麼也不願屈招,無奈被打得死去活來,又見汪桂花已在供詞上按了手印。承認是死,不承認也是死,不如先認了到時吃那一刀之苦,省得平白無故被打得皮開肉綻,生不如死。也就在邵師爺的供詞上畫了押,按了印。
  汪桂花和桑星被打入死囚牢,汪老漢被放回家,費仲要師爺把案卷整理申報。在整理中邵師爺提出,光有供詞不行,人命案活要見人,死要見屍才行。費仲一拍腦門自言自語道:"乖乖,怎麼把這茬給忘了呢?"於是又審犯人。
  汪桂花無故受了這麼大罪,越想越氣那胡洪,有時恨得咬牙切齒的,心裡罵道:"早知如此,倒不如當初真的把他殺了,跟了表兄這樣的好男人就是一天也好。"於是當費仲重審問她胡洪的屍體哪去了時,她氣得隨口答道:"屍體被我們解剖,割下肉煮熟了喂野狗了。"這本是句氣話,可是費仲就要這話,他忙叫師爺快快記下,邵師爺插嘴道:"肉喂狗了,那骨頭呢?"汪桂花道:"骨頭被我們扔進後院的枯井中去了。"
  費仲像是得了狗頭金子一樣,忙派人去汪家後院,果然有一口枯井,派人下枯井果然尋得一些碎骨頭。費仲忙用布包好碎骨。
  奸天淫婦在押,白紙黑字大紅手印的供詞在握,一包白骨在手。這姦殺案到此也應結案了。於是費仲將供詞、物證和蓋有招義縣衙大印的文書一起申報濠州府。
  濠州知府金大明一聽說招義縣衙報來一命案卷宗,立刻上堂審理,先看了供詞,后又看有堆白骨,認為費仲辦案有板有眼,汪桂花和胡洪不和,與表兄朝夕相處,日久生情,做出一些荒唐之事也是有的,姦情暴露,情急之中殺了本夫也順常規。這金知府辦事,尤其是命案不立刻下結論,每隔一兩天,都會將卷宗重看一遍。連看三次后再無破綻疑問方才下結論。在看第二遍胡洪被殺案時,金知府心中頓生疑團:一是只有些分辨不清的細小骨頭,無主要部位的骨頭;二是胡洪死不到兩個月白骨不應出現霉腐;三是明顯可看出碎骨不是同一個時期的。金知府估計此案有蹊蹺,他要招義縣將人犯押往府城。
  汪桂花和桑星被囚車押往府城濠州。當天下午金知府就升堂審案。汪桂花和桑星被押上知府大堂,齊聲喊冤,將在招義縣大堂上的供詞全部推翻。雙雙罵那縣令費仲是"無一能",是一個書獃子,不應該當招義縣父母官。
  金知府拍過驚堂木正言道:"人犯汪桂花、桑星聽著,本府問你們,理應如實招來,不得胡言亂語。"
  金知府問:"你們二位平時有無染指?"
  汪、桑同時答道:"沒有。"
  金知府又問:"那你為何招供通姦,又殺胡洪,分屍煮肉喂狗,碎骨扔入枯井,如實說來!"
  汪桂花說:"招義縣令不問青紅皂白,只用酷刑打得我皮開肉綻,這倒也罷,可憐我那老父六十有五也跟著受刑,民女在昏官面前就是有一百張嘴也無法辯清。一為解救父親,二為免皮肉之苦,民女就屈打成招。我說將胡洪分屍煮肉喂狗是一時氣話,那枯井中的碎骨是民女家平時吃的狗骨和羊骨,而那些碎骨也不是一年拋下的,吳縣令有眼無珠,人骨狗骨不分,新骨陳骨不辨,府台大老爺英明,望為民女做主。"
  接著那桑星道:"我是被舅舅請來替他的豆腐坊幫忙的,整天起早摸黑,睡覺也是和舅舅同住一室,平日只有吃飯時才能和表妹見面,再說表妹已為人妻,桑星根本無非分之想。吳縣令硬要將這事往我頭上栽,三天兩頭用刑,後來看錶妹屈招了,我不招也是死路一條,不如招了,免受些零罪。"
  金知府聽后,嘆氣道:"看來你們是受了不少委屈。只是那胡洪活不見人,死不見屍,此案一時也難定論。"命左右替二人卸掉刑具,暫時關進府牢中,從優照顧。
  再說那禍根胡洪,因在賭場一夜輸了四十兩白銀,打的是欠條,答應五天內還;否則剁掉右手,或用妻子當四年傭人抵債。胡洪知道五天內無法還清賭債,想一走了之。豈料,胡洪走後,胡、汪兩家同時找人,債主知道胡洪躲債也沒聲張。誰知后審出了人命案,債主以為胡洪為賴死,怕聲張出去吳縣令認為他逼死胡洪,所以也就沒敢說。胡洪逃出家門跑到金陵找了個打更的活。前日半夜打更在一家妓院門前碰到了招義城中布店的馬老闆。馬老闆是在金陵進貨的。胡洪忍不住上前認了。開始馬老闆嚇得半死,不知面前胡洪是人是鬼。胡洪對馬老闆說了逃賭債的實情,馬老闆緩過神來后把家中發生的事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胡洪忍不住痛哭流涕。與馬老闆分手后,胡洪想了很多,日汪桂花雖然和他常叮噹,但都是為了他賭、睡、懶的瑣事。越想越覺得妻子是個好女子。又想老泰山辛苦一輩子到老還想把祖傳的做豆腐的絕活傳給他,越想越覺得對不起岳父大人,於是第二天一早收拾好東西就回家去了。
  胡洪日夜兼程,直奔濠州府而來。
  "咚咚咚"一陣擊鼓聲,連連喊冤聲。金知府急忙升堂,衙役帶上擊鼓人一問,正是那"肉被煮熟喂狗"的胡洪,胡洪一五一十當堂陳述了離家經過和表示悔恨心情,金知府越聽越氣,喝左右先重打十板。胡洪被打得屁股流血,但一聲沒吭。他覺得應該打。金知府命人將牢中汪桂花和桑星帶到大堂。汪桂花一看到胡洪不顧一切衝上去抱著胡洪的脖子就是一口,咬得鮮血淋淋,胡洪淚流滿面,不躲也不讓,任妻子咬,任妻子罵。
  一切真相大白,金知府終於將壓在心頭的一塊石頭卸下了。他擊板宣布,從此胡洪不得再賭,不得打罵妻子,孝敬岳父,好好經營豆腐坊。以後每隔兩個月我派人去查看一次,如有違背打入大牢。桑星受了皮肉之苦被關押了幾個月,官府賠賞200兩白銀,此銀由招義縣令費仲個人承擔。將費仲馬虎辦案,險些造成千古奇冤一事稟報皇上。皇上下旨撤了費仲招義縣令之職。
  據說費仲回家後設蒙館當了先生,講道中常拿自己那次失誤險傷無辜告誡弟子,做事一定要親自經歷,二要細心,絕不能任他人擺布。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