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小亞細亞地區奴隸制國家。公元前17世紀拉巴爾納斯始建。約公元前14世紀發展成赫梯帝國。首都先在庫薩爾,后遷至漢土沙。公元前12世紀滅亡。

1基本信息

社會關係
奴隸制有較大的發展,頻繁的對外戰爭使大量戰俘奴隸流入赫梯。國王將戰爭中掠奪的奴隸、牲畜、土地賜於大臣、貴族,促進了大奴隸制經濟的發展,大臣、貴族、大奴隸主及神廟均擁有巨大的農、牧場,役使大批奴隸和依附勞動者耕作或放牧。有的奴隸制牧場甚至成為國中之國,奴隸受到殘酷的剝削和虐待。赫梯古王國時期即已出現的農業奴隸仍大量存在,他們有一定數量的份地,須繳納沉重的租稅。家庭奴隸(僕人)地位較高,他們佔有一定數量的土地和財產,可與自由民女子結婚(但須交付較高的聘金),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奴隸。另外,還出現了債務奴隸。
王室直接控制大量耕地,除賞賜大臣貴族外,相當大部分是以份地形式分配給為王室服役之人。據赫梯法典,領有份地者有兩個等級:①「部從」或份地佔有者; ②「工具(武器)之人」,即手工業者(工匠)等級的成員。「部從」身份來自國王,工匠身份來自地方長官。來自國王的份地不得買賣、轉讓,只能繼承,領有份地的條件是為王室服軍役,「部從」身份改變后,份地歸還王室。來自地方長官的份地可以買賣、轉讓,領有份地的條件是承擔大部分普通城市的徭役。工匠身份改變后,份地由當地公社接收。
自由民階層產生嚴重分化,有的淪為「希帕拉斯」,被束縛於公共組織「勞動組合」中,地位近似奴隸;有的成為「繼承份額人」,依附於軍人(替其耕地或出征) 或神廟,受其剝削和壓迫。
興起
赫梯人赫梯國發源於小亞細亞東部的高原山區,在哈利斯河(今名克澤爾河)上游
赫梯帝國版圖

  赫梯帝國版圖

一帶。這裡的原始居民稱為哈梯人,他們既非閃米特人,也與古代其他民族沒什麼關係。約公元前2000年代,1支屬於印歐人的涅西特人遷入此地,與當地的哈梯人逐漸同化,形成了赫梯人,他們說的赫梯語的主要成份是涅西特語。
赫梯王國公元前2000年代興起於小亞細亞這一古老的文明地區。小亞細亞是近東文明與愛琴文明聯繫的橋樑和紐帶。亞述人曾經於公元前3000年代末至公元前2000年代初在小亞細亞建立了若干商業殖民地,其中最著名的是卡尼什商業公社。亞述人還把楔形文字帶到了小亞細亞。
征服古巴比倫
赫梯國家記載自己的歷史從庫薩爾的另一位統治者拉巴爾納時開始。拉巴爾納
鐵血王國赫梯的都城

  鐵血王國赫梯的都城

征服了小亞東部的地區,使赫梯國家的版圖從地中海擴大到黑海。拉巴爾納二世(哈圖西里一世)使北部敘利亞的阿拉拉赫臣服於自己,還戰勝了該地區的烏爾蘇和哈蘇這兩大城市。此時「赫梯」作為一個國家的名字開始用於表示整個赫梯人的國家。
拉巴爾納二世死後,赫梯發生了所謂「王子們的奴隸的起義」。即被庫薩爾征服的地區人民的起義。王親貴族們在哈圖什爾一世的繼承者穆爾西里一世的聯合下,鎮壓了這次起義,並遷都哈圖什。他野心勃勃地把征服的矛頭指向了兩河流域南部,於公元前1595奪取並毀壞了巴比倫城。古巴比倫王國從此一蹶不振哈圖什爾和穆爾西里兩人的征服活動使赫梯國家成了當時近東地區的一個大國。
與古埃及的戰爭
迄今有和約傳世的最古老的戰爭公元前14世紀末葉至前13世紀中葉,古代埃及與赫梯為爭奪敘利亞地區的控制權展開了延續數十年的戰爭。這場戰爭中的關鍵性戰役卡迭石之戰是古代軍事史上有文字記載的最早的會戰之一,戰後締結的和約是歷史上保留至今最早的有文字記載的國際軍事條約文書。
古代敘利亞地區位於亞非歐三大洲結,扼古「錫道」要衝,是古代海陸商隊貿易樞紐,歷來為列強必爭之地。
早在公元前第3000紀,埃及就多次發動過對敘利亞地區的征服戰爭,力圖建立和鞏固在敘利亞地區的霸權。但埃及建立霸權的努力遇到了埃及強鄰赫梯的有力挑戰。約公元前14世紀,當埃及忙於宗教改革無暇他顧時,赫梯迅速崛起,在其雄才大略的國王蘇皮盧利烏馬斯的率領下,積極向敘利亞推進,逐步控制了南至大馬士革的整個敘利亞地區,沉重打擊了埃及在這一地區的既得利益。約前1290年,埃及第19王朝法老拉美西斯二世即位(約前1290—前1224年在位),決心重整旗鼓,與赫梯一爭高低,恢復埃及在敘利亞地區的統治地位。為此,拉美西斯厲兵秣馬,擴軍備戰,組建了普塔赫軍團,連同原有的阿蒙軍團、賴軍團和塞特軍團,加上努比亞人、沙爾丹人等組成的雇傭軍,共擁有4個軍團,2萬餘人的兵力。公元前1286年(即拉美西斯二世即位后的第4年),埃及首先出兵佔領了南敘利亞的別里特(今貝魯特)和比布魯斯。次年(前1285年)4月末,拉美西斯二世御駕親征,率4個軍團從三角洲東部的嘉魯要塞出發,沿里達尼河谷和奧倫特河谷揮師北上,經過近一個月的行軍,進至卡迭石地區,於卡迭石以南約15英里處的高地宿營,位於奧倫特河上游西岸的卡迭石,河水湍急,峭壁聳立,地勢險要,是聯結南北敘利亞的咽喉要道,也是赫梯軍隊的軍事重鎮和戰略要地。埃軍試圖首先攻克卡迭石,控制北進的咽喉,爾後再向北推進,恢復對整個敘利亞的統治。
就在埃及舉兵北上之際,一場緊鑼密鼓的備戰活動也在赫梯全面展開。拉美西斯二世還未啟程,赫梯即從派往埃及的間諜那裡獲悉了埃及即將出兵遠征的秘密情報。赫梯王穆瓦塔爾召開王室會議,制定了以卡迭石為中心,扼守要點,以逸待勞,誘敵深入,粉碎埃軍北進企圖的作戰計劃。為此,赫梯集結了包括2500—3500輛雙馬戰車(每輛戰車配備馭手1人,士兵2人)在內的2萬餘人的兵力,隱蔽配置於卡迭石城堡內外,擬誘敵進入伏擊圈后,將其一舉殲滅。拉美西斯二世率軍在卡迭石附近高地駐宿一夜后,於次日清晨指揮主力部隊向卡迭石進擊,意欲在黃昏之前攻下該堡。拉美西斯二世率阿蒙軍團衝鋒在前,賴軍團、普塔赫軍團居後跟進,塞特軍團由於行動遲緩,尚滯留在阿穆路地區,一時難以到達戰場。
當阿蒙軍團進至卡迭石以南8英里的薩布吐納渡口時,截獲兩名赫梯軍隊的「逃亡者」,這兩名實為赫梯「死間」的貝都因游牧人謊報赫梯主力尚遠在卡迭石以北百里之外的哈爾帕,並佯稱卡迭石守軍士氣低落,力量薄弱,畏懼埃軍,特別是敘利亞王侯久有歸順埃及之意。拉美西斯二世信以為真,立即指揮阿蒙軍團從薩布吐納渡口跨過奧倫特河,孤軍深入,直抵卡迭石城下。穆瓦塔爾聞訊迅即將赫梯主力秘密轉移至奧倫特河東岸,構成包圍圈,將埃軍團團圍住。拉美西斯二世從剛剛捕獲的赫梯俘虜口中始知中計,立即派急使催促賴軍團和普塔赫軍團緊急來援。當賴軍團到達卡迭石以南的叢林時,早已設伏於此的赫梯戰車出其不意地攻其側翼,賴軍團損失慘重,接著,赫梯軍隊以2500輛戰車向埃軍阿蒙軍團發起猛烈攻擊,埃軍士兵一觸即潰,四散逃命,陷入重圍之中的拉美西斯二世在侍衛的掩護下,左突右擋,奮力抵抗,並祈求阿蒙神的庇佑,還將護身的戰獅放出來「保駕」。在此危急時刻,埃軍北上遠征時曾留在阿穆路南部的一支部隊趕到。這支援軍呈三線配置,一線以戰車為主,輕步兵掩護,二線為步兵,三線步兵和戰車各半,突然出現於赫梯軍隊側后,對赫梯軍猛攻,把拉美西斯二世從危局中解救了出來。埃軍連續發動6次衝鋒,將大量赫軍戰車趕入河中。赫梯王也增派戰車投入戰場,猛衝埃及中軍,並令8000名要塞守軍短促出擊,予以配合,戰鬥十分激烈。黃昏時分,埃及普塔赫軍團先頭部隊趕到,加入戰鬥。入夜,赫梯軍退守要塞,戰鬥結束,雙方勢均力敵,勝負未分。
此後的16年中,戰爭延綿不斷,但規模都比較小。拉美西斯二世吸取卡迭石之戰輕敵冒進的教訓,改取穩進戰略,一度回到奧倫特河,但赫梯採取固守城堡,力避會戰的策略,雙方均未能取得決定性勝利。長期的戰爭消耗,使雙方無力再戰。約於公元前1269年,由繼承自己兄長穆瓦塔爾王位的赫梯國王哈吐什爾(約前1275—前1250年在位)提議,經拉美西斯二世同意,雙方締結和平條約。哈吐什爾把寫在銀板上的和議草案寄送埃及,拉美西斯二世以此為基礎擬定了自己的草案,寄給赫梯國王。條約全文以象形文字被銘刻在埃及卡納克和拉美西烏姆(底比斯)寺廟的牆壁上。它是譯自原稿的副本。原稿可能是用赫梯語和當時國際通用的巴比倫楔形文字書寫的,在赫梯首都哈吐沙什的檔案庫中發現有用巴比倫楔形文字書寫的泥版複本。條約規定:雙方實現永久和平,「永遠不再發生敵對」,永遠保持「美好的和平和美好的兄弟關係」,雙方實行軍事互助,共同防禦任何入侵之敵,雙方承諾不得接納對方的逃亡者,並有引渡逃亡者的義務。條約簽訂后,赫梯王以長女嫁給拉美西斯二世為妻,通過政治聯姻,進一步鞏固雙方的同盟關係埃及與赫梯的爭霸戰爭,是古代中近東歷史上的重要事件。拉美西斯二世是古代埃及軍事帝國最後一個強有力的法老,當時的赫梯也處於其鼎盛時期。雙方長達數十年的軍事較量,使雙方的實力都受到嚴重削弱。埃及並未達到恢復亞洲屬土的目的,拉美西斯二世的後繼者日益面臨內外交困的局面。從愛琴海的小亞細亞一帶席捲而來的「海上民族」的遷徙浪潮,與利比亞部落的入侵相呼應,日益動搖法老的統治,曾經一度強盛的新王國逐步陷入瓦解之中。赫梯雖然佔有敘利亞大部,一度雄視西亞。但與埃及戰爭后,本來就不甚穩固的經濟基礎進一步動搖,不久即開始衰落。到公元前13世紀末,「海上民族」從博斯普魯斯海峽侵入赫梯,小亞細亞和敘利亞各臣屬國家紛起反抗,赫梯國家迅即崩潰。至公元前 8世紀,完全為亞述所滅。
神話
赫梯神話是赫梯人的主要文學表現方式,包括根據古代蘇美爾人的創世和洪水傳說改編而成的作
赫梯文明

  赫梯文明

品,赫梯的宗教也照搬美索不達米亞的多神崇拜。宗教活動包括占卜、獻祭、齋戒和祈禱,而不具備倫理意義。赫梯以楔形文字記述自己印歐語系的語言,創造了赫梯楔形文。赫梯還另有1套象形文字,用於銘刻和印章,這可能是受哈梯人原始圖畫文字和埃及象形文字的影響。但到目前為止,這些象形文字尚未釋讀成功。赫梯人最突出的文化成就當屬法律體系。以《赫梯法典》為代表的赫梯人法律,要比古巴比倫的法律更人道,判處死刑的罪過不多,更沒有亞述人法律中那些諸如剝皮、宮刑、釘木樁等酷刑。赫梯人的藝術才能不十分出色。但他們的雕塑作品則新穎生動,尤其是石壁上的浮雕作品。城門和王宮門旁,一般都雕有巨大而生動的石獅。他們的建築材料多用巨石,明顯優於兩河流域的土坯。赫梯文明的歷史成就不僅僅在於發現和使用了鐵,而且在於它充當了兩河流域同西亞西部地區文化交流的中介。毫無疑問,某些文化成份就是通過這個中介從美索不達米亞傳到迦南人和喜克索斯人中間,可能還傳到愛琴海諸島,赫梯文明是埃及文明、兩河流域文明和愛琴海地區諸文明之間的主要鏈環之一。
百年赫梯學
早在1834年,時任法國領事特克希耶就已經報告在安卡拉附近發現了一個遺址,散落的遺物證明這可能是一個新的文明。特克希耶報告的遺址就是赫梯國家的首都哈圖沙,今名博卡茨卡萊。1905年,德國東方學會在這裡正式展開科學考古工作。至今,發掘工作仍在繼續,哈圖沙也成為西亞地區發掘歷史最長的考古遺址。這一年標誌著赫梯學開始創立,赫梯學正式確立則是1917年,其標誌是成功破譯楔形文字赫梯語。
剛剛在哈圖沙發現了有字泥板的時候,發掘者們無法斷定這些文獻上出現的楔形文字屬於那種語言。他們認為,既然其書寫方式與阿卡德文相似,它也應當與阿卡德語同屬於塞含語系。1902年,德國學者克努德岑提出,在小亞細亞發現的文字應該屬於印歐語系,此說立即遭到西方主流社會的駁斥。捷克學者、語言學家A.赫羅茨尼卻認同這個觀點,並以此為出發點,根據阿卡德語楔形文字元號的釋讀原則,他讀出了部分符號。1917年,根據一句常用語「你們要吃麵包,要喝水」(nu NINDA-an ezzatteni watar-ma ekkutteni),他成功地破譯了楔形文字赫梯語。
赫梯學起源於歐洲,在其形成發展的最初30多年時間裡,赫梯學的研究者也主要集中在歐洲。1930年代,歐洲政治局勢發生重大變化,部分歐洲學者,特別是德國學者,離開歐洲尋求生存和發展。與此同時,以凱末爾為首的土耳其政府大力發展教育事業,在世界範圍內廣納賢才。1935—1949年,一批歐洲學者在土耳其安卡拉大學任教、參與考古發掘活動、培養出第一批土耳其本土的赫梯學者創立了安卡拉博物館,為赫梯學在土耳其的發展作出了巨大貢獻。20世紀以來,土耳其赫梯時期考古遺址發掘的主持人以土耳其人為主,這不能不歸功於當時歐洲學者的勞動。
概述
在將近1000年的時間裡,赫梯人創造了燦爛的古代文明,首要特徵就是其開放性。雖然地處西亞地區的西北角,安那托利亞地區的古代居民從來沒有與世隔絕。赫梯人在這個地區定居后迅速融入當地土著的哈梯人文化,並吸收印歐人的其他移民——帕萊人和盧維人的文化,接受美索不達米亞文化、胡里人的民族文化及敘利亞的地方文化,逐漸形成了海納百川、兼容並包的赫梯文化。同時,由於佔據著有利的地理位置,赫梯人也成為文化傳播的橋樑。在古代東方文化與希臘早期文化的交流溝通中,赫梯人擔當了中間人的角色。
赫梯文明的另外一個特點體現在它的政治文明上。赫梯民族是講究秩序的民族,他們在王室繼承原則、外交事務等問題上都發揮著開創先河的作用。鐵列平王(約公元前1525—前1500年)頒布的王位繼承法是迄今最早的、記錄在案的王位繼承法,明確規定嫡長子擁有第一繼承人的特權,成為後世繼承法的基本原則。
在如何處理與周邊國家的關係問題上,赫梯人開創性地創造了用條約鞏固軍事征服成果的方式。在眾多條約文獻中,赫梯國王哈圖西里三世(約公元前1267—前1237年)與埃及法老拉美西斯二世之間簽署的和平條約最為引人注目。這份條約簽署的背景是約公元前1274年兩國之間在卡迭什爆發的一場戰爭。這場戰爭第一次保留了詳細的戰場描述資料,包括赫梯人的情報戰術、埃及人的軍團行軍路線等;戰爭雙方簽署的條約是保存最完整的、年代最早的兩個強國之間的平等條約,條約格式、攻守盟約等是國際法學者和國家關係史學者關注的重點。此外,這個時期,在西亞北非地區湧現出幾個強大的古代王國:米坦尼、巴比倫、埃及以及亞述王國,這些國家通過聯姻、貿易交換、文化交流等方式建立了廣泛的交流關係,外交手段層出不窮。作為這個「大國俱樂部」的主要成員,赫梯在其中發揮著舉足輕重的作用。
正是這些特色使得赫梯學研究至今在歐美學術界仍然佔據著重要的地位。相比之下,中國的赫梯學研究起步較晚,基礎十分薄弱。1986年開始,德國、荷蘭、波蘭、美國、俄羅斯學者相繼來華任教,培養出第一批也是迄今唯一一批中國赫梯學者。由於研究人數較少,研究資料十分有限,他們很難在國際赫梯學界擁有話語權。但是,相較於其他古老學科,百年赫梯學仍然屬於新興學科,趕上和超過國際水平並非高不可攀。
古王國
庫薩爾王朝
皮坦納 前18世紀上半葉 第一個已知的國王
阿尼塔 前18世紀中葉
名字失傳的統治者
拉巴爾那一世 前1680年 - 前1650年
哈圖西里一世 前1650年 - 前1620年 即拉巴爾那二世
穆爾西里一世 前1620年 - 前1590年
泰利皮努斯王朝
漢提里一世 前1590年 - 前1560年
齊丹塔一世 前1560年 - 前1550年
阿蒙納 前1550年 - 前1530年
胡齊亞一世 前1530年 - 前1525年
鐵列平 前1525年 - 前1500年
有些研究者認為並無以下6人。
阿魯萬納
塔胡爾瓦伊里
漢提里二世
齊丹塔二世
胡齊亞二世
穆瓦塔里一世
新王國
前4位統治者的先後順序無法確定。
哈圖沙王朝
圖特哈里一世 前1430年 - 前1410年
哈圖西里二世 前1410年 - 前1400年 可能並無此人
圖特哈里二世 前1400年 - 前1390年
阿爾努萬一世 前1390年 - 前1380年
圖特哈里三世 前1380年 - 前1370年
蘇庇路里烏瑪一世 前1370年 - 前1330年或前1358年 - 前1323年
阿爾努萬二世 前1330年或前1323年 - 前1322年
穆爾西里二世 前1330年 - 前1295年或前1322年 - 前1285年
穆瓦塔里二世 前1295年 - 前1282年或前1285年 - 前1273年
烏爾希泰舒普 前1282年 - 前1275年或前1273年 - 前1266年即穆爾西里三世
哈圖西里三世 前1275年 - 前1245年或前1266年 - 前1236年
圖特哈里四世 前1245年 - 前1215年或前1236年 - 前1220年
阿爾努萬三世 前1215年 - 前1210年或前1220年 - 前1218年
蘇庇路里烏瑪二世 前1210年或前1218年 - 前1200年
上一篇[變動率]    下一篇 [宮本武藏]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