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赤字財政(deficit financing),赤字是財政年度內財政支出超過財政收入的差額,赤字財政指國家制定赤字財政政策,實行赤字財政計劃。在制定國家預算時,國家有意將當年預算支出安排得大於當年預算收入,不足的預算資金,依靠發行國債、向銀行透支、發行財政性貨幣的辦法來應付。資本主義國家經常使用的一種財政政策。

1歷史

赤字財政出現於20世紀30年代以後。1929~1933年,發生了世界經濟危機,為解釋和解救危機,赤字預算論紛紛出現,其中,英國經濟學家凱恩斯和美國經濟學家漢森的理論最具代表性。他們認為,財政收支平衡不是國家理財的原則,負債多少也不是衡量一國財政穩定的尺度。資本主義經濟之所以陷入了長期蕭條和危機,原因在於有效需求不足。國家為了促進就業和消除危機,應該積極進行經濟干預,採用擴大國家預算支出的方式,舉辦公共工程,增加政府投資,增加軍事訂貨,支付出口補貼等。國家在實行這些政策中難免會出現赤字,但可以刺激社會總需求,增加就業,從而增加國民收入,緩解或消除經濟危機。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西方的許多國家使用了這種政策。但是,赤字財政未能真正消除危機,反而又引起不斷的通貨膨脹。70年代以後,就業不足、經濟停滯和通貨膨脹同時出現,成為資本主義國家經濟中的嚴重問題。
赤字,意即入不敷出。財政赤字,即政府的支出額度比收入的部分多,多花的這一部分預算,就會隨著國庫的支出流入國內社會當中;貿易赤字,即進口總額比出口總額多,又稱入超,多花的這一部分錢,就隨著國際貿易流入國際社會當中。 因紀錄虧損皆是用紅筆記錄,故名。

2使用

赤字財政
政府通過發行國債擴大政府投資,刺激經濟增長是必要的,也是可行的。但中長期仍應以適度從緊的財政政策為宜。赤字財政政策作為市場失靈時政府對市場的補救,只能作為啟動力量來使用,以期由政府投資帶動社會力量、民間力量,從而恢復市場活力。如果超過啟動力量的定位,變成政府代替市場,則有可能事與願違,產生擠出效應。美國的赤字財政政策本是應對大危機的短期政策,但政府卻不自覺的使之長期化,給經濟帶來了嚴重的危害,足以作為中國的前車之鑒。
採取赤字財政政策必須審時度勢,十分謹慎,要為將來的政策調整留下空間和餘地。在政策導向上不應再鼓勵地方政府和各個部門擴大投資、多上項目;同時,要選擇好政府投資的項目,避免形成新的重複建設。如果政府投資項目選擇不當,雖然作為固定資產投資會增加當年的國內生產總值,並對投資品的生產起到一定的拉動作用,但對於今後的繼續發展或者作用不大,或者成為一堆無用的廢物。考慮經濟狀況,可以適當減少「需求乘數」較高的政府投資,增加在公共衛生、農村教育等方面的支出。與此同時必須在提高財政支出的效率上做文章,在財政支出項目上必須進行科學論證,減少很多項目缺乏長遠規劃、盲目投資的現象;在財政支出過程中應建立有效的監督管理機制,增加支出的透明度,杜絕挪用、貪污財政資金現象;正確處理總量擴張與結構調整的關係,適當轉變政府財政投資方向,在堅持基礎設施投資為主的同時,加大對傳統產業技術改造和新型高科技產業的投資,推動產業結構向合理化、高級化方向演變,加快國有經濟從粗放型增長向集約型增長的轉變。
赤字財政

  赤字財政

中國與美國相比,有許多劣勢決定了中國長期實行赤字財政政策的負面影響會更大。首先,中國所處環境與當時的美國不同,當前經濟全球化浪潮愈演愈烈,世界經濟動蕩不安,國家失去債務償還能力,由此帶來的金融崩潰危險對發展中國家一直是忽隱忽現的陰影。作為通貨,美元赤字使美國在國際經濟中漁利,而中國只有保持充足的財力才能抵禦各種可能的國際風險。其次,中國的經濟實力遠遠落後於美國,許多配套政策措施的運行和操作尚不成熟和完善,面對赤字財政可能帶來的危害,缺乏應變能力。經濟資源的有限性也決定了擴張性赤字財政政策只能是短期的。這是因為赤字財政政策以國民經濟中存在閑置資源為前提,中國儲蓄率高於投資率,銀行資金存大於貸,財政用發債方式籌集適量資金,專項用於基建,可直接增加社會需求,使閑置資金得到充分利用,國民收入增加。但閑置資源畢竟有限,長期實行擴張性財政政策超過經濟承受能力,會導致經濟過熱,引起通貨膨脹。
所以,當前運用擴張性赤字財政政策加快基本設施建設,只是在特定條件下採取的一種暫時性的財政政策。從中長期看,仍然要堅持財政收支基本平衡的原則,實施適度從緊的財政政策。因為財政存在大量的赤字,無論對財政本身的運作,還是對國民經濟的整體運行都是不利的,特別是在赤字長期化的情況下更是如此。從長期來看,赤字財政是今天花明天的錢,這一代人花下一代人的錢。在國民經濟中,儲蓄由私人儲蓄和政府儲蓄(財政盈餘)組成。財政赤字是負儲蓄,會減少儲蓄。長期經濟增長要依靠投資,投資來自儲蓄。今天的赤字支出減少了明天的儲蓄,從而不利於長期經濟增長。
還應該注意的是,赤字籌資的錢一定要用於有利於長期增長的項目。如果把這些錢用於錯誤的投資,財政支出就會成為浪費,結果是付出了代價又無所收益。在社會需求低迷的情況下,興建鐵路、機場、港口等公共基礎設施是適當的,它既能增加有效需求,又能增加長期供給。但從長期看,也不能持續不斷地採取興建大型工程的辦法,特別是不宜把建設周期過長的公共工程作為穩定政策的工具,一是公共工程的刺激效應或乘數作用會呈現遞減趨勢,待公共工程一旦飽和時,則只有刺激需求效應,而增加供給的效應即將消失。二是當需要轉入緊縮時,公共工程要麼繼續,則發揮不了收縮作用;要麼停工,則會導致資源配置的浪費和損失。

3作用

消極作用
1.赤字財政政策並不是包治百病的良藥。刺激投資,就是擴大生產能力。實行擴張性政策,有可能是用進一步加深未來的生產過剩的辦法來暫時減輕當前的生產過剩。因此,長期擴張積累的後果必然會導致更猛烈的經濟危機的暴發。筆者認為,中國經濟已經進入過熱狀態,其表現形式是投資過熱。全國有86條地鐵線正在施工或在計劃籌備中;全國手機年產能約為1.3億部(約為世界總需求的35%),三年後產能預計翻番;中國汽車產能三年後預計翻番;化纖產能三年後接近翻番,此外還有鋼鐵、水泥、港口等大批在建項目。改革開放20多年,中國經濟的市場化程度大大提高,資源配置亦趨合理。但是資本市場仍存在許多問題。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一是政府干預;二是資本項目不開放,導致過剩的資金在國內找不到出路,又不能去海外,最終資本投在不該投的地方,三是外資,外資對中國經濟發展起著重要的作用,但有些地方外資泛濫,有時甚至成災。[5-6]
2.財政赤字可能增加政府債務負擔,引發財政危機。財政風險指財政不能提供足夠的財力致使國家機器的運轉遭受嚴重損害的可能性,當這種可能性轉化為現實時,輕者導致財政入不敷出,重者引起財政危機和政府信用的喪失。財政赤字規模存在著一個具有客觀性質的合理界限,如果赤字規模過大,會引發國家信用危機。對財政赤字風險性的評價,國際上通常用四個指標:一是財政赤字率,即赤字佔GDP的比重,一般以不超過3%為警戒線;二是債務負擔率,即國債餘額佔GDP的比重,一般以不超過60%為警戒線;三是財政債務依存度,即當年國債發行額/(當年財政支出+當年到期國債還本付息),一般以不超過30%為警戒線;四是國債償還率,即當年國債還本付息/當年財政支出,一般以不超過10%為警戒線。在中國,總體上暴發財政危機的可能性不大,但隨著國債規模擴大,中央財政的債務依存度已經相當高,2002年財政赤字率為3.004%,達到國際公認警戒線3%,財政債務依存度為36.32%,超過國際警戒線上限6.32個百分點,國債償債率18.78%,超過國際警戒線上限8.78個百分點。政府還債壓力增大,財政運行面臨的風險度提高,一旦負擔超過一定限度,必然引發財政危機,造成財政風險。當前的國債運行正在步入借新債還舊債的高度債務時期,可用於國家建設性的債務支出比重逐步下降,而且投資經濟效益不佳,這就進一步弱化和降低了未來政府的償債能力。另外,從中央財政到地方財政,都存在大量「隱性赤字」。部分隱形債務構成潛在財政風險,主要包括地方政府建設貸款,未納入預算的國務院有關部委以中國政府名義從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外國政府借人的政府主權外債,國有企業與國有銀行等金融機構虧空,糧食虧損掛賬和社會保障支付缺口等。按照世界銀行的估計,中國2002年隱形債務佔GDP的比重為50%至70%.這些儘管沒有被納入到政府債務中,但政府又必須承擔這一部分債務,所以可能造成支付缺口,從而可能對財政構成壓力和風險。
3.赤字財政政策孕育著通貨膨脹的種子,可能誘發通貨膨脹。從某種程度上說,赤字財政與價格水平的膨脹性上升有著固定的關係。其原因並不難尋。在一個社會裡,赤字財政導致貨幣需求總量增加,而現存的商品和勞務的供給量卻沒有以相同的比例增加,這必然要使經濟產生一種通貨膨脹缺口,引起價格水平提高。在財政赤字不引起貨幣供給量增加的情況下,赤字與需求拉上型通貨膨脹有直接關係。眾所周知,需求拉上型通貨膨脹是由總需求的增長引起的。在開放型經濟狀態下,總需求由消費、投資、政府支出和出口構成,這四個因素中的任何一個因素的變動都會影響總需求的變動。如果赤字不斷增加,促使總需求增加,以至於總需求超過充分就業時所能達到的產出水平,就會出現通貨膨脹。中國建國后三次通貨膨脹,即建國初期的第一次通貨膨脹,60年代初期的第二次通貨膨脹,80年代的第三次通貨膨脹,這三次通貨膨脹雖然是在不同的歷史條件下發生的,但其發生都同大量的財政赤字緊密相連。中國經濟已有過熱的苗頭,一個重要表現就是「生產資料瓶頸」的出現和價格的上漲。去年以來,隨著投資的增長,中國鋼材、水泥、煤炭、化工產品的價格就開始攀升,並逐步在部分地區發生電力供應緊張。如果投資高漲的局面持續下去,「生產資料瓶頸」的問題會進一步惡化,導致生產資料價格的持續上漲,並最終體現到消費品價格中,導致通貨膨脹。再加上中國出口的增長也在加快,國際上存在著「人民幣升值」的預期,外匯流人在增加,導致基礎貨幣投放增加,這時若投資持續高增長,引起貨幣流通速度加快,更容易引發通貨膨脹。
上一篇[保羅·福克斯]    下一篇 [企業素質]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