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詞語解釋

【名稱】:貼金
【英文】:gilding
【拼音】:tiē jīn
【注音】:ㄊㄧㄝ ㄐㄧㄣ
詳細釋義
釋義:(1).古代貼於衣服器玩的黃金飾物
【出處】:宋 王栐 《燕翼詒謀錄》卷二:「 大中祥符 元年二月,詔:『金箔、金銀線、貼金銷金間金蹙金線,裝貼什器土木玩之物,并行禁斷。』」 宋 王栐 《燕翼詒謀錄》卷二:「自中宮以下,衣服並不得以金為飾,應銷金、貼金、縷金、間金……皆不許造。」
【示例】:《金瓶梅詞話》第九五回:「 薛嫂 打開花箱,取出與 吳月娘 看,果然做的好樣範……翡翠重疊,背面貼金。」 明 史玄 《舊京遺事》:「現外臣張蓋,京朝官張扇,自一品至四品大小卿皆用貼金黑扇,次翰林六科都黑扇。」
(2)在神佛塑像上貼上金箔。比喻誇耀,美化
【出處】:徐遲 《哥德巴赫猜想·祁連山下》:「那塑像顏面的貼金的金子已經被什麼貪慾的人颳去了,卻依然莊嚴而動人。」 曹靖華 《飛花集·不盡鐵流滾滾來》:「這是為了『壯國際觀瞻』,所以在戰時首都開放,替紙糊的民主貼金,於反動派有利的原故。」
【示例】:劉紹棠 《燕子聲聲里》:「只有不學無術的暴發戶,才喜歡裝腔作勢,一層一層地給自己臉上貼金,一頂一頂地給自己頭上加冕。」

2工藝

操作要點
1 基層處理
先將要貼金的花板、線腳等部位用漆灰嵌補密實、平整,砂磨光滑,出凈灰塵,用細嫩豆腐或生豬血料加色塗刷一遍,用舊棉絮收凈(貼金是最後一道裝飾工藝,其它不貼金的部位早已成活完好)。
2 做金腳
也稱打金墊,選取優質廣漆,漆頭要重一些,一般做金腳的廣漆配比為棉漆(生漆)1:坯油0.5~0.6為宜,用特製的小漆刷(稱金腳帚或用畫花筆)蘸取廣漆仔細地將要貼金的花板,線腳等處描塗廣漆。描塗時,要防止花紋或線腳低凹處塗漆過多而起皺皮。一般金腳作兩遍為宜,但也有作三遍的,其目的是使漆膜肉頭豐滿飽和。
3 貼金
在最後一遍金腳作好后,在其將干未乾時,將金箔或鋁箔精心敷於金腳上,具體作法與古建築貼金同。貼金時,金腳的乾燥程度,是一個關鍵問題,金腳過老,則金箔與金腳局部或全部粘貼不牢;金腳過嫩則表干內不幹。貼金箔或鋁箔時,操作要輕快細緻,因金箔或鋁箔薄而嫩,容易破碎損壞,必須細心操作。如發現有漏貼之處,要立即補金。
貼金的質量好壞,除金腳的豐滿度外,主要還是取決於金腳的老嫩。因此,在施工中要認真觀察金腳的乾燥程度,因為生漆的乾燥是一個複雜的過程,需要不斷地從實踐中積累和總結經驗。
貼金的另一個關鍵:天氣!空氣的濕度一定要小,否則金會逐漸發烏,甚至變的黯然!
4 蓋金
貼金干后,在上面塗刷廣漆一道,稱為"蓋金",蓋金用的廣漆,最好選用漆色金黃的黃皮漆,或者是漆色較淺、肉頭厚、底板好的毛壩漆、嚴州漆等。蓋金用的漆刷,應選用毛細而軟的小號漆刷(可用頭髮自製),塗刷方法與廣漆施工相同。
5 蓋金漆
在白方(鋁箔)上蓋金漆,可事先刷一遍黃色蟲膠清漆,在蟲膠漆中,加少許鐵黃,鹼性嫩黃或鹽基金黃,目的是使白方呈金黃色,同時又可防止因蓋漆時不慎而破壞白方露出金腳,影響質量。
6 掃金工藝
掃金是在金膠油上塗上金粉的一種施工工藝。掃金不像貼金有一方塊一方塊的細小痕迹,掃金適用於大面積施工,可成為一個整體,但用金量較大。
(1)掃金操作程序:刷金膠油掃金
(2)掃金操作要點
① 刷金膠油:(與貼金工藝相同,此處略)
② 掃金:將金箔用特製的金筒子揉成金粉,然後用羊毛筆將金粉掃於金膠油表面,厚薄要均勻一致,再用棉花揉壓,使金粉與金膠油粘結牢固,再將浮金粉掃凈回收即可。
貼金的歷史
貼金純金箔貼在陶瓷、佛像、面具、塑料、木器、金屬等材料上,使裝飾看起來金碧輝煌,特別是廟宇樓閣、傢具工藝等通過貼金既能長期使用,又顯現富麗堂皇。貼金工藝在中國流傳已久,貼金專用材料主要有金、銀、銅、鋁箔。傳統貼金裝飾技法是將金箔用竹鉗子夾起,貼在有黏性的底子上,一般貼於織物、皮革、紙張、各種器物以及建築物表面作裝飾用。貼金的底子,用魚鰾膠水遍刷一層,這是唐宋的古法;用楮樹津液,是關中一帶的方法。豆漿黏液、大蒜液、冰糖水都可用。一般在布上用大蒜液,在壁上和木板上用「金膠油」,在線條上用「瀝粉」。瀝粉貼金技法,最早見於敦煌莫高窟 263 窟北魏壁畫。唐代貼金已普遍,宋代黃金竭乏,素有銷禁令。《宋史 . 仁宗記》:「康定元年( 1040 年)八月戊戌,禁以金箔飾佛像」。元、明、清時期,貼金主要用於建築裝飾。《天工開物》:「凡色至於金,為人間華美貴重,故人工成箔而後施之」。
  這裡有一個古代貼金的經典故事,相傳有位外國人向宋徽宗敬贈了十隻精美的玻璃瓶。薄薄的玻璃瓶,口小腹大,宋徽宗非常喜歡。宋徽宗怕玻璃瓶破碎,想在裡面托一層薄金,不但牢固,而且金向外透亮,更會顯得貴重雅緻,於是,宋徽宗命令太監物色一名巧工匠給玻璃托一個金裡子。工匠們都說玻璃又薄又脆,瓶口又很窄,托金要用烙鐵烘燙才會服貼、平展。可烙鐵金箔又放不進去,更何況玻璃和金子又根本不膠粘,也無法托貼牢固。宋徽宗只好下榜招賢。一月有餘,人們望榜生畏不敢接活。一天,忽有一個老錫匠進宮,願替皇上的玻璃瓶子托金。宋徽宗叫人把老錫匠帶到院子中央。只見錫匠把金子放在爐火里加熱錘打,直打得金子薄如紙軟如綢,錫匠再把它裹在玻璃瓶的外面。在一旁圍觀的工匠不禁嗤嗤地笑道:「在瓶子外面外包裹誰不會呀?」暗想這個傻騙子要被皇上砍頭了。錫匠聽了,全不理會,只顧埋頭操作,只見他又將金紙從瓶子上剝下來,用銀筷子夾著金紙,輕輕的插入瓶口,又將水銀慢倒進瓶里,並蓋住瓶口。
  錫匠用力將水銀搖晃一會,再把它倒出來,這時,只見金葉子服服帖帖地貼在玻璃瓶里,不留一點縫隙、褶皺。一群工匠驚得目瞪口呆,面面相覷。老錫匠說:「玻璃做的薄瓶,怎能用硬東西去碰呢?唯獨水銀,它既柔軟又沉重,慢慢地灌進去,瓶子不僅不受傷,而且把金葉子完好服帖在瓶里。」寧徽宗看見黃金透過那玻璃瓶,閃閃發亮,不禁龍顏大悅
上一篇[七年間的愛]    下一篇 [琴柱草]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