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費爾巴哈,德國舊唯物主義哲學家。1804年7月28日生於巴伐利亞,卒於1872年4月13日。他批判了康德的不可知論和黑格爾的唯心主義,恢復了唯物主義的權威;肯定自然離開人的意識而獨立存在,時間、空間是物質的存在形式,人能夠認識客觀世界;對宗教神學進行了有力的揭露和批判。但他拋棄了黑格爾的辯證法,他的唯物主義依然是形而上學的,社會歷史觀是唯心主義的。

1 費爾巴哈 -簡介

費爾巴哈費爾巴哈
路德維希·安德列斯·費爾巴哈(Ludwig Andreas Feuerbach,1804年7月28日-1872年9月13日)。費爾巴哈是德國舊唯物主義哲學家。1804年7月28日生於巴伐利亞,卒於1872年4月13日。他批判了康德的不可知論和黑格爾的唯心主義,恢復了唯物主義的權威;肯定自然離開人的意識而獨立存在,時間、空間是物質的存在形式,人能夠認識客觀世界;對宗教神學進行了有力的揭露和批判。但他拋棄了黑格爾的辯證法,他的唯物主義依然是形而上學的,社會歷史觀是唯心主義的。

2 費爾巴哈 -人物生平

費爾巴哈早年在黑森州的海德堡學習神學,受到當時教授的影響,對黑格爾的哲學感興趣,不顧父親的反對,到柏林跟隨黑格爾學習哲學,隨後他成為「青年黑格爾學派」的成員。

1828年,他到紐倫堡附近的埃爾蘭根學習了兩年自然科學,並任大學講師。
 
1830年,費爾巴哈匿名發表了第一部著作《論死與不朽》,抨擊個人不朽的概念,擁護斯賓諾莎等人提出的,「人死後會被自然重新吸收」的哲學。他的這種激進思想加上不善演講,他一直在學術界無法取得成功,並被永遠驅逐出大學講壇。只能依靠他妻子在一座瓷廠中的股份生活,居住在紐倫堡附近的勃魯克堡。
 
1834年,費爾巴哈發表了《阿伯拉爾和赫羅伊絲》
 
1838年,發表《比埃爾·拜勒》
 
1839年,發表《論哲學和基督教》,宣稱「基督教事實上不但早已從理性中消失,而且也從人類生活中消失,它只不過是一個固定不變的概念」,公開反叛當時的觀念。同年發表了《黑格爾哲學的批判》,對黑格爾的唯心論作了分析批判。

1841年,發表《基督教的實質》,重申對基督教的看法。

1857年,發表著作《神統》。
 
1860年,由於他賴以為生的瓷廠倒閉,他只得離開在勃魯克堡的家,搬到紐倫堡。靠朋友的幫助生活。
 
1866年,費爾巴哈發表了最後一本著作《上帝、自由和不朽》。
 
1870年,他加入了德國社會民主黨。
 
1872年,費爾巴哈在紐倫堡去世,享年68歲[1][2]。
 
早年入海德堡大學神學系,後轉入柏林大學學習哲學,1826年轉入埃爾蘭根大學學習植物學、解剖學和心理學,后獲博士學位,並在該校任教。后因發表反對神學的著作被辭退,隱居鄉間。在逝世前不久曾參加德國社會民主工黨(愛森納赫派)。他的功績是在唯心主義統治德國哲學界達數十年之久后,恢復了唯物主義的權威。黑格爾逝世前,形成了一個龐大的黑格爾學派。黑格爾逝世后,學派迅速分化瓦解。形成了保守的右翼派老年黑格爾派,鼓吹政教統一;激進的左翼派即青年黑格爾派,主張政治與宗教分離。費爾巴哈曾屬青年黑格爾派,他幾乎聽完了黑格爾的所有講座。后批判了黑格爾的思維和存在同一說,提出了以人和自然為哲學唯一對象的人本學。他肯定自然是物質的客觀實在,空間、時間和機械運動是物質的存在形式,人是自然的產物,是靈魂和肉體的統一,唯物地闡述了思維和存在的關係。他認為人是認識的主體,主體和客體通過感覺直接聯繫達到統一,自然是可以被認識的,主張直觀的反映論。在批判黑格爾的唯心主義時,拋棄了黑格爾的辯證法 。他的人本學對人的理解是抽象的自然人。他論證了宗教和唯心主義在本質上的聯繫,提出唯心主義只是用理性改造了的神學。在否定了過去的宗教之後,他試圖建立一種無神的宗教來宣揚超階級的愛。馬克思和恩格斯批判地吸取了費爾巴哈哲學的「基本內核」,建立了科學的、革命的辯證唯物主義,因此費爾巴哈哲學是馬克思主義哲學的來源之一 。

3 費爾巴哈 -人物著作

著有《黑格爾哲學批判》、 《基督教的本質》、 《未來哲學原理》等。
 
《黑格爾哲學批判》是德國哲學家費爾巴哈的一部重要哲學著作,他代表了當時的唯物主義觀點,從認識論的根源上,對黑格爾的唯心主義進行的分析批判。他認為人的精神、思想是人腦的屬性,是附屬於肉體的,黑格爾的錯誤在於把精神和思維看作一種脫離人腦而獨立的東西,「沒有感覺,沒有人的,在人之外的思維」是十分荒謬的。
費爾巴哈指出黑格爾所說的「絕對精神」,不過是以精神、思維形式表現出來的上帝,「唯心論直接地將理性神化」,「黑格爾哲學是將思維……當成了神聖的絕對的本質,『絕對』哲學的秘密,因此就是神學的秘密」。
 
費爾巴哈認為,黑格爾將精神、思維「外在化」為自然的學說,不過就是改裝了的上帝創世說,「從精神里推出自然,意思等於算帳不找掌柜」,「等於從水裡做出酒」,「等於用語言呼風喚雨,用語言移山倒海,用語言使瞎子復明」,「等於處女借聖靈而生救世主」。

卡爾·馬克思認為費爾巴哈在批判黑格爾時,沒有認識到黑格爾哲學中辯證法的重要性和其合理成分,因此費爾巴哈的唯物論是形而上學的。馬克思寫了一本《費爾巴哈論綱》來分析評價他認為費爾巴哈的正確和錯誤的地方。
 
人本學哲學 費爾巴哈人本學哲學,在唯物主義發展史上做出了貢獻。他的思想的主要特點有:

①用自然界代替存在,就派出了社會存在。

②用生物學上的人代替社會人的思維,排出了人的思維的社會性。

③把人的本質就是為生物學上的本質。

從總體上說,費爾巴哈屬於德國古典哲學的形而上學唯物主義。 

4 費爾巴哈 -人本學哲學 

關於自然的學說
 
①自然界:是一切物質的感性的有形事物的總和,是唯一的客觀實在,是「非產生、非創造」的實體,是永恆的實體。

②自然界變化的原因,它的存在和變化使自身原因。

③時空與物質關係:時間和空間是自然界事物的存在形式。

④自然界的發展變化是有規律的。
 
⑤物質和意識的關係:物質第一性、意識第二性,物質決定意識,意識是物質的反映。他說:「思維和存在的真實關係只是這樣;存在是主體,思維是賓詞。思維是從存在而來的,然而存在並不來自思維。……存在只能為存在所產生。」
 
關於人的學說

①人是以自然界為基礎的人與自然界是不可分割的物質統一體。人是自然界的產物,有是自然界的一部分,人的思維有是一自然界為內容、憑藉身體和思維同自然界發生聯繫,憑著人的本質來認識自然界,實際上不過是自然界自己認識自己,因而是完全可能的。


②人是以身體(肉體)為基礎的靈魂與肉體,思維與存在的統一體。大腦是肉體,靈魂與大腦分不開,沒有大腦活動便不能思維,二者有差別,有統一於人本身。所以,以人為基礎的靈魂與肉體的統一實體,是正確理解思維與存在同一的前提。


③人是以感性為基礎的感性和理性的統一體。人首先是有感性,然後才有理性。因此,只有存在與本質結合,直觀與思維結合,才有生活和真理。由於感性感覺是對客體的特性的反映,因此,只有以人的感性為基礎的感性和理性的統一體,主體和思想才能找到通向客體和存在的道路。


④人是以「類」為基礎的「個體」於「類」的物質統一體。人與人的感覺和思想都是在與他人交往中產生,形成和證實的,但是你我之間交往有限,要解決認識中無限性和有限性的矛盾,就需要把個體和類統一起來,依靠世世代代相傳的人類認識。


⑤人的本質,他在不同地方有三種說法:一是人本身所同化的東西;二是兩性關係,人的情慾;三是主要的,他認為人的絕對本質是理性,意志和心,所謂理性是思維力——認識之光,所謂意志是意志力——品性之能量,所謂心是心力——愛。

認識論
①認識對象:客觀事物及其本質。他指出,哲學是關於存在物的知識,事物的本質是怎樣的,就必須怎樣來思想,來認識它們。

②認識的起點和基礎:感覺(經驗)。他非常強調感覺,感性認識的確實性,可靠性,但也不完全遍地理性認識的作用。

③堅持唯物主義可知論。費爾巴哈承認思維與存在具有同一性,並說:「人的感官不多不少,恰合在世界的全體中認識世界之用」並批判了不可知論和唯心論。費爾巴哈認為,必須以人作為思維和存在統一的主體和基礎,才能正確解決思維和存在何者為第一性,思維能否反映存在和如何反映存在,感性認識和理性認識的關係問題,以及解決認識中無限性和有限性的矛盾問題。
 
④檢驗真理的標準:實踐。列寧說,費爾巴哈「把人類實踐的總和當作認識論的基礎。」但是,列寧認為,費爾巴哈並不了解實踐的科學含義。

5 費爾巴哈 -宗教思想

費爾巴哈批判宗教的目的就是要把神的本質還原為人的本質,把天國生活還原為現實生活,要人們相信自己,為追求現實生活而鬥爭。
 
對基督教的批判
 
費爾巴哈是德國哲學史上第一個自覺的、公開的同基督教決裂的資產階級思想家,他完成了德國資產階級對傳統宗教地批判。

費爾巴哈從三個角度批判了基督教。

①揭露了基督教的本質,指出,不是神創造了人,而是人創造了神,上帝是人們按照自己的本質幻想出來的;人對上帝的崇拜,實際上是對人的本質的崇拜。

②揭露了宗教產生的認識根源,指出宗教產生的基礎是人的依賴感和利己主義。

③揭露了宗教的反動社會作用,指出宗教是科學的死敵。

在《論哲學和基督教》中,費爾巴哈認為人就是他自己的思考對象,將宗教歸結為對無限的認識。宗教「不過是對於知覺的無限性的認識;或者說,在對無限的認識中,有意識的主體以其自身本能的無限性作為認識的對象」。也就是說,上帝不過是人的內在本性的向外投射。這本書的第一部分發揮了「宗教之真正的或人類學的本質」,論及上帝作為「理解的存在」、「道德的存在或法律」、作為「愛」等方面,都是為了適應人類的本性的各種不同的需要。在這本書的第二部分,費爾巴哈分析了「宗教之虛偽的或神學的本質」,認為把上帝看成是離開人的存在而存在,會使人相信啟示和奇迹,不僅會「損壞和消除人類的最重要的感覺,對真理的追求」,而且相信宗教儀式的「聖餐」和獻祭,導致「必然的結果是迷信和不道德」。他認為基督教的上帝只是一個幻像。
上一篇[批判實在論]    下一篇 [汞渣]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