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據賀氏五修族譜記載:「有嗣孫鴻盤,諱昇平,學問宏深,精於醫理,善於地理。與邑中名士陳君之駓,劉君經雪,余君五雲等以詩文相友善。平日孝行純篤,於祖宗分上,尤為懇摯」。又載:民國十七年(1928)攸縣教育局局長易蒲生到市上坪江背視察賀氏族校,緬懷賀昇平業績,親書「精通三理,倡建九橋」之額,懸挂於賀鴻磐公祠正廳。

1 賀昇平 -積善好施

  賀昇平是一個有學問、有建樹,德才兼備,積善好施之士。尤其是他為市上坪人民,為修復麻城包公廟,為市上坪修橋築陂,做了大量有益的事情。至今,鄉人還津津樂道傳頌著他的故事。

  舊時市上坪瀟田壠,是一片有1000餘畝的天水田,每遇旱年,田土龜裂,禾苗枯槁,顆粒無收。雖有鵬江、北江二水夾著瀟田流經,但水低田高需要築壩攔水,提水灌田。那時田地私有,寸土如寸金互不相讓,賀昇平不畏勞苦,奔走於本地的土豪士紳、地主大戶之間,商討徵收築壩開渠土地資金的解決辦法。在他的努力下,於乾隆四十九年(1784)在北江河上的烏龜崖下建了一座石壩——瀟陂,攔水上渠,解決了瀟田800餘畝農田的灌溉問題。乾隆五十九年(1794)賀昇平已是六十好幾的人了,為了方便過往行人,他決心倡首募化修建高橋邊石拱橋。他不顧年老力衰,四處奔走募捐,經過一年多的努力,一座三拱石橋建成了。竣工之日,選貢余世本題刻「好善有成」四字於橋墩上 。

  麻城包公廟於清乾隆四十四年(1779),住持僧法輝募化獻都眾姓重修,由賀昇平監修。其子賀元及曾在賀氏五修族譜的跋中寫道:「諸君子以大廟之監修屬家君。六月初旬正值諸事倥傯,而家慈苦病床蓐。家君指揮工匠談笑自若,星夜握管不倦,力疲心衰不負眾望矣。」大廟建成后,賀昇平撰寫《重修麻城包公廟記》,鐫刻於高橋邊石橋上。嗣後以賀昇平為首,以麻城包公廟為依託,聯絡丁、劉、歐陽諸姓,創建八谷會,在民間除陋習,興禮法,勸農桑,教化於民。八谷會所置田租收入,除用於麻城包公廟修繕費用外,還捐建了賀授公祠,崇興寺,捐資為江口同盟會,城隍育嬰會擴充會產。

2 賀昇平 -醫德高尚

  賀昇平醫術精、醫德高,關於他治病救人的動人故事至今流傳不少。余世本當時是攸邑有名之士,才高氣傲,擅長書法。包公廟重修落成,賀昇平請余世本書寫廟聯。第一次差人去請,余世本未答應。第二次雇轎去接,余借故推卻。第三次賀昇平親抬轎子來到余家。二人於外廳敘話用茶,衛生間忽傳來有人撒尿響聲,昇平側耳細聽,尿聲斷續無力,必是有病在身之人,乃問:「裡間撒溺者何人?」余答:「舍下老母。」「聽剛才溺聲,令堂大人貴體欠和?」「老母身體健旺,每餐兩大碗飯不在話下,病從何來?」「目下無病,但疾患已入皮表。」余世本將信將疑,並不介意。五天以後,余母果真卧床不起。余世本兩次差人請昇平來醫母病,昇平一來廟務纏身,二來想挫一挫余世本的傲氣,最後,余世本不得不親自登門相請。賀診脈開方,藥到病除。後來賀餘二人成為莫逆之交。

  有一年秋天,賀昇平路過萍鄉厚田,見路旁一戶人家,哭哭啼啼好不凄慘。人們正為一產婦裝殮入棺。昇平一看地上血跡說:「觀此血色是生血也,此婦還沒有死,或許可救。」人們半信半疑,昇平取出銀針,在產婦腹部紮下,針頭觸及嬰兒頭部,負痛往下沖,隨即開方撿葯,三片梧桐片為引,急忙灌服,不到一個時辰,嬰兒呱呱墜地。主人千恩萬謝,但他分文未取,便辭別走了。

  縣令張竹泉之母得一古怪病症,三伏熱天,要穿棉襖。經過昇平精心治療,不到半年病體痊癒。張縣令為感謝賀昇平救母之恩,第二年帶著禮品到江背賀家致謝,但此時昇平已經作古。張縣令備辦三牲祭品到昇平墳前一奠,以表對這位名醫的感激之情。

  賀昇平積長期中醫臨床經驗,精研靈素,著有《脈要圖注》、《操心要規》,木刻行世。乾隆四十八年(1783)縣令張竹泉為《操心要規》作序。同年,為麻城包公廟撰寫神藥籤文系詞100首,至今存於大廟。乾隆六十年(1795)春,賀昇平在長橋賀氏宗祠撰寫《殯葬輯要》一書,自序木刻行世。此書在市上坪長沖賀祖生家還存有一本。凡十九篇。即親臨喪事、治棺、沐浴、小殮、大殮、殯法、成服、穿塘、載柩、就窆、祀土神、啟殯、辭吊、作主、筮日、卜地、築灰隔、虞祭、不作佛事等,反映了攸北的喪葬風俗。

  賀昇平於嘉慶十六年(1811)逝世,葬於市上坪鴻年沖。墳墓周圍風景優美,後山鳳形玄武高聳,前有澗水流長。遠望甘棠、梓木、鸞山、鳳嶺競秀東南;近視村墟井落、茂樹密林綠蔭衡宇。

  2006年,其嗣孫賀吉發、賀炎生、賀干祥、賀立生、賀祖生、賀全發等捐資修復墓塋,墓碑上重刻劉林青題聯「因而好學,貧不要錢」。

上一篇[收緊銀根]    下一篇 [脈要圖注]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