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赤松氏的家鄉在播磨國佐用郡赤松村。這個赤松氏,在元弘之亂的時候,由於赤松円心(則村)奉了護良親王的旨意在苔繩城舉兵,華麗的登上了歷史舞台。

赤松氏

1 赤松氏 -赤松氏的起源

  【村上源氏說】
赤松円心,在《太平記》第六卷中是被這樣記載的: 

  「播磨國人,村上天皇皇弟第七皇子具平親王第六代後人——從三位季房的子孫赤松次郎入道円心,是無雙的勇士,其心胸本來就很開闊,位於人下時也會認真地對出境進行思考」云云。

  赤松氏自己,則是說出身於室町後期,村上源氏、久我大臣的分流,円心四代前的家督才開始使用「赤松」的名號。正式的說法,恐怕是由於在元宏之亂中的颯爽登場的赤松氏自己,也堅持「村上源氏」說,因而成為了《太平記》作者的信息根據。

  赤松氏的宗譜在《續群書類從》記載有七種之多,加上同為一族的有馬氏、石野氏的,則共有九種赤松氏的宗譜。細節部分雖然難免有所異同,但是村上源氏說是共同的。季房、家范的登場也在很多宗譜中有記載。《太平記》的記載和赤松氏起源的正式說法,大概是這些宗譜作者支持的結果.

  那麼,村上源氏說真的是完全正確嗎?在種種的赤松氏宗譜出現之前,可信度也較高的《尊卑分脈》也都清楚的說赤松氏是出自村上源氏,但是,《尊卑分脈》所記載的赤松氏並不是《太平記》中所記載的「季房的子孫」,而是季房的兄弟的孫子師季的子孫,經師季-季方-季則-賴則-則景-家范-久范-茂則等七代才到則村(円心)。

  師季是在寬元元年(1243)年,以正三位非參議的身份出家的人物。到這裡為止的村上源氏,與久我大臣一起被統稱作「雅實」,有很多躋身於公卿階層的人,家譜也很詳細。同北畠親房一樣都是一流的名門。但是自師季的兒子季方以後的七代,都只記載了季方等兩個兄弟,其他的六人即使是兄弟也沒有寫到族譜上。就是因為這樣使得族譜漸漸斷絕了。另外據考證円心是於建治三年(1277)年出生的,作為師季的七代孫顯然不太可能,誠然,《尊卑分脈》也稱赤松氏是出自村上源氏,但若是作為村上源氏,與師季的輩分血緣聯繫又太過牽強。

  不過,也不能從這樣的事就立刻否定赤松村上源氏說,但不可否認的是,這種說法的根據是很薄弱的。

  【惡黨出身說】

  退一百步說,村上源氏的出身也好,季房也好師季也好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赤松氏在鎌倉時代通過這種說法而倍感自豪。根據《赤松略譜》記載,師季被流放到佐用庄后季房出生,後來季房得到詔命被赦免並上洛,得到了從三位的官位。儘管寫下了有如《太平記》的符號一樣的家譜,但是「從三位的季房」這個人並不存在。在《尊卑分脈》上記載的季房(但是並非師季的兒子),是正四位下丹波守。西播磨是他的流放地這一點是確實的,《太平記》所謬誤的是他的官職。如果承接的是這樣高貴的貴族的血脈,赤松氏也是可以得到流放地的庄官、地方官之類的職位。

  順便一提,佐用庄是歸屬於九條名下的莊園的一部分,九條的莊園是地跨佐用·赤穂·宍粟三郡的大莊園,而赤松村僅為構成佐用庄的一村而已。但是如上文《太平記》中的介紹,作為季房的子孫,卻連役職名什麼的都全然沒有記載,這種說法恐怕是說不過去的。

  這樣來看的話,赤松是否真的出身於村上源氏姑且不論,円心與其父輩恐怕是在鎌倉時代九後期以惡黨的頭目之類的身份活躍著,這樣的考慮也許是最自然的。

  所謂惡黨,指的是惡僧、惡德商人,或者正如字面所講的「壞人」,但這裡提到的「惡黨」,指的是鎌倉時代失去了御家人的地位,進而反對當時那種政治僵化的專製做法,不再信賴幕府,而是互相依賴提攜,以建立新的封建製為目標,以新興武士為中心的集團。而幕府因為「反體制集團=惡黨」的規定而要加以取締鎮壓,即便如此,鎌倉時代後期也依然是這些「惡黨」們的時代了。

  據南北朝中期起存在的播磨國地方史《峰相記》記載:「諸國均有相同之事,然本國惡黨之蜂起尤為嚴重。」,並且詳盡的描述了當時的狀態——播磨是有名的惡黨活躍之地。之後,鎌倉幕府也好六波羅探題也好對惡黨的鎮壓非常緩慢,全國上下也有一半的人認同了惡黨的存在及思想,緊接著就是元弘之亂了。進一步說,円心出身惡黨也是有確實根據的,例如太平記的末尾有說道「其心胸本來就很開闊,位於人下時也會認真地對處境進行思考」,這可以說是描寫惡黨本身處境的文字。

  從西播磨一角發生了鎌倉幕府體制崩潰的過程,抓住機遇飛躍的赤松氏,從廣義上講,正是證明了是不是惡黨出身其實是沒有什麼關係的。

2 赤松氏 -赤松氏的飛躍

  即使赤松氏是惡黨出身,他也並不是一般的鄉下武士。京都大德寺的創建宗師妙超,出身於播磨國揖東郡小宅庄的浦上氏,他的母親就是赤松円心的姐姐。円心自己也和禪僧雪村友梅有很好的交情,後來友梅更在赤松村開設了法雲寺。

  赤松円心與雪村友梅偶然在路上相遇,円心以後必定會在此世揚名——友梅這樣預言后離去了,而円心則去了京都附近徘徊,多少有點等待機會的意思。

  除此之外,円心的三兒子則祐與同為赤松一族的小寺賴季一起上了比睿山,成為了尊雲法親王(以後的護良親王)的親信。還有,嘉曆元年(1326)的攝津長州庄的庄官聯署起請文中有「惣追捕使貞范」「執行范資」的名字,這兩人很可能就是円心的長子和次子。長洲庄位於急流的河口附近,是日本關西地方的商品流通中心地,也是很便利的情報集中地。円心應該是特意派遣兒子到那裡去,則自己坐在西播磨家裡也能夠很好地掌握到天下的形勢。

  就這樣,之後円心終於抓到了一個讓自己乃至赤松氏飛躍的機會,即,元弘之亂的爆發。

3 赤松氏 -元弘之亂

  正中之變以後,后醍醐天皇繼續策劃第二次討幕。

  1330年3月8日,后醍醐到奈良的春日社、東大寺、興福寺等各處行幸,其真正目的是要聯絡京都附近的僧兵力量。27日,天皇又到比壑山延歷寺行幸,表面上也是要捐資修建大講堂,實際是為了見一個人——天台座主尊雲法親王。(這個尊雲法親王是后醍醐出家的兒子,世間稱作「大塔宮」,在日後的倒幕運動中還俗,改名護良親王,最後亦為了新政而死。)

  經過「南都」、「北領」的兩次行幸,安排了討幕的兵力後援,正式舉兵的時機日益成熟了。而就在這時,天皇接到了一個「討幕不可論」的奏摺。寫奏摺的是天皇的乳父兼重臣吉田定房。他在奏摺中說:「按現今幕府當權的形勢,想集結畿內的兵力就去對抗關東大軍是完全不可能的,強行進行的結果只能是白白犧牲;幕府已經對天皇不信任,如果再次失敗,天皇性命堪憂,皇室正統可能斷絕;不若等到關東(幕府)時運衰敗,兵力削弱之後再行舉兵。」

  忍了三十多年再也忍不下去的后醍醐對這份奏摺絲毫不予理會,繼續進行他的計劃。另外還需提一下,在這幾年中,后醍醐結識了幾個僧人:醍醐寺僧正文觀、法勝寺元觀、凈土寺忠元等,這些人原來是在宮中祈禱皇妃順利生產的,後來天皇覺得挺靈驗,就留在身邊為他日夜祈禱討幕順利發展、北條早日滅亡。

  可是,1331年(元弘一年)的4月29日這一天,鎌倉突然收到了一封來自「京都某人」的「絕密」信件。信中寫著:「主上(天皇)意欲挑起戰亂,右中弁俊基是計劃的主謀;而且這段時間來,文觀、元觀等僧人與天皇非常接近,好象在祈禱關東的某件事情。」這是一封告密信!而告密的「京都某人」竟然是上文勸諫天皇的吉田定房!

  好不容易計劃得差不多,現在又功虧一簣了。五月份,俊基、文觀、元觀、忠元就被幕府逮捕,六月份送往鎌倉。在嚴刑逼供之下,和尚們受不住苦,招認了。

  隨後,文觀被流放到硫黃島;忠元流放到越后;元觀流放到奧州。參與兩次倒幕計劃的急先鋒俊基第二年六月被斬於鎌倉葛原,正中之變時已被流放到佐渡的資朝亦被就地處決。

  至於后醍醐天皇,幕府自然不會放過他了,考慮到他身在深宮且手無縛雞之力,所以先放在一旁,等處理了幾個合謀者再說。這可是低估了這個不甘寂寞的后醍醐啦。他先是老老實實的呆在皇宮裡,作出束手待擒的樣子,然後在八月二十四日的陰雨之夜突然逃出了寢宮,直奔奈良而去,翻過鷲津山,於二十七日躲進了由天塹和僧兵守護的笠置寺。還不止這些,在逃出皇宮的時候,后醍醐還安排花山院師賢坐上自己的輿轎,帶上幾個公卿,裝成天皇的樣子朝相反方向的比壑山逃亡,一是為了聯合比壑山的尊雲法親王舉兵,二是可以暫時引開幕府的追捕。幕府軍還真的上當了,追擊部隊跟著假天皇一路撲向比壑山。此是后話。

  因為發生在1331年,這一年的八月九日改元為元弘,所以稱為「元弘之亂」。

4 赤松氏 -赤松一族 支族三十六家

  赤松氏興起於佐用郡赤松村,經代代繁衍後分出了許多支族,多數支族以其分配的領地為名。早期分出的家族中,赤松円心最早使用赤松氏的氏名,在元弘之亂和南北朝時期為宗家做出了很大的貢獻。此外強力的支族還有別所氏、佐用氏、宇野氏和小寺氏四家,並稱「赤松四天王」。

  自円心以後,赤松一族愈加分立,室町時期到戰國時代,有依然護庇宗家的,更多的支族則各自割據播磨國的要地,自成一家。但在習慣上而言仍然是一族的,稱為赤松三十六家。雖然說是這樣稱呼的,但在系圖的流傳上多少就有點出入就是了。本文認為比較適當的就是仍在播磨國的一族劃為赤松氏的同族,這樣的話疑問或會比較少一點。

5 赤松氏 -赤松三十六家的先祖人物表

  別所刑部少輔賴清,宇野能登守國賴,小寺相模守賴季,釜內小次郎范春,野中志摩守貞國,上月次郎景盛,荻原孫三郎光則,櫛田八郎有景,佐用兵庫介范家 間嶼太郎景能 太田太郎左衛門光能 柏原孫三郎為永,江見又次郎景俊 豐島次郎助重 在田彌三郎朝則 得平三郎頼景 本鄉信濃守直頼 廣瀬彌四郎師賴 端山彥五郎范實 葉山六郎則春 広岡五郎則弘 有馬出羽守義佑 永良三郎則綱 中嶼孫四郎佑春 櫛橋孫三郎家則 志水兵庫助范正 石見刑部太郎依定 神出左衛門范次 光枝三郎 中村六郎左衛門景長 広山五郎景則 福原三郎景行 上原民部大輔佑政 孝橋左馬助則繁 竹內越前守范氏 上田甲斐守經常

6 赤松氏 -赤松家臣團

  浦上氏

  浦上氏,紀姓長谷雄之後裔。家族起源於播磨國揖保郡上鄉。元弘之亂時期,赤松則村從屬於足利尊氏,以戰功發家,此後浦上氏就以赤松氏被官的身份留名於史。

  嘉吉之亂時期,主家赤松氏沒落,浦上氏與赤松政則為主家的再興費盡心力,而政則是赤松氏遺臣赤松滿祐之弟義雅的孫子。

  戰國時代,浦上村宗弒殺主君赤松義村,奪取了播磨、備前和美作三國。成為戰國時期下克上的典型。

  備前松田氏

  備前國守護松田氏一族。應仁元年(1467),松田遠江入道道榮奉赤松氏之命任備前國守護代的守護使一職,鞏固了家族的根基。

  應仁時期,隨著作為備前守護的赤松氏之再興,碑前松田氏也漸生野望。依仗著備前國西部的強大支持,松田元成發動了對赤松氏的討伐戰。開始時在山名氏援軍的支援下佔據了優勢。但在備前西部的爭奪戰中失利。元成負傷,自刃於磐梨郡上村山。松田氏的叛亂就這樣結束了。

  播磨後藤氏

  利仁流藤原氏藤原公則出任備后守時首次使用后藤的苗字。源賴朝使以御家人的身份任職幕府,此後歷任鎌倉幕府的評定眾、引付眾,也多次出任室町幕府的幕臣。元弘之亂時期,后藤基明及時奉円心之詔參戰,在京都對六波羅方的戰鬥中頗有戰績。此後的十年間以春日山城城主的身份在播州表現活躍。

  新免氏

  新免氏為赤松氏的同族眾,室町中期以後遷至美作國吉野郡,以栗井城、小房城為據點。新免則重以栗井為居城,其子新免長重移居小房城,臣屬赤松氏。此後成為岡、大谷、公文、下司、藤生、大野、石原、船曳、大原等美作國人眾的聯合盟主。

  新免宗實(宗貫)是自宍栗郡長水城主宇野氏一族領入的養子,繼位為竹山城主,領有吉野郡的吉野庄、贊甘庄、大野保、大原庄和東西栗倉庄共五千石的領地。關原之戰時從屬宇喜多秀家出戰。戰敗后成為浪人,後來出仕黑田氏。

  糟屋(糟谷)氏

  據《寬政重修諸家譜》,糟屋氏為藤原北家良方流。藤原元方生於相模國糟屋庄,以地名為苗字,遂有糟屋氏。

  播磨的糟屋氏又稱加須屋氏,史略不詳。遠祖為糟屋有季,源賴朝封賜播磨國印東郡南條鄉,以加古川城為居城。室町時期的守護代家族,戰國時期與赤松氏和別所氏同為世繼名族。

  戰國時代,加須屋朝正與別所氏對立,被傳入三木城處死。其弟武則改稱糟谷,繼任加古川城主,與其兄不同。后受黑田官兵衛推舉,仕於豐臣秀吉。

  安積氏

  安積氏,原為播磨國宍栗郡安積保下司公文的御家人出身。元弘之亂時盛氏以御家人的身份參加了六波羅一方。后獲護良親王保護,從屬於足利尊氏得本領安堵。此後在建武新政的叛亂中跟從足利尊氏。

  隨著赤松氏勢力的拓展,盛氏之子盛兼成為赤松氏的被官。在嘉吉元年的「嘉吉之亂」中,安積監物行秀討取了將軍足利義教的首級。行秀本就以赤松家的勇者著稱,討取義教后更是聲名遠揚。

  戰國時代,在羽柴秀吉發動中國地區攻略前的長水城合戰中,作為宇野氏家臣出戰的安積久藏亦富盛名。

  難波氏

  平安時代末期始有備前國的武士以難波(Naniwa)為苗字。難波氏的情況則是訓讀作(Nanba).在《源平盛衰記》中載有備前國住人難波次郎經遠、六郎經俊、三郎經房和難波五郎的簡略記錄。

  其後裔並有清水、難波兩苗字。室町時期因幡守行資效力於赤松滿祐屬下,在嘉吉之亂中戰死。赤松氏沒落後,難波行隆移居,築鳶淵山城。應仁四年(1470),行隆在山名氏的進攻中戰死。其弟行季於文明四年(1472)年為山名氏攻破居城,亦戰死。

  戰國時期,難波十郎兵衛行豐,與嘉吉之亂沒落後再興的赤松氏結為姻親,受赤松氏的重用

  明石氏

  明石氏屬宇多源氏赤松流,為明石郡伊川城主。另有一說則是古代明石國造的後裔,屬大倭國造一族。世襲明石國造家明石郡司,子孫在鎌倉時期表現活躍,歷為赤松氏的重臣。

  明石氏美作國人支的明石全登在關原合戰中為宇喜多軍的前鋒。大坂之陣中加入豐臣一方參戰。大坂陷落後下落不明。

上一篇[高田賢三]    下一篇 [燃燒的鬥志]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