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費德里奧(二幕歌劇)是樂聖貝多芬唯一的一部歌劇。歌劇的最終版本是兩幕劇,但首演的時候是三幕。約瑟夫·宋雷特納和喬治·特雷契克根據尼古拉斯·布約利的劇本改編。1805年初演於維也納。

1劇情

貴族唐·弗洛列斯坦因反對暴政而身陷囹圄,政敵皮查羅陰謀將他慢慢餓死在獄中。弗洛列斯坦的妻子利奧諾拉為營救丈夫,女扮男裝,化名費德里奧混入監獄,充當獄卒的助手。由於她的照料,弗洛列斯坦倖免於死。最後,當正直的國務大臣將來查監,皮查羅懼怕陰謀敗露而決意親自殺害弗洛列斯坦時,費德里奧奮然舉槍保護丈夫,使皮查羅不能下手。隨即,國務大臣到,費德里奧明示自己的身分,並為丈夫申訴冤情,終使沉冤昭雪。  
歌劇共有四首序曲,其中三首取名為《利奧諾拉》,一首為《費德里奧》。《利奧諾拉序曲》第三首,是運用主題材料與結構概括地表現歌劇內容的第一部偉大的序曲,是全歌劇的縮影,也是當今歌劇序曲中著名的一首。開幕前奏的《費德里奧序曲》緊扣全劇主題,突出表現了女主人公利奧諾拉的英雄性格,歌頌了她對愛情的忠貞和不屈精神。序曲的引子以兩個對比的音樂形象——利奧諾拉的果斷、剛毅的動機和弗洛列斯坦的悲嘆音調——的交替更迭作為開端,接著由弦樂的震音和弦,烘托出牢獄中陰森、不祥的氣氛。繼而,呈示部出現了英雄性格的第一主題,剛中見柔,顯示出女主人公喬扮男裝后的精神風貌,在樂隊全奏后,機智而富於動勢的第二主題陳述出來,  
從中彷彿看到了她為援救丈夫而勇敢行動的矯捷身影。展開部以第一主題的材料加以發展。輕柔纏綿的音響,顯示出主人公的女性柔情,生動地刻劃了利奧諾拉與弗洛列斯坦之間深摯的愛情。隨後,呈示部的主題到再現,引子中兩個對比的音樂動機復出,但已不是絕望的呻吟,而是細膩地表現了主人公在勝利時刻悲喜交加的複雜心理,並在勝利凱旋般的輝煌音響中結束。歌劇的聲樂也很出色,如第一幕中,當利奧諾拉在暗中得知皮查羅要殺害自己丈夫的陰謀時,情緒異常緊張,唱了一段富於戲劇力量的宣敘調,很好地表達了她的憤慨情緒。接著又唱了一段美麗、動聽的詠嘆調《來吧,希望》,表達了她對愛情的忠貞和對未來充滿希望的信念。

2第一幕

皮扎羅怕自己的罪行被弗洛倫斯坦揭發,羅織了罪名讓弗洛倫斯坦入獄。弗洛倫斯坦之妻利奧諾拉女扮男裝並化名費德里奧,潛入監獄,到監獄看守羅可手下工作。羅可的女兒馬捷琳娜愛上了費德里奧,並且冷落自己的未婚夫雅丘諾。費德里奧利用羅可對自己的信任,說服羅可,讓自己也可以跟隨著與囚犯接觸。但羅可有一個條件,就是費德里奧不能接近一名被特別關閉的囚犯。利奧諾拉猜想,這就是自己的丈夫。
皮扎羅來視察,因為他收到風,大臣回來監獄視察,所以他一下子就提高了警覺。若大臣發現了弗洛倫斯坦沒死,把真相就會大白。所以不是弗洛倫斯坦死,就是他亡。他命令羅可下手謀殺掉弗洛倫斯坦。羅可開始還拒絕,但後來在金錢的誘惑下還是服從了。他要和費德里奧為弗洛倫斯坦挖一個墓。利奧諾拉十分憤怒,她請求羅可,讓囚犯們出來透透氣,暗中觀察一下,丈夫可在裡面。但遺憾在囚犯中並不見弗洛倫斯坦的身影。皮扎羅對羅可得自把自為十分憤怒。

3第二幕

在地牢里,弗洛倫斯坦出現幻覺,看到妻子利奧諾拉像天使一樣出現了。利奧諾拉請求羅可,給這囚犯一點酒和麵包。他很快就認出了囚犯就是自己的丈夫,但弗洛倫斯坦卻沒有認出她。皮扎羅來了,弗洛倫斯坦與之爭論起來。皮扎羅手裡拿著匕首上前。 突然,利奧諾拉上前插在二人之間,拿出一支手槍頂住皮扎羅。千鈞一髮之際,嘹亮的小號聲宣布著大臣來了。皮扎羅要逃跑。弗洛倫斯坦和利奧諾拉得救了,互相擁抱。大臣認出了弗洛倫斯坦,擦出了真情,釋放了監獄的囚犯。
上一篇[旅鴿]    下一篇 [秘密結婚]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