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賈璉,《紅樓夢》中的人物,賈赦之子。他捐了個同知的官位,但不務正業。住在叔父賈政家裡,和妻子王熙鳳幫著料理榮府家務。他一味好色縱慾,女兒巧姐出天花,按迷信要夫妻分房,他一離開王熙鳳就找「多姑娘兒」 鬼混。王熙鳳去過生日宴會,他就把鮑二媳婦勾搭上手,見了尤二姐,又貪圖其美色,騙娶為二房。父親賈赦卻誇他能幹,又把自己的丫環秋桐賞給他。他和王熙鳳同床異夢,也不知她背地裡重利盤剝,是個典型的紈絝子弟。

1 賈璉 -簡介

賈璉賈璉

賈璉,中國古典小說《紅樓夢》中的人物。賈赦之子,他捐了個同知的官位,但不務正業。住在叔父賈政家裡,和妻子王熙鳳幫著料理榮府家務,他一味好色縱慾,女兒巧姐出天花,按迷信要夫妻分房,他一離開王熙鳳就找「多姑娘兒」鬼混。王熙鳳去過生日宴會,他就把鮑二媳婦勾搭上手,見了尤二姐,又貪圖其美色,騙娶為二房。父親賈赦卻誇他能幹,又把自己的丫環秋桐賞給他。他和王熙鳳同床異夢,也不知她背地裡重利盤剝,是個典型的紈絝子弟。

2 賈璉 -人物賞析

賈璉賈璉

賈璉,賈赦之子。平日在賈政處總理榮府家務。

賈璉是一個浪蕩公子,嗜色如命,揮霍無度,其妻王熙鳳是一個精明能幹、權利慾極強、又好爭風吃醋的女人。賈璉在她的防範轄制下,更顯得軟弱無能,連房中侍妾平兒也不得接近。然而他尋花問柳,偷雞摸狗的劣性難改,先和廚子多渾蟲的老婆多姑娘私通,后又與女奴鮑二家的勾搭。就如賈母所說,「成日家偷雞摸狗,髒的臭的,都拉了你屋裡去。」第四十四回終於演出了「鳳姐潑醋」的鬧劇。不久,又借口宗祧無繼,偷娶了尤二姐,在寧榮街后二里遠近小花枝巷內另立門戶。此事終被鳳姐探知,她乘賈璉外出機會,把尤二姐賺入大觀園,再用各種毒辣辦法孤立和摧殘尤二姐。此時,賈赦因賈璉外出辦事得力,又將房中丫鬟秋桐賞他做妾,他也就把尤二姐置之腦後了。直至尤二姐吞金自盡,賈璉才良心發現,摟屍大哭,只叫「奶奶,你死的不明,都是我坑了你」(第六十九回)。尤二姐死後,鳳姐不給喪葬費,賈璉也無法可想,還是好心的平兒偷出二百兩銀子來才對付過去。

補續的后四十回寫賈府被抄,賈璉雖未定罪,但私物已被抄檢一空。王熙鳳死後,賈璉就把平兒扶了正,但這樣描寫是否符合作者原意尚可研究。據第五回判詞說王熙鳳「一從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暗示八十回后賈璉終於無法忍受王熙鳳的轄制,對她一「冷」二「休」,終於把她遣出賈府,送回金陵老家。就是在八十回中,我們也已經看到賈璉對王熙鳳愈來愈不滿,特別是尤二姐之死,使他對王熙鳳的陰謀有所覺察,「我忽略了,終究對出來,我替你報仇。」(第六十九回)這可能是賈璉性格發展的轉折點。賈璉憑藉整個社會對夫權的支持,最後休了王熙鳳,進行一次無情的報復,是可能的。

3 賈璉 -夫妻生活

賈璉賈璉

《紅樓夢》里的賈璉、王熙鳳這對夫婦,是作者著墨甚多的一對貴族夫妻。按書里的交代,他們本不是榮國府里的主子。榮國府正院正房裡住著賈政、王夫人,他們有兒有女,大兒子賈珠雖然去世,大兒媳李紈卻老成持重,與王熙鳳相比較,李紈文化水平高得多,賈元春省親時,李紈曾賦詩一首,雖未見出色,倒也中規中矩。但王夫人為擴大娘家的勢力,特把幾乎不識字的內侄女王熙鳳搬到榮國府來掌握家政大權。在第七回上半回里,曹雪芹特別寫到賈璉、王熙鳳和諧的夫妻生活。那文筆與《金瓶梅》很不一樣,《金瓶梅》寫性直截了當,《紅樓夢》既含蓄又傳神。書里寫到王夫人陪房(就是出嫁時當作陪嫁帶過來的大僕人一家子)周瑞家的,奉薛姨媽之命,給諸位小姐太太送宮花,大中午的,送到王熙鳳住的那個院子,「走至堂屋,只見小丫頭豐兒坐在鳳姐的房門檻上(把門放哨呢——劉注,下同),見周瑞家的來了,連忙擺手兒叫他往東屋裡去(「周瑞家的」是「周瑞的老婆」的意思,曹雪芹寫書時漢語里還沒有「她」字),周瑞家的會意(會的什麼意?僅僅是明白主人在午睡么?)……只聽那邊一陣笑聲,卻有賈璉的聲音(回目中所以有「賈璉戲熙鳳」字樣)。接著房門響處,平兒拿

賈璉俏平兒軟語救賈璉
著大銅盆出來,叫豐兒舀水進去(平兒可以在賈璉、王熙鳳做愛時在場,甚至可以在主子召喚下參與做愛,這種身份叫「通房大丫頭」;叫舀水進去,可見房事完后,夫妻要適當沐浴,很注重性衛生)。

曹雪芹這樣寫「賈璉戲熙鳳」,曾引起清代某些評點者的訾議,認為是寫「白晝宣淫」、「淫極」;也有現當代批評家認為這是在揭露「貴族家庭生活糜爛」。其實,一定程度上參與了《紅樓夢》創作的脂硯齋說得好,這樣寫是採取了「柳藏鸚鵡語方知」的高妙手法,體現出該書意在反映大家族日常生活情態,重點在刻畫人物,寫人物關係互動中的性格衝突、命運跌宕,而絕非一般風月俗書可比。以今天的眼光來看,書中此刻賈璉、熙鳳魚水和諧,他們不是那種因為父母包辦,毫無感情,只能在昏夜裡讓本能催動著發生關係的懵懂夫妻,而是能在亮光下互相欣賞,循序漸進地享受性生活之樂,最後能雙雙達到高潮,那樣的一對伉儷,他們的「午嬉」沒有多少值得責備的地方。

賈璉與王熙鳳的性生活,大體上一直採取著這樣的表現手法,用墨十分經濟,卻給人很深印象。第二十三回,寫他們夫妻倆分派大觀園補充工程的管理人員,在利益分割上有矛盾,氣氛緊張起來;但賈璉忽然把話鋒一轉道:「……只是昨兒晚上,我不過要改個樣兒,你就扭手扭腳的。」鳳姐兒聽了,嗤的一聲笑了,向賈璉啐了一口,低下頭便吃飯。這進一步說明他們的性生活不僅正常,而且還頗能自覺地變換花樣,享受性生活中的樂趣。

夫妻暫別,在任何時代任何階層的家庭里都很難避免。第十三回寫到「鳳姐兒自賈璉送黛玉往揚州去后,心中實在無趣,每到晚間,不過和平兒說笑一回,就胡亂睡了。」有的讀者根據書中某些描寫,認為王熙鳳和賈蓉、賈薔不乾不淨,其實,她和那兩位晚輩至多只能說是情感上有些個曖昧罷了;她不僅嚴拒賈瑞的誘姦,而且設毒計將其凌辱終至死亡,從這樣的重大情節上,我們可以看出,在夫妻關係上,她對賈璉的忠實度,是超過對方對她的忠實度的。第二十一回明確交代:「那個賈璉,只離了鳳姐便要尋事」,並不甘心「胡亂睡了」。他對王熙鳳的不忠,跟多姑娘的那回,還可以用在不得不分席的情況下,耐不住性饑渴而「打野食」;但跟鮑二家的那回,則是偏在王熙鳳大張旗鼓過生日的時候,就說明他不僅是肉慾旺盛,追逐皮膚濫淫,而且,也是對平日在王熙鳳那強悍性格壓抑下爆發出的一次大反叛、大發泄。他公然跟姘婦抱怨:「我命里怎麼就該犯了『夜叉星』。」一場暴風雨般的大鬧后,賈母出面說合,公布了一條貴族社會裡最開明的性事宣言:「什麼要緊的事!小孩子們年輕,饞嘴貓兒似的,那裡保得住不這麼著。從小兒世人都打這麼過的。」不過,細想一下,人類社會裡,各個利益集團之間,各人之間,「要緊的事」首先還得說是經濟利益,以及經濟利益的最高體現政治關係,各種道德規範的釐定都是首先尊重這個前提的,貴族如此,平民又何嘗例外。例外的是超越一般性關係的、純感情性的、詩化的愛戀,如賈寶玉和林黛玉,但他們原是天上的神仙(神瑛侍者和絳珠仙草),一般俗眾很難達到那樣的境界。

賈璉和王熙鳳的性關係遭遇到的最嚴重的危機,是尤二姐的出現。這並不意味著婚姻危機,因為像賈府那樣的家庭,男主子三房四妾原是很正常的。王熙鳳原以為,雖然因賈璉「亂搞」而大鬧過,那夫妻相處的格局應該還能長久維繫,所以在賈母開玩笑說把鴛鴦「給璉兒放在屋裡」時,她很輕鬆地說:「璉兒不配,就只配我和平兒這一對燒糊了的卷子跟他混吧。」沒曾想,賈璉因色慾勾搭上了尤二姐,在偷娶之後,竟從性關係上生髮出了真摯的情愛,賈璉從尤二姐那裡感受到了絕對不能從王熙鳳身上獲得的溫柔和順,從此對王熙鳳在性事上也就一冷到底。王熙鳳的遭遇比現在我們常說的「第三者插足」更慘,因為賈赦偏又賞了賈璉一個秋桐,一刺未除,平添一刺,為了拔去這兩根刺,王熙鳳先禮後兵,欲擒故縱,借刀殺人,還假裝好人,雖然終於使他們的家庭結構復原,卻永遠失去了賈璉對她的情愛(如果有過的話)與性愛(那是曾經相當濃釅的)。

關於王熙鳳的命運結局,第五回里有「一從二令三人木」的暗示。有研究者指出,這意味著她與賈璉的夫妻關係經歷了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賈璉對她言聽計從,第二階段則是反過來對她施以命令,第三階段則是把她休了。可惜現在八十回以後曹雪芹究竟怎麼寫的我們無從看見,只從某些脂硯齋批語里得知,曹雪芹筆下有王熙鳳淪落到被役掃雪等情節。

《紅樓夢》里對賈璉王熙鳳夫妻生活的描寫,不避諱寫性,卻又用筆巧妙,既提供了那個時代一對標準貴族夫妻日常起居的栩栩如生的畫卷,又透過他們性愛關係的變化揭示了宗族間的利益摩擦與個人間的性格衝突,而其中的某些內涵,更具有超越時代的性質,使當代中國人在處理與理解夫妻兩性關係上,可以得到有益的啟示。

4 賈璉 -「二爺」

賈璉賈璉

觀點之一:因為賈璉有個叫賈琮的哥哥,所以賈璉被稱作二爺。這個結論似乎是錯誤的,請看下面的例證。

證明:第二回,冷子興演說榮國府時,提到賈赦「也有二子,長名賈璉」。點明賈璉為長,其中「也」字是針對賈政生了兩個兒子說的。

第十三回,弔唁秦氏的名單中,榮國府中的賈璉,寶玉,賈環均不在其上,那麼是否榮國府之人尚未前來弔唁呢?似乎不是,賈蘭明明就在名單里(也有研究者認為此賈蘭應為寧國府的賈藍),寶玉是單獨來弔唁的,而賈璉則去送黛玉回家探父不在京都,所以名單中出現的賈琮既可能是寧府的也可能是榮府的。

第五十三回祭祖,由「賈敬主祭,賈赦陪祭,賈珍獻爵,賈璉賈琮獻帛,寶玉捧香,賈菖,賈菱展拜墊,守焚池。」一句看出,璉琮應是親兄弟,並且賈琮非庶出。祭宗祠是傳統,也是民俗,庶齣子弟至多是站在一旁觀看,親祭一事還應嫡系子孫來作。假設賈琮系庶出,他能與賈璉共獻帛,賈環也應出現並作些事情才對,祭祖既然沒提到庶出的賈環,那麼賈琮也就並非庶出。賈琮庶出應該涉及到版本問題,不知道是作者擁有不同的修改稿,還是後人改動原稿的原因,有的書中賈琮是與賈璉同父同母,有的書中賈琮則與賈璉同父不同母。

第五十三回設晚宴,由「廊上幾席,便是賈珍,賈璉,賈環,賈琮…」一句看出,璉長於琮,是琮的兄。這個無須太多解釋,即使是在當代,眾人就座次序也是很講究的。

觀點之二:賈璉上面有個叫賈瑚的哥哥,所以賈璉被稱作是二爺。這是吳克岐在《犬窩譚紅》一書中提到的,他的依據是曾經有個「午廠本」,「午廠本」中寫到在賈璉之上有「長子賈瑚,早夭」,在賈璉之下「還有庶出一子」,共計三子,但是根據以上分析,可以得出賈琮並非是庶出的結論。或許「午廠本」本身並不可信,這個本子是後人的改本,絕非雪芹原稿。

觀點之三:周汝昌考證出賈璉確實有個哥哥,有興趣的去請查閱周汝昌的著作。清人壽芝的《紅樓夢譜》上也說賈璉有個哥哥,但是不知其名。

觀點之四:有說賈赦是寧府過繼給榮府的,所以賈璉從賈珍,稱二爺。這個觀點與觀點三同樣勉強,與其說是考證,不如說是猜測。

觀點之五:賈璉從賈珠,稱二爺。這個觀點是比較能說得通的,很有可能是正確的。但是這樣一來,寶玉似乎就要變成寶三爺了,雖然有人說,寶二爺的稱呼是僅按賈政一房來算的,但是叫寶玉為寶二爺的可不止賈政一房中人。註:由鳳姐叫李紈嫂子看出,賈珠大於賈璉,賈珠實際上是榮府的王字輩老大,賈璉是老二,寶玉是老三,賈環是老四,賈琮是老五,這是榮府的總排行。若僅按賈政一房來排,則寶玉是老二。值得注意的是,璉二爺稱呼問題,古時就有爭論,而沒有人置疑寶二爺這個稱呼不合適,看來寶玉是從賈珠稱呼。

賈璉賈璉

觀點之六:作者的疏忽。似乎最有可能,《紅樓夢》一書中前後矛盾之處甚多,迎春,惜春,賈琮等都有「身份之迷」,最近還有網友指出賈巧姐莫名其妙的多出了個姐妹。這部長篇小說情節錯綜,人物紛雜,出現疏忽不足為奇。大家可參考金庸先生解答讀者置疑金氏小說中人物前後出現不一致問題的文章。可能作者的原構思當中賈璉確有個哥哥,而後來作者取消了這個想法。作者創作《紅樓夢》多半是斷斷續續的,有可能因為疏忽,而忘了修改前文。

觀點之七:抄手的失誤

觀點之八:可能是從賈珍上論的,因為李紈曾經被叫過「三奶奶」,寶玉也被叫過「四爺」。 也有可能從賈珠上論的。因為大家叫賈珍時總是叫「那邊的大爺」。

觀點之九:應該是從寧府的賈珍。 賈赦、賈政與賈敬三人中,賈赦與賈敬是作為榮府寧府的長子襲爵的,而賈政是沒有爵位的。同比於古人「正出庶出」的觀念,賈赦賈敬的子嗣由於都是所謂的「正出」,是可以同一論序的;而賈政的子嗣顯然不具備這個資格。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