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百科名片

電視劇《兵聖》中費無極

  電視劇《兵聖》中費無極

費無極,春秋末年楚國佞臣,又作費無忌。官拜太子少師。楚平王本為了聯秦制晉,讓他的太子羋建(太子建)與秦女孟嬴聯姻。派費無忌到秦國去迎接秦女孟嬴,孟嬴甚美。費無極渲染孟嬴絕世美麗,天下無雙,便勸平王自己娶她。平王好色,強納兒媳,費無忌也轉為侍奉平王。由於擔心太子建登位后對自己不利,於是不斷離間平王和太子建。迫害太子建與伍奢全家,伍子胥僥倖逃脫到吳國,給楚國大亂埋下了伏筆。後來費無忌與鄢將師妒忌左尹郤宛擊敗吳國,殺其全家,伯郤宛之子伯嚭奔吳國。國人怨令尹囊瓦,囊瓦(子常)殺費無忌並滅其族 。此外,費無極還是改編自古龍武俠小說《大人物》電視劇中的人物。

2人物生平

後續
公元前516年楚平王善終,但伍子胥仇恨未消,公元前514年,為謀划殺吳王僚,助闔閭奪得吳國王位,伍子胥得進用為「行人」(掌朝覲聘問之官),后謀划刺殺吳王僚之子慶忌成功,伍子胥拜為相國,輔佐吳王闔閭修法制以任賢能,獎農商以實倉廩,治城郭以設守備。又舉薦深通兵學的孫武為將,選練兵士,整軍經武,使吳成為東南地區一強國。周敬王八年(前512),針對楚國執政者眾而不和,且互相推諉的弱點,提出分吳軍為三部輪番擊楚,以誘楚全軍出戰,彼出則歸,彼歸則出,「亟肆以罷(疲)之,多方以誤之」(《左傳·昭公三十年》),

費無極相關圖冊

費無極相關圖冊
待楚軍疲敝,再大舉進攻。此後數年間,吳軍連年擾楚,迫楚軍被動應戰,疲於奔命,實力大為削弱。隨即展開大舉攻楚的準備,爭取與楚有矛盾的蔡、唐兩國作為吳的盟國,使楚北方門戶洞開,為爾後避開楚軍防守正面實施突襲創造了條件。又出兵攻越,給楚造成吳不會大舉攻楚的假象,並施反間於楚,使楚不用知兵善戰的子期,而用貪鄙無能的子常為帥。十四年,與孫武等佐闔閭統領大軍沿淮水西進,由楚防備薄弱的東北部實施大縱深戰略突襲,直搗楚腹地,以靈活機動的戰法,擊敗楚軍主力於柏舉(今湖北麻城東北,一說今漢川北),並展開追擊,長驅攻入楚都郢(今湖北荊州荊州城北三十公里紀南城),終成破楚之功(見柏舉之戰)。

3《左傳》原文

昭公二十年
費無極言於楚子曰:「建與伍奢將以方城之外叛。自以為猶宋、鄭也,齊、晉又交輔之,將以害楚。其事集矣。」王信之,問伍奢。伍奢對曰:「君一過多矣,何言於讒?」王執伍奢。使城父司馬奮揚殺大子,未至,而使遣之。三月,大子建奔宋。王召奮揚,奮揚使城父人執己以至。王曰:「言出於余口,入於爾耳,誰告建也?」對曰:「臣告之。君王命臣曰:『事建如事余。』臣不佞,不能苟貳。奉初以還,不忍后命,故遣之。既而悔之,亦無及已。」王曰:「而敢來,何也?」對曰:「使而失命,召而不來,是再奸也。逃無所入。」王曰:「歸。」従政如他日。
無極曰:「奢之子材,若在吳,必憂楚國,盍以免其父召之。彼仁,必來。不然,將為患。」王使召之,曰:「來,吾免而父。」棠君尚謂其弟員曰:「爾適吳,我將歸死。吾知不逮,我能死,爾能報。聞免父之命,不可以莫之奔也;親戚為戮,不可以莫之報也。奔死免父,孝也;度功而行,仁也;擇任而往,知也;知死不辟,勇也。父不可棄,名不可廢,爾其勉之,相従為愈。」伍尚歸。奢聞員不來,曰:「楚君、大夫其旰食乎!」楚人皆殺之。
員如吳,言伐楚之利於州於。公子光曰:「是宗為戮而欲反其仇,不可従也。」員曰:「彼將有他志。余姑為之求士,而鄙以待之。」乃見鱄設諸焉,而耕於鄙。

4呂氏春秋

翻譯
行動不可不深思熟慮。不深思熟慮,就會像(人)躍入深谷,即使後悔也來不及。君子謀划行動時考慮道義;小人謀划行動時謀求利益,(結果)反而不利。(假如)有人懂得不謀求利益實際上就包含著利益,那麼就可以跟(他)談論道義了。
楚平王有個臣子名叫費無忌,嫉怕太子建,想除掉他。楚平王為太子建從秦國娶了個妻子,她長得漂亮,費無忌就鼓動楚平王強佔為己有。楚平王已經強佔這個女子,因而疏遠了太子。費無忌又勸楚平王說:「晉國稱霸,是因為靠近中原各國,但楚國地域偏遠,所以不能同(晉國)爭霸。不如(擴建)使楚國北部城父成為大的城邑把太子安置在那裡,來謀求北方各國(的尊奉),您自己收取南方各國,這樣就能得到天下了。」楚平王很高興,讓太子居住在城父。過了一年,費無忌又詆毀太子建說:「太子建和連尹伍奢將憑藉方城要塞在外謀反。」楚平王說。「(他)已經做了我的太子了,還謀求什麼?」費無忌回答說:「(他)因為娶妻的事怨恨您,而且自己把城父看作像宋國一樣的獨立小國。齊國和晉國又幫助他。(他)將要藉此危害楚國,事情已經準備停當了。」楚平王相信了費無忌的話,派(人)逮捕了連尹伍奢,太子建出逃到國外。
左尹郄宛,受國人愛戴。費無忌又想殺掉郄宛。他對令尹子常說:「郄宛想請令尹您喝酒。」又對郄宛說:「令尹想到你家來喝酒。」郄宛說:「我是個(身份)低賤的人,不值得使令尹屈尊。(假如)令尹一定屈尊光臨,我將拿什麼侍奉招待他呢?」費無忌說:「令尹喜歡鎧甲兵器,你把這些東西搬出來放在門口,令尹來了,一定會觀賞它們,你就乘勢把(這些東西)作為進獻給他的禮物。」等到宴享這天,(郄宛)在門口帷幕兩旁,放置鎧甲兵器。費無忌於是對令尹說:「我差一點害了您。郄宛想殺您,已經把鎧甲兵器藏在門口了。」令尹派人去察看,真是這樣。於是派兵進攻郄宛,殺死了他。國人非常痛恨令尹,連周天子派來送祭肉的人也都指責他。沈尹戍對令尹說:「費無忌是楚國的讒諛小人,使太子建出亡,殺害連尹伍奢,掩蔽國君的視聽。現在您又因他的讒言殺害無辜的人們,從而招致了嚴厲的指責,禍害很快就會來到您身上。」令尹子常說:「這是我的罪過,怎麼敢不好好地想法對付呢?」於是就殺死了費無忌,並把他的宗族全部誅滅,以此取悅國人。行動不考慮其中的道義,只知道陷害別人卻不知道別人也會危害自己,以致他的宗族被誅滅,指的就是費無忌吧!
大凡邪惡的小人做事,開始的時候互相幫忙,而到後來一定互相陷害。堅守道義的人卻不是這樣,開始時互相交往,時間越長越互相信任,最後更是互相親近。後代把(這種做法)當作行為準則。

5《史記》原文

卷六十六
伍子胥者,楚人也,名員。員父曰伍奢。員兄曰伍尚。其先曰伍舉,以直諫事楚莊王,有顯,故其後世有名於楚。
楚平王有太子名曰建,使伍奢為太傅,費無忌為少傅。無忌不忠於太子建。平王使無忌為太子取婦於秦,秦女好,無忌馳歸報平王曰:「秦女絕美,王可自取,而更為太子取婦。」平王遂自取秦女而絕愛幸之,生子軫。更為太子取婦。
無忌既以秦女自媚於平王,因去太子而事平王。恐一旦平王卒而太子立,殺己,乃因讒太子建。建母,蔡女也,無寵於平王。平王稍益疏建,使建守城父,備邊兵。
頃之,無忌又日夜言太子短於王曰:「太子以秦女之故,不能無怨望,原王少自備也。自太子居城父,將兵,外交諸侯,且欲入為亂矣。」平王乃召其太傅伍奢考問之。伍奢知無忌讒太子於平王,因曰:「王獨柰何以讒賊小臣疏骨肉之親乎?」無忌曰:「王今不制,其事成矣。王且見禽。」於是平王怒,囚伍奢,而使城父司馬奮揚往殺太子。行未至,奮揚使人先告太子:「太子急去,不然將誅。」太子建亡奔宋。
無忌言於平王曰:「伍奢有二子,皆賢,不誅且為楚憂。可以其父質而召之,不然且為楚患。」王使使謂伍奢曰:「能致汝二子則生,不能則死。」伍奢曰:「尚為人仁,呼必來。員為人剛戾忍卼,能成大事,彼見來之並禽,其勢必不來。」王不聽,使人召二子曰:「來,吾生汝父;不來,今殺奢也。」伍尚欲往,員曰:「楚之召我兄弟,非欲以生我父也,恐有脫者後生患,故以父為質,詐召二子。二子到,則父子俱死。何益父之死?往而令讎不得報耳。不如奔他國,借力以雪父之恥,俱滅,無為也。」伍尚曰:「我知往終不能全父命。然恨父召我以求生而不往,後不能雪恥,終為天下笑耳。」謂員:「可去矣!汝能報殺父之讎,我將歸死。」尚既就執,使者捕伍胥。伍胥貫弓執矢鄉使者,使者不敢進,伍胥遂亡。聞太子建之在宋,往從之。奢聞子胥之亡也,曰:「楚國君臣且苦兵矣。」伍尚至楚,楚並殺奢與尚也。
上一篇[釋言]    下一篇 [驚怖]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