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賈赦,中國古典小說《紅樓夢》中的人物。字恩侯,榮國公之孫,賈代善、賈母之長子,襲榮國公世職。

1 賈赦 -概述

賈赦賈赦
賈赦,中國古典小說《紅樓夢》中的一個人物。字恩侯,是賈母的長子,邢夫人的丈夫,父親為賈代善。他承襲了榮國公的爵位,是榮國府的男主人。他生性好色,在第46回中,他想要母親的貼身丫環鴛鴦做妾,不惜威逼利誘鴛鴦的哥哥,後來遭到賈母的拒絕才作罷。後用銀子買了嫣紅代替鴛鴦。

2 賈赦 -簡介

賈赦,中國古典小說《紅樓夢》中的人物。字恩侯,榮國公之孫,賈代善、賈母之長子,襲榮國公世職。

賈赦為人好色,平日依官作勢,行為不檢。曾與賈雨村勾結,強索石獃子古扇,逼得石獃子憤而自盡。雖上了年紀,兒子、孫子、侄子滿堂,卻還要左一個右一個小老婆放在屋裡尋歡作樂。連他母親賈母也說他放著身子不保養,官兒也不好生做去,成日里和小老婆喝酒。

他不僅糟蹋了無數良家女子,凡賈府中稍有頭臉的丫頭也都不肯輕易放過。在他鬍子花白,兒子、孫子一大群時,還看上了賈母房中的鴛鴦,便執意要她做妾。雖遭到鴛鴦拒絕,仍不肯善罷甘休。直至賈母大發雷霆,方才勉強歇手,終究又花了八百兩銀子,買了一個十七歲女孩子嫣紅,收在屋裡,才悻悻了結。後來鴛鴦在賈母死後,因害怕賈赦的權勢,不得不選擇上吊自盡以換取清白。

他不滿賈母偏向弟弟賈政,與賈母、賈政貌合神離。這個無恥的封建階級的末代子孫,終於遭到查抄家產,革去世職,遠離都成,充軍邊地的應得下場。

3 賈赦 -人物形象

賈赦是賈母的長子,賈璉、迎春的父親。

賈赦雖是世家子弟,襲一等將軍之職,在朝這官,卻貪淫昏暴,算是賈門中不肖子孫的罪魁禍首了。

有一年春天,賈赦看中了幾把古扇,家中所藏的扇子就都不入他的眼了,於是命家人四處搜求。偏巧有一個石獃子,手中有二十幾把古扇,全是湘妃、棕竹、糜鹿、玉竹的,上面都是古人寫畫真跡。賈赦知道后先是吩咐賈璉找到石獃子,出重金購買。扇子是石獃子的傳家寶,他執意不賣。賈赦惱羞成怒,勾結賈雨村,巫陷石獃子「拖欠官銀」,將他拘押,並且抄沒家產。石獃子被弄得家破人亡。古扇,悉數歸了賈赦。

賈赦的生活淫濫無度。他身邊本有一妻數妾,但還是硬讓邢夫人去向賈母討鴛鴦做他的小老婆,還親自對鴛鴦的哥哥說:「自古嫦娥愛少年,他必定嫌我老了,大約是戀著少爺們,多半是看上寶玉,只怕也的賈璉。果有此心,叫她早早歇了心,我要她不來,此後誰還敢收?此是一件。第二件,想著老太太疼她,將來自然往外聘作正頭夫妻去。叫她細想,憑她嫁到誰家去,也難出我的手心。除非她死了,或是終身不嫁男人,我就伏了她。」雖然此事由於賈母的干預,賈赦未能得呈,但最終,還是把鴛鴦逼到了死路上。

迎春漸漸長大了,賈赦將她許給了孫紹祖。賈母、賈政等都反對這門親事,礙於賈赦、邢夫人的「父母之命」管不了。迎春嫁過去之後,受到孫紹祖的百般凌辱,還指著迎春罵:「你別和我充夫人娘子,你老子使了我五千銀子,把你准折賣給我的。」不到一年時間,懦弱的迎春就被作踐死了。

後來,錦衣衛奉旨抄沒賈家時,賈赦成為一名主犯,以「交通外官,依勢凌弱,辜負聯恩,有黍祖德」的罪名,被革去世職,發往台站贖罪。

4 賈赦 -娶鴛鴦

許多人(包括紅學家)都以為,賈赦娶鴛鴦,無非想老牛吃嫩草,不值一談,其實這種看法是不對的。

須知,賈赦是賈母的大兒子,襲榮國公世職,是一個有地位,有身份的大少爺。另外,從貌美如花的迎春和風流倜儻的賈璉身上,也可以看出賈赦是一個美男子,加上他貪杯好色,閱「色」無數,他會看得起模樣稍好、出身低微的丫環鴛鴦嗎?不可能。即使喜歡也不是現在,而是鴛鴦剛進賈府的頭幾年。

那麼,為什麼賈赦到現在才突然提出娶鴛鴦呢?原因是他發現賈母近來偏心。因為賈母是賈府最有錢的人,如果她一偏心,那以後在分錢的時候,勢必會多給賈政,而少給自己。古語云:不患寡而患不均。正是基於這個原因,為了及早防止自己的資產流失,賈赦才迫不及待,出此下策,提出納鴛鴦為妾。

鴛鴦是賈母的貼身丫環,除了負責賈母的日常起居飲食之外,還掌握著賈母錢箱的鑰匙,對賈母的錢財了如指掌。可以說誰娶了鴛鴦,誰就等於掌握了賈母的私房錢,可惜,知子莫若母,賈赦的計謀被賈母識穿,最終未能得逞。

5 賈赦 -人物評價

賈赦賈赦

《紅樓夢》對在封建家庭占統治地位的男人,一概都沒有好評,如賈敬、賈赦、賈政、賈珍、賈璉、賈瑞、賈蓉等,其中尤以對賈赦、賈珍貶斥為甚。如十三回記秦可卿之死寫賈珍痛不欲生,如喪考妣,走路都扶著拐杖,形象的醜惡不必說了。賈赦更作惡多端,陷害良民,顯明的例見第四十八回:誰知雨村那沒天理的聽見了,便設了個法子,訛他拖欠官銀子,拿他到衙門裡去,說所欠官銀,變賣家產賠補,把這扇子抄了來,作了官價送了來。那石獃子如今不知是死是活。老爺拿著扇子問著二爺說:人家怎麼弄來了?二爺只說了一句:為這點子小事,弄的人坑家敗業,也不算什麼能為。老爺聽了就生了氣,說二爺拿話堵老爺了。因此,這是第一件大的。還有幾件小的,所以都湊在一處,就打起來了。

賈赦為了想得一些玩好,勾結了賈雨村,利用官面的勢力,弄得老百姓家敗人亡。平兒言外意,死多活少。這些行為直接雖出雨村,授意顯系賈赦。這段文字暴露封建大地主跟官僚狼狽為奸的實情非常明白,鬥爭的意味很尖銳。該回題曰,濫情人情誤思遊藝,慕雅女雅集苦吟詩,似寫薛蟠、香菱;薛蟠出行,以便於香菱進園學詩入社,尤以香菱為主,原是一回很風雅的文章。其敘平兒跟寶釵說話,不過插筆而已。其實不是的,而且正相反。名為插筆反是正文,而正文反是陪襯。該回主要的目的,即攻擊賈赦。賈璉也夠壞了,比起他父親來還好一些。他說:為這點子小事,弄的人坑家敗業,也不算什麼能為。賈赦的行為連他兒子都看不上眼,其惡可知。從這裡又可以看出,《紅樓夢》對人物的褒貶,含有相對性,即賈璉雖壞,比賈赦卻好;因此有些地方雖亦貶賈璉,在這兒因欲形容賈赦之惡,便不得不把賈璉提高了一步。這個筆法是很深刻嚴冷的。至如第四十六回尷尬人難免尷尬事,尷尬者,邪僻不正的意思。這回書里深惡賈赦、邢夫人,人人皆知,無須多說了。

見於第四回之末:不上一月,賈氏族中凡有的子侄俱已認熟了一半,……引誘的薛蟠比當日更壞了十倍。上文說過薛蟠打死馮淵,是個殺人的兇手,試問再壞到哪裡去?好像有點兒不通,而賈氏諸人的壞亦可想了。《紅樓夢》既表示得這樣明白,最奇怪的,後人偏有點兒喜歡賈赦。如第七十六回,賈母吃飯一段,有人把這文字給修改了許多,彷彿上慈下孝一般,另見《紅樓夢》校例,這兒不說了。第二回賈赦在冷子興口中初見時,脂本、戚本都沒有考語,到乾隆甲辰抄本上便加上一句為人平靜中和。這平靜中和在古代乃上上的考語,卻無端加在賈赦身上,可謂不倫不類,妄謬極矣。偏有程偉元的初次排本(即程甲本)還依照甲辰之文,想來程偉元、高鶚也很喜歡這賈赦的。到了第二年排的程乙本,卻改為為人卻也中平,大約程、高二人想了一想,覺得這樣恭維賈赦未免太過了,所以又改回來一些。

6 賈赦 -奇怪之處

歷來讀《紅樓夢》的人,無不對賈赦在榮國府的地位感到奇怪。榮國府內賈赦、賈政兄弟二人,賈赦是長子,又「襲了官」,而賈政是次子,只是蒙皇恩「額外賜了個主事之銜」,應該說賈赦的地位要比賈政高,但是榮國府正府確是由次子賈政住著,賈赦只住在別府另院,進出榮國府還要坐車,賈母也只跟著賈政住。這是怎麼回事呢?

周汝昌在其《紅樓夢新證》中,對賈赦的奇怪地位作過一番曲折的解釋。周汝昌認為賈赦賈政都不是賈母和賈代善的親兒子,而是代善之弟的兒子,是代善的侄子。代善將賈政過繼為自己的兒子,而賈赦則連過繼兒子也不是。

然而,曹雪芹為何在《紅樓夢》中將賈赦賈政都寫作親兒子呢?《紅樓夢》中的原話是這樣的:「榮公死後,長子賈代善襲了官,娶的也是金陵世勛史侯家的小姐為妻,生了兩個兒子:長子賈赦,次子賈政。」(第二回)這又明明白白說賈赦賈政是代善的親兒子呀!周汝昌認為曹雪芹之所以這樣寫是有其「不得已的苦衷的」:「賈赦和賈政本是同生,都是代善之弟的嫡子,而一個出繼於賈母系下,若分敘為兩支,把賈赦直寫成侄子,倒不要緊,但那樣就勢必得說成『代善只生了一子』而把賈赦賈政的同生關係分拆開來;這樣表面似合,但實際上恐怕不如此清楚簡單,心安理得。而且如此一來,也是必得連帶地提起賈赦這一支,即是說,非敘他的父母、祖父母不可,那麼,必須追敘『榮國公』的次子,這裡面便麻煩大了!……這些極其複雜而微妙的關係,大約使得曹雪芹在運用素材和藝術創造之間發生了困難,因此才不得已想出這個變通的辦法來,乾脆把賈赦這一支,都挪到賈母系下來,混二支而充一支。」(《紅樓夢新證》第二章,第三節)

周汝昌通過這樣曲折的解釋,對賈赦的奇特地位作了說明,認為賈赦只是賈母和代善的侄子,自然不能住在榮國府。但是周汝昌的解釋本身存在很多疏漏之處,其中最大的疏漏就是「襲官」問題。如果賈赦是侄子,賈政是兒子的話,那麼襲官的就應當是賈政而不是賈赦。這道理很明顯,如果代善沒有兒子,那麼他過繼兒子最大的目的就是為了承宗祠,但現在書中明明是賈赦襲官,所以賈赦賈政二人不可能是代善的侄子或過繼兒子,只能是其親兒子。更何況書中明說代善「生了兩個兒子」,這一點不能毫無根據的否定。

其實,解釋賈赦在榮國府的奇怪地位,不必費這麼大的事,繞這麼大的彎子。有一種更簡單也更合理的解釋,那就是:賈赦賈政當然是代善的親生兒子,但只賈政是賈母所生,是嫡子,賈赦是代善之妾所生,是庶出,賈赦非賈母所親生。這樣榮公代善去世后,因為賈母仍在,所以榮國府仍由賈母居住,賈政因為是賈母親生,是嫡子,所以跟著賈母住在榮國府正府,而賈赦雖然是長子,襲著官,但因為是庶出,也因為賈母「偏心」(至少從賈母和賈赦的關係上來看,賈赦這樣認為),所以別院另住。

賈赦在榮府中的庶出地位,書中本有暗示。第七十五回,寧榮二府賞中秋家宴玩擊鼓傳花的遊戲,賈環得花后,步寶玉之後也做了一首詩,賈政看了不悅,這時:「賈赦乃要詩瞧了一遍,連聲贊好,道:『 這詩據我看甚是有骨氣。想來咱們這樣人家,原不比那起寒酸,定要『雪窗熒火』,一日蟾宮折桂,方得揚眉吐氣。咱們的子弟都原該讀些書,不過比別人略明白些,可以做得官時就跑不了一個官的。何必多費了工夫,反弄出書獃子來。所以我愛他這詩,竟不失咱們侯門的氣概。 』因回頭吩咐人去取了自己的許多玩物來賞賜與他。因又拍著賈環的頭, 笑道:『以後就這麼做去,方是咱們的口氣,將來這世襲的前程定跑不了你襲呢。』」(第七十五回)這段文字至少透漏了三個方面的意思:

第一、賈赦在這裡忽然對賈環大加讚賞,固然屬氣味相投,但主要還是因為他二人身份、地位相似的緣故。我們知道賈環是庶出,正因為賈赦也是庶出,所以他才借評價一首詩的機會對這個弟弟的兒子大加讚賞。賈赦對賈環的稱讚,實際上是自贊,否則的話,從來不談什麼詩的賈赦忽然對侄子的一首詩發生了興趣,豈不奇怪!

第二、我們要注意到賈赦的這一句話:「咱們的子弟都原該讀些書,不過比別人略明白些,可以做得官時就跑不了一個官的。何必多費了工夫,反弄出書獃子來。」這一句話是有所指的,它指的是誰呢?誰是「書獃子」呢?我們應該記得第二回冷子興的話:「次子賈政,自幼酷喜讀書,祖父最疼」。可見賈赦的這幾句話實際上是指向賈政的,再聯繫本回上面賈赦借講笑話的機會抱怨賈母偏心一事,可知這裡賈赦表達的是對作為嫡子的賈政和賈母偏向賈政的不滿。

第三、在中國古代宗法制度上,雖然有「立嫡不立長」的原則規定,但具體來看也不是不能變通。所以在這裡賈赦才對賈環說:「將來這世襲的前程定跑不了你襲」的話,而書中實際上也是庶出的賈赦「襲了官」,賈赦此話暗含了向賈母及賈政挑釁的意味:「我是庶出又怎麼樣,這世襲的前程還不是歸了我!」

總之,從七十五回這一大段文字可以看出賈赦在榮國府內的庶出地位,而賈赦在書中的各種奇特之處,也可以由賈赦是庶出這一點來做解釋

7 賈赦 -人物特點

① 量小識短 《大學》曰:「所謂治國必先齊家,其家不可教,而能教人者,無之。」⒀所謂齊家,就是管理家庭或家族的事務,把整個大家庭管理的井井有條,和諧美滿,幸福安康。賈赦作為賈府的長房,榮國公嫡孫,他完全有義務肩負起「齊家」的責任。可事實是,賈赦不僅置偌大的家業於不顧,而且還不時與賈政一府爭權奪利,傾軋排擠。兄弟和睦才能振興,至少可守住家業,而兄弟骨肉之間的相殘只能使整個家族滑向消亡的深淵,如此簡單的道理,連賈府里年輕的女孩子都知道,而賈赦竟不知,足見賈赦見識短淺,器量狹小。

賈赦與賈政兩府的矛盾由來已久。在榮國府里,雖然官爵是由賈赦承繼,但真正主持家政的卻是賈政這一派,而且賈赦在賈母面前似乎並不得寵,主要還是因為他放著身子不保養,官兒也不好好做,成日里和小老婆喝酒,不務正業。賈家的親戚也不怎麼喜歡賈赦為人。在小說第三回,林如海送女進京前向賈雨村介紹賈赦和賈政時,林如海對賈赦的介紹只是一句帶過,而對賈政卻大加讚賞了一番。賈雨村進京謀缺,賈政「竭力內中協助,題奏之日,輕輕謀了一復職候缺」,這說明無論是齊家還是做官,賈赦所處地位都極其「尷尬」,「尷尬」一詞本是作者用以形容賈赦的妻子邢夫人的,在小說第四十六回「尷尬人難免尷尬事」,脂批:「只看他題綱用『尷尬』二字於邢夫人,可知包藏含蓄文字之中莫能是也」。⒁「含蓄文字」其實就是在隱批賈赦之同於其妻邢夫人「尷尬」。正如此他才會急迫地要奪取在家族裡的威望和權力。事實上,賈赦一府也曾執掌過一些家庭事務上的權力,書中第七十一回有這樣一段文字,「這費婆子原是邢夫人的陪房,起先也曾興過時,只因賈母近來不大作興邢夫人,所以連這邊的人也減了威勢」,因為失去了賈母的寵幸,所以賈赦這邊便也不再有了「威勢」。此消彼漲,賈政那邊便威勢漸盛。如此一來,賈赦與賈政兩派的鬥爭就愈顯激烈。

「鴛鴦拒婚」一事看似賈赦荒淫好色,欲強納鴛鴦為小妾,其實不然,鴛鴦為賈母丫鬟多年,賈赦如已看上鴛鴦,何不早幾年納為小妾,為何偏要等到鴛鴦成為賈母貼心侍女后,才想將其納為妾呢?況且鴛鴦本人在賈府眾多丫鬟中,相貌並不算出眾,其美貌勝於鴛鴦的丫鬟甚多。因而,無論從時間上還是從鴛鴦相貌看,賈赦因色慾納其為妾的可能性都不大。我認為,賈赦想要娶鴛鴦為小老婆,實際上是向賈政一派奪權。眾所周知,鴛鴦是賈母身邊貼心的丫鬟,與賈母關係最密切。連王熙鳳都要讓她三分,賈璉見到她都要叫她「好姐姐」。更重要的是鴛鴦還掌管賈母的財物,書中多次提到賈璉和熙鳳因缺錢求鴛鴦弄出點賈母的「梯己」。正因鴛鴦手握大權,賈赦才想將其納為小妾,這樣便可控制賈母,藉以打壓賈政那一邊,奪回在家族裡的權力。這一點賈母是清楚的,「賈母聽了,氣的渾身亂戰,口內只說『我通共剩下這麼一個可靠的人,他們還要來算計!』因見王夫人在旁,便向王夫人道『你們原來都是哄我的!外頭孝敬,暗地裡盤算我,……弄開了他,好擺弄我!」,賈母之所以向在旁的王夫人發脾氣,其實就是因為賈母對賈赦和賈政兩邊的鬥爭是清楚的,這位久經世故的老人清楚地知道賈赦欲娶鴛鴦的真實意圖就是「擺弄我」,排擠賈政、王夫人的勢力。但最終賈赦的欲圖還是未得逞。隨後兩派的鬥爭日趨白熱化,直至「綉春囊」事件,兩派的鬥爭趨於尖銳、明朗化,賈赦和賈政兩派的鬥爭也達到了高潮。抄檢大觀園從表面看來是王夫人對園內的一次大清洗,而賈赦一面未露、一語未發。和賈赦強娶鴛鴦一樣,此次抄檢亦由邢夫人出面,從中我們不難看出賈赦的影子,而這也恰是作者所慣用的「草蛇灰線」之法。抄檢因「綉春囊」而起,而綉春囊卻是邢夫人從傻大姐手裡發現的,既而又由邢夫人轉給王夫人。邢夫人之所以給王夫人,是希望藉此事件打壓一下王夫人在賈府內的威望。綉春囊剛到王夫人之手時,王夫人的第一反應便認為此物應為王熙鳳所有,而邢夫人素來對王熙鳳不滿,「如今連他的正經婆婆大太太都嫌了他,說他『雀兒揀著旺處飛,黑母雞一窩兒,自家的事不管,倒替人家去瞎張羅』」。綉春囊之事正好離間了王夫人和王熙鳳之間的關係,王熙鳳至此失去了王夫人的信任,以致王夫人一意孤行抄檢大觀園,這正是賈赦一派所要看到的。抄檢中,邢夫人的陪房王善保家的就狐假虎威,「那些丫鬟們不大趨奉他,他心裡大不自在,要尋他們故事又尋不著,恰好生出這事來,以為得了把柄。又聽王夫人委託,正撞在心坎上」,整個抄檢鬧的大觀園雞犬不寧,風聲鶴唳,也使賈府女孩子們的這片清潔之地風雨飄搖,女兒們從此走向了「各奔騰」之路。對於賈府而言,這次抄檢也使兩邊的矛盾進一步加深,賈府內部更是離心離德,一副「大廈將傾」的慘象,抄檢后的中秋節家宴,連一桌子人都湊不齊,整個家宴凄涼寂寞,死氣沉沉。抄檢中賈府中很有見識的三丫頭探春痛心地說「可知這樣大族人家,若從外頭殺來,一時是殺不死的,……先從家裡自殺自滅起來,才能一敗塗地!」,堅固的堡壘都是從內部攻破的,有學者認為,賈府最後獲罪可能就是家裡的奴僕告發,被賈府的政敵抓住把柄,致使後來被抄家,「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賈府內兩派人都「恨不得你吃我,我吃了你」,內鬥生髮內祟,內祟引來外禍,偌大的賈府就在賈赦和賈政兩派的內耗中走向敗亡。賈赦身為榮國府的爵位的繼承者,理應從整個大家族的利益出發,可他器量狹小,見識短淺,為一己私利,與自己的兄弟相爭相鬥,致使祖業敗盡,家族消亡。
② 無知昏聵 小說第七十五回,賈赦在褒揚賈環作的詩時大發一番「讀書觀」,「像我們這樣的人家,原不必讀什麼書,只要認識幾個字,不怕沒有一個官兒做」,此番言論居然從一個鐘鳴鼎食、翰墨詩書之族的長輩口中說出,這不得不令人覺得其人昏聵愚昧,無知無識。當時的賈府早已家道中衰,子孫安富尊榮,滿足現狀,不求上進,只靠祖宗留下的家業,坐吃山空,而賈赦竟不知家業日微的現狀,毫無危機感,相反他蔑視讀書,忽視讀書的重要性。在當時賈府若想振興祖業,其可行的辦法只有兩條,要麼勤奮讀書,考取功名,進階仕途;要麼效力疆場,建功立業。只有如此賈家才有中興之可能。為此,《紅樓夢》的續書者在補續中,讓賈寶玉和賈蘭在賈府敗落後,應試科舉,博得功名,「蘭桂齊芳」,賈家「沐皇恩」,「延世澤」,家道中興。因為在那樣的時代環境下,一個人或者一個家族,若想富貴顯達,科舉之路是必須的。賈家雖可官爵世襲,但爵位傳至賈赦已是第三代了,而世襲罔替,是要累世降襲,每襲一代,就要降一級,這樣無望襲蔭的子弟,也只能走科甲之路了。賈赦如此蔑視讀書,真可謂無知無識,並且毫無遠見。

賈赦不僅蔑視讀書,而且對子女也極不負責。迎春誤嫁孫紹祖,賈政極力反對,奈何賈赦不聽。迎春嫁到了孫家,使得迎春失去了「公府千金」的地位,最終導致迎春「金閨花柳質,一載赴黃梁」的悲劇結局,迎春是賈府中由「公府千金」淪落到「蒲柳下流」的第一人,可製造這場悲劇的卻是迎春的父親賈赦,賈赦的昏聵愚昧最終害了自己的親女兒。
③ 不務正業 世襲一等將軍,榮府嫡子,卻整日和小老婆喝酒,「放著身子不保養,官兒也不好生去做」,這無疑引起了賈母對賈赦的極大厭惡。元春省親一回里,賈府在熱火朝天地修建省親別墅,而賈赦「只在家高卧,有芥豆之事,賈珍等或自去回明,或寫略節,或有話說,便傳呼賈璉、賴大等領命」。「高卧」一詞本是指清高亮節,品行高雅。如《晉書•隱逸傳•陶潛》「嘗言夏日虛閑,高卧北窗之下,清風颯至。自謂羲皇上人。」,《世說新語•排調》:「卿(謝安)違朝旨,高卧東山,諸人每相與言:『安石不肯出,將如蒼生何』?」。《紅樓夢》作者借用「高卧」一詞用在賈赦身上,使其極具諷刺意味,批判他身為官爵之承者,家族之長者,不管家庭事務,不知管束晚輩子孫,而一味「高卧」自己府中,棄家業於不顧。作者還借用書中賈赦的侄兒賈環作的燈謎對其進行了一番深婉地諷刺,「大哥有角只八個,二哥有角只兩根。大哥只在床上坐,二哥愛在房上蹲」(第二十二回),隱諱地批評了賈赦和賈政兄弟倆,大哥賈赦好比枕頭,空承爵位,不務正業,「繡花枕頭——中看不中用」。連脂硯齋也不禁叫好:「虧他好才情,怎麼想來」。⒄難怪元春沒猜出謎底,非不知謎底,乃避諱也。

8 賈赦 -婚姻

前妻:已死,生下了兒子賈璉。

邢夫人:賈赦續弦,無能而自私自利的女人。

未知:妾,已死,生下了賈迎春。

嫣紅:小妾。

翠云:小妾。

9 賈赦 -相關介紹

鴛鴦為何死也不肯上賈赦的床

一、出於對賈母的照料和同情。

賈母雖然是賈府家政大事的最高裁決者,一言九鼎,說一不二,高高在上,但是賈母又是非常可憐的,她「一生沒養個好兒子」,大兒子賈赦整天不務正業,小兒子賈政在賈府里始終找不到感覺。兒媳婦、孫媳婦們也只不過是時常忙裡偷閒來哄她說笑,幫不上什麼忙。賈母身邊只有鴛鴦「這麼一個可靠的人」。鴛鴦的心很細,很「投主子的緣法」,賈母的事情,「她還想著一點子:該要的,她就要了來;該添什麼,她就趁空兒告訴他們添了」。鴛鴦的「年紀也大些」,賈母的脾氣性格,她很清楚,所以賈母寧可把最賢惠的襲人和最漂亮的晴雯送給寶玉,把琥珀暫時借調給黛玉使喚,但是卻始終把鴛鴦留在身邊,不讓離開半步。賈母有鴛鴦在身邊伺候著,「就是媳婦、孫子媳婦想不到的」,賈母「也不得缺了」。如果鴛鴦走了,他們就是弄個「真珠兒似的」人來,賈母也不習慣,使喚著也不順手。賈母離不開鴛鴦,是因為她需要鴛鴦的日常照顧,所以賈母寧可花「一萬八千」的銀子給賈赦再買一個,也決不會讓鴛鴦去做賈赦的小老婆;鴛鴦也離不開賈母,是因為賈母身邊沒有個「可靠的人」,確實很可憐,很讓人同情,只有她才能給於賈母無微不至的照顧。
      
二、出於對姨娘悲苦命運的認識。

鴛鴦是賈母的首席大丫鬟,是賈府中地位最高的「奴才」。多年在賈府中的耳聞目睹,使鴛鴦比較深刻、清醒的認識到「做小老婆」的辛酸命運。比如趙姨娘,雖然身為姨娘,但在王夫人、鳳姐甚至自己親生女兒探春面前,卻還是個不折不扣的奴才,哪裡還有什麼人格和尊嚴。所以,當平兒和襲人勸她以已經許給賈璉或寶玉為借口拒絕賈赦時,她坦言正告她們說:「你們自以為都有了結果了,將來都是做姨娘的!據我看來,天底下的事,未必都那麼遂心如意的。你們且收著些吧,別忒樂過了頭兒!」鴛鴦是「家生女兒」,賈府的大事小情她都會看得到、聽得到,尤其是對姨娘們的辛酸悲苦,她更是心中有數,所以才有了她對平兒和襲人的那番真知灼見。

三、出於對老色鬼賈赦的厭惡。

賈赦是賈母的大兒子,雖然襲著「一等將軍」的官爵,卻不為賈母所喜歡,賈府的家政大事一概交由小兒媳婦王夫人掌管,難怪賈赦說賈母「偏心眼」。同時賈赦不務正業,放著「官兒也不好生做,整日和小老婆喝酒」,而且為人「太好色了」,看到「略平頭正臉的」姑娘、丫鬟就不放過,「左一個右一個的放在屋裡」,導致 「姬妾眾多」,甚至「貪多嚼不爛」,不知道「耽誤了」多少女子的青春年華。再者,賈赦「如今上了年紀」,「鬍子蒼白了」,可見賈赦的歲數已經不小了,從賈母後來說的「進了這門子」已經「連頭帶尾五十四年」的這句話中,可以看出賈母的大兒子賈赦的年齡也差不多有五十三歲了,所以賈赦在鴛鴦的眼中,可以稱的上是「朽木枯骨」了。「自古嫦娥愛少年」,正值青春妙齡的鴛鴦,從內心裡是不願意做賈赦這個已經年過半百的「糟老頭子」的。所以鴛鴦才會說出這樣一句表示決心的話來:「別說大老爺要我做小老婆,就是太太這會子死了,他三媒六聘的娶我去作大老婆,我也不能去!」

四、出於對當時下流世俗的厭恨。

鴛鴦是個「極有心胸氣性的丫頭」,對當時媚眼攀勢的下流風俗非常厭恨。賈府上下,從主子到僕人,一個個都「安富尊榮」,都有「一顆富貴心,兩隻體面眼」,恨不得自己的親人都能攀上「高枝」,在賈府能佔得一席之地,自己也順勢賺些體面,弄些好處。鴛鴦的哥哥、嫂子就是這種人,鴛鴦打心眼裡對他們是瞧不起的,是有抵觸情緒的。所以,當鴛鴦的那位趨炎附勢、俗不可耐的嫂子喜滋滋的勸鴛鴦「就範」時,鴛鴦氣的沖嫂子的臉「下死勁啐了一口」,罵道:「你快夾著你那屄嘴離了這裡,好多著呢!……怪道成日家羨慕人家的丫頭做了小老婆,一家子都仗著他橫行霸道的,一家子都成了小老婆了!看得眼熱了,也把我送在火炕里去。我若得臉呢,你們外頭橫行霸道,自己封就了自己是舅爺;我要不得臉敗了時,你們把王八脖子一縮,生死由我去!」鴛鴦的這一番話,可以說是譏彈時弊,一針見血,是對當時下流風俗的憤世嫉俗般的義正言辭!難怪鳳姐會認為不識時務的「鴛鴦素習是個可惡的」!

五、出於對賈府即將敗落的遠見。

賈府的很多丫鬟們對於賈府的發展方向,是具有敏銳的洞察力的,就連身份比鴛鴦更卑微的小紅和司棋都能發出「千里搭長棚,沒有不散的筵席」的憂慮和感慨,鴛鴦由於長期在賈母身邊伺候,可以說是「站得高,看得遠」,尤其是對賈府今後必將敗落的趨勢,更具有前瞻性和預見性。從外人眼裡看著「轟轟烈烈」的賈府,已經不能與以前同日而語了,雖然「外面的架子雖未甚倒」,可是「內囊卻也盡上來了」。賈府上下又不知道節儉,又沒有很好的「進項」,只知道貪圖享樂,坐吃山空。政治上雖然有元春以皇妃的身份暫時支撐著,一時間倒塌不了,但也只是「瞬息的繁華」。然而,賈府的經濟狀況已經到了「入不敷出」的艱難境界,而且每況愈下。作為賈府最高裁決者的丫鬟,鴛鴦是有這種見識的。果然不出鴛鴦的預料,到了後來,賈璉有一次因為手頭緊沒辦法,只好偷偷的找鴛鴦幫忙,把賈母「查不著的金銀傢伙偷著運出一箱子來,暫押千數兩銀子支騰過去」,就是鴛鴦對賈府必將敗落正確判斷的最好證據。賈府敗落後,就連她的主子們都自身難保,更別說是個姨娘,是個小老婆了。

在賈府的眾多丫鬟中,鴛鴦無疑是最聰明、最有遠見的,她忠誠可靠,見識卓著,憤世疾俗,目光長遠,不為眼前的利益所誘惑,不為主子的淫威所屈從,不為家人的勸告所心動,不為下流的風氣所腐蝕,用她那顆剛烈而不屈的心,敢於以卵擊石,以死抗爭,決不委身於以賈赦為代表的「鬚眉濁物」,從而贏得了身心的純潔。再者,從她當眾對賈母說的那番「我這一輩子,莫說是寶玉,就是寶金、寶銀、寶天王、寶皇帝,我橫豎不嫁人就完了」 的話中也可以看出,鴛鴦在嫁不嫁人這個問題上已經心如鐵石,連天王和皇帝都不肯嫁,難道她會嫁給賈赦當小老婆,上賈赦的床嗎?!

上一篇[王夫人]    下一篇 [邢夫人]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