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赤月知佳,男,屬於虛擬人物。

1 赤月知佳 -人物簡介

赤月知佳赤月知佳

姓名:赤月知佳(AKATSUKI Chika)(あかつきチカ)    

體重:66kg   

武器尺寸:全長105cm 刀長 2尺3寸5   

武器重量:780g(含鎖鏈)   

和思徒是"命運共同體",由於在組裝屍體時自己的右手與思徒的右手裝錯,因此必須與他形影不離.若兩人分開超過一定距離或時間,右手會同時腐爛:且兩人狩獵非法殭屍時,必須互換右手才可以召喚武器。   

有一個十分漂亮的妹妹和一個歐美系的美型老爸。單親,小時候因為錢被母親拋棄,因此對「錢」這個字眼特別講究。通常稱呼紀多滿為「跑腿的」,武器是一把長刀,有時會擺出一副惹人憐愛的小動物表情。與芝憐一郎是多年好友。 

2 赤月知佳 -《殭屍借貸》簡介

女主人公紀多滿是個唯唯諾諾的內向少女。某日,這位弱氣少女發現和她從大橋塌陷事故中奇迹生還的同校同級生赤月知佳和橘思徒兩人頸上兩個的黑環……那種圓環則是只有紀多所擁有的「死神之眼」才能看到,一但等黑環變得很深,死神就來割走他的頭。為了救他們兩個小滿準備接近他們,卻發現這兩人身上隱藏著很大的秘密——他們向專營生命融資的「Zombie-Loan」以高額的經費讓已死的自己復生並定下契約以殭屍的身份完成賞金任務來還貸。知佳和司徒得知小滿可以看到黑環,把她拉進了「Zombie-Loan」作為幫忙。事件很快就發生了,三人的學園最近有很多學生奇妙失蹤,知佳和司徒兩人判斷是非法殭屍作祟,便決定夜訪學園探個究竟。果真如此,知佳和司徒便和非法殭屍展開戰鬥。不料,小滿被非法殭屍砍到,差點死亡。但由於思徒認為小滿的「死神之眼」可以幫他們更快追還債務,於是兩人為救她付下高額欠款,讓她得以存活。因此,我們兩位帥帥的殭屍外加小滿的還債生活便開始了!

3 赤月知佳 -角色分析 

如今要說,他原就是一名奇特的少年。   

不在亂世時,不屑操戈英雄。而他就算在亂世,怕也永遠是那一副我行我素的面容,嘴一咧,笑起來不著邊際的年輕不羈,愛穿白衣的少年,本就命里飛揚跋扈,不為流俗。   

初次看到赤月知佳的時候,以為又是一名熱血少年,火熱衝動,為了朋友可以不顧自我,兩肋插刀豪邁大度。孰知這人從鼻子里一哼,翠綠淺黃的眼,一勾便是"我管你去死"的神色,眼眸里都是世界毀滅也跟我無關的不屑。   

他就是這樣的人。「愛錢如命」,還自我中心。在  第11話救思徒的時候,知佳親自說過:雖然自己賺錢不擇手段,慾望也比別人強一倍。要做金錢的主人,不做錢的奴隸。而且自己雖然愛錢,但是並不想做有錢人,只要賺到能夠買命的錢就好了。錢什麼的都無所謂、想要的只是推動自己的燃料。   

要怎麼說這個人才好呢。他才不是鳴人和櫻木那樣的少年,他沒有他們那樣義氣的外表和性格,才不屑於為了別人去拼自己的命,不管世界如何轉動,為了錢一切才有可能。他給別人和自己的理由,永遠是金錢至上。可是要怎麼去和他辯駁一下才行?告訴他我們看他,比他自己還清楚。告訴他所有人都知道,理由不過是遮掩真正自我的一個借口。 所以大家愛他的彆扭,愛他偶爾的小性子,愛他一毛不拔惜金如命,愛他的我行我素飛揚跋扈,愛他身邊一起行走著那麼多人,一個一個,這世界不以誰為軸心轉動,可是他們在一起,就覺得足夠。   

About 1. ZOMBLE-LOAN   

Z-LOAN是知佳為之賣命的公司。他在一次車禍里喪生,為了某日能重新做回人類而與殭屍借貸公司訂下協議變成殭屍,成為了Z-LOAN的苦力之一。   

被大家叫做"渡守"的Z-LOAN中介人鱉甲算是知佳和思徒的代理人,通過他兩人接手各種任務、解決無數事端,最重要的是從他那裡獲得薪水付還因重新獲得生命而欠下的債務。Z-LOAN簡單說來是知佳衣食父母的存在。    

芝憐一郎之於赤月知佳的存在,與衣食父母的生存所需自是不一樣的。他剛出場的時候,我們不知道他在知佳的整個人生里佔據著和即將佔據著如何的位置。   

知佳這一生里或許真正在意過的人少之又少,這兩個人的過去,說成是互相依賴也許最為適中。他和他未死之前,誰都不知道未來的他們將如何改變。只是可惜,知佳一直到兩人不得不兵戎相見,大打出手的時候,才知道自己曾經最要好的朋友早已墜樓自殺。   

而曾經他和他在學校的天台,那時候親密無間,沒有爭端不曾對立,那時候芝對他說,想走沒有路的路,想要感受"自由"。知佳便翻過陽台的鐵欄,邁向天空。他倒在藍色的棚上,對上面的芝笑著邀約:"現在開始,一起去什麼地方吧。"   

他們曾經彼此支撐,卻終究沒有等到芝和他一同追尋未來那個地方的那天。後來知佳的旅途中出現更多的人不可放手,兩人之間的羈絆卻早已剪不斷理還亂。重新相逢已物是人非,知佳已不是那個知佳,芝亦不是那個芝。他想要將知佳帶走,變回從前那個只屬於他的寂寞的知佳。可是天大地大,可是世上的一切改變太快,他想要回首望他的時候,知佳已再也不是他一個人的知佳。   

夜色深深,隨他一同墜落在黑暗裡的,是不可逆流重返的過去,他們都是懂的,可是執念便是那指間一縷消之不去的幽幽情誼,彼此傷害,只因為太過在意。屬於知佳的那個芝,從來是霸道而任性的,笑起來沒心沒肺,卻是世間唯一。   

他鬆開了他的手,掉了下去。在深沉的黑夜裡,他聽見他對他說。"重新,一起去什麼地方吧。"   

他要的那個他和他,風一樣的蹤跡不尋。   

橘思徒是個少爺。曾經是中國風的美人一名。橘思徒和赤月知佳的關係,說起來十分曖昧不清,而就算不說也一樣曖昧不清。兩人一起進了Z-LOAN,陰差陽錯成為"命運共同體",誰也離不了誰,卻誰也跟誰一副永遠不合的樣子,一天不吵架嘴都閑得慌。如果不是搞錯了彼此右手的原因,恐怕知佳早就懶得和這人如此天天牽扯地混在一起。   

知佳覺得自己是不喜歡思徒的,在他看來兩人僅僅就是合作的關係,卻又偏偏無法離開他身邊一百公尺,否則右手就此廢了,上學下課吃飯逛街都得送做一堆。   

這個不喜歡思徒的知佳,卻為了失蹤的思徒而焦頭爛額,在欺負紀多滿的時候更是每次都心有靈犀地欺負得暢快無比;思徒因為受傷而打爛了買回去做晚餐的雞蛋,知佳生氣地讓他向雞道歉,思徒乖乖地說一句:"對不起,雞……";為了錢兩個人都一樣幹勁十足;為了讓思徒叫自己一聲"知佳",知佳終於也不惜以自己的命相脅……知佳沒有發現兩人之間的變化,沒有發現以為除了錢什麼都不在乎的自己其實還對一個人念念不舍,無法屏棄。他們之間在吵吵鬧鬧之外,一旦安靜地彼此貼近,卻相諧得如同一個人。   

芝回來搶知佳的時候,思徒並未在意,他只是開了槍,未曾歸還故人。他們彼此不曾說過貼心話語,不曾刻意去表現溫柔與在乎。他只一隻手大大咧咧地搭在他的肩上,一隻手捏著思徒的臉。他平靜地蹲在他的身邊,看天高雲闊等未來長遠。誰都無暇去顧及昨天的故事,發生過的永遠及不上將要發生的,眼前之人還未失去,正等待彼此珍惜彼此扶持。於是何不攜手並肩,管它是上天入地,都做互相最重要的那個人。   

紀多滿&赤月知佳[尋思舊京洛,正年少疏狂,歌笑迷著。]   

第一次與紀多滿見面的時候被她不小心撞到,當天晚上兩人重遇時他對她伸出了手。羞澀的少女還以為他想牽著她回家,卻爆料一般地聽到這位同學說:"你白天撞到了我不是嗎?打擾費。"那時候她就知道,這名看似英俊大度的少年,其實卻是典型的鐵公雞錢串子。   

他和思徒欺負小滿讓她氣得臉都要爆炸了,卻一副理所當然的神態。誰叫他就是這樣頑劣,誰叫她就是這樣地招人欺負。好在知佳雖然愛錢雖然以欺負人為樂,卻不是十惡不赦的大爛人。知佳從來不曾去同情過小滿的身世,他只是笑著表示那樣的家早就該搬離它。他知道有的話不必多說,有的關心不必做作。她是中途插入他們之間的,這樣的時候通常尷尬,然而他拉住她的手,對她說以後你就是我們跑腿的,氣得她恨不得把這惡劣霸道的人乒乒砰砰地打死算了。  

可是他該是喜歡她臉紅的可愛樣子,她也該是喜歡他笑起來風一樣爽快不羈。她在遇到赤月知佳和橘思徒之前何時這樣真心快樂過,知佳不屑地睜著那一雙翠綠的眼睛,嘴往左邊一別便露出雪白牙齒。   

她知道,他是慳錢如命的溫柔少年。    

那個赤月知佳,他有一個夢想。有一天做回人類,並為此目標不斷努力,與命運抗掙。   

命運本不過是一場沒有規則的遊戲,身在其間,當局者迷。而他在天底下對芝憐一郎說,就算變成殭屍,這也不是真正的自由,我為擺脫它而活下去。他本就是這樣的性格,永遠不對自己的追求做任何放棄。而他不回望過去,不管曾經有過多少的陰暗,被拋棄的滋味是何等的絕望。   

而旁觀者看他,看他年輕的臉,薄薄的笑,看他不屑一顧傲視一切的神情,拿著刀站在蒼茫的夜色中,景已闌珊,燈火下滿眼都是希望。

上一篇[封建主]    下一篇 [人事處]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