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走出監獄的女人

標籤: 暫無標籤

由金琛導演,周莉、吳若甫主演。講述了新月市女子監獄,三名同住一室的女犯:馬莉:外號「黑蝴蝶」,新月市有名的江洋大盜,事發入獄。林秋燕:大學畢業生,因情感問題殺傷男友。何小蓮:新月市某銀行工作人員,為了丈夫的公司而私自挪用公款。雷雨交加的夜晚,馬莉趁搶修倉庫之機越獄潛逃,整個監獄處於緊急戒備之中。

1演職員表

角色介紹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馬莉周莉----
鄭武吳若甫----
劉光明安韓瑾----
林秋燕鄭雅文----
羅剛李君峰----
何小蓮李歌----
張亞郭虹----
謝瀾濤馬精武----
王銳楊可心----
監獄長張甲田----
馬母王麗媛----
黑子王冠琪----
蔣大勇王宏宇----
周老闆呂德亮----
秘書劉莉莉----

2故事梗概

通過林秋燕和何小蓮彙報的情況,馬莉的管教張亞斷定馬莉是因為女兒住院而冒險越獄,遂自告奮勇加入緝捕馬莉的隊伍。
張亞巧妙安排,在醫院病房內將趕來探望女兒的馬莉抓獲。在被帶離醫院的路上,馬莉悲極而瘋,回到監獄后被關進反省號。張亞懷疑馬莉裝瘋,派林秋燕和何小蓮以幫教的形式搬進反省號和馬莉住到一起。
自視清高的林秋燕和馬莉發生衝突,差點被馬莉掐死,何小蓮勸服馬莉后又勸住了準備向管教報告的林秋燕,使馬莉免受更重的處罰。馬莉對何小蓮心存感激。
張亞無微不至的關心終於感動了馬莉。她放棄裝瘋,開始了勞動改造,為了不連累家人,她毅然和羅剛離婚。
情緒低落的馬莉打算自殺,張亞對馬莉苦口婆心的勸導讓馬莉放棄了輕生的念頭。馬莉母親病危,在張亞的幫助下,馬莉見了母親最後一面。母親的去世極大地觸動了馬莉,她決心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在張亞等獄警的諄諄教誨下,三個失足女人先後回到社會,開始了新生活。
馬莉過去的馬仔劉光明已經成為偷盜團伙的老大,他想把剛出獄的馬莉招至麾下,干一票驚天大案:偷竊拍賣公司價值數千萬的古畫。馬莉堅決回絕了劉光明,決心自食其力重獲新生。劉光明施盡手段,把馬莉逼向生活的絕境。禍不單行,馬莉獄中好友何小蓮的兒子身患絕症,急需幾十萬手術費用。義氣的馬莉為幫助何小蓮籌集費用,情急之中向劉光明借款,劉光明趁機威逼利誘馬莉入伙。馬莉彷徨無計,陷入絕望之中。
鄭武是馬莉的初戀情人,與馬莉不同,他從小品學兼優。考上大學后,他與馬莉分手,如今是一家貿易公司的老總。
馬莉與鄭武再度邂逅,得知馬莉的處境,鄭武慷慨相助,替馬莉償還劉光明的巨款。馬莉拿著錢找到劉光明,發覺劉光明事先偷錄了自己取錢的過程。劉光明以錄像要挾馬莉,如果馬莉拒絕合作,便將以盜竊罪起訴馬莉。馬莉意識到,自己已經陷入劉光明的圈套。
憤怒的馬莉找到鄭武講述遭遇,鄭武安慰馬莉,勸說她假意與劉光明合作,等拿到古畫后,再與警方聯手,一舉剪除劉光明團伙。馬莉對鄭武言聽計從,開始了和劉光明的合作。
鄭武對馬莉的慷慨與關切,勾起馬莉對他的舊情,不由得拒絕了丈夫羅剛的復婚請求。馬莉萬萬沒有想到,她已被鄭武的虛偽表象蒙蔽。鄭武和劉光明是同夥,發生在馬莉身邊的一切,都出自二人的精心策劃,就連劉光明也只是鄭武的一顆棋子。在盜竊古畫的背後,還有一個更大的陰謀,鄭武早已和拍賣公司的王銳串通一氣,打算偷梁換柱將真畫掉包。一旦古畫丟失,他們可以詐取保險公司的巨額保金,然後再悄悄賣掉真畫。鄭武同時計劃,讓劉光明殺掉馬莉,再利用自己的女友殺死劉光明,鄭武自己則準備移民出國,遠走高飛。
不知不覺,馬莉已陷入危險的漩渦之中。
鄭武一邊蒙弊馬莉,一邊利用女友林秋燕對情感痴迷的弱點,故意安排她與劉光明結識。果然,劉光明對林秋燕垂涎三尺,鄭武順水推舟,創造機會讓劉光明強姦了林秋燕。鄭武又故意刺激林秋燕,希望她在馬莉盜畫成功后將劉光明殺死。
經過一系列波折之後,馬莉逐漸認識到,鄭武才是在幕後操縱的真正黑手。她通過何小蓮聯合林秋燕,三個從監獄走出的女人攜手同心,在古畫鑒定專家謝瀾濤的幫助下,協助警方將鄭武、劉光明、王銳等人一網打盡,讓他們得到了應有的懲罰。
幹警張亞勞累過度,不幸去世。三個女人趕到監獄,面對張亞的遺物,悲傷不已,她們永遠無法忘記,是監獄管教給了她們第二次生命。

3分集劇情

分集查詢收起查詢
  • 1集
  • 2集
  • 3集
  • 4集
  • 5集
  • 6集
  • 7集
  • 8集
  • 9集
  • 10集
  • 11集
  • 12集
  • 13集
  • 14集
  • 15集
  • 16集
  • 17集
  • 18集
  • 19集
  • 20集
  • 第1集
       新月市女子監獄。夏日的夜晚。電閃雷鳴中暴雨滂沱。年久失修的囚服倉庫開始漏雨,七監區管教幹部張亞接到通知,組織了十多個身強力壯的女犯搶修倉庫。外號叫「黑蝴蝶」的江洋大盜馬莉正在病中,身邊放著張亞替她買的幾盒牛奶,看到張亞組織女犯搶修倉庫,她非常積極地從床上爬起來要求加入,希望能給她個立功的機會。基於馬莉態度的極其懇切和身體的強健,加上倉庫的搶修又有一定難度,張亞同意了。馬莉在倉庫的屋頂,趁著電閃雷鳴,支開其他犯人,越獄逃跑。警笛鳴叫,新月市監獄處於特級警備中,抓捕隊伍緊急集合。馬莉利用廚房捅火的大鐵鉤和裝菜的筐子翻越了高牆,並用喝奶的吸管潛伏在高牆外的水塘中躲過了管教幹部和武警的追捕,然後假裝成被拐賣婦女獲取了巡道工人的同情,利用巡道車逃往新月市。清晨,追捕馬莉一無所獲的張亞在水塘里發現了漂浮著的一長串吸管——那是自己給馬莉買的牛奶上帶的,她處於深深的自責中。張亞回到監獄認真詢問馬莉互監小組成員林秋燕和何小蓮,得知馬莉在這個月的帶接見中女兒沒來,她擔心女兒出了什麼事,所以情緒煩躁,並因此裝病不出工。馬莉逃到新月市,到自己的一個秘密地點,取出了過去隱藏的一大筆錢,然後到自己家附近潛伏起來。馬莉的丈夫羅剛是個瘸腿的殘疾人,在自家附近擺了個鞋攤兒修鞋。張亞來到羅剛身邊,羅剛忐忑地帶著張亞回家。張亞發現馬莉家裡極度困難,家裡有一個年邁而又腿腳不靈便母親,女兒小娟果然因為不小心磕破了頭,正在醫院——所以羅剛去探監時沒敢帶小娟。張亞跟羅剛講了馬莉的情況,希望羅剛能勸說馬莉早日自首,以減輕罪行。羅剛對馬莉的糊塗舉動非常生氣,他表示,如果馬莉和他聯繫,他馬上就讓她自首。張亞和羅剛一起到醫院看望小娟。這一切都被躲在一邊的馬莉看在眼裡。醫院,羅剛抱著小娟送張亞出來,看到小娟頭纏繃帶,馬莉在暗處流下了眼淚。張亞離開了醫院,一邊監視的警車也開走了。警惕的馬莉悄悄翻過醫院的圍牆,溜進醫生辦公室,偷了一件白大褂,來到小娟病房。羅剛看到馬莉,非常生氣,勸馬莉趕緊自首。兩人激烈地爭吵起來,這時,張亞突然出現在門口。張亞答應了馬莉的請求,被帶離前看望一下女兒,看著受傷的女兒,馬莉傷心不已。警車上,馬莉看著漸漸遠去的醫院,絕望之情油然而生,她又哭又笑,悲極而瘋。又瘋又癲的馬莉面對審訊胡言亂語,無奈之下,只好被關進反省號。
  • 第2集
       張亞對馬莉的發瘋心存疑慮,她派馬莉的互監小組成員林秋燕和何小蓮也一同住進反省號,對馬莉實行24小時觀察。林秋燕大學畢業,因不甘男友在情感上的欺騙,一時衝動傷害男友而入獄,所以她自視清高,非常鄙視馬莉,抱怨自己受她的連累而住進反省號。林秋燕的話極大地刺痛了馬莉,她借裝瘋之機死死掐住林秋燕。何小蓮上前勸解,結果被馬莉誤傷在地。林秋燕打算報告獄警,何小蓮急忙阻攔,勸林秋燕理解馬莉的不幸處境。林秋燕放棄了告密。仍在裝瘋的馬莉,對何小蓮充滿感激之情。張亞識破馬莉裝瘋的真相,醫院的檢查結果也出來了,顯示馬莉的身體、精神都十分正常。在確鑿的證據面前,馬莉沮喪地恢復到正常狀態。心灰意冷之際,張亞耐心地開導馬莉,勸她多為自己的家人著想。馬莉終於被感動了,她認識到自己的錯誤,決定安心地接受勞動改造。馬莉被加刑三年,合併原來的刑期一共要服刑五年。馬莉提出與羅剛離婚,眾人紛紛勸說,羅剛也反對離婚,馬莉卻以死相逼。羅剛無奈地同意了,同時也告訴馬莉,離婚後,他依舊帶著孩子一直等候她出獄。
  • 第3集
       獄中,馬莉用瘋狂的勞動發泄內心的痛苦。一天,她打算用玻璃片割腕自殺,卻被林秋燕在無意中發現。張亞趕到,把馬莉送往醫院,由於發現及時,沒有釀成大禍。馬莉並不感激林秋燕,反倒痛恨她多管閑事。母子幫教會開始了,馬莉意外地被請到了現場。舞台上,馬莉的女兒小娟唱出的一曲《世上只有媽媽好》,讓台下的犯人們哭成一片。馬莉不顧一切拚命沖向舞台,緊緊地抱著女兒,第一次真正流下了痛悔的淚水。林秋燕領著何小蓮的兒子小聰走上舞台,向大家介紹了何小蓮的不幸遭遇,發動大家為患病的小聰捐款,大家紛紛上台慷慨解囊。馬莉看到捐款名單里沒有林秋燕的名字,非常不忿,偷了林秋燕的消費卡替她捐了500塊。何小蓮在答謝會上向大家表示感謝,並特別感謝林秋燕,悄悄地把自己的稿費兩千多塊寄到何小蓮的家裡。得知真相后的馬莉非常愧疚,主動向林秋燕道歉。林秋燕刑滿出獄,何小蓮含淚送走林秋燕。林秋燕對馬莉卻十分冷淡,令馬莉大感失落。正在勞動的馬莉被張亞叫出來,警車上,張亞告訴馬莉要堅強地面對一切。醫院,馬莉痛苦地送走了母親,悲痛欲絕的她到洗手間的鏡子前,揮手自殘,張亞拚命攔住了她。四年後。林秋燕在家中精心地梳妝打扮,今天她將初次去男友家,男友鄭武是商貿公司的經理。林秋燕沉浸在愛情的甜蜜中。鄭武帶林秋燕回家,鄭的父母對林秋燕非常滿意,親自出門採購,招待未來的兒媳婦。馬莉刑滿出獄。她向張亞發誓,除非死了,否則永遠不回監獄。在監獄門口,過去盜竊團伙的小兄弟劉光明,現在是盜竊集團的頭目,開著大奔熱情地迎接馬莉,遭到她的拒絕,劉光明略施小計,馬莉上了車。
  • 第4集
       回家后的馬莉非常高興。為了給羅剛和女兒做一頓好飯,馬莉和羅剛第一次到超市買菜,恰巧碰到鄭武父母丟失了錢包。鄭母懷疑是馬莉所為,和她糾纏起來。原來鄭武是馬莉的初戀情人,因為鄭武考上大學要和馬莉分手,馬莉一怒之下把鄭武家偷個精光。對馬莉充滿成見的鄭母不依不饒地把馬莉扭送到派出所。聞訊趕來的鄭武想起了自己和馬莉的過去。他毫不客氣地責備馬莉,馬莉克制住憤怒,平靜地告訴鄭武,自己已不是過去的馬莉,然後轉身離去。鄭武帶著父母回家,鄭父在門口的鞋架上找到了錢包,這時他們才知道冤枉了馬莉。馬莉一家吃完團圓飯。乘小娟出去玩耍,羅剛向馬莉要求復婚,馬莉拒絕了。突然,小娟哭著跑回家,哭訴小朋友因為她有小偷媽媽而欺負她。羅剛安慰小娟,媽媽已經改正錯誤。馬莉考慮再三,決定獨自搬到母親的房子生活一段時間,等條件允許后把全家搬離現在的環境,讓孩子能健康成長。羅剛不情願地答應了。馬莉收拾母親的房間,看到母親的遺像觸景生情,下決心好好生活,不負母親的遺願。鄭武帶林秋燕到拍賣行看畫,劉光明也帶著手下人前往。兩人對價值三千萬的宋徽宗真跡《百禽圖》垂涎三尺,一起謀划著如何將古畫據為己有。劉光明不光對古畫感興趣,對美人也十分感興趣。他恭維鄭武艷福不淺,讓鄭武介紹把他介紹給林秋燕。劉光明不懷好意的目光讓林秋燕非常不悅。林秋燕看望出獄的何小蓮,看到何小蓮母子生活的窘境,林秋燕非常同情。夜晚,鄭武的登門讓馬莉十分意外,他的道歉更是讓馬莉受寵若驚。馬莉為自己過去的行為正式向鄭武道歉。鄭武十分關心馬莉未來的生活,他告訴馬莉,自己開了一家典當行,一旦馬莉有困難,可以直接向他求援。馬莉十分感激,同時表示自己從此一切自立,不再依賴別人的照顧。鄭武堅持送給馬莉一萬塊錢和一部手機。劉光明帶著手下拎來一箱錢,邀請馬莉去自己的公司工作,馬莉斷然拒絕。羅剛趕到,勸馬莉遠離過去的同夥,馬莉表示自己決不再走回頭路。何小蓮的兒子小聰患了重病,何小蓮和前夫張興武都無錢救治兒子,何小蓮十分傷心。馬莉來找何小蓮,碰到出門的張興武,以為何小蓮還在為前夫生氣。她勸何小蓮鼓起重新生活的勇氣,倆人相約去服裝廠應聘。服裝廠的工作是張亞介紹的,工廠以考試的名義讓馬莉和何小蓮操作高科技設備,令未經訓練的兩個人不知所措。她們被婉言回絕。馬莉和何小蓮感覺遭人欺騙,氣憤之餘,也不禁為自己的前途擔憂。鄭武和劉光明謀划如何盜取《百禽圖》。劉光明表示,他過去團伙中的第一高手「二姐」已經出來,如果二姐願意出馬,這件事情完全沒有問題,現在的問題是,「二姐」已經不願重出江湖。鄭武告訴劉光明,可以讓「二姐」走投無路,迫使她就範。劉光明吩咐手下跟蹤馬莉,伺機陷害馬莉。馬莉應聘工作幾次受挫,終於找到一份廚師的工作。工作得到肯定之後,馬莉非常珍惜,幹活特別賣力,公司領導非常滿意。在馬莉住處,羅剛發現了鄭武送給馬莉的手機,醋意十足地責問馬莉。劉光明請林秋燕吃飯,席間對林秋燕動手動腳。林秋燕忍無可忍,痛斥劉光明后憤然離去。
  • 第5集
       林秋燕向鄭武哭訴劉光明的無恥,鄭武假裝大怒,揚言要報復劉光明。林秋燕害怕出事,反過來安慰鄭武,鄭武承諾一旦與劉光明合作完畢,就與他一刀兩斷。林秋燕擔心自己的行為會影響鄭武和劉光明的合作。第二天,林秋燕主動向劉光明道歉。劉光明受寵若驚,不失時機地再次邀請林秋燕吃飯,林秋燕當即邀請劉光明的女朋友張雅婷一同參加。林秋燕向鄭武講述自己與劉光明和解的過程,兩人一起幸福地憧憬美好未來。馬莉上班,公司被盜,裝有重要資料的筆記本電腦等不翼而飛。警察趕到進行調查,公司領導了解到馬莉的身份,馬莉被警察帶到派出所。鄭武趕到派出所與警察吵鬧。因為缺乏證據,警察也無法繼續羈押馬莉,鄭武將馬莉接走。兩人來到十年前約會的河邊,馬莉感慨鄭武的變化,鄭武乘機向馬莉表達自己的情感。得知鄭武仍孤身一人,馬莉心動不已。夜晚,劉光明來找馬莉,馬莉閉門不見,劉光明只得垂頭喪氣地離去。馬莉照料小娟睡下,突然接到何小蓮電話,小聰犯病住進醫院,她請馬莉幫忙。馬莉託付羅剛照料小娟,匆匆趕往醫院。醫生告知何小蓮,小聰的病需要三十萬治療費。何小蓮絕望地蹲在地上,馬莉也束手無策,只能勸慰何小蓮努力籌錢。馬莉疲憊地回到家中,要走羅剛積攢的兩萬多元,羅剛雖極不情願,還是勉強拿了出來。馬莉走出家門,發現跟蹤自己的黑子。她殺氣騰騰地揪著黑子來到劉光明公司。馬莉答應與劉光明合作,但是要求先拿走定金三十萬。劉光明馬上答應預付馬莉三十萬。馬莉詢問劉光明意欲何圖,劉光明含糊其詞,不肯明言。馬莉以離去相要挾,劉光明承諾事後追加酬金一百二十萬。馬莉暗自吃驚,明白事關重大,表面卻答應了劉光明。馬莉茫然地走在街上,猶豫再三后,撥通了張亞的電話。電話接通,馬莉又不知如何開口,只好掛斷電話。馬莉走到羅剛的鞋攤前,一談到錢字,兩人又開始話不投機。馬莉只得無奈地離開。劉光明高興地告訴鄭武,「二姐」終於鬆口了,要求預付定金三十萬。鄭武給劉光明支招,要他設套圈住「二姐」,到時候「二姐」就身不由己了。劉光明急忙著手準備。劉光明通知馬莉取錢。馬莉來到指定的地點,卻發現大門緊閉。這時,劉光明打來電話,讓她通過非正常手段取錢,並說這是特意安排的一次考試。馬莉不費吹灰之力便打開房門,拿到三十萬定金。在她身後,一台攝像機完整地拍下了她取錢的整個過程。
  • 第6集
       馬莉趕往醫院,把錢交給何小蓮。何小蓮喜出望外,繼而又警惕地詢問錢的來源。馬莉不肯以實相告,引起何小蓮的懷疑。她拒絕接受馬莉的饋贈,不想因為兒子而害了馬莉。馬莉假裝離去,到收款處替小聰交納了治療費用。劉光明設宴慶祝馬莉加入公司,席間羅剛不期而至,令酒宴氣氛不同尋常。羅剛和馬莉先後喝醉,分別被送回家中。等劉光明一走,裝醉的馬莉便來到羅剛家。羅剛和小娟正在等候她,一家人激烈地爭吵起來。馬莉心煩意亂,約鄭武到酒吧喝酒。聽到馬莉借錢的經過,鄭武佯裝大怒,責備馬莉不該陷入劉光明的圈套。馬莉緊張萬分,想到報警,鄭武趕緊小心安撫,假意地表示要出手相助。馬莉對鄭武感激萬分。羅剛砸爛自己的鞋攤兒,罵走趕來勸阻的馬莉。鄭武和林秋燕打算辦理出國移民,準備臨走前留下一些紀念,專門找來一個攝影師帶著林秋燕在市區名勝古迹拍照,並特意為林秋燕買了很多性感的服裝。馬莉來到劉光明辦公室,意外地發現羅剛在場。劉光明告訴馬莉,羅剛也正式加入了公司。馬莉警告劉光明,如果不讓羅剛離開就拒絕合作,劉光明威脅馬莉,如果拒絕合作就必須在一天之內歸還定金。馬莉打電話約見鄭武,劉光明派黑子跟蹤馬莉。鄭武交給馬莉三十萬,親自送她去劉光明處還錢。看到退款,劉光明威脅地拿出馬莉取錢的錄像。無奈之下,馬莉只好拿著定金離開。
  • 第7集
       鄭武假意安慰馬莉,讓馬莉假裝與劉光明合作。等盜竊成功后立即報告警察,以便將劉光明團伙一網打盡。出於對鄭武的信任,無計可施的馬莉答應儘力一試。馬莉帶鄭武到醫院見何小蓮,假冒成借錢治病的人,何小蓮對兒子的救命恩人感激涕零。林秋燕的母親擔心,女兒向鄭武隱瞞從前入獄一事,會影響他們以後的生活,林秋燕不以為然。鄭武向林秋燕交代辦理出國移民的事宜,說自己要到外地出差數日。劉光明派張雅婷勾引羅剛,張雅婷以跑車為交換條件爽快地答應了。心情煩躁的羅剛和張雅婷等一起喝得酩酊大醉。醉酒的羅剛跑到馬莉家大吵大鬧,斥責馬莉和鄭武亂搞。情急之下,馬莉抽了羅剛一記耳光,羅剛抱走了小娟。鄭武趕來看望馬莉,倆人相互傾訴情感,鄭武表示要和馬莉重新開始。馬莉來到劉光明公司,和劉光明談妥合作條件。劉光明還是沒有告訴馬莉要做的事情,只是讓馬莉到事先安排好的地方進行演練。鄭武和拍賣公司的王銳進行偷畫的密謀。王銳對馬莉表示懷疑,鄭武向王銳講明自己萬無一失的安排,王銳表示讚賞。羅剛向劉光明要求參加行動,被劉光明婉拒。劉光明安排黑子監視馬莉進行封閉性訓練,不許她和外界有任何聯繫。訓練前,馬莉約見鄭武,說明了情況。鄭武佯裝不知,說服馬莉讓小娟作為聯繫人傳遞消息。林秋燕看望小聰,何小蓮勸林秋燕不要對馬莉抱有成見。言談中,何小蓮提到小聰的救命恩人,林秋燕卻不知道,這個救命恩人正是鄭武。
  • 第8集
       鄭武鄭重地把自己房子的鑰匙交給女主人,林秋燕也送給鄭武一個保佑平安的玉觀音。兩人一起收拾房子,林秋燕看到鄭武床下的報紙,鄭武趕緊過來支走她,匆匆把印有林秋燕監獄改造新聞的報紙藏在身上,並乘機燒毀。鄭武拿出一疊結婚請柬要林秋燕發送,不明就裡的林秋燕沉浸即將成婚的幸福中。鄭武帶林秋燕外出遊泳,碰到劉光明。林秋燕十分厭煩,抱怨鄭武叫來劉光明。鄭武安慰林秋燕,只消再忍受一時,他們之間的合作即將結束。鄭武借故離開。劉光明讓林秋燕教他游泳,趁機對林秋燕非禮,卻被林秋燕按入水中。鄭武隨後過來,劉光明十分尷尬。馬莉約何小蓮吃飯,講述自己的情感苦悶。何小蓮不知該如何勸解。乘著喝酒的機會,羅剛從張雅婷口中探聽到馬莉去倉庫訓練的秘密。劉光明和鄭武從娛樂城帶回兩個女孩,來到自己的別墅,鄭武卻獨自離去。醉酒的鄭武敲開馬莉的房門,倒在她的懷裡。鄭武在馬莉家待了一夜。馬莉照料鄭武吃完早飯,鄭武告訴馬莉一個秘密藏身處——幸福小區住宅樓,讓馬莉事成之後到那裡藏身。馬莉被劉光明帶到某倉庫,進行開鎖演練,斷絕了和外界的一切聯絡。羅剛支走張雅婷,在劉光明辦公室里偷偷看到了劉光明的計劃。利用演練開鎖的機會,馬莉逼劉光明說出了行動的真相――偷竊宋徽宗的《百禽圖》。馬莉趁機讓劉光明追加五十萬報酬,劉光明被迫答應。
  • 第9集
       馬莉順利地打開了預先設置的三道門鎖,劉光明非常高興,要求馬莉加緊演練,縮短時間。鄭武和王銳決定第二天開始行動,鄭武把行動時間轉告給劉光明,並商談得手后如何銷贓。趁著夜色,羅剛悄悄來到倉庫找到馬莉,要助她一臂之力。馬莉告訴他,自己是警方的卧底,羅剛得知真相後放心離去。在行動的前一天,馬莉要求見見小娟,劉光明只好答應。趁劉光明不備,馬莉機智地讓小娟傳遞消息,把劉光明的真正目的轉告給鄭武。行動前,羅剛又一次找到劉光明要求參加。劉光明沒有答應,吩咐羅剛和張雅婷負責看家,他的真實意圖是讓張雅婷盯住羅剛,以免橫生枝節。羅剛苦口婆心地勸告張雅婷,令張雅婷痛哭流涕。劉光明和手下帶著馬莉來到拍賣公司。馬莉身穿夜行衣,消失在黑暗中。鄭武和王銳在酒店裡靜候佳音。馬莉進入拍賣公司,順利地打開三道門鎖,拿到了《百禽圖》。在離開的一剎那,馬莉故意弄響警報器。剎那間,笛聲大作,保安亂成一團,公安及相關人員紛紛趕到。劉光明帶著馬莉倉惶逃離現場。馬莉要劉光明用錄像帶換走《百禽圖》,馬上給鄭武打電話。鄭武正和王銳慶祝行動成功。當他接到馬莉電話,便慌稱正在公安局,讓馬莉立刻趕到幸福小區,不要見任何人。羅剛接到劉光明行動成功的電話,感到非常意外。他回家見到馬莉,馬莉要羅剛注意劉光明的一舉一動,一旦贓物交接,就將他們一網打盡。劉光明找到鄭武,要求立即交接《百禽圖》。鄭武以風聲太緊為由,讓劉光明等待消息。劉光明不忘向鄭武提起林秋燕,鄭武表示即將金盆洗手,準備與林秋燕白頭偕老。劉光明威脅鄭武,如果不繼續合作就一起進監獄,兩人不歡而散。羅剛從張雅婷嘴裡得知交接延遲,趕緊下樓給馬莉打電話,並詢問馬莉與警察聯繫的情況。馬莉正要解釋,鄭武趕到,馬莉只好掛斷電話。馬莉拿出劉光明付給她的一百七十萬現金,要和鄭武一起上交公安局。鄭武略施小計欺騙了馬莉,獨自拿走現金,將錢轉存到自己的銀行帳戶上。林秋燕獨自在建材城購買地板,被劉光明的手下蔣大勇打暈。劉光明帶走了林秋燕。
  • 第10集
       鄭武為了穩住馬莉,和王銳帶著一名假警察看望馬莉。他們以拍賣公司和公安局的名義對馬莉大加讚揚,馬莉深信不疑。送走王銳和假警察,鄭武回到幸福小區,溫馨地和馬莉一起吃飯。劉光明以見義勇為的身份接林秋燕離開醫院,林秋燕在車上給鄭武打電話。鄭武躲開馬莉,到陽台上接聽電話。聽到林秋燕的訴說,他明白這是劉光明所為,不禁怒從心起。劉光明送林秋燕回家,下車前,劉光明邀請林秋燕共進晚餐。鄭武和馬莉帶著何小蓮、小娟、小聰到農家樂採摘園遊玩,鄭武假意答應馬莉,同意何小蓮到他的公司工作。農家樂餐廳,鄭武接到林秋燕的電話,劉光明正與林秋燕共進晚餐,林秋燕讓鄭武趕緊回來,鄭武答應了。趁林秋燕出去打電話,劉光明悄悄地酒杯里加入藥丸。林秋燕喝下杯中的藥酒。劉光明將林秋燕帶到自己的別墅,架好攝像機,脫光了林秋燕的衣服。鄭武撥打林秋燕的手機,發現手機已關機,鄭武的內心極不平靜。幸福小區樓下,鄭武情不自禁地和馬莉擁抱在一起。馬莉請鄭武上樓,鄭武卻冷靜地離去。鄭武來到酒吧,繼續給林秋燕家打電話,得知林未回家,只好瘋狂地喝酒。酩酊大醉的鄭武回到幸福小區,馬莉將鄭武扶進卧室。鄭武不停地呼喊林秋燕的名字,馬莉頓時呆住了。清晨醒來,林秋燕發現身邊的劉光明。她高聲尖叫,衝進廚房,找到一把尖刀刺向劉光明。劉光明奪下尖刀,聲明林秋燕已歸己所有。林秋燕無奈地憤然離去。王銳緊急約見鄭武,通報警方的最新動向,要鄭武立即除掉劉光明和馬莉。鄭武吩咐手下著手準備。馬莉找到何小蓮,談起林秋燕。馬莉替林秋燕擔憂,何小蓮笑她杞人憂天。二人約定帶小聰一起回到監獄,要給張亞送錦旗。她們來到監獄,得知張亞住院,便轉到醫院看望張亞。
  • 第11集
       林秋燕絕望地跑回家,傷心欲絕。鄭武及時趕到,林秋燕委婉地向他哭訴了自己的遭遇。鄭武佯裝糊塗,拉林秋燕到婚紗店試裝,故意讚美婚紗的潔白,以此刺激林秋燕。蔣大勇向劉光明報告公安局的調查情況,劉光明吩咐盯緊馬莉。劉光明找到鄭武要求交接古畫,鄭武繼續拖延。劉光明給出三天期限,鄭武讓劉光明除掉馬莉,被劉光明堅決拒絕。林秋燕的訂婚戒指丟在劉光明別墅。她向劉光明索取戒指,劉光明給她放映強暴的錄像帶,並威脅林秋燕。林秋燕絕望地撕扯著錄像帶,劉光明給林秋燕留下別墅的鑰匙,揚長而去。鄭武打電話約馬莉和林秋燕在同一時間前往公司。馬莉發現,鄭武和林秋燕在公司樓下激烈地爭吵,急忙乘車離開。回到幸福小區,馬莉收拾自己的東西準備離開。鄭武趕到,馬莉不顧鄭武阻攔強行離去,鄭武打電話吩咐跟蹤馬莉。馬莉在家門口被劉光明強行帶走,鄭武安排的人緊緊跟蹤。鄭武為吵架的事向林秋燕解釋,並商談結婚事宜,林秋燕心不在焉地離去。鄭武發現,林秋燕拿走了自己的安眠藥,心情複雜。劉光明把馬莉安置在一個秘密住所,然後給鄭武打電話要求交易,鄭武煩躁地掛斷手機。林秋燕來到劉光明別墅,準備給劉光明下藥,慌亂中沒有成功。劉光明突然接到黑子電話,馬莉被警察帶走了。馬莉非常配合地跟著警察到了派出所。審訊室里,馬莉極力向警察表明認識解隊長,警察不予理睬,馬莉感到疑惑。
  • 第12集
       劉光明急忙約見鄭武,告知馬莉被警察帶走的消息。鄭武大吃一驚,建議趕緊做好逃跑的準備。劉光明回家和張雅婷一起收拾東西離開。馬莉在派出所遠遠看到了解隊長,但是解隊長沒有理睬,馬莉只得趁上廁所之機跳窗逃跑,警察發現后緊追不捨。逃跑途中,馬莉給鄭武打電話。鄭武此時正帶著林秋燕婚檢,林秋燕迫於失身的壓力跑離醫院。鄭武邊追趕林秋燕邊接馬莉電話,告訴馬莉自己也被追趕,約馬莉到河邊見面。鄭武一口咬定解隊長是壞人,責備馬莉不該逃跑,搞到如今有口難辯。他讓馬莉趕緊找地方躲起來。馬莉和羅剛約定了見面的小區。馬莉剛到,就被警察攔住,馬莉猛地把警察打倒在地,奪路而逃。王銳擔心馬莉會把事情搞砸。鄭武讓王銳放心,說馬莉已經開始逃亡,自身難保。王銳又讓鄭武趕緊除掉劉光明,鄭武答應。林秋燕在劉光明別墅準備好藥酒和刀子,單等劉光明回家。逃跑途中,馬莉偷竊了一輛蘭鳥轎車。車主通過車載電話和馬莉交談,得知車主的不行遭遇后,馬莉把車子還給了車主。林秋燕給劉光明喝下藥酒,等劉光明昏迷后,拿刀狠狠地刺向劉光明。
  • 第13集
       眼看劉光明即將喪命,馬莉及時趕到,攔住林秋燕,勸她不要意氣用事。林秋燕寧死也要殺死劉光明,馬莉向林秋燕提起張亞,林秋燕被打動。馬莉逼劉光明說出古畫的下落,然後離去。劉光明的別墅外,鄭武看到一切后也悄悄地離去。馬莉趕到劉光明和張雅婷的住處,逼張雅婷交畫,意外地得知張雅婷懷孕了。馬莉和張雅婷趕到醫院,張雅婷把黑子騙出,馬莉把黑子制服后拿到了古畫。林秋燕來到鄭武家,沐浴一新后和鄭武躺在一起,林秋燕向鄭武哭訴了自己的內心情感。馬莉約鄭武到河邊,告訴鄭武已經拿到古畫。鄭武給馬莉假身份證和錢,讓馬莉趕緊逃離新月市。馬莉問鄭武為什麼不問畫的事,鄭武謊稱只在意她的安全,馬莉深為感動。劉光明正為丟畫而大發雷霆,突然接到鄭武電話,要求交易,他只好搪塞過去。鄭武到劉光明別墅要求交易,劉光明百般敷衍,鄭武只好離開。劉光明吩咐手下跟蹤鄭武。林秋燕帶著鄭武,特意到婚紗攝影店拍了一套婚紗照,又把鄭武的家收拾妥當,留下一封遺書後離去。
  • 第14集
       馬莉跟蹤並認識了文物鑒定專家謝瀾濤,向他討教了宋徽宗百禽圖的故事。謝瀾濤也因為畫不好女人的眼睛而向馬莉討教,馬莉受何小蓮的故事啟發,告訴謝瀾濤女人的眼睛就是媽媽的眼睛,謝瀾濤非常高興。兩人隨成莫逆之交。馬莉約見羅剛,囑咐他照顧好小娟,等候自己搞清真相。林秋燕回到自己的臨時住處,意外地發現馬莉也在。馬莉尷尬地告訴林秋燕自己無處可去,在監獄時聽說林的這個住所,所以來了。林秋燕無奈答應,她讓馬莉進屋,自己獨自進到另一個房間。馬莉洗完澡,發現林秋燕自殺,急忙把她送進醫院。鄭武回家后發現了林秋燕留的遺書,淚流滿面。他瘋狂地駕車尋找林秋燕,突然接到馬莉電話,急忙趕到醫院。鄭武接到劉光明的約見簡訊,前往劉光明別墅,把劉光明痛打一頓。劉光明告訴鄭武,畫在馬莉手裡,讓他打電話約馬莉過來。馬莉也來到別墅,把鄭武和劉光明都痛罵一頓,開價一千萬交換古畫。馬莉帶鄭武到林秋燕自殺的住處,把百禽圖交給鄭武。劉光明劫持小娟要馬莉拿畫交換。馬莉從鄭武處取回畫。謝瀾濤來訪,趁馬莉打電話之機,欣賞百禽圖。他卻發現百禽圖是贗品,並一把火燒掉假畫,馬莉目瞪口呆。鄭武接林秋燕回家,倆人商定馬上離開新月市。鄭武找到王銳,要求共同保管真正的百禽圖,王銳被迫答應。等王銳離開,鄭武卻獨自通過預先設好的機關,偷走了百禽圖。
  • 第15集
       馬莉索性來到劉光明別墅,告訴他百禽圖已經燒掉,要劉光明放她和女兒回去再慢慢想辦法,劉光明不答應。馬莉給林秋燕打電話,要她到謝瀾濤家取回古畫。林秋燕拿回來的是一盒灰燼,劉光明逼迫林秋燕約鄭武過來。劉光明要鄭武管好林秋燕,一旦報警,大家都完蛋。鄭武故意奚落馬莉,趁和鄭武說話之機,馬莉告訴他小娟已被劫持,讓他立即報警。鄭武帶林秋燕離開別墅,林秋燕打算報警,被鄭武阻止。他聲稱,害怕傷及馬莉的女兒,自己一定會另想辦法。馬莉躲在洗手間,給鄭武公司的錄音電話留言,讓他報案。馬莉又偷偷給羅剛的手機發簡訊,讓他趕來救命。羅剛接到簡訊,急忙趕到公安局,準備報警。正要進門,突然接到一個電話后又離開了。馬莉接到一個陌生人的電話,讓她到街心花園取東西。劉光明讓張雅婷帶著小娟在家等候。街心花園,馬莉收到一個小孩子送來的古畫。劉光明看見百禽圖,高興地回到家,卻發現張雅婷和小娟已經不見蹤影。馬莉把劉光明打倒在地,要他交出小娟。馬莉接到張雅婷簡訊,得知小娟在家,她假裝尋找小娟離去。馬莉回到家,看到張雅婷正帶著小娟等她。馬莉非常高興,張雅婷也感謝馬莉沒有傷害她的孩子,並讓馬莉感謝站在門口的鄭武。鄭武帶著馬莉,把小娟送回羅剛家中。羅剛勸馬莉相信警察,馬莉執意要親自搞清事情的來龍去脈。
  • 第16集
       劉光明感到事情離奇,黑子也懷疑張雅婷是內奸,劉光明卻對鄭武產生了懷疑。林秋燕等不到鄭武,絕望地撕掉機票,打電話告訴馬莉,鄭武是為了馬莉才留下的。馬莉詢問鄭武留下來的原因,鄭武說是為了救她和小娟。馬莉非常感動。馬莉詢問鄭武假百禽圖的來歷,為什麼假圖被燒掉后又出現一副百禽圖,鄭武一時難以回答,只是讓馬莉設法拿到劉光明手上的百禽圖。劉光明、鄭武帶著畫去和下家交易,下家邀請的鑒定專家正是謝瀾濤。謝瀾濤剛剛看到劉光明手中的畫筒,便一言不發地轉身離去,令下家不明就裡。劉光明告訴下家,如果不見老闆,永不交貨。這時,鄭武悄悄打開畫筒,發現裡面竟是一堆灰燼,鄭武目瞪口呆。劉光明和馬莉一起帶著古畫找謝瀾濤鑒定,謝瀾濤認定畫是真跡,馬莉大驚。劉光明看出馬莉和謝瀾濤相識,不敢相信謝瀾濤的鑒定。馬莉告訴鄭武,劉光明手裡的畫是真跡。鄭武和馬莉商議如何奪畫,恰巧被林秋燕撞見。劉光明正和黑子、蔣大勇看畫,馬莉帶著小娟趕到。馬莉和劉光明上樓交談,等他們下樓,發現蔣大勇倒在地上,黑子、小娟還有百禽圖都不見了。馬莉高喊著小娟的名字衝出別墅,被門口的鄭武接走。蔣大勇醒來后,告訴劉光明是黑子打暈自己,搶走了古畫和小娟。鄭武送走馬莉和小娟,緊急約見黑子,讓黑子拿錢跑路。黑子要鄭武當心,他已被劉光明懷疑。鄭武詢問黑子張雅婷是什麼身份,黑子也不知道。馬莉已對鄭武產生懷疑,她讓羅剛趕緊帶著小娟躲到鄉下去。劉光明仔細地回顧了事情發生的經過,終於領悟到,幕後的真正主使就是鄭武。
  • 第17集
       馬莉帶何小蓮找到謝瀾濤,向謝瀾濤說明了事情的來龍去脈。謝瀾濤斷定幕後主使是鄭武,並讓馬莉去考驗鄭武,看他是否會交出百禽圖。馬莉央求謝瀾濤不要報警,謝瀾濤答應給她一天時間,他還告訴馬莉,仿造百禽圖的正是拍賣公司的王銳。鄭武安排解隊長控制馬莉,不料反被馬莉制服。鄭武趕到后大罵解隊長,馬莉為了揭穿解隊長,和鄭武一起去找劉光明對質。林秋燕來找劉光明,劉光明告訴她是鄭武和馬莉串通一氣盜竊古畫,林秋燕堅決不信,把劉光明大罵一頓后離去。鄭武和馬莉找到劉光明,鄭武當著馬莉的面大罵劉光明,劉光明被罵得雲山霧罩,馬莉卻進一步加深了對鄭武的懷疑。鄭武和馬莉回到家,發現解隊長不翼而飛。看著馬莉懷疑的目光,鄭武為了表白自己,把古畫還給了馬莉。鄭武耐心地等待著。如他所料,馬莉打消了對鄭武的懷疑,又把畫送了回來。林秋燕苦勸鄭武遠離馬莉和劉光明,鄭武表示沒有什麼比畫更重要。林秋燕要鄭武把畫交給政府,鄭武拒絕。林秋燕約見馬莉,何小蓮一同前往。林秋燕要馬莉自首,馬莉拒絕。林秋燕要報警,何小蓮勸林秋燕不要誤會馬莉,並讓馬莉向林秋燕講明真相。馬莉認為,林秋燕陷得太深,無法理解真相。馬莉去找王銳,告訴他自己手裡有真的百禽圖,要和王銳交易,王銳驚呆了。
  • 第18集
       王銳急忙約鄭武趕往密室,發現真畫果然已經消失,王銳氣憤地離去。馬莉和羅剛等跟蹤至密室,等王銳和鄭武離開,他們發現了密室的機關。馬莉要羅剛和何小蓮去核實解隊長的身份,自己去找鄭武,打算取畫去做鑒定。鄭武打開保險柜,發現裡面空空如也。馬莉發現有撬鎖的痕迹,斷定是劉光明所為。馬莉找劉光明要畫,劉光明承認去過鄭武家,但是並沒有拿到畫。羅剛和何小蓮從公安局證實,確實有個解隊長,但是前天已經犧牲。馬莉這才明白,她見到的解隊長是假警察。馬莉再次找到王銳,開價一千萬達成交易。何小蓮約見林秋燕到咖啡館,探聽鄭武和劉光明的關係。馬莉找到劉光明,劉光明告訴她鄭武的一切。馬莉氣憤之餘,發誓一定要找到真畫,把他們一網打盡。鄭武正為丟畫而煩惱,林秋燕卻對此不以為然。馬莉打電話約見鄭武,林秋燕攔下鄭武,獨自去見馬莉。林秋燕在公安局門口打電話約馬莉,馬莉感到,林秋燕要讓她自首。馬莉答應自首,但是要林秋燕考驗鄭武,看他是要畫還是要人。鄭武趕到,靜靜地看著這一切。
  • 第19集
       鄭武走到馬莉跟前。兩人心情複雜地相互看著,馬莉確定鄭武才是真正的幕後主使。鄭武送給馬莉一張支票離去。馬莉告訴林秋燕,鄭武是愛她的,但是希望她放棄這段感情。林秋燕拒絕,她把畫交給馬莉,要馬莉拿著畫離開,原來是林秋燕拿走了鄭武保險箱中的古畫。林秋燕要和鄭武遠走高飛,鄭武選擇留下來等畫。林秋燕看清了鄭武的真實面目,找何小蓮哭訴,何小蓮跟她講明馬莉的良苦用心,消除了她對馬莉的誤會。馬莉拿到真畫后矛盾重重,向張亞打電話傾訴,張亞表示相信馬莉的選擇。馬莉接到神秘的交易電話,把畫交給羅剛收藏后只身前往,終於見到了幕後的買家霍金。霍金以自己全部的財富作為條件邀請馬莉加入自己的組織,馬莉表示可以考慮。跟蹤馬莉的鄭武打來電話,警告馬莉不要陷入深淵,馬莉掛斷電話。馬莉到羅剛家拿走畫,給羅剛留下了鄭武送的支票,羅剛把支票撕得粉碎。馬莉拿著畫到霍金的四合院,謝瀾濤趕來,認定馬莉的畫是假的。霍金命人按謝瀾濤的規矩燒掉,千鈞一髮之際,謝瀾濤撲上去,說畫是真的。霍金給馬莉兩個選擇,要麼拿著錢離開,要麼一起出國。鄭武和劉光明為了阻止馬莉,來到羅剛家,羅剛把鄭武打倒在地。鄭武給馬莉電話,說羅剛致人重傷,讓她看著辦。馬莉拒絕了霍金后離開,霍金沒有任何反映,但是他認定馬莉還會回來。
  • 第20集
       馬莉返回院子,霍金等人熱烈鼓掌。馬莉回來是要帶走畫,霍金拒絕了。馬莉到謝瀾濤住處,林秋燕和何小蓮也等候在那裡。馬莉和林秋燕、何小蓮商量,把所有和畫有關的人集合在一起,共同對付買家霍金,然後再把他們全部送進監獄,林秋燕答應去找鄭武。鄭武、王銳、劉光明等人彙集到劉光明別墅,馬莉告訴大家,畫被霍金拿走,但是沒有付錢。眾人不信,馬莉把張雅婷約來告訴大家,張雅婷是霍金安插在劉光明身邊的人,劉光明目瞪口呆。馬莉要和張雅婷一起回霍金處偷百禽圖,不想被張雅婷出賣。霍金非常賞識馬莉的才能,再次邀請加盟,馬莉拒絕。謝瀾濤送給馬莉一幅難辨真偽的假百禽圖。馬莉拿著畫到劉光明別墅,要他們出面跟霍金交易,霍金打電話指定只認馬莉,別人免談。馬莉向霍金提出租用百禽圖一個小時,以她本人為租金,霍金答應了,但是要張雅婷親自護送。馬莉回到別墅,以三千萬達成交易,約定次日早七點河邊小樹林交接。眾人同意,馬莉收起畫送張雅婷離開。馬莉偷偷用謝瀾濤的假畫調換了真畫,把假畫還給張雅婷。同時,她又留下線索,讓霍金能夠發現張雅婷帶回的是假畫。果然,霍金髮現畫是假畫后勃然大怒。第二天一早,霍金派人趕往交接點,打算興師問罪。不料,警察已經布下天羅地網,將霍金等人一網打盡。馬莉、林秋燕、何小蓮三人也都開始了新的生活。可惜管教幹部張亞卻因病去世。馬莉、林秋燕、何小蓮三人聞訊趕到監獄,手捧張亞的遺物,感慨萬千。
      
1-10集11-20集查看全部劇情
[1-5]
上一篇[醜女也瘋狂]    下一篇 [碧血情仇]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